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松小说 - 其他小说 - 总裁宠妻套路深在线阅读 - 第七十四章 想活的随心不容易

第七十四章 想活的随心不容易

“你原谅他了?”看着向柚柚怀里的花束,萧穆春皱了皱眉。

向柚柚点点头,“我不收下,他们一定不肯松懈,我怎么能溜走嘛。”

萧穆春神色平静,喜怒不明,“为什么要溜,你可以大大方方的拒绝,并不是什么人道歉,都一定要选择原谅。”

好像有那么几分道理!

向柚柚挠挠头,“那个人嘛当时态度真的不好,特别讨厌,不过现在他跑来道歉,我看着他又觉得挺可怜的,反正事情过了就算了,其实我本来也没什么生气,我也没受什么伤。”

瞥她一眼,萧穆春有点恨铁不成钢,“我看你就是个任人拿捏的软柿子。”

没什么伤,膝盖上的不是伤?非得撞的奄奄一息才叫伤。

向柚柚不知内情,萧穆春当然清楚,一定是代驾公司托了什么人,打听到自己的身份,继而查到了向柚柚。

动作倒是挺快,门路也不少。

接下来,应该就会拿她的原谅来向自己讨价还价了。

只是,这个价不是对方想讨就能讨的了的。

“我怎么就是软柿子了呢?得饶人处且饶人啊,我这是大度。”向柚柚据理力争。

“大度?呵--”萧穆春有些失笑,“我还真没见过苦吧着脸的大度。”她那副样子怎么看都不像心甘情愿的原谅,更不是大度该有的情绪,反而满满都是被逼迫的无奈表情。

向柚柚有点尴尬,硬扯出一丝僵硬的笑,“那现在呢?像了吧。”

“勉强的更一览无遗了。”萧穆春毫不留情的说出眼睛看到的。

那算了,反正被看穿,她也懒得伪装,花往沙发上一扔,“送你了。”自己坐到了一旁会客用的椅子上去。

萧穆春捡起花束嗅了嗅,然后道,“百合啊,这是要跟你百年好合?”怪不得别人都误会是求婚的了。

“你看清楚,是黄色百合,花语是代表歉意。”向柚柚抬头,认真的对他解释了一句。

还百年好合呢,她又补一句,“你没送过花吗?”

萧穆春居然点头,“你怎么知道的?”真的没送过。

他想了一下,“收倒是收过,不过好像都是玫瑰。”

向柚柚眉一挑,“炫耀什么你?”

“这就叫炫耀吗?”他有点无辜,收个花而已,“难道你没收过花?”

“我,当然收过了。”向柚柚郑重其事的答。

好歹谈过一次恋爱呢,怎么可能没收过花。

不过收到的不是玫瑰,而是野花,也不知道齐景丰从哪儿采来的,当时她还甜滋滋的美的不行,觉得他很有心,挺浪漫。

毕竟以他的家庭状况,每个月那点生活费实在消费不起昂贵的鲜花,

现在想来,浪漫个P,送野花给女朋友,然后转眼就真去找野花去了,唉!

“想什么呢?”萧穆春出言打断了她的思绪。

向柚柚愣了愣,神色黯然,“没想什么。”

“你这个人真的好怪,我觉得你有多重性格,公司里一个样,私下里一个样,对陌生人一个样,对熟悉的人又一个样。”

“难道别人不是这样吗?”她觉得每个人都是这样,对待陌生的和朋友和最亲密的朋友当然是不一样的,这有什么好奇怪。

萧穆春犹豫了一下,坦率的说,“别人,我没留意过。”

这话的意思是只留意她了吗?向柚柚有点愕然,张了张嘴又闭上了。

“容易妥协,还没有原则。”他又补充。

向柚柚瞪眼,“我怎么没原则了?”

“对,就是这样,”萧穆春笑的戏虐,“说真的,你以前从来不敢这么跟我说话,现在胆子是越来越大了,为什么?”

“以前不敢说。”

“怎么不敢?”

“祸从口出,说多了怕错,错了你就会不满意,不满意就会开除我。”

他颇有点恨铁不成钢的意味,“你倒是坦率,所以你是压抑了你本来的个性,在隐忍的工作。”

“这叫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

“那现在为什么敢了?”

“不知道。”她也不明白,感觉越来越控制不住自己的脾气了。

萧穆春手垫在脑后,半仰靠在沙发里,“其实,你这样挺好,真实,虽然有时候让我很生气。”

两人正说话,有人敲门,向柚柚连忙站起来,垂首站在一旁,是孙灵来送整理好的会议记录,看到向柚柚在,明显的很惊诧,随后便收敛了惊讶,礼貌的点点头,交了文件就退出去了。

“你怎么跟惊弓之鸟似的。”萧穆春将向柚柚听到敲门声后从椅子上弹起来的样子尽收眼底,孙灵走后,他特淡定的说了这么一句。

向柚柚不置可否。

他继续说,“你可以活的随心一点,不用太勉强,太委屈自己。”

“我没委屈自己啊?”她不解。

“比如那个司机,你觉得他态度不好,你可以选择不原谅,没必要为了脱身就选择原谅,还有昨晚在商场的事,明明是她们污蔑人,就一定要讲清楚,没必要自己受冤枉。”

“我只是不想打一场口水战以后,灰溜溜的还是自己,底层人没有活的随心的资本。”

“怎么会呢?”

