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松小说 - 其他小说 - 美漫丧钟在线阅读 - 第10章 哥谭警局

第10章 哥谭警局

        “看起来,有人和我们打的是相同主意啊。”

        苏明一边狂踩独轮车的脚蹬,一边把双枪拿在手里,打开保险。

        辛迪也做着和他一样的动作,在不能保证交战距离的情况下,两把手枪要比背后的霰弹枪可靠:

        “至少我们可以把哈莉排除在嫌疑人之外了,她和毒藤女都喝得像醉猫一样,根本不可能在我们之前赶到这里。”

        “探究是谁干的没有太大意义,总之进去把这些抢生意的全部干掉就好。”

        在哥谭喜欢和蝙蝠玩的人海了去了,难保此时行动的是谁。

        经过之前和马戏团的厮杀,苏明已经完全接受了自己就是丧钟,丧钟就是自己,假如这身体是座房子,那么斯莱德只不过是前任的住户,现在房子归苏明了,他要用自己的名字重新写出一段传奇。

        他会用自己的思想来驱动它,并且用以前的名字,那是因为他知道自己再也回不去了,用着以前的名字,算是习惯,也算是对天朝的一点念想吧。

        辛迪不知道苏明经历了什么样的心路历程,但是她在骑行中敏锐地感觉到,身边的男人产生了一些变化,原本仿佛和这个世界割裂的人,此时彻底融合了进来。

        她有些好奇,但是什么也没说,只是又把双枪收了回去,她觉得自己应该不用出手了。

        两人很快就到达了小公园中,在这里,丧钟过人的视力就能完全看到警局大门的情况。

        那是一座很有年代感的建筑,估计在哥谭建立之初就有了它,虽然日后它经历过了无数次的修补和扩建,但依旧能体现其设计者当初的想法。

        它被建设得像是一座要塞,四周墙壁坚固厚实,每扇窗户都尽可能地小,屋顶上有宽阔的空间和防护栏,此外还有一堆独立供水的设备和空调,当然,最重要的就是那蝙蝠灯也在它的顶部平台上。

        在警局的正面挂着大大的GCPD牌子,显得有些破旧了,但依旧还算完整。

        此时的警局前停车场,被一堆黑色面包车占据,杂乱无章地摆放在那里,在大雨中看着就像是海岸边黑色的礁石。

        警局门口零星有一些警员的尸体,雨水正把她们的血液从台阶上冲下。

        残破的大门旁,站着几个手持冲锋枪的黑衣人,警觉地来回巡视,时不时还往警局内看看,像是在等什么人。

        “黑西装,黑毡帽,还有白色的长丝巾和芝加哥特产打字机,她们的老板看来是个‘教父’迷。”

        两人藏在公园的几棵灌木后面,大雨遮盖了他们的身影,身体素质的不对等,让他可以看清对面,而对面什么都看不到。

        辛迪不是太明白苏明说的是什么意思,哥谭的黑帮从几十年前就是这个打扮了,从穿着根本分不清是谁的人。

        她瞄了一眼警局大门的距离,又看了看天空:

        “天气和时间对我们有利,黑暗中强攻和潜入都可以。”

        “她们应该也是计划用戈登引诱蝙蝠,我们强攻,分散她们的注意力,使之无法全力进攻警局内部。否则的话,如果戈登被她们捏在手里,我们就难办了。”

        苏明回答她之后当机立断,举起双枪就冲出掩体,在跑动中射击。

        大脑带给了他非常精确的空间感,计算弹道并不是死亡射手的专利,丧钟也同样能做到这一点,甚至完全用计算取代瞄准。

        一百米多点的距离,有些超出手枪的有效射程,但接受自己新身份后的苏明,再也不会对自己的天赋存有疑虑,身心合一之后,他真正发挥出了这具身体的恐怖。

        在漆黑的夜里,下着瓢泼大雨,狂风卷着雨水拍打任何地面上的东西,但这对他毫无影响,或者说外界的所有影响都已经全部被他计算在内。

        风速、角度、折射、地球引力、能量损耗......一项项计算的结论立刻就出现在脑中,并且转化为行动的依据。

        他弹无虚发,大门台阶上位置较高的黑西装们全部倒地。

        他全力冲刺,地面上一片片水花被踩碎,又与天空中落下的雨水相撞。

        当黑西装们在夜幕中发现了攻击来自何处,苏明已经冲过了马路和院墙,来到警局停车场的位置,这里被黑色的面包车堵着,他扒住一个车厢边缘,手臂用力直接把自己拉了上去。

        他的速度之快,远远超出这些人的想象,苏明仿佛都能看到她们难以置信的表情,但他并不打算欣赏自己带给别人的绝望。

        站在车顶上,他举起双手,顶着对方还击的火力,任由子弹在盔甲上划出火星,依旧保持一枪一个的可怕命中率,只是几秒后,场面就安静了。

        “啧啧啧......”辛迪从后面也跳上了车顶,看着不远处倒了一地的尸体,嘴里发出感叹的声音:“你倒是跑得够快的,刚才我还没回答呢。”

