万松小说 - 其他小说 - 总裁宠妻套路深在线阅读 - 第十九章 祝你幸福

第十九章 祝你幸福

许久不见回答,郑非才发现向柚柚的眼神胶着在另一侧上行扶梯上的一对男女身上。

女人穿戴华贵,一脸的高傲神情,穿着件宽大的裙子,腹部高高隆起,是个孕妇,看那肚子的程度应该快生了。

男人高高大大的身形,长相俊朗,温雅无害的气质,体贴的帮女人拿着包,一只手臂环在她的腰后,俨然一个好好先生形象。

郑非看了那对男女一眼,问道,“向小姐,你认识他们啊?”

“郑先生,不好意思,我有点事,你先走。”向柚柚说完就转身,噔噔噔往回走,在下行扶梯上逆行向上跑去。

“好吧,那咱们电话联络啊。”明明刚才着急走的,这怎么又回去了?郑非满心的疑问,考虑到上班时间,也就先行离开了。

追在那对男女身后,看着他们的背影,向柚柚的心却痛的厉害。

她停住脚步,试探的喊了一声,“景丰。”

前面的男女不约而同的双双回头,看到她后表情各异。

男人脸上有一丝慌乱划过,女人则是诧异,转而看向男人,“景丰,她是谁啊?”

“哦,是我一个同学,你等我一下,我去打个招呼。”男人轻描淡写的说。

隔的不远,向柚柚清楚的听到齐景丰对那个女人这样介绍自己,脸色唰的一白,眼睛里看着一步步朝她走过来的男人,只觉得无比陌生。

真的是他,其实她多么希望自己认错了人,多么希望只是长的像而已。可他就是齐景丰。

她有点恍惚,明明没几步路,却感觉他走过来有一个世纪那么长。

终于他站到她面前。

“没想到在这儿碰到你,你,还好吗?”他刻意压低着声音,似乎对不远处的女人相当忌惮。

向柚柚歪着脑袋看他,突然笑道,“齐景丰,你真是一个拿得起放得下的男人,不过数月,我就只是你的同学了。”

“我们本就是同学,不是吗。”齐景丰面色平和的站着,语气淡的看不出情绪。

这个男人已经学会在她面前隐藏了,或许他一直都是这样,只是她没发现。

向柚柚默然垂首,两年的感情就被他这样一句话,轻而易举的抹去了。

纵然痛心,可已没有资格去指责,已经分手的男女朋友,本就应该回归原来的关系。就算被人介绍为前女友也并不是什么值得骄傲的事。

过了好大一会儿,他的声音在她头顶响起,“柚柚,我们已经结束了,以前的事就不要提了,我希望今后我们之间的关系只是同学,仅此而已。”

从他说分手的那一刻起,彼此之间的关系就已经宣告了结束,这已无需他提醒。只是令向柚柚没想到的是,再次见面居然是看到他拉着一个孕妇的手。

“景丰?”不远处的女人叫他的名字,应该是等不耐烦了。

向柚柚看了看那女人的肚子,视线缓缓搁在齐景丰脸上,“齐景丰,你不觉得你欠我一个解释吗?”她顺手指向那女人的方向,“关于她和她的肚子。”

“柚柚。”齐景丰目光躲闪,嗓音低下来,“既然已经分手了,这些其实也就不重要了,不是吗?”

“对我来说很重要。”向柚柚声音大起来,“你别总拿分手说事,我们分手多长时间?她的肚子却这么大了,看起来都快生了吧?你别告诉我这是分手以后的事,我不是傻子!你告诉我,是不是因为她,因为她你才跟我分手。”

“柚柚,以前你好像不是这么斤斤计较的人,现在再纠结这些还有什么意义呢?以前的事就让它过去吧,重要的是以后,我们都能过得好。”

“过的好?”向柚柚笑,笑的冷,“两年的感情,你说不要就不要了,一句不能给我幸福就消失的无影无踪,现在你跟我说重要的是以后我们都能过的好,你让我怎么过的好?自从你提出分手,我就总在想,我一直在想,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到底是什么原因。”

“柚柚……”

“我一直在担心你是不是像电视里那样,得了什么绝症怕拖累我,所以才提出分手,真是我太蠢太傻。我无论如何想不到会是这样,今天,事实都摆在面前了,我只是想要句实话,要句实话而已,你跟我讲没必要斤斤计较,没必要纠结,因为我们已经分手了,嗯?这就是你的回答!”

齐景丰回头,看到那个大肚子女人还站在原地,他才转过头看着向柚柚,豁出去一般,“好,既然你非要知道,我就告诉你,她叫乔倾,是我现在的女朋友,她怀孕了,我要对她负责,除了跟你分手,我别无选择。”

向柚柚只觉得喉咙发紧,心一点点沉落。

许久以后,她怔怔的,“就是说,我们还没分手的时候,你就和她在一起了?”

“对不起。”齐景丰神色黯然。

刺痛从心脏漫过,向柚柚极力控制着自己不失态,眼睛追着他的目光,想看看他这句对不起里面到底是只有敷衍,还是也有那么一点愧疚。

“齐景丰,你就是个骗子!”她的声音很轻,眨了眨眼,长睫有些湿。

原来分手的理由并不是他所说的那样,简简单单的一句,条件太差,不能给她幸福。

而是他找到了新的幸福,那个女人和她肚子里的孩子才是他要分手的真正理由。

现在回想起来,在分手之前的两个月,齐景丰约她的次数很少,一直说工作太忙,偶尔见面也总是话里话外的强调自己家庭状况不好,经济条件差,一直在向她灌输未来是多么无望。

是她太信任他,从来没往别处想,原来这些话说出来不是对她抱歉,不是因为他不够好而自责内疚,而是希望她主动离开,主动提出分手吧。

可惜她没有主动提出分手,他终于等不及,自己提了分手。

男人恶心起来,真的是脸都可以不要。

看着向柚柚难看的脸色,齐景丰面带羞愧,“柚柚,真的对不起,其实我也不想骗你,可是这事的确是我做错,我不敢说实话,我……也不敢面对你,你发的QQ消息我都看了,但是我不敢回……”

“齐景丰。”

“嗯?”

“祝你幸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