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松小说 - 其他小说 - 美漫丧钟在线阅读 - 第5章 突袭

第5章 突袭

        大雨丝毫没有停歇的意思,他们头上的乌云更加浓密了,周围倒毙的众多尸体,造成苏明有种说不出的感觉。

        像是兴奋,又像是挣脱了束缚后的解脱,他想和辛迪说说话,一起高兴一下,可是她此时更专注于任务,并不回应他的笑话。

        果然就像是小丑曾经说过的那样,一个人,一座城市,如果想陷入混乱和疯狂,其实只需要别人在身后轻轻一推。

        他推过哈莉,推过双面人,而苏明现在就是那个被推动的人。

        疯狂的杀戮之后,他感觉好极了,就像是三伏天里喝了一瓶冰啤酒,从内到外,身体的每一个细胞都在欢呼。

        他扭头看着身后众多死不瞑目的残破尸体,而辛迪则没有注意他的反常,寻找着建筑的大门。

        哈莉所在的这栋楼,也同样充满了无厘头的风格,之前正对着街道的那扇大门,居然是用油漆画上去的,实际是厚重的红砖所筑成的墙壁。

        “好吧,没有门,我们只能从墙壁爬上去了。”

        辛迪从腰带上摘下了绳索和勾爪,原本她只是来找哈莉谈谈,所以也不想把事情搞得太严肃,破窗而入什么的,怎么看也不是做客的样子。

        苏明回过神来,看着眼前的建筑,经验让他立刻分辨出,屋子里面不止哈莉一个人:

        “那我们走吧,小心些,你永远猜不出疯子的家里有什么。”

        两人同时丢出勾爪,稳稳地挂在了屋顶,强大的上肢力量让他们快速爬升。

        这座建筑以前不知道是做什么的,一楼和二楼的窗户也全部堵死,只有三楼才有像是瞭望哨一样的劣质平台,这应该是马戏团的疯子们日常用来扫射行人们,或者彼此对射的地方。

        一翻手,他稳稳地落在了上面,雨水让一切都变得吵杂,落地的脚步没有任何声音。

        辛迪也同时到达,两张黑黄面具对视了一样,微微点头。

        “哗啦啦.......”

        苏明一脚踢开了身边的窗户,强大的力量让窗框带玻璃全都飞了进去,两人鱼贯而入,端着枪警戒周围的地方。

        “安全。”

        苏明活动了一下肩膀,这楼里是有灯的,所以情况一目了然。

        他们现在就像是在简陋的大学宿舍里一样,一条长长的走廊,两边都是关着门的小房间。地面上全是灰尘和垃圾,鬼才知道多久没有打扫过,他和辛迪身上的雨水落下,很快就变成了一个个小泥坑。

        “这些疯子都不洗澡的么?”

        辛迪摇了摇头,看起来对于周围的气味不是很满意,制服的头盔带有防毒面具功能,但是并不隔绝臭味。

        苏明当然也闻到了,这种味道有些像是馊了的泔水,但他更在意不远处向上的楼梯:

        “不要在乎那些了,我们上楼去找哈莉。”

        “慢着,那有个陷阱。”

        辛迪抬抬下巴,示意他去看,在楼梯的拐角处,有一条微微发亮的鱼线。

        他走过去,翻开鱼线另一头的垃圾,原来鱼线连着的是一枚手雷。

        这手雷看起来是定制的,通体都是红色而不是常见军用手雷的绿色,上面用白色的油漆画了一个大大的笑脸,一看就是小丑帮的杰作。

        是的,这就是那些疯子的娱乐游戏,比赛自残,或者比赛杀人,眼前的就是著名的‘用玩笑炸弹炸死朋友后疯狂大笑’节目,可以说是他们的最爱。

        不管小丑什么时候看到这个节目,看到他们疯狂地自相残杀,无比混乱的场面,总会发出神经质的笑声,感慨自己的伟大。

        “不好!隐蔽!”