        “没什么,只是看她们好像很想打架的样子,所以我就给了她们对手。”苏明耸耸肩,对于辛迪的话表示赞同。

        “你给了她们一场屠杀,什么对手?”辛迪从车厢上跳了下去,往警局内走去:“这次任务可没人报销,得我们自己掏腰包,你就不能用刀吗?”

        “用不着计算得这么清楚吧?”苏明也跳了下来,从地上捡起一把冲锋枪,拆来弹鼓看了看:“你看,他们的子弹也是点45手枪弹,一颗换四十五颗,这次算是赚的。”

        两人闲扯了几句,好像刚刚不是杀了十多个人,而是在超市减价时抢购便宜货一样。

        继续往警局里走,突然发现大门处有一个没死的,尽管苏明每一枪都正中心脏位置,可眼前这个可能是心脏长右边的。

        以前的苏明听说过,每一千个人里就有一个心脏在右边,这次还真让他碰见了。

        “谁派你们来的?”

        苏明踢开她的枪,蹲在她的身边,用低沉的声音提问,面具上猩红的独眼就像是午夜的鬼火。

        尽管这个黑帮份子没有当场毙命,但那一枪也打穿了她的左肺,此时她正在痛苦地抽搐。

        不过当她听到苏明的问话,居然笑了出来,一边吐血一边狠狠地说:

        “老板...不会放过你的,丧钟。”

        面具下的苏明挑了挑眉,这家伙的脑子看来已经不清楚了,如今在场的所有人都死了,谁知道自己来过?这分明是完美的暗杀。

        “看来你还是个有信仰的,那么你老板应该告诉过你一句话......”苏明闪电般地拔出背后的武士刀,反手插进了地上女人的右胸口,把她牢牢钉在地上:“不要!招惹!丧钟!”

        说完,他拔出刀,心脏中的鲜血就像是喷泉一样从伤口喷出,穿过锁甲孔隙洒了他一身。

        温热的血液驱散了一些雨水带来的寒冷,但那只是短短一瞬间,就消失不见。他有一种冲动,想要更多的血来沐浴取暖,可是很快他摇摇头,理智告诉他那是不对的。

        辛迪坏笑着走过来,她误解了苏明摇头的原因,开口说道:

        “看吧,我告诉过你,用刀更好。”

        这回两人所想的又不是一回事了,苏明想得是自己嗜血的问题,而辛迪则是在说冷兵器创口更大、致死率更可靠的问题。

        “行,那进去以后你来处理,等你干完活,我再评价一下你处理问题的方式?”

        苏明没好气地伸出刀,看雨水冲掉了上面的血迹,还刀入鞘。

        辛迪举起了双手做投降状:“算了,我对小喽啰没什么兴趣,把她们的老板留给我就好。”

        看来刚才地上这个家伙死前所说的话,让辛迪非常不爽,还从来没有人敢这样威胁世界最致命的杀手。

        没有再和她多说,苏明率先进入了警察局,到了这里已经不用认识路了,只要跟着枪声走就对。

        警察局的大厅里面一片狼藉,大多都是警员的尸体,而黑衣人只有少少几个,说明这应该是一场突袭。

        然而意外的是,枪声传来的地方并不是局长办公室所在的三楼,而是地下室。

        “地下有什么?”苏明问辛迪。

        “没记错的话,应该是验尸房,配电房还有通信室之类。”辛迪抬头看着通往楼上的台阶,那里根本就没有黑衣人的尸体,说明她们就没有前往楼上的意思,反而目标很明确地就是地下。

        “奇怪......”

        苏明虽然嘴上说着奇怪,但脚下一点都不慢,依旧跨过地上的尸体和家具残骸,前往发出响动的地方。

        大厅中死去的不光是警察和黑衣人,还有些尸体明显是其它的罪犯或者无家可归者。

        不管她们活着的时候是什么身份,死了之后都像是麻袋一样堆在一起。

        雨水穿过破损的大门倒灌进来,卷着血液流得到处都是,使得原本漂亮的木地板变得污秽不堪,如果从高处看下来,就像是狰狞的鬼怪绘卷。

        两人估计是都没有什么艺术细胞,不过他们轻易找到了地下室的入口,在向下的楼梯口,还能闻到浓重的硝烟味,就像是站在火山口的旁边。

        下了楼梯,前面是一扇已经被破坏的磁卡门,后面是一条幽深的长走廊,苏明和辛迪在门外探头看了一眼,记住了双方分布的位置和距离。

        在被日光灯照得惨白的走廊里,黑衣人和警察正在互相射击,双方都躲在走廊旁的各种办公室里,像是打地鼠一样进进出出,但不时就会有人中弹倒下。

        因为装备的问题,现在警察们处于明显的下风。

        “走廊尽头那边是通信室,警察正在死守那里,可能戈登在里面向外界求援。”

