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松小说 - 其他小说 - 美漫丧钟在线阅读 - 第105章 抛弃废物

第105章 抛弃废物

        “嘎嘎嘎......哎呀哎呀,这不是破晓诡灯么?”一个穿着全身紧身皮衣,脸上露出大大笑容的人一眼就看到了地上的半截身体,他松开了手中的铁链,几个穿着残破的罗宾制服,脸上画得像鬼一样的小孩就冲了过去。

        他就是狂笑之蝠,而那几个都是他曾经的罗宾,巴巴托斯改造了他们,成为了充满嗜血欲望的罗宾猎犬。

        狂笑蝙蝠还是对他们很有感情的,他决定给他们戴上名牌和狗链,好好饲养他们,每逢有敌人或者尸体,他就放开狗链让他们饱餐一顿。

        “哈哈哈!!!嗯,你们看,他们吃得多香啊!”狂笑之人转过身摊开双手,像身后的人说话,如同感觉到幸福一样紧紧地抱住自己的胳膊,疯狂地扭动着身体,但是他突然停了下来,伸出一只手捏住了自己的下巴,歪了歪脑袋。

        “我好像忘了些什么.....是什么呢?噗,嘻嘻嘻!!!”他轻轻拍了一下自己戴着尖刺铁箍的脑袋,他想起来了:“快回来,还不能吃,你们还没有洗手呢!”

        “呜呜呜......”罗宾们听话地回到了他的身边,只不过个个脸上都沾满了血迹,嘴里还在咀嚼什么东西,发出犬类一样的呜咽声。

        狂笑之蝠摸摸他们的脑袋,抓起地上的铁链,向着那边已经露出白骨的残躯走去。

        “噢,不,诡灯,你怎么样了?回答我啊!”

        他抱起那下半身,搂在自己的胸前,血肉顺着他的黑皮衣一块块掉下来,猎犬们偷偷抓起就塞进自己的嘴里。

        像是小姑娘举着自己布娃娃那样举着残骸的两条腿,和自己的胸口拉开了距离,他对着巨大伤口的位置说话:“不,诡灯,你不能死啊!是谁杀了你?告诉我啊,电影里的人在死前不是都会说出凶手的吗?!”

        然而他好像用力过猛了,本来那胯骨位置就被斯莱德插了一剑,刚才被罗宾们撕咬,现在又被狂笑拿在手里晃来晃去。

        这半截残躯终于散架了。

        血肉和骨骼分离,噗噜噜地掉在地上,埋住了他的鞋子。

        狂笑之蝠好像明白了什么,他微微颤抖了起来:“是么?原来是这个地球杀了你啊,嘻嘻嘻嘻嘻嘻......嘿嘿嘿......哈哈哈!!!”

        从通道中走出的其它几人相互之间看了看,一个完全是蝙蝠机器人外观的人小声和身边的巨大怪物说话:“诡灯明明还活着,虽然重伤,但在他眼里就变成死人了?”

        巨大怪物挠了挠胳膊,他足有五米高,站在废墟中就像是一堵墙一样,上面落下一些灰色的孢子:“废物死不死都一样。”

        此时另一个穿着铁锁编织的蝙蝠盔甲,面色铁青的人也拄着三叉戟走出了虫洞,他的脸被浸泡得浮肿,身上挂着水草和牡蛎,就像是沉船中的死尸一样:“破晓诡灯已经没用了,他心中充满了恐惧,对于一个灯侠来说是彻底完蛋了。”

        “看来红死魔和铁腕也都死了,我很好奇,什么人在一瞬间杀死他们。”机器人杀戮机器饶有兴致地开始了计算,但限于情报不足,他没有答案。

        苏明一直都有巴里带着转移,关键的信息一点都没有泄露,哪怕是杀戮机器也无法计算出究竟是谁干的。

        “我更好奇的是狂笑的计划,他好像对减员并不在乎。”新的溺亡者猛地把三叉戟插在马路中,自己靠在上面。

        “他的思路没有逻辑可言,无法推算。”杀戮机器回答了他,他们都是来自不同世界的布鲁斯,某些程度上是共通的,但唯独狂笑之蝠不一样,他更像是曾经的对手,小丑。

        三人一时间沉默了下来,看着狂笑之人像神经病一样抱着两条血乎乎的大腿骨又笑又叫,梦魇蝙蝠们再次取得了共识。

        “哦,对了,我还有正事呢,回头再来看你。”狂笑之蝠丢下两根腿骨,把沾满血液的双手让罗宾们舔干净,在全身口袋里掏了半天,终于找到一朵蔫不拉叽,十分残破的小纸花。

        他随手把花丢在血肉堆上,假惺惺地做出擦眼泪的动作,动作十分夸张,就如同舞台剧上的表演。

        “你知道我们是爱你的,再见了。”说完他扯扯罗宾们的狗链,四周打量一番,但明显周围景色不能让他满意,他率先返回了虫洞:“走了,那些家伙跑得真快。”

