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松小说 - 其他小说 - 总裁宠妻套路深在线阅读 - 第三百四十八章 没带尾巴

第三百四十八章 没带尾巴

        阿姨,我不是那个意思。宁蕴急忙解释。

        向柚柚看不过去外婆这么说宁蕴,帮腔道,外婆,您不糊涂那您把他带回来干什么,他是不是跟您说什么了,您别信他的,这人有毛病。

        她觉得元成肯定对外婆说了什么花言巧语,不然外婆怎么这么为他说话。

        而且像元成这样处心积虑的人,是很有可能这么做的。

        觉得老人家好骗,就去骗外婆。

        所以她说话也很不客气。

        柚柚,你怎么说这么难听的话,什么叫有毛病,我还想问你们呢,小元挺好的小伙子,怎么就惹你们讨厌了。外婆挺不高兴的样子。

        见外婆袒护,向柚柚也很不高兴,哼了一声,挺好的小伙子?他分明是一计不成,又生一计。

        好人会这么死缠烂打的吗?

        什么一计又一计的,你看谍战剧呢。外婆非常不悦,你们不让进,我偏让他进来,我今天啊还要留他吃中午饭。

        啊?向柚柚和宁蕴吃惊的对视了一眼,然后异口同声道,还留他吃饭?

        嗯,没错,我看你们谁拦。外婆赌气似的,不理她们俩,直接对元成道,小元,进来。

        向柚柚没说话,拿眼瞪着元成。

        元成看了看向柚柚,脚下没敢迈步子。

        此时,向柚柚真是搞不懂外婆,让这人进屋也就算了,还要留他吃饭,凭什么留他吃饭,就为了赌气吗?

        她和宁蕴都表现的这么明显的反对了,可外婆却一点都不听。

        但是外婆毕竟是外婆,她老人家都这么这么放话了,向柚柚确实不好硬拦,但是也并不代表她就欢迎这个不速之客。

        虽然向柚柚看不到自己的眼神,但是也知道自己现在看起来一定是不善的,恶狠狠的,否则元成肯定高兴的进屋了,哪里还会站着不动,有点忌惮的望着自己呢。

        小元,你倒是进来啊,不给我老太婆面子啊。外婆看到元成并没跟她进去,于是叫道。

        对不起啊,你看,婆婆非要我进去,我坐会儿就走。元成小声对向柚柚低语了几句,然后走进去了。

        呸,去你的坐会儿就走。

        向柚柚气的站在门边一个劲儿深呼吸,来平复心中的火气。

        还坐会儿就走,有那么自觉就好了,干脆就别来不是更好。

        怎么办,小姐。宁蕴小声问她。

        向柚柚想了想,蕴姨,你先去把保镖叫进来,然后你在旁边盯着点,如果发现他有可疑的就别客气。

        可是阿姨不同意怎么办?宁蕴担心道。

        她们不让元成进,可是外婆依然让他进来了,要是待会儿真要对他不客气,外婆肯定不答应。

        毕竟宁蕴是佣人,不得不听外婆的啊。

        但是向柚柚的,她也不能不听。

        雇主家庭内部一旦矛盾,意见分歧,佣人也难做啊。

        外婆就是太好心了,她哪里想的到那么多,人心叵测,如果这个元成没安好心,就让保镖把他轰出去,别打坏了就行。向柚柚犹豫了下,还是这么决定了。

        好吧。宁蕴按她的吩咐去做了。

        向柚柚转身上楼,她实在看不了元成在家里。

        明明之前一直把他拒之门外的,现在倒是被外婆奉做上宾了,想想就来气,越看元成越觉得他是来挑衅的。

        虽然人在楼上,但是向柚柚却心系楼下。

        就像客厅里坐了个随时会爆的可怕物品,她实在不能放心。

        宁蕴倒是贴心,半小时后悄悄上来给她通报消息。

        向柚柚一看到她上来,急忙问道,都说什么了?

        也没说什么特别的。宁蕴摇摇头,就是随便聊天。

        向柚柚着急道,具体聊了什么?

        随便聊,也应该说到具体事情啊。

        宁蕴回道,就是说附近有一家老店,卖的早餐特别好吃,还说什么小区附近小广场练太极的事。

        还挺能铺垫。向柚柚直皱眉头。

        她觉得元成讨好外婆,混进向家,绝不仅仅是闲的。

        肯定有什么目的,如果是想让外婆帮他在萧穆春面前说好话,那总归会提到这上面来吧。

        现在什么都没提,竟然就聊些无关的,还挺能装的,够沉得住气,知道心急吃不了热豆腐。

        越是这样越难对付,因为太快表露出来目的,外婆肯定就能知道他的真实想法了,就自然会堤防了。

        是啊,宁蕴也道,还别说,他挺能哄老太太开心的,我觉得阿姨更不会信咱们的了。

        别急,你赶快下去,继续听着,是狐狸总会露出尾巴来的。向柚柚催她下楼去。

        还没到一个小时,没说到正事也很正常,说不定趁着宁蕴走开,已经说了什么呢。

        好,那我继续去看着他。宁蕴又问,小姐,要不要给你拿点吃的喝的上来?