        苏明立刻反应了过来,当你实施了一个恶作剧的时候,当然要在旁边偷看中招的人如何狼狈。

        既然这里有被认为是恶作剧的手雷,那么马戏团的家伙一定不远。

        果然随着他的话音刚落,从走廊两侧的房间里,顿时涌出了源源不断的怪人,这些画着扭曲妆容的疯子们,刺耳地狂笑着,张开双臂蹦蹦跳跳地向两人跑来。

        辛迪和苏明当然不会认为这是什么友好的欢迎,因为在她们冲出来的同时,密集的弹雨和爆炸物也向两人飞了过来。

        苏明躲在了楼梯拐角,而辛迪再次从窗户跳了出去,躲在墙外搭建的木质平台上。

        紧接着,一连串的爆炸袭来,他感觉自己就像是被关在了爆米花的锅里一样,震耳的噪音冲击着他的鼓膜。

        强大的气流席卷了爆炸点周围的一切,强烈的热风使得他用力抓住楼梯扶手才没有被吹出去,他甚至能够看到炸弹的残片,还带着夸张白油漆笑脸的的破片,在自己的肩甲上擦出一溜火星飞远。

        马戏团的众人还在逼近,刚才的爆炸同样炸死了她们的人,但是她们根本不在乎,反而笑得更欢快了。

        她们就像是汽车或者别的什么内燃机,只不过她们的燃料是鲜血。

        别人的鲜血,或者是自己的,被驱动的是名为疯狂的战车。

        苏明摇了摇头,头盔上还有刚才飞过来的碎石和垃圾,此时走廊里密密麻麻都是怪笑的小丑们,她们以种种扭曲又夸张的动作飞奔过来。

        “人数大概是四十左右,装备有轻型枪械和冷兵器,爆炸物目前看来已经用完.......”他探出头扫了一眼,战场中的情况就如同照片一样出现在脑海中,每个敌人的位置,移动方向,速度和装备,全部牢记在心,而脑海中几乎同时也冒出一个计划。

        他从制服上摘下一枚烟雾弹,一扬手就丢了出去,与此同时,他也紧跟着翻出了掩体。

        烟雾遮挡了一切,四周都是白茫茫的,只有走廊里的灯使众人投下了纷乱的黑色影子,顿时小丑帮众乱成一团。

        她们看不清墙壁,更看不清身边的人,互相碰撞和摔绊之下,发出了阵阵怪叫和骂声。

        这就是苏明的机会,他飞快地从背后摘下霰弹枪,同样一头撞进了烟雾中。

        辛迪在自己身后的窗外,那么烟雾中除了自己就全是敌人。

        已经放下心结的他,再也没有犹豫,伴随着沉闷的枪声,阵阵火光染红了苍白的浓烟。

        .......

        “还不错,42人用时6秒,不愧是另一个世界的我。”

        辛迪从窗外跳了进来,坐在窗沿上,摆出一个看表的姿势,但实际上她用不着看表,超级大脑能准确地记住每一秒的流逝。

        此时的苏明正在给霰弹枪重新装填,状态和之前比起来就显得血腥多了,内脏残渣和血液喷了他一身,近身战斗就是会有这样的结果。

        四周都是尸体,那些疯子一个都没有活下来,要么是脑袋开花,要么是开膛破肚,狭窄的空间中,霰弹枪发挥了巨大的效果,只要扣一下扳机,就会有几个人倒飞出去。

        “你有时间在那边计数,不如早点开枪帮我一把。”苏明重新把枪挂回背上,弯腰捡起一块花花绿绿的破布擦着身上的血。

        “只是一些小喽啰,两人都出手就是浪费人力资源。”辛迪毫无诚意地说着,独自往楼上走去。

        “那么至少事后你也给我丢根烟,或者问问我的情况。”

        苏明无奈地跟了上去,这还是他第一次用人血洗澡,偏偏心中无比愉悦,所以他想要向她询问一下,她当初有没有这样的感觉。

        “好吧,谁叫我们现在是队友呢,真拿你们男人没办法,你怎么样?”

        然而辛迪真的摸出一根雪茄丢给他,语气像是哄小孩一样问。

        “我很好,谢谢啊!”苏明没好气接过烟塞到自己的烟盒里,辛迪这家伙好像有些性别歧视:“除了脖子里灌进去了不知道谁的脑浆,现在胸口黏糊糊的之外,我很好。”

        “嗤......”辛迪头也不回,发出了嘲笑一样的声音:“你和别的男人一样,都是那么爱漂亮、爱干净,我还以为你们那边世界是男权社会呢。”

        苏明耸耸肩,这不是爱干净的问题吧?

        “男权社会没错,但不是人人都有血水浴的习惯......不过我发现自己喜欢血肉横飞的场面,你呢?”

