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松小说 - 其他小说 - 总裁宠妻套路深在线阅读 - 第二百二十三章 不告而别

第二百二十三章 不告而别

        向柚柚相信严格所说的,就个玻璃房能有什么隔音效果,路过门口时能听到里面的谈话是很正常的。

        其实她们昨天已经很注意音量了,想不到却被严格听到了。

        “既然你都知道了,那你昨天还问我……”向柚柚觉得奇怪,都听到了还像没事人一样向她打听董芷蓝来干什么,什么意思啊。

        “我只听到一点,说她对个男的有喜欢什么的,不知道你们最后说了什么,不过结合你今天奇怪的表现,一切都清楚了。”

        “我很奇怪吗?”向柚柚惊诧。

        “一直在说芷蓝这样不好,那样不好,还不奇怪吗?”他又不是弱智,向柚柚这么反常的话,一定是董芷蓝确定和那个男人谈恋爱了,她为了让自己放弃,才这么说的。

        向柚柚尴尬的笑笑,“我不知道该怎么告诉你,怕你伤心,所以……”

        “我明白,谢谢你,柚柚。”他感谢的表情很真诚。

        向柚柚认真的说,“谢我就不用了,你能坦然接受这个事实就好了,严总,你可千万别伤心啊,好女人多的是,你一定会遇到你喜欢也喜欢你的。”

        “遇,上哪儿遇?”严格叹息,“哪有说的那么容易,好不容易遇到两个看顺眼的好女人,可惜现在都名花有主了,我觉得我可能要孤独一世了。”

        “两个?都名花有主?”向柚柚不置信的重复了一遍他的话,然后沉默了。

        因为她不知道该怎么说了,严格这话的意思难道严格对两个女人都有好感,然后两个都没接受他?

        这也太惨了吧。

        让她连安慰的话都说不出来了。

        “是啊,你有男朋友了,芷蓝现在也有了,我是彻底孤家寡人了。”

        严格笑吟吟的眼神,吓得向柚柚一抖,“严总,你不是受刺激了吧,怎么还有我的事儿?”

        “怎么不能有你了,”严格眼一眯,“难道你不算好女人?”

        “我是不坏,可是我……你……”向柚柚结结巴巴的说不清楚了。

        虽然严格对她不错,但那都是因为董芷蓝的缘故啊,最多再加上萧穆春的原因,而且平时跟她说话,除了工作就是打听董芷蓝。

        忽然这么说话,有点瘆人。

        “如果你没有男朋友的话,是个好的人选。”

        “严总,不带这么开玩笑的。”

        “我没开玩笑。”他认真道,“不过你就把它当玩笑吧,虽然孤独点,可我还想活着呀。”

        “什么?”向柚柚有点反应不过来。

        “傻瓜,如果你不把它当玩笑,你老公不得找我算账啊。”

        向柚柚懂了,“放心,你会安全的。”

        末了,又补了一句,“本来这就是个玩笑,看在你失恋的份上,我就不和你计较了。”

        严格笑,“柚柚,你真的挺可爱的!虽然有时候傻乎乎的,但是依然挡不住你的天真善良。”

        “严总,我觉得你要学习一下语言艺术方面的课程,”向柚柚白了他一眼,“谁傻乎乎的啊。”

        严格盯了她一会儿,就在向柚柚仔细琢磨是不是自己说了什么不对的话,他才开口。

        “你是我的助理,报课程的事儿就交给你去办了。”他认真道,“最好报一个美女多的班级,我看看自己有没有机会春风吹又生。”

        向柚柚直接被他逗笑了。

        还能说这样的话,说明伤势不重,能自愈。

        可是情伤最难,因为下午的时候严格就没在公司了,第二天也没来上班。

        向柚柚觉得他一定是找个安静的地方舔舐伤口去了,或者静静的思考人生?

        其实她是有点不放心的,想打个电话去问问又觉得不妥。

        虽然完全属于是下属关心上级失恋了想不开,没有别的想法,可是贸然这样去关心一个男人,谁知道他怎么想。

        寂寞的男人不能招惹,很容易情感转移,这个道理她还是知道一点的,所以想来想去,就没有打电话过去。

        当严格已经一星期都没来公司的时候,向柚柚终于坐不住了,抄起电话拨了过去。

        管他怎么想,爱怎么想怎么想去,先确认他是否还安好要紧。

        老板失踪了,这叫什么事儿啊。

        而且是一个被贴了标签的对工作严谨认真的老板,忽然一星期都不来公司上班,太吓人了。

        他不会想不开吧。

        这几天公司已经有点混乱,向柚柚也忙的昏天黑地,没闲下来过就没顾上,居然一眨眼就好几天了,现在是越想越担忧。

        电话拨过去,提示音是对方已关机。

        严格不会出什么事儿吧?向柚柚更紧张了。

        焦虑了半天,忽然想起来严格曾经给过自己一个私人号码。

        因为向柚柚是他的助理,有时候联系不上的时候可以打另一个私人号码找他,所以严格在她上班后就把另外一个私人号码也给了她。

        向柚柚急忙翻到那个号码拨过去,是通的,但是无人接听。

        她不厌其烦的一遍遍的拨。

        无人接听比直接关机有希望的多。

        最后,她都不知道拨了多少遍,电话终于被接起,那边喂了一声,声音有点含糊不清,向柚柚不确定是不是严格。

        “是严总吗?”

