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松小说 - 其他小说 - 美漫丧钟在线阅读 - 第51章 咬住了尾巴

第51章 咬住了尾巴

        数个黑黄相间的小球被丢出了房门,向着人群中飞去,它们看起来只有高尔夫球的大小,上面还有一个散发着绿色荧光的按钮,此时正一闪闪地散发着微光。

        “砰!砰!砰!”

        一连串的爆裂声传来,走廊里的火力顿时稀疏了,取而代之的,枪声变成了惨叫,那些穿着黑色西装的人中,有不少都捂着自己的双眼开始打滚。

        强效的闪光弹,能产生致盲的效果之外,也会因为视神经的突然受损而影响到大脑,使人失去平衡和方向感,无法行动。震撼弹也能达到类似的效果,只不过它是通过听觉上的突然巨响和高频音波震动,在这种狭窄的地下环境中,是不分敌我的。

        选择适合的武器,也和选择战术一样重要。

        在发现她们失去了战斗力后,苏明和辛迪可不会手下留情,对于丧钟来说,挡路的自然要除掉。他立刻就拔出双刀,急速地冲向了人群之中,辛迪也做着和他一样的事情。

        惨白的走廊里,四道刀光熠熠生辉,光彩夺目。

        每一道的光芒闪过,就有一个或者多个脑袋飞上天空,各式各样的残肢断臂漫天飞舞,鲜血沾满了每一寸的墙壁和地面。

        两人的战斗风格选择稍微有些不同,因为辛迪的身型娇小一些,所以她喜欢在人群中钻来钻去,通过穿插和切割阵型来寻找弱点和机会。

        而苏明比较倾向于碾压式的战斗,以改造人过人的力量作为依仗,挡路的东西全部用双刀劈开。

        其实他们都可以用对方的风格战斗,所有的技巧对于两人来说是都会使用的,但还是有不同世界不同习惯的问题,更何况苏明是个穿越者。

        这种直接了当的推进手段,让他心中热血涌动,杀戮的欲望也像是得到了满足。

        他觉得温暖多了,脑海中好像有大量陌生的记忆加入进来,他恍惚间回忆起了自己曾经无数次这样砍杀敌人,甚至那些人脸上的表情都记得清清楚楚。

        那是属于斯莱德的记忆,和苏明的记忆完全不同,充满了暴力和血腥。

        等到他再次感觉到寒意,走廊中只剩下他和辛迪两个人了,各种残缺不全的尸块遍布四周,断裂的枪支丢了一地,就连那门反坦克炮也被掰断了炮管。

        “很好,我们离法尔科内更近了。”辛迪甩了下刀上的血迹,满意地点点头,她就是喜欢用刀剑,致死率可靠,这些地上的尸体都不用检查了。

        “呼......也许真的需要好好吃点东西,在什么地方睡一觉了。”苏明晃晃脑袋,他让自己再次冷静下来,也许真的是辛迪说的那样,体内的自愈因子在进行工作,他的情绪也受到了影响。

        而且随着斯莱德的记忆不断恢复,他对自己的身份也有些拿不准了,自己到底是谁?

        自己有着丧钟的身体和记忆,理所应当是斯莱德威尔逊,那么苏明这个身份的记忆,又是从何而来?

        记忆的混乱和嗜血的欲望交织在一起,让他心情烦躁,好在目前情绪还能控制得住,从漫画中来看,这种渴血的疯狂并不会持续太久,大概明天早上就会恢复。

        前提是获取了足够的食物和休息,而辛迪之前搞出来的乱炖,他只是稍微吃了几口,火鸡倒是大家都吃了,原本味道不错,可就是有些电冰箱的那种气味。

        但现在看来好像不单单是自愈因子的问题了,记忆方面也确实有些混乱。

        辛迪拍拍他的肩膀,招手示意后面房间里躲着的三人跟上来,这就有些为难芭芭拉了,走廊里全是尸体,轮椅行动非常不方便,她在想如果需要经常出入这种场所,也许她应该把轮胎换成履带。

