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松小说 - 其他小说 - 美漫丧钟在线阅读 - 第26章 老友的相见(求收藏)

第26章 老友的相见(求收藏)

        “幸亏我们没有坐电车。”辛迪对身边的苏明这样说,她抚摸着自己因为雨水打湿而粘在额前的金发,把视线放在仪表盘上:“以这个速度,我们大概还有半个小时,就能到达目的地了。”

        苏明看着窗外的雨,不远处的高架桥上,有一辆电车因为城市供电的问题而停在半空中,他不知道那里面有没有人,会不会正有人等着她们回家。

        如果事情按照最糟糕的情况发展,这些人回不到家了。

        苏明以前想过这样的问题,别人都是有家的,而他只是有一间出租屋,他好像永远是孤零零的。

        “如果有机会,在这边的事情结束之后,我就要离开了,想办法前往地球0,你有什么打算?”

        他扭头问了辛迪一个跳跃性极强的问题,同时注意不让多事的记者听到,也不再看那列停电的电车。

        辛迪想了想,还是摇头:“这里才是我的世界,你说的地球0,是你的家么?”

        “不,那里不是,我的家还要更远一些......那里只是我比较熟悉的一个地方。”他摸索着,烟盒里面雪茄已经不多了。

        “你的家在哪?”

        辛迪也是这样,接着她停下了车,因为看到路边有间小小的超市。

        两人下了车,她非常熟练地用长棍敲掉门锁,两人进去一边搜刮,一边继续之前的话题。

        “呵呵,不知道,也许有个编号,也许没有。”

        她把几瓶花花绿绿的酒精饮料塞进自己的背包,又把目光投向了膨化食品,一边翻检着包装袋,一边装作不经意地说道。

        “那不如你留在这里,我们可以做长时间的搭档。”

        “你们的世界在血域中编号是地球负11,代表着黑暗多元宇宙第11个世界,巴巴托斯在这里是无法被击败的,他是黑暗多元宇宙的神。如果想要彻底阻止这场危机,我不光要在这里瞒住他们,还必须前往地球0,这是我自救的唯一办法。”

        苏明还是说出了这个问题,这些情绪和思维在他脑中徘徊太久了,他需要别人稍微分担一些,不需要什么实质性的帮助,只要能听听他知道的事情。

        辛迪的手在空中停了一下,紧接着她若无其事地把画有番茄的膨化食品抱在怀里。

        “是么?看来有很多事情你需要和我解释一下了......”

        .........................................................

        戈登局长从一片黑暗中恢复了意识,他摸了摸自己的后脑,回忆起了之前的事情。

        他被一群人扯上了车,不过在那之前,他趁着跪倒在泥水中的时候,在自己的眼镜上刻下了一辆黑色面包车的车牌。

        他把它卡在了路边路沿石的缝隙里,如果有人能发现,也许能查到自己的位置。

        但这个希望非常渺茫,毕竟蝙蝠已经离开了城市,还有谁能做到这一点呢?

        虽然他对于警局的一些年轻人很看好,但那也只是看好,他知道即使警察们发现了眼镜,也不一定能追查到这里。

        毕竟他现在也不知道自己在哪里,黑衣人们在上了车之后就打晕了他。

        现在他所处的环境是一间漆黑的房间,但并不是想象中的牢房,相反,他身下的床铺非常柔软,只是用手摸一摸,也能感觉到丝绸的滑腻手感。

        这并不会让他感觉放松,作为一个老警察,他能感觉到周围的环境非常潮湿,有种阴森森的感觉,这里应该是在地下。

        看了一眼自己的手表,自己只昏迷了一个小时多一点,这些时间不够那些面包车离开哥谭,所以他现在依旧是在城中。

        他缓缓地爬起来,身上的一切都完好,除了枪不见了,就连手铐还在自己的腰间。

        好像真的是被请来做客一样,尽管这邀请的手段强硬了一些。

        他在黑暗中摸索了一下,按亮了床头的台灯,柔和的灯光照亮了这不大的房间。

        在床头柜上,有一杯水,还有一瓶止痛药,阿司匹林,药瓶上贴着处方便签和医嘱,患者那一栏上还写着他的名字。

        这是她们从他家里拿来的!她们入侵了他的家!