        “我是严格。”那边的声音清楚了一点,不过还是有点迷迷糊糊的。

        “你干嘛不接电话啊。”

        “睡着了。”

        “大白天睡觉,还睡这么死,电话响那么久都听不到吗?”

        “拜托,我这是夜里,昨天喝了点酒,睡的有点沉。”

        “睡的沉,我看你是喝的有点高吧。”向柚柚没好气的说。

        严格在那边好像笑了一下,“也可以这么说吧。”

        向柚柚气死了,在这边拍着桌子,“你还真是会享福,出国逍遥去了,你不知不知道你莫名其妙消失的好几天,我们在这边都担心的要死,忙的要死,你倒好,在外面吃喝玩乐,醉生梦死,你太过分了,知道嘛!”

        “现在知道了。”严格的声音听起来认真了许多,“不过好像只有你担心嗳,除了你没有人打电话给我啊。”

        “废话,你号码关机了你别告诉我你不知道,人家想打也得打的通啊。”向柚柚皱着眉头数落他,“如果不是有你这个号码,我也找不到你的人。”

        “哦。”

        “哦什么哦,快点回来,”向柚柚不耐烦道,“哪有你这样的,调节心情也不是你这样调节的,直接撂挑子就不管了,你不知道这几天公司都乱套了。”

        “我知道了。”严格没说回也没说不回,“公司的事我会做安排的,谢谢你的关心,柚柚。”

        “喂,喂,”向柚柚对着手机气的直翻白眼。

        竟然挂她电话,没责任心的家伙。

        再打过去不是正在通话中,就是不接。

        向柚柚把手机扔一边,气哼哼道,“懒得管你。”

        他的公司,他都不急,别人急也没用。

        反正证实了他没出什么事儿,别的也管不了。

        这样规模的公司一时半会儿应该也倒不了,她的饭碗应该不至于不保。

        向柚柚想不通,严格怎么会这样,那天明明聊的挺好的,他也一副接受了现实的样子,怎么忽然这么极端了。

        不告而别,怎么都不像是严格这样理智的人所做的事。

        不过生气归生气,为了稳定公司内部形势,她还是对公司的管理层说了联系到了严格的事,因为这几天严格无声无息的离开,有一些人都在想着如果公司万一倒闭了之后的出路了,向柚柚就曾看到有员工在上班时间上网投简历找工作。

        就连公司的管理层都如热锅的蚂蚁,这样下去肯定不行。

        对于老板不辞而别出去旅游,公司的管理人员面面相觑都不太相信,不过既然向柚柚这样说了,似乎又由不得他们不信,特别是副总,拉着个脸很不高兴,严格的私人号码其实不少人都有,而且也打了,只是严格都没接。

        作为公司的管理层,难道还顶不上一个助理,有什么工作指示或交代直接跟他们说不行吗?

        所以有些人难免脸色难看。

        向柚柚看了看各人迥异的脸色,就明白了,连忙补充道,“这几天大家都很急,我也一直在想办法联系严总,但是他一直不接电话,迫于无奈今天我了很多条信息过去,说大家都快急疯了,严总才接的。”

        原来是这样,某些人的脸色这才稍微好了一些。

        “向助理,如果你再联系上总经理的时候,麻烦转达一下,让他给我们回个电话,或者别把我们的号设为拒接状态,公司这么大,这么多事,很多事情没有他的肯我们没办法做主的啊。”

        “是啊,是啊,最好他能早点回来,不回来也跟我们保持联系,这样才好沟通啊。”

        “没错,我有个合同都让客户等几天,价格还没拍板呢,就等总经理来定,让我怎么办呢?”

        ……

        大家你一句我一句,太多的问题了,向柚柚就像一个听客户投诉的售后客服一样,索性拿个笔把重大的问题记录了下来。

        回到办公间,她拿着题逐一编辑成短信息到严格的手机号码上。

        看不看随他,反正她是仁至义尽了。

        不一会儿,收到了他的回复。

        “已阅。”

        向柚柚简直要昏倒。

        “老天,怎么遇到个这样的老板!”她趴在办公桌上哀叹。

        好像董芷蓝曾经这样评价严格,对工作极其严肃,还较真。

        芷蓝,你这个大骗子!

        他这分明是拿工作当儿戏才对吧。

        心情不爽,干活都没劲儿,老板都不管了,她一个做员工的拼个什么命。

        向柚柚赌气般的趴在桌子上打瞌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