        辛迪举着枪继续上楼,四楼现在是一片诡异的平静,刚才苏明忙于交火的时候,她实际上就在警戒着四楼的动静,防备他身后被楼上下来的敌人突袭。

        “我们本来就是不同世界的同一个人,平行世界理论不用我再给你说明了吧?尽管一些细微之处可能有区别,但你喜欢的东西,我都喜欢。”

        辛迪不明所以,为什么另一个自己会问出这样的问题,在她看来,喜欢温热的血液,喜欢看到别人死去,这并不是什么大事,在哥谭大家都是这么活着的。

        “那你怎么处理这种嗜血欲望?”苏明他可以接受杀人,但他不想为杀而杀。

        毫无理性地杀人,那自己就变成了野兽,不再是人了。

        “等到一会见到哈莉,你可以问问她,她可是哥谭市里著名的心理学家,当然,是在她发疯以前。”辛迪抬着头,缓缓地侧步登上台阶,四楼上也是差不多的建筑构造:“反正对我来说,比起红色的血液,我还是更喜欢绿色的东西。”

        这么说着,她伸出一只手,拇指和食指在苏明面前搓了搓。

        好吧,在心理学上来说,这叫做移情法,她把对于鲜血的渴望,转移到了金钱上,这大概就是每个平行世界,丧钟都选择做雇佣兵和杀手的原因。

        干这行能在品尝鲜血的同时快速赚钱,简直是一箭双雕。

        苏明来找哈莉是为了打听蝙蝠的消息,可不是来看病的,再说了,被哈莉治疗的话,估计会越变越疯。

        “免了,等天亮了我休息一下就好.......四楼安全。”

        苏明跟着她来到四楼走廊里,两边的房间都是空的,只不过到处都画着小丑的徽记,一个苍白的笑脸,两个眼睛位置用叉叉取代,墙壁也被油漆画的五颜六色,如同魔窟一般。

        小房间里多是堆放了一些杂物,没有什么有用的,基本都是‘恶作剧’用品,比如TNT啦,‘笑气’啦,自动步枪啦等等,还有一堆像是特大号‘窜天猴’一样的红色火箭。

        “哈莉就在楼上,音乐声在我们正上方。”辛迪指了指头顶。

        “奇怪了,刚才我们的动静就和拆楼差不多,她居然毫无反应,听起来还是在跳舞?”苏明歪着头去听,还是可以听到高跟靴子有节奏的踩踏声。

        辛迪对此不置可否,在哥谭生活教给了她一件事,就是别去想疯子在想什么。

        人杰地灵的哥谭涌现过不少的人才:腹语者,雨果博士,扎斯,猪脸,默剧人,搞怪女,矮蛋女士等等等等,这人些全是疯子和精神病。

        突然她发现心中列出的长长名单,其中有一大半是她的老主顾,难怪之前有些任务从头到尾都莫名奇妙,让人无法理解。

        说实话,她虽然之前对于米克的说法已经接受,但她并不觉得哈莉会知道什么关键信息。哈莉更像是弄臣她魔术的近距离观众,而不是魔术的实施者。

        如果让辛迪选择,她宁可去找影舞者联盟的塔莉亚,那个女人和蝙蝠女侠之间关系诡异,更有可能知道布莉丝的所在之处。而且就算塔莉亚不知道,她还有整个刺客联盟可以用,至少她们在搜寻情报方面也是专家。

        “走吧,我们上去,既然来都来了,问问总没有坏处。”

        她说完,率先跟随着音乐的方向,穿过长长的走廊,来到一扇紧闭的大门之前。

        两人对视一眼,推开门。

        门后的房间就像是一个马戏团风格的夜总会,五颜六色的灯光随着音乐声疯狂转动,房间角落中堆放着各种马戏团的道具和不知所谓的东西,比如充气的杠铃,高大的哈哈镜,驯兽表演会用到的大皮球和火圈。

        然而此时巨大的舞池中央只有小丑女哈莉奎茵一个人,她正抓着一根钢管,不断上下翻飞,做出种种柔韧到极点的动作。

        聚光灯凝聚在她身上,晶莹的汗水随着她高速的旋转而飘落,红蓝两色的双马尾则在空中绽放如同花朵。

        她没有穿她那黑红色的制服,而是穿着短袖的体恤和牛仔短裤,展露出美好的身段和娇嫩的皮肤,她闭着眼睛尽情享受舞蹈带来的快乐,脸上充满了幸福的表情,仿佛她拥有了全世界。

        她抓着钢管,像蝴蝶一样飞舞,而辛迪对这种女生男相的表现非常不屑,一个大女人,学什么男人跳钢管舞?真是疯了。

        她捅了捅身边好像看呆了的苏明,凑近了说:

        “舞池四点方向沙发上,还有一个人。”

        苏明同样也看到了,正准备告诉她呢,在那里有人背对他们坐着,高高的沙发椅背上只露出一个脑袋尖,随着音乐不断地点着头,看样子,是哈莉请来的观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