        向柚柚一个人在房里,宁蕴怕她需要什么,又不想下楼去拿。

        可是刚吃了早餐,吃的喝的她什么都不需要。

        不用,你专心盯着元成就行。向柚柚叮嘱道,也别离太近,省的他故意不说。

        我知道,你放心吧。宁蕴转身下楼继续盯梢去了。

        她又不傻,当然不会就站在旁边,瞪着眼睛盯着了,借着添茶倒水的功夫多磨蹭一会儿,或者拿着抹布在不远不近的堤防假装擦家具。

        手上似乎在忙着干活,其实两只耳朵可是竖着的,元成跟外婆聊什么,一字不落的都听到了耳朵里。

        元成说了很多,可是对她来说没一句有用的。

        因为到后来,他都讲起段子笑话来了,跟说相声有一拼,把外婆逗的合不拢嘴。

        至于向柚柚所说的狐狸尾巴,却一点也没露出来。

        宁蕴急啊。

        虽然她并不能笃定元成就是抱着坏心思来向家的,可是无事不登三宝殿,她也不相信元成是没事来闲逛的。

        因为他有以前多次造访的前科。

        一个赶都赶不走,跟狗皮膏药一样非要贴上来的人,会是好人吗?

        鉴于这种种,这次分明就是新的技俩。

        关于这点,她和向柚柚的观点很一致。

        所以,她巴不得元成快点露出马脚,好让外婆明白过来,别上这人的当。

        可是对方什么都不说,就是陪着聊天,也没办法啊。

        保镖进来也站半天了,都没派上用场。

        而且,聊着聊着,外婆忽然发现了屋内的保镖。

        她疑惑道,小宁,他们怎么进来了?

        哦,他们宁蕴一时间竟不知道如何解释了。

        因为保镖一般是在大门外守着的,或者在院内来回巡逻,平时并不在屋子里,除非是有特殊情况叫他们进来。

        所以,外婆发现保镖在客厅里站着,很奇怪。

        而宁蕴一紧张也找不到什么好借口,就卡壳了。

        其实就是怕引起外婆注意,所以她已经让保镖站的挺远了,都靠近楼梯那边了,跟沙发这边还隔着个博古架,不过外婆还是看到了。

        本来外婆也就是奇怪,随口一问,看到她吞吞吐吐的样子,外婆倒是疑心了,盯着她道,你是不是不放心小元啊?

        不,不是怎么会呢。这个时候,宁蕴只能装傻了。

        不是,不是才怪,当然不放心他了,谁知道他安的什么心,一直费尽心机的到向家来,开始是天天赖着要送水果,不要他的水果,不许他再来,他却又开始骗取老太太的信任,能不防着点吗?

        怕保镖在外面叫起来不方便,所以向柚柚才让他把人叫进来的。

        可是没想到外婆竟然这么直接的说出来了,宁蕴下意识的选择否认。

        毕竟还当着元成的面,不太好承认啊,而且承认了,肯定更惹外婆生气。

        但不是她不否认,就能让外婆相信的。

        这时,外婆反而精明无比了。

        不是?她盯着宁蕴,不是,那为什么叫他们进来,平时不都是在外面的吗?

        这个这个问题,真的难回答。

        因为如实回答,就等于承认,直接就推翻了刚才的否认。

        别这个那个的了,让他们出去,我们聊个天,你弄几个保镖在这儿,像什么话。外婆不悦道。

        是。

        宁蕴答应了一声,走过去让保镖出去了。

        她之所以不辩解,不继续糊弄,是因为没办法糊弄。

        外婆其实很心明眼亮的,再糊弄下去,恐怕倒霉的就是她了。

        所以只能照办。

        叫保镖出去以后,她原地站着,看了看外婆那边,好像没在注意她了,这才悄悄的上楼。

        虽然听了外婆的话,但还是要跟向柚柚说一声,不然到时候又说她擅作主张,在她这个位置,也难啊。

        都是主家,她听谁的,不听谁的,似乎都不对。

        而且人家是一家子,不管意见怎么不合,始终都是一家人,她们肯定不会闹开,如果到时候要找出气筒,估计就是拿佣人撒气了。

        宁蕴可不想当被撒气的对象。

        她需要这份工作,而且她觉得也有义务把事情处理的妥当些,至少这边做了什么,要跟向柚柚知会一声。

        外婆那边已经生气了。

        如果再把向柚柚给得罪了,那可就没人护着她了。

        刚到楼上,宁蕴还没来得及开口,向柚柚就迫不及待的问,怎么样?他露出狐狸尾巴没有?

        这又将近一个小时了,她不相信元成还是什么都没说。

        看到宁蕴摇头,向柚柚不禁皱眉,不应该啊。

        然后她自言自语道,难道这只狐狸这次没带尾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