        “如果小虫子再来,我会好好招待他们的。”蹂躏者跟上了他,也进入了传送通道。

        狂笑之蝠像是没听见一样,快步返回虫洞之中,那边是一片电闪雷鸣的末日景象。

        这里是哥谭,巴巴托斯的强大力量以这里为基点影响整个宇宙,在这种力量影响和猫头鹰法庭长期的准备下,哥谭市中心的位置崛起了一道山脉,把整个哥谭市分成了两半。

        所有人都突然知道了它的名字,挑战者山,就如同突然从噩梦中灌入他们的脑海。

        山顶宽阔又平坦,足有十几个足球场那么大,他们抢来的宇宙调音叉就安放在这里,汇聚着整个宇宙的黑暗力量,作为一个锚点,而巴巴托斯巨大的身体像是条蛇一样缠绕在调音叉上。

        黑暗中,只有偶尔划破天际的紫色闪电会照亮他的身影。

        穿过传送门,就能看到只剩半个身体的破晓诡灯躺在一旁喘息着,巴巴托斯的黑暗能量让他活了下来,但现在看他发白的脸色就知道受伤颇重,而且惊魂未定。

        “我的腿呢?狂笑者,主人能把我治好的。”

        他伸出颤抖的手,向狂笑之蝠索要自己的下肢,眼中充满着迫切。

        “嗯?”狂笑之蝠歪歪头,笑得更开心了:“嘻嘻,一枚戒指暗了呢。”

        “只是因为我受伤了,没有力气,等主人把我拼好,我还能战斗。”破晓诡灯心中一凝,他知道自己被划为了无用者。

        “奇怪,幻觉么?”狂笑之蝠伸手托住自己的下巴,左顾右盼,好像是在寻找什么:“我刚刚埋葬了破晓诡灯,怎么又听到他的声音了呢?啊?我病了!哈哈哈!”

        “不!看看我!你打算干什么?我是为了我们大家而战斗的!”破晓诡灯立刻向着他爬了过来,试图用手抓住狂笑的衣服。

        但狂笑之蝠连着后退了好几步,像是跳舞一样在原地旋转着,紧接着真的跳起了踢踏舞。

        “嘛,大概是最近休息不好吧,真是的,到了这里之后我的失眠加重了呢,哈哈。”他松开手中的铁链,伸出舌头舔舔自己的牙齿:“我去找主人给我看看病,你们这些小狗狗......随便吃吧!哈哈哈哈哈哈哈!!!”

        几个疯罗宾立刻也发出尖锐的笑声,手脚并用地向着破晓诡灯冲去,他们用牙齿开始撕咬他的身体,还有一个把脑袋从腹部的截面直接钻了进去,开始吞食内脏。

        他们是黑暗的造物,此时不光是在吃肉,也是在吸取破晓诡灯身体中的黑暗能量,这种味道对他们充满了诱惑。

        “不!!!戒指!戒......咕呃.....”

        只是短短几秒钟,破晓诡灯就被掏出了所有器官,两只疯罗宾还因为抢夺心脏的归属而打了起来,引得狂笑之蝠开怀大笑,他笑得如此厉害,甚至直不起腰来。

        他一边狂笑,一边歪七扭八地走过去,摸摸两个罗宾的脑袋,掏出一把蝙蝠镖,十分公允地把心脏分成两半喂给他们。

        “不急,不急,乖.....呵呵,心脏有的是,有的是......”

        就在这时,诡灯戒指脱离了破晓诡灯被啃断的手指,向天空中飞去。

        “灯侠已死亡,寻找继任者。”

        狂笑之人只是扭头看看杀戮机器,笑容依旧:“还等什么?小鸟飞走了!”

        黑暗骑士中狂笑之人最受巴巴托斯喜爱,因为他最黑暗又最疯狂,所以平时的一切行动都是由他做主。

        杀戮机器立刻举起胳膊,原本的机械手臂瞬间开始变形,一阵咔咔声后,形成了一个巨大的炮管。

        一道黑色的能量划破天空,准确命中了灰绿色的戒指。

        “错.....误......戒指.....破损......”

        看着戒指变成碎片,掉落山下,狂笑之蝠高兴地一路小跑回到两人身边,搂住杀戮机器和溺亡者的肩膀,由他起头,带着他们一起大笑起来。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