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松小说 - 其他小说 - 总裁宠妻套路深在线阅读 - 第九十四章 我就是那条狗的主人

第九十四章 我就是那条狗的主人

向柚柚眉更蹙紧了,犹疑了一会儿,表情有点不敢相信问,“难道,你调查过我?”

“其实不能叫调查。”看着她皱紧的眉头,萧穆春突然有点慌,“我只是想了解你。”

“了解?”她声音陡然变高,“把别人的过去毫无保留的挖出来,这就是你所谓的了解?这就是你们这种高贵的人去了解别人的方式?”

他盯着她,眼里跳跃着一种复杂的情绪,似内疚又似受伤。

“我不是,”他猛的抓住她的手,“柚柚,你听我解释。”

“不听,我不听。”她挣脱不开,一低头咬上他的手,在他吃痛的愣神间,她抽回了手,打开车门跑出去。

原来,他的接近是有目的吧,她早就应该起疑了,进萧氏一年了,他从来没有什么不同,最近这么多的巧合,这儿多莫名奇妙的事情,还有他莫名奇妙的关怀。

什么无巧不成书,根本不是凑巧,他就是故意的。

这一切,恐怕就是因为她姓曾姓过乔吧?

什么让她做女伴,他不过是要把她推到乔家人的面前,来证明清楚而已。

她却像个傻瓜一样,傻乎乎的跟他来了这里,来参加乔霆的寿宴,刚才居然还在为搅了他的应酬而内疚自责。

简直蠢到家了。

越想越气,越想越憋屈,向柚柚不顾穿着高跟鞋,一路狂奔,头也没回。

萧穆春没想到她会就这样果断的下车,愣怔了一下,也立刻下车,匆匆忙忙的追上去。

“别跑,这里车来车往的。”

“不用你管,假惺惺的。”

两人撕扯了半天,惹的路人频频回头,好奇的看几眼,低声议论着走开,向柚柚当然拗不过他,被他拖到了路旁的花坛边去。

“你放开。”她掰着他围在自己腰间的手。

“那你不许跑。”

向柚柚抬眼看着他,眼神是恼怒的,“我要去哪是我的事。”

“别生气,”他说:“你不能这样不问青红皂白就生我的气,更不能在大马路上乱窜,很危险。”

她什么都没说,就那样瞪着眼睛看着他。

虽然她沉默,可是萧穆春清楚的看见她眼里的失望和无声的抗议,他徒然叹气,“我真不是要调查你,我只是想知道……”

“你想知道什么?”她突然冷酷的笑,“想知道我和乔家的关系,知道了以后呢?我明明白白的告诉你,我没有任何可以利用的价值。”

他愕然,“利用?”

“不然呢。”她轻蔑的,“难道萧总是闲的发慌,才去调查一个人的底细吗,不为了点什么?”

“我从没这样想过,”他声音更低,语气更柔了,“我的确是想知道你是不是乔家的孩子,可并不是为了要利用你什么。”

“没想过利用,那我是不是乔家的孩子,有什么不同?”不由自主的,她的嘴角泛起一丝笑,可是却充满了嘲弄。

口口声声说她爱撒谎,难道他不是吗,睁着眼睛说瞎话。

“当然不同。”萧穆春谨慎的盯着她,满怀期待,“你告诉我,你是乔意轩的女儿吗?”

她刚才愤然离开酒店,说明她不想见乔家的人,不见就不见,或许本来就不该带她去的,她改了姓,又不住在乔家,虽然不知道这中间发生了什么,但是一定是不愉快的。

萧穆春已经后悔,为什么要为了证明他们之间的关系,就带她去见她根本不想看到的人呢。

他只要一个回答。

她却置若罔闻,对他的问题不理不睬。

“你好好说话,我就松开。”他加砝码。

向柚柚掰半天也没掰开他的手,拿指甲狠掐,他都不松手,她没办法,只得点头。

萧穆春这才松开她,“现在可以回答我的问题了。”

“不是。”向柚柚淡淡的。

“不是?”

这个答案显然出于萧穆春的意料,他眉头拢起,难道他全部都猜错了吗?

“是不是很失望?”她笑问,一抹嘲弄的神色。

她神色间的那一抹嘲弄显而易见,萧穆春也看的清楚,不管她怎样想,他没有对她动过一丝一毫不好的心思,也没有想去利用她做什么,乔家也没有能令他所觊觎的东西。

他摇头,“谈不上失望不失望,我根本不在意你是谁的女儿,其实我想知道的是,你小时候有没有在乔家生活过,哪怕只是一段时间?”

