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松小说 - 其他小说 - 美漫丧钟在线阅读 - 第159章 股灾爆发

第159章 股灾爆发

        时间就在苏明有条不紊地布局下飞快地过去了,在没有大幅度改变历史的情况下,股灾还是按照原本的时间发生了。

        1929年10月29日早上开盘,纽约股指就从363点的历史高点直接跳水,无数人当场破产。

        苏明作为先知者,早在那之前就全部把股票套现,他现在的资产已经达到近两亿美元,这些年的股市真的会让人疯狂。

        这些年牛市的时候,人们都说假如你有五美元,那么就投入股市,下午再卖掉股票,你就可以买一辆通用生产的L型轿车。

        美国股票没有涨跌停的限制,如果你的券商允许加杠杆,那么一天之内五美元变成一千美元都是轻轻松松。

        人们都不工作了,很多人每天就去证券交易所等待,看着自己的五美元变成一千,又从一千变成一万,从一万变成百万。

        报纸上也在不断鼓吹牛市,号称每天纽约新增上千名百万富翁。

        这可是1929年的百万,放在未来可是非常庞大的数字。

        但最后梦还是碎了,虚假的泡沫终究是假的。

        苏明之前只是往里陆续投入了大概三四十万,通过几年来一系列的操作稳定获利变成三四千万,最高点上又通过数十家纽约券商分散下注反手做空,加上杠杆瞬间就收获了这么多钱。

        股市挣钱和赔钱的速度都快得吓人,很多人不知道它作为国家金融工具有着什么样的威力......

        黑色星期二当天的6个小时,美国股市就蒸发了5000亿美元,苏明只是在烫手之前从上面拔下来一根毛而已。

        这一切都是合法的,这钱也是干干净净,可以用来投资。

        这钱来得太容易,他都有种感觉,干脆不做雇佣兵,做金融大鳄得了,美国的股灾一波接一波,要是每次都参与,他很快就能当全球首富了。

        将来还有广场协议,肢解毛熊,都是大捞特捞的机会。

        但是再有钱有什么用?只会让他感觉到空虚罢了。

        到了漫威世界,现在没有超级英雄还可以划划水,预谋一下未来,但是随着时间过去,各种角色出现的只会越来越多。

        苏明不可能只做一个旁观者,必然会参与到各种事件里面去,这样才能获得他想要的东西以增强能力。

        但那意味着穿越者参与了故事,必然带来蝴蝶效应,到时候说不好灭霸直接脑子一抽,不按电影里那么玩了,而是像漫画那样直接毁灭宇宙,怎么办?

        就算苏明也许能靠着X金属能活下来,可是宇宙都没了,钱还有什么用?

        那才是真的‘人没了,钱没花了’。

        也许到那时只能抱着曼哈顿博士给的那几块石头,想办法去别的宇宙自谋生路了。

        自己不是超级英雄,没好处的事情不愿意去做,那么一个佣兵的身份,能让他借口受到雇佣,从而出现在他想出现的战场上。

        现在这个时间上,月球上的异人族肯定是有的,瓦坎达的历代黑豹也存在,满大人应该还在当军阀,而且也许还有些苏明也不知道的人在某处活动。

        所以自己的计划必须进行下去,不能把希望放在别人拯救世界上。

        在DC的时候他就发现了,如果不是他自己参与进事件中,闹不好早就凉透了,原本的剧情随着时间改变程度越来越大,最后甚至都冒出了翻墙的狂笑之蝠。

        现在趁着自己还有首发和先知的优势,早做准备才是正经。

        苏明端着酒杯坐在自己的和平饭店里,黑色星期二也带来了大萧条,不过酒水作为一种麻醉品,生意在最近反而更好了。

        人们已经没有钱去享受别的休闲生活了,只有靠酒精麻痹来回味过去的好日子,那些他们被股市泡沫包围,一切都繁花似锦的好日子。

        “砰!”

        门外传来一声闷响,苏明叹了口气。

        这已经数不清是今天第几次了,他放下酒杯,走到吧台旁边敲敲桌子,吩咐自己的酒保。

        “给警局再打个电话,让他们赶紧派人过来扫街。”

        和平饭店是间地下室,所处的大楼并不是特别繁华的地方,只是个普通巷子里的居民楼罢了。

        一般在这里跳楼的,都应该是楼里的住户。

        像是那些以前比较有品位的,都喜欢去华尔街跳,死前看看证券交易所的位置,然后纵身一跃,在大街上画一朵小红花。

        “我的钱!都没了.......啊~~~~砰!”

        “呜呜呜......股票都是废纸......哈哈哈哈,砰!”

        “呵呵,见鬼的美国!法Q!砰!”