        “对了,芭芭拉!”戈登想起了黑衣女人和自己说过的话,她们还有另一队人去警察局了!

        他站起身来,没有去拿药,而是立刻快步走向了房门。

        按住把手,只是一拧,门就开了。

        当然,丝毫不意外的,门外依旧是有几个黑衣女人在守卫。

        “我的女儿在哪里?让我见她!”

        戈登犹如发狂一般,抓住了门边的一个女人,但很快就被更多只手拉开。

        “戈登局长,我们的老板正在等着你呢。”

        这时之前那个打过他一拳的女人从走廊拐角处走了出来,她迈着几乎每一步都幅度相同的步子,缓缓走到戈登面前,皮笑肉不笑地对他说道。

        戈登才发现自己现在是在一条冰冷的走廊里,头顶是惨白的灯光,四周的墙壁都是瓷砖,就像是在什么医院一样。

        “我女儿呢?”

        那个女人像是头疼一样揉了揉自己的太阳穴,叹了口气:“等你见到我们老板,就会知道了。”

        戈登挣脱了抓着自己的人,整理了一下自己的风衣,拍打着上面不存在的尘土,好像自己的衣服被这些人弄脏了一样:“那还等什么?带路吧。”

        那女人也不以为意,扭头就向着来时的路走去。

        戈登小心地四周打量,可是并没有获得什么信息,除了让他更加坚信自己是在地下的某处之外,这里什么也看不出来。

        走廊非常长,雪白一片让人仿佛看不到尽头,两侧都是一间间的小房间,但是关着门,不知道里面是什么。

        沿着走廊拐了几次弯,在戈登都觉得迷失了方向之后,她们终于来到了一扇更大一号的门前。

        这扇门是实木制成,装饰着漂亮的金边和珐琅,上面雕刻着命运三女神的浮雕,表情神态栩栩如生,惟妙惟肖。

        女子敲了敲门,紧接着退开对戈登挑挑眉毛,做了个请的手势。

        戈登毫无畏惧地走了进去。

        在这个房间里,他感觉就像是到了薇恩豪宅的书房,周围高大的书架上摆满了各种书籍,不远处有一面壁炉正在熊熊燃烧着。

        墙壁上是家族画像,地面上是柔软的羊毛地毯,壁炉前是讲究的手工沙发,房间摆设的雕塑也是大师作品,甚至在茶几上放着的茶壶里,都传来最好的红茶香气。

        一切都让他开始怀疑自己之前的判断,这里分明是某个大家族的豪宅,而不是什么地下迷宫。

        直到他看到了在壁炉不远处,一张巨大的书桌,那后面坐着一个他意想不到的人。

        哪怕是自己独处,那个人依旧坐姿笔挺,头发一丝不苟地向脑后梳去,他穿着考究的手工西装,胸前的口袋插着一朵玫瑰花,他正轻轻抚摸着自己怀里的白猫,面带笑意地看着戈登。

        他老了,比上一次戈登见到他时,要老得太多了,原本乌黑的头发,现在两鬓已经全部雪白,他的脸和手背,都布满了皱纹。

        但是唯一不变的,是他的眼睛,依旧是那么平静,那么充满威严,就像是十年之前。

        “戈登,我的老朋友,欢迎来到我的家族。”

        “法尔科内.......”

        戈登一时间,只能惊讶地看着人影说出这个名字,而这名字和他的纠葛太深,他一时难以言语。

        在他工作生涯的前十年,法尔科内就是他头上的大山,哥谭的一切都和他有关,酒吧、饭馆、加油站、电影院,就算是路边推车的热狗摊,一层层追溯上去的老大也是他。

        他经营了哥谭的黑暗秩序,每个人都生活在黑帮家族的盘剥之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