她的户口簿上曾经叫乔柚柚,刚才见到乔意轩又是那样的反应,一定与乔家有什么牵扯,就算不是乔意轩的女儿,那或许与乔老爷子有关呢。

万一是跟人在外生的私生女呢,反正豪门之家里这种事情也屡见不鲜了。

此时,萧穆春脑子里已经乱七八糟了,只要能有一丝能扯上关系的他能给联想上了。

所以,采用迂回战术,既然她说不是乔意轩的女儿,那就从别的方面来证实一下。

她口气僵硬,“你问这个做什么?”

说是没打她什么主意,可是话里话外都离不开乔家,真不知道他要干什么。

可是面对近在咫尺的他,向柚柚耐着性子,生怕他再上手。

“既然我问,自然是有用了,快告诉我,你小时候到底有没有在乔家住过?”见她没有直接否认,他眼中升起希翼,继续追问道。

“能不能换个问题。”

“不能。”他笑着摇头,笑容里写的全是坚持。

看没有商量的余地,向柚柚语气更糟了,“你先说,既然不在乎我是谁的女儿,那你为什么好端端的要去调查我?”

“曾经我在乔家见过一个女孩,我想再次见到她,”他眯了眸,似陷入往昔回忆,“我觉得你和她有很多方面都很像,可你却姓向,并不姓乔,可能我是鬼迷心窍了,所以就想着查一下你,调查结果是你真的改过姓。”

向柚柚有些吃惊,秀眉蹙起,瞬息后恢复平静神色,“乔家本不就有两个女儿吗,你见过的一定是其中一个了,要找也应该去乔家找才对,而不是去费精神去调查别人,更不是在这儿跟我问东问西。”

“她们并不是我要找的,而你,”他专注的看着她,“我说过了,我觉得你和那个女孩很像,至于我在这儿向你问东问西,是因为我知道,如果我去问乔老爷子,你一定又会生气,所以不如直接问你还比较干脆一点。”

“我也说过了,我并不是乔意轩的女儿。”她淡淡的。

“可你也曾姓乔,不是吗?”

“现在我姓向。”

“好吧,我们抛却这个问题不谈,我就想问你,你是不是在乔家住过,还被一条狗给咬伤了肩?”他紧盯着她的脸,不放过她脸上瞬息的神色变化。

被他盯的不自在,向柚柚别过脸,“小时候的事情我记不清了。”

“可是你的朋友,那个姓董的小姐,她上次都说了,你肩上的疤痕是小时候被狗咬的。”他步步紧逼。

看见她眸光闪烁不定,他焦急道,“别跟我绕圈子,柚柚,你老实告诉我?”

“是,”她声音有些紧绷,“我是在那儿住过,还被一条狗给咬伤。”

其实,在那儿,她被伤的最深的是心,被接进去,再被轰出来,真的像一出戏。

“真的?”他的表情霎时喜出望外。

向柚柚看了他一阵,脸色难看道,“你能别这么一副幸灾乐祸的表情吗?”

确认她被狗咬了,他居然这么开心,什么人呐!

更气人的是,在她指责他不要幸灾乐祸以后,他的笑意更扩大了。

“你什么意思啊?”她恼怒的问。

萧穆春笑的神采奕奕,目光在她的脸上看过来,看过去,突然伸手将她抱住,还夸张的转了几个圈。

天旋地转的向柚柚根本搞不懂他发什么疯。

他停止转圈,双臂依然抱着她,“柚柚,就是你,我要找的就是你。”

她眨了眨眼,一脸莫名奇妙,“你找我做什么?”

脑子里思绪乱飞,好多电视剧情节涌入脑海,一个男人找到一个女人,确定了她小时候被一条狗咬伤,然后乐不可支的说找的就是她。

难道是这男人身中什么奇怪的毒,非要被狗咬过的人的血才能驱毒?

可这是现代啊……

又不是武侠小说里的江湖,哪会有这种事呢。

萧穆春噙着笑说,“我就是那条狗的主人啊,你真的一点都没印象?”

呃!他就是那条狗的主人?

“你,是那条狗的主人?”向柚柚狐疑的望着他。

其实不是没印象,只是当时只顾的疼,谁去看他的脸啊,她压根不知道那条狗的主人长什么样子。

隐约觉得,反正是个长的蛮帅的文雅少年,而且当时还算有风度,狗咬了她之后,他还把她送去了楼上她的房间里,当时她还感叹,这么斯文的男孩子怎么养条狗那么凶。

但是,他这什么意思,主动说他是那条狗的主人,想让她报仇?

好像当年她是气咻咻的说过,如果发了狂犬病,一定找他咬一口,也不让他好过。

可是,这都是气头上说的话而已,她没有当真的,后来离开了乔家,更是把这件事忘到九霄云外去了,只是在看到疤痕的时候,偶尔会想起曾经的事。

想不到他倒是这么实诚,还专门找她来了。

向柚柚徒然叹气,大方道,“算了,后来他们送我去打狂犬疫苗了,至于这个疤么,反正衣服盖着也不太看的出来,我已经没想找你报复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