        不过现在那边已经戒严,周围的大楼都封锁了,苏明没有去凑那热闹,只是听说这周那边什么摩根大厦,洛克菲勒大楼上面想要跳楼都得排队,几天之内跳楼了上千人。

        越是高楼越是受欢迎,可现在苏明这栋六层小楼都难以避免了,华尔街封锁了,人们只能在自己家楼上跳了。

        “老板,警局说他们没有警力了,让我们自己处理尸体。”

        酒保穿着红色的马甲,系着领结,面露无奈地对苏明回复,他们都是没有损失的人,苏明硬性要求自己的员工在黑色星期二之前都必须售出股票。

        当时有人不理解,但是在苏明和琴酒的高压下也只能照做了。

        没想到这救了他们的命,也让苏明的能力再次被神话了。

        尽管都没有损失,而且大家多多少少都在股市里赚了一笔,但光是周围的居民最近就至少有数十人死在酒吧门前,其中还有些老主顾。

        胡佛总统组织了救市,但苏明知道他不会成功,明年还有一次更严重的股灾在等着他呢。

        “好吧,打电话让琴酒过来见我,带几个力气大的人过来。”

        苏明扶着脑袋坐到了钢琴旁边,现在虽然是白天,但是酒吧生意和以前的夜晚已经差不多了,到处都是醉醺醺的人。

        琴师白天是休息的,只有苏明自己偶尔玩玩,来自于现实世界的未来音乐能帮他平复心情,那些歌曲仿佛能唤醒他灵魂中普通人的一面,帮他减轻嗜血欲望的影响。

        发现这点之后,他这几年在酒吧没学到什么别的,怎么演奏各种乐器倒是学了个遍。

        他的记性很好,曾经听过的歌多试试就能重新演奏出来,比如《某情买卖》啦,《最炫那啥风》啦。

        没办法,以前听得太多了,一开始回忆最先冒出来的就是它们。

        他和这个年代的所有黑帮老大一样,穿着最好的手工黑西装,叼着雪茄,头发梳成时代流行的样式。

        只不过他胸前别着的不是手绢或者玫瑰,而是一个黄色笑脸徽章,这让他的风格有些诡异。

        他把手放在钢琴上弹奏,清清嗓子,低声地唱了起来。

        他弹的不是这个时代的曲子,而是1970年之后最受欢迎的酒吧钢琴曲《piano  man》。

        “现在是周六早晨九点钟,老顾客们成群涌入,有个老人坐在我的身边,正在与杯中的金汤力缠绵。他说:‘孩子,能为我弹一段旋律吗?我记不清它怎么哼唱,但它甜蜜中带着忧伤......”

        清澈的琴声回荡在地下酒吧里,苏明的声音显得低沉又清亮,这是一首完全和这个时代不同的歌,充满着未来的气息和对生活的豁达。

        这不是传统意义上的励志歌曲,更像是一个酒吧钢琴师对日常生活的回忆,但就是这些看似寻常的生活,这时才能更加体现出生命的可贵。

        喝酒的客人们仿佛从音乐中看到了过去,想起自己年轻时的样子,他们确实损失了不少,但完全没有为此死掉的必要。

        不管是什么人,也许是偷渡客,或者是他们的先祖,在到达美国的同时一样是一无所有的。

        既然他们能活下去,那么自己也能。

        虽然欠着银行的钱还不上,但不少银行自己都倒闭了,这债一时半会他们还顾不上呢。

        客人们的脸上渐渐露出了笑容。

        这已经不是苏明第一次这么做了,他虽然不是好人,没有帮所有人免于损失,因为他做不到,这国家性的金融灾难不是个人能扭转的。

        他们的钱也不是苏明赚走的,而是随着市场泡沫的破灭而凭空蒸发的。

        但现在苏明至少能劝他们别死,他知道只要再坚持几年就好了。

        等到1933年罗斯福上台,新政能让所有人活下来,这段时间内,如果他们愿意为苏明工作,那么苏明完全能养活纽约市他所有的客人。

        “为我们唱一首吧,你是钢琴手,为我们唱一首,就在今晚,我们都在期待你的旋律,这份感情我们都共通......”

        苏明轻轻按下最后几个按键,站起来走向自己的房间。

        他向着鼓掌的人们点头微笑,除了自己的员工外,没有人知道他就是酒厂的老板,在他们看来,他只是一个酒吧的超级常客,经常和他们一起闲聊,一起玩闹,是个很好的人。

        不过这样的感觉也不错,黑锅都让琴酒去背就行,小弟不就是用来背锅的吗?

        他搓了个响指,示意酒保全场的酒水他请一轮,在大家的感谢声中,暗示赶来的琴酒跟自己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