        “你的自愈细胞又捣乱了?”辛迪问他。

        “还好,都在掌控之中。”苏明收起自己的刀,拍了拍自己的脑袋,从地上的尸体堆中翻找手枪可以用的子弹。

        “前提是你不能受伤,一旦再次受伤,自愈细胞加快工作,你很可能会失控。”辛迪很清楚自己的身体是怎么回事,如果苏和她一样,那么他就面临着这样的问题:“等搞定了法尔科内,我们可以先去医院‘借用’一下仪器,在哥谭有几个很不错的医生,可以给她们看看你的脑CT。”

        说话间,她也做着和苏明相似的动作,之前打丧尸的时候,她的备弹同样见底。

        “不必,还不是时候。”

        苏明拒绝她的提议,就算解决了罗马人事情也只进展了一半,远不到有时间去检查身体的地步。再说,哥谭那些和辛迪有来往的医生,还能是谁?

        他可不想让雨果教授或者猪脸博士给自己治疗,因为他不想看到身上少了或者多出什么器官。

        “随便你,但是最好不要在战斗中给我添麻烦。”辛迪耸耸肩,既然苏明这么坚持,那就没必要再劝了。

        “别开玩笑了,这些黑帮可算不上我们的麻烦。”

        他直起腰来,和辛迪一起继续前进,走廊里的血水都漫过了脚背,身后的三人除了维可一脸兴奋,芭芭拉和皮特都脸色苍白地不断干呕。

        之前在上几层杀的是怪物还好一点,现在看到这么多同类的尸体,人类的本能使他们感到恐惧。

        这走廊东拐西拐的,也不知道通向什么方向,不过他能感觉到,黑衣人们的抵抗越来越激烈了,说明他们正在靠近目标。

        随着不断前进和杀戮,他记起来的事情越来越多,他记起了不知是哪个世界的数十个银行账户以及密码,记起了遍布全世界的隐秘安全屋和军火储存点,记起了自己最近的刺杀任务,这让他头疼欲裂,但头盔下他的脸上一点也没有表现出来,只是默默地跟着辛迪。

        在路上,他们还发现了一间亮着灯的小房间,里面的丝绸床单还显示有人睡过的痕迹。

        床头上放着个药瓶,写着詹姆斯戈登的名字。

        “嗯.....法尔科内还带来了你爸爸的止疼药。”苏明抄起药瓶,丢给了芭芭拉:“不得不说,他还是挺贴心的,戈登现在应该是安全的。”

        芭芭拉接过了药品,仔细看了看,她确实记得这瓶药就在她家里的药箱中,上面医生的处方,字体都是她熟悉的。

        “这些家伙怎么偷偷进入我家的?我爸爸安装了许多的安保设备。”芭芭拉有些心烦,这些坏人总是阴魂不散。

        “戈登可以千日抓贼,但不能千日防贼,当有人一心想要进你的家,那么什么安保设备都不管用,你觉得你家和蝙蝠洞相比如何?”苏明摘掉手套伸手摸了摸床单,已经没有温度了,说明戈登离开了至少有半个小时。

        布莉丝的安保措施不能说不给力,但不也让辛迪闯进家里了么?

        辛迪也看看药瓶,还拿出两片来尝了尝,确定是阿司匹林无误,她接着说:“想绕过安保设备非常容易,比如说胁迫安保设备的生产商,因为这些东西往往都有个解除的密码或者频率。”

        “或者雇佣一个我们这样的专业人士,一切的安保在我们眼前都形同虚设。”苏明接过药瓶,往嘴里倒了几粒,也不知道是不是心理作用,刹那间头疼大大缓解,他高兴地舒了口气。

        扭头离开这个小房间,他一边说着话,顺手把床上的枕头也带上了。

        既然有人给戈登准备了止痛药,说明戈登并不是毫发无伤的,头疼的时候有个枕头会好点,丝绸的面料也可以撕开作为绷带或者固定骨头的绑带。

        就算戈登用不上,也可以给罗马人用。

        杀人和人文关怀并不冲突,也许杀了法尔科内之后,让他枕上这个枕头,冰冷的尸体也会露出笑容呢。

        现在虽然头疼好多了,但是繁杂的记忆让他烦躁得只想杀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