        辛迪紧了紧自己的头盔,活动一下手腕,提出一种猜想。

        而苏明对此则不认同,他不觉得戈登会是那种让手下在外面顶住,自己缩在房子里打电话的人,但地球负11还是辛迪了解得比较深,所以说不好:

        “我觉得不是戈登,但应该也很重要,先把这些人都搞定,弄开门看看就知道了。”

        “那黑西装全杀了,警察留活的?”辛迪摸摸腰间的小盒子,掏出一根雪茄来,在手里晃晃:“赌一根雪茄,里面是戈登。”

        “嗯,警察我来就行。”面具下的苏明也笑了,同样掏出自己的雪茄,两人把赌注一起放在门框上,一会赢了的人拿走:“赌了,我押里面不是他。”

        两人低声地交流一番后,辛迪率先冲了出去,尽管都是丧钟,但是就如她所说那样,她更加钟情于冷兵器的战斗。

        武士刀在她手中挥得密不透风,等到黑衣人反应过来,她已经像狼入羊群一样,在各个房间里掀起一片腥风血雨。

        别说,这些黑衣人中还真有不一般的家伙,其中一个女人在辛迪用刀砍向她的时候,居然用自己的枪顶住了攻击,并且还打算招呼身边的人来围攻辛迪。

        但这也只是一合之敌罢了,这样的小头目在哥谭各种帮派里面成千上万,而丧钟被称为世界最伟大的雇佣兵,自然和她们不是一个级别。

        辛迪一刀砍过去发出招架的当啷一声,可仿佛还不等这脆响结束,她就抽出背后的霰弹枪来了一枪。

        金属声和枪声几乎重合在了一起,就见到那个小头目带着一脸不可思议地飞了出去,胸前一个大洞,甚至能看到她身后的墙壁在霰弹下碎石乱飞。

        辛迪的杀戮依旧在继续,她像是勤劳的小蜜蜂一样,在血花中不断飞舞,但那黑黄相间的盔甲,只会让黑衣人们无比恐惧。

        而苏明的目标则是那些警察们,他使用电击长棍,警察可没有蝙蝠侠那样绝缘的手套和鞋子,而格斗技术更是差远了。

        所以他就像是老轮船的锅炉工一样,长棍就是那铁锨,往前一送,随着电光一闪,就有一个警察倒下;然后棍子一收,就把警察铲进房子里免得被流弹打死。

        就这样,两人分工明确,实力强大,大概是两分钟多一点,大概四十多个黑衣人,还有十多几个警察全部都被搞定。

        他们几乎是同时完成了任务,辛迪有些得意:

        “看来还是我更强一些,你看我这边数量是你的两倍还多。”

        苏明没说话,只是耸耸肩,谁叫他这边的工作太费心了,他总是要注意留几分力气,这些警察都是普通人,不要用棍子把她们捅死了,电击的时间也不能太长,往房间里丢也得用柔劲。

        也许有人会说,又不是长枪怎么可能捅死人?然而力量到了他这个层次,谁说没枪头就捅不死人?

        同时,他还要压抑自己随着肾上腺素分泌,那疯狂冒出来的嗜血欲望,就像是理智和本能在脑中拔河。

        辛迪见到他仿佛认输一样的表现,更加得意了,如果她有尾巴,此时肯定翘到天上去了,她四周转悠了一圈,最后来到通信室的门前:

        “好了,拆礼物的时间到了,让我看看大礼包里面是什么。”

        说着,她就开始从自己大腿上的包里往外掏塑胶炸药,嘴里还哼着不知名的小曲,像是很期待的样子。

        通信室的大门非常坚固,厚实的钢铁简直像是坦克前装甲一样。

        “少用点,别把里面的人吓死了。”

        苏明提醒道,看这个情况,里面躲着的人应该根本不是战斗人员,而C4炸药在走廊这种狭窄环境中爆炸,会产生巨大的噪音和定向冲击波。

        吓死倒是不至于,只是个夸张的说法,但是震破耳膜或者致人昏迷都是有可能的。

        辛迪没有回答,只是比出一个‘OK’的手势,取了小小的一块,贴在门锁位置,插上定时雷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