“怎么不会,昨晚你胜利了,致使那些人向我们道歉,其实归根结底是你的财力和气势压倒了他们,如果你是一个小人物或者是个没有钱的,像我这样的底层人,他们根本不会听我的解释,而我的结局也会以闹事的理由而被赶出商场。”

“看来你以前遇到过类似的事,所以深有体会?”

“当然,不止一件。”

昨晚的事,向柚柚也觉得窝囊,可并不是她软弱才不吭声,而是在这个社会上,总有一些人是不讲道理,面对别人的困难幸灾乐祸,添油加醋,煽风点火的人,唯恐别人不够倒霉,不够丢脸。

她已经学会了不去置气,因为就算争执下去也和他们辨不清,他们的心就是歪的,不是几句话就能说正的。

萧穆春这样高高在上的人当然很少遇到这种事,而她生活在社会的底层,已经屡见不鲜。

有一次,她和老妈在街上看到卖荔枝的,就走过去看看,她本来想买点,但因为她体质很容易上火的那种,老妈就随口说了一句,荔枝上火,还是不要吃。

女摊主就立刻跳脚指着她们骂,“吃不起就吃不起,什么上火不上火的,穷鬼,方便面不上火,吃方便面去吧。”

而那个男摊主简直就要挥拳相向了,“不买看什么看?”

向柚柚当时都被下懵了,完全搞不清楚状况,还是老妈把她拉走的。

冷静下来更想不通了,A市地处南方,荔枝的价格根本不贵,几块钱一斤,怎么就扯上吃不起了,一颗荔枝三把火,都知道的呀。

还有一次,在商场里买了条裤子,买了单出去的时候居然报警器响了。

不知道打哪儿就冒出来个穿商场工作服的女人和一个保安,把她拽回来,说报警器响了应该是有东西没买单,言下之意就是她偷东西。

她说就买了一条裤子,小票还在手里,怎么会有东西没买单。

那两个人根本不听她解释,也不看小票,把她的包搜了,发现真的只有一条裤子,就把那条裤子又仔仔细细研究了一遍,说是裤子上的一个什么扣子导致的,然后就把包甩她面前离开了。

来也匆匆,去也匆匆,没有一个交代。

自始至终向柚柚也没明白,那个扣子为什么会导致报警器响,而那些人证实了没有未买单的东西以后连句道歉都没有,直接离开了。

搜东西过程中的难听话她都不想回忆了。

看她在原地没走,保安还过来挥手让她快走。

像这类事,从小到大真的经历了不少,生活在底层的人遇到很多事真的是投诉无门,无处申辩,或者还会遭到报复。

这才是人们遇事首先会选择息事宁人的根源。

主要她也不想让家人担心,所以能忍则忍,免得出了什么事,惹的外婆和老妈着急。

听她随口说了几件事以后,萧穆春简直瞠目结舌。

“不过昨天真的感谢你,不管那些人是真心还是假意的道歉,终归是听到了他们道歉。”

萧穆春沉吟了半晌才道,“虽然我鲜少遇到,不过听你说了之后,这种事或许真的很多,之前呢你没办法,但以后在遇到这样的事,你可以找我,我有能力保护你啊。”

保护她?没听错吧,向柚柚疑惑道,“为什么保护我?”

被她这么一问,萧穆春一怔,突然意识到自己刚才脱口而出的都是些什么莫名奇妙的话。

幸好反应机敏,“因为,因为你是我的员工啊,我做为集团的总裁,当然有义务保护自己的员工。”

有这么好的BOSS吗?向柚柚脸色一阵变换,试探的问道,“你是不是怕我出了什么事,然后你找不到人讨债?”

“什么话!”萧穆春品了一下才明白她是指欠他的那几百块钱,简直气结。

向柚柚被他的眼神瞪的下意识往后缩了一下。

尴尬时分,沐沐动了动,揉了揉眼睛坐了起来,目光寻到她,开心的打招呼,“姐姐。”

“沐沐醒啦?”向柚柚笑着回应,却没敢过来。

萧穆春问道,“饿不饿,要不要叫东西给你们吃?”眼神同时瞟了一眼那个瑟缩的女人。

沐沐摇摇头,“中午吃了好多,感觉肚子还是饱饱的。”

洛则敲门进来,“总裁,有个紧急会议。”

萧穆春起身,走到门口停住,转回头交代道,“你们两个就在这儿待着,等我开完会回来,一起走。”

快下班时间了,不提醒她一声,说不定一下班就跟姓楚公司门口汇合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