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松小说 - 其他小说 - 总裁宠妻套路深在线阅读 - 第一百五十三章 有问题的报表

第一百五十三章 有问题的报表

洛则再走进总裁室的时候,又是两小时后的事了。

“这份原材料的采购报表似乎有些问题,你看看。”他有点忧心忡忡的样子。

萧穆春点头,接过来翻开看了看,洛则已经把认为有问题的地方做了标记,看起来一目了然,因为标记的全是价格那一栏。

随便扫了几眼,萧穆春发现这张表上的大部分采购价比以往的都高,供货商也很眼生,应该不是经常合作的那些。

萧氏对原材料一向要求严格,谨慎对待,像换供货商渠道这种事,即使是再小额的采购量,也要主管严格筛查后并上报高层批准的。

这份报表既然到了洛则手里,就是已经通过批准的了。

签章那里确实没问题,采购员的签字,主管的签字,还有高层董事的签字加印章,手续齐全。

采购的额度也都不大,这样看的话,价格方面高点似乎也不算什么问题,数量小就意味着利润低,大公司不愿意接单,所以找其他的公司购买,也有可能。

但是洛则既然拿给他看,必定是发现了什么。

萧穆春抬头看洛则,洛则却摇摇头,示意他接着往下看。

十几页的报表,翻完了,终于发现了问题所在。

采购额虽然低,但是这一份报表上居然重复采购了好几次。为了掩人耳目是分开日期下的订单,估计是洛则记忆力好,发现了问题,所以把同一个月向同一家的采购表格都找出来订到一起了。

这份报表其实严格来说是好几份报表的合集,分开看没什么问题,但是合起来就有问题了。

一个月内需要的完全可以一次性下单,何必多此一举分几次来做,只有一个目的,就是拆散了不容易被看出端倪。

货量那么小,看着就没什么油水,谁也想不到会有利可图,很容易蒙混过关。

如果不是洛则火眼金睛,可能就忽略过去了。

萧穆春唇角泛起一丝冷笑,“有人开始在采购上搞鬼了。”

洛则接口,“就是不知道是内鬼,还是里应外合,是为了金钱还是为别人效命。”

“怎么说?”萧穆春双眸微眯,示意洛则接着往下说。

“总裁,您仔细看那些签名章了吗?”

“嗯?”萧穆春刚才看的清楚,签批符合流程,更有董事萧弘远的签字和盖章。

洛则压低声音提醒道,“萧弘远可是萧然的父亲。”

“你是说,因为萧然?”

萧穆春微微皱眉,心底是认同洛则的推测的。

萧然在公司挂着个又名无权的副总头衔,又经过上一次会议室的风波,矛盾累积,由此对萧穆春怨恨,加深,伺机捣乱报复,以他的人品德行来说是极有可能的。

但是萧弘远身为董事,又是公司的元老之一,年轻人也为公司辛苦操劳过,还有平日的为人处事,也集团里也算德高望重,人也值得信赖的。

否则萧穆春不会把采购部划给他来管。

如果不是看在他的份上,更不会让萧然这样的废物留在公司里当什么副总。

但是当初萧弘远承诺过,会好好管教萧然,不会让他当集团里的事当儿戏,他也了解自己儿子,所以才默认了萧穆春给萧然挂了个空头衔。

这样的一个人应该不会愚蠢到去助纣为虐,帮着不成器的儿子在公事上捣鬼吧?

“萧然难当大任,但萧弘远应该还没有老糊涂。”萧穆春敛眉,暗自决定,如果萧弘远真的参与这件事,不管他对公司有过什么贡献,都绝不会姑息。

这种事有一就有二,有小就有大,萧弘远不会不明白这个道理。

采购部给他掌管,就是看重他在集团几十年,曾管理销售部的时候,手里没出过一笔金钱上的问题。

采购有问题,如果是底下人的所作所为,他是监管不力,但是自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更甚者参与其中,萧穆春是绝不能忍的。

萧弘远在集团根基深,和财务部经理关系尤为密切。

如果他真的有问题,再怂恿别人的话,将会是个*烦。

“总裁看人精准。”洛则苦笑道,“我怀疑萧弘远可能根本就不知情。”

“你是说?”萧穆春眼神顿时变得凌厉,如果真像洛则推测的这样,那萧然的胆子未免也太大了。

洛则摇摇头,“其实这也只是我的推测。”

萧穆春略微思索了下,看了洛则一眼,道,“但是你推测的却很有道理,是完全能成立的。”

两父子一家人,同在集团做事,回家又同住在一个屋檐下,就算萧弘远防范的再严,做儿子的如果想拿到老人的签名章,在某份文件上盖一下,根本不是难事,更何况,谁会怀疑儿子呢?

“所以,这件事最好尽快解决。”洛则提醒道。

“我知道。”利害关系他明白,萧穆春目光盯着桌面的报表,“你现在就给萧弘远打电话,让他来公司。”

萧弘远身为董事,又在集团担任要职,每天经手的文件那么多,当然不能任由萧然胡闹。

“现在?”洛则一听这话,不自觉看了一眼办公室墙上的壁钟,“要不,等天亮?”

虽然他也很急,不过这深更半夜的,把人从床上抓起来,萧弘远半夜要出门,势必会引起萧然的注意,不就打草惊蛇了。

“我就是要打草惊蛇,免得萧然以为天衣无缝,继续下手。”萧穆春淡淡的说。

“哦。”洛则这才明了,“还是你高明。”

萧然在暗处,谁知道他什么时候,想对哪份文件下手,这些采购报表是到了洛则手里,刚巧又被洛则仔细看了,否则是很难被发现的。

因为像这类报表文件,集团里每天都多如牛毛,很难一份份去仔细审阅,而且表面看也实在难看出什么问题。

最有效的办法就是让萧然害怕,知道事情败露了,自己暂时收手。

这样虽然对方可能会毁灭很多证据,却也能杜绝将要发生的。

而且今天周五,明天是周末,集团不上班,即使是明天约萧弘远,萧然依然会起疑心。

心里有鬼的总是疑心重的,既然萧然做了这样的事,他肯定会时刻留意萧弘远的一举一动。

所以,似乎真的是早见早好。

“我这就打电话。”洛则拿起办公桌上的听筒,就要拨号。

“等等。”萧穆春却忽然制止了他,示意洛则把电话放下,“还是我来打吧,你回避一下,把你办公室的灯也熄了。”

洛则疑惑了片刻,明白过来,点点头出去了。

他知道萧穆春这样做是在保护他。

如果电话由他来打,萧弘远自然就会联想到这件事是他告发的,那萧然自然也会知道,到时候难免会恨到他的头上。

所以,萧穆春才让他回避。

不管萧弘远父子如何想,就算是怀疑是洛则告发的,没有证据也就大大减少了疯狗乱咬人的几率。

萧弘远来的很快,不过一个多小时就到了,洛则躲在一间库房里,清晰的听到电梯到达楼层的叮声。

想必是接到萧穆春的电话,风风火火赶来的。

说心里话,萧弘远为人还算可以,谦虚低调,即使身为董事,在集团里也一点都不傲慢,洛则对他印象并不坏,真是想不通怎么儿子会是那个样子。

“总裁,这么急叫我来,是出了什么事吗?”萧弘远敲门进去,开门见山的问道。

萧穆春正在看文件,听到说话声才抬起头,对萧弘远笑了笑,“萧叔,您先别急,您先坐一会儿。”

“不急,总裁有事就先忙。”萧弘远按耐下焦急,坐在椅子上。

心里七上八下,不知道萧穆春卖的什么关子,大半夜的把他叫来,却又不急,不急你的电话都等不到天亮?

而且,还叫他萧叔,叫的萧弘远心里直发毛。

按辈分,他是萧穆春的叔叔,可是在集团里,大家从来都不以亲属关系做称呼,否则遇到事情到底是尽孝道听长辈的呢,还是谁官大听谁的?会很不好管理。

所以在集团里,无论有没有亲属关系,一切都按职位称呼,谁要在集团里倚老卖老?那好办,自动请辞,回家里区做你的伯伯,叔叔,舅舅。

现在虽然不是上班时间,可也是在集团里,还是在总裁室里,萧穆春猛然叫他萧叔,萧弘远乍然一听能不心惊肉跳吗。

刚才打电话叫他萧叔,叫顺嘴了,一下没改过来吧。

再看萧穆春的脸色,并无异样,而且是他叫的,又不是自己倚老卖老,自称他叔叔。

想到这儿,萧弘远也就踏实了点儿。

其实他挺认同这种理念的,无规矩不成方圆,一个集团,如果七大姑八大姨的,家务事都扯不清了,还怎么谈企业发展。

集团一定要有一个说一不二的决策人,那就是总裁。

虽然按照股份来看,董事长有更大的话事权,但总裁是集团的执行官,是领路人,董事们也要听从,否则还有什么威信。

而且在萧氏,总裁上头那个董事长,早就等于个名誉称号了。

萧震自从几年前把集团交到儿子手上管理,就乐的自在,整天带着老婆游山玩水,世界各地旅行去了。

哪还顾得上到集团里看看,偶尔来一回也就是召开个董事会意思一下而已,对于集团的事务再不说一句有分量的话,完完全全的把集团交给萧穆春,董事长对于萧震来说就是个头衔了。

或许过不了多久,萧震就连这个荣誉头衔也要卸掉,扔给儿子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