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松小说 - 其他小说 - 美漫丧钟在线阅读 - 第164章 父子

第164章 父子

        “老板,你让留心的人出现了两个。”

        带着码头上的寒气,琴酒钻进了车里,而苏明则端着酒杯闭目养神。

        “我猜猜,是罗杰斯和巴恩斯?”

        “不愧是老板,就是您说的那样。”

        “很好,记下家庭地址,过些天我们一起去一趟。”苏明喝完了杯中的酒水,扭头看看窗外:“非洲那边有消息了吗?”

        “还没有,老板,你说的那个叫做瓦坎达的国家,仿佛就不存在一样,没有人听说过,更别说是知道在哪里了......”

        琴酒为自己办事不利感到愧疚,但下面的人确实也已经尽力了。

        “没关系,慢慢来吧,只要存在的东西,耐心去找总会找到的。”

        .......................

        年幼的史蒂夫被饿醒了,在梦中他正在吃一个蛋糕,有着漂亮的奶油和水果点缀,但是不知道为什么,他越吃反而越饿。

        肚子里空荡荡让他感觉到了疼痛,火烧火燎的胃酸翻滚让他终于从梦中醒来。

        没有蛋糕,更没有任何食物,他只是咬着自己的枕头,上面全是牙印和口水。

        和他的父亲一样,他今天也只是吃了一片面包,家里的食物只剩下一点点面粉和土豆,必须得省着吃。

        现在是半夜,窗户的玻璃上布满了冰霜,外面很冷,就算他的小屋里也一点都不暖和。

        他家里并不宽裕,母亲曾经是个护士,现在也是失业状态,只能偶尔帮人缝缝洗洗,赚些零钱,还特别繁忙。

        现在的世道,就算是小孩子也知道很难赚钱了。

        他和他的小伙伴巴基,都没有再上学了,他们白天的时候会去街上卖报纸,如果运气好,也只能赚到十几美分,更多的时候他们恨不得把报纸吃掉充饥。

        他们见过吃报纸的人,在几条街外有一个老乞丐,他和巴基看到他吃下了一团报纸,第二天就被警察盖着白布拖走了。

        不知道死因是饥饿还是因为吃了报纸,但是他和巴基都吓得够呛,只能期望这些纸能换来正常的食物。

        巴基的家里情况稍微好一些,他的父亲比自己父亲心思更灵活些,偶尔还能找些临时工作,所以日子稍微好一些,但也只是好点有限罢了。

        为了不让自己感觉饥饿,史蒂夫用被子裹紧了自己的肚皮,同时开始胡思乱想,想着也许父亲或自己能找到一份好工作。

        但是大脑像不受控制一样,他总是会想到梦里的蛋糕,哪怕是能吃到上面点缀的一颗樱桃也好啊。

        这时他听到了大门响动,是父亲回来了,他们住的公寓楼非常简单,隔音更是不存在的东西。

        半夜开门,左邻右舍全能听见。

        他听到汤姆叔叔在和父亲说话,声音很小,但是两人语速都很快,显得很是高兴的样子。

        “明天见,汤姆。”

        “哈,明天见。”

        他的父亲关上门,抱着怀里的东西转过身来,但在昏暗的月色中,就看到史蒂夫裹着被子走出了自己的房间。

        “为什么还没有睡觉?”

        他开始往外掏出怀里的东西,那是一个个牛皮纸包着的方块,足有几十个,正是集团发下来的食物,汉堡和三明治都有。

        汤姆的脑子很快,在听到管事的人说随便拿的时候,他就让两人就解开了大衣里面的衬衣扣子,像是一个大口袋一样地不断往里装东西。

        虽然这些食物都凉冰冰的,塞到怀里让人全身都打颤,但是他们心里是热的,这就是希望。

        唯一奇怪的就是,他们虽然都是码头上工作过的人,但并不是船工,为什么他们会被分到造船厂的办公室去工作?

        但这点疑问在食物面前已经烟消云散了,饥饿的他们在看着好几辆大型卡车运来的食物小山后,已经顾不上思考别的事情了。

        他们满脑子只能思考如何多带一些回家。

        “我.....我只是听到声音醒来了。”

        史蒂夫看着那些纸包,有些疑惑,为什么父亲半夜回来带着这么多的东西。

        “哦,是饿了吧,正好,我带食物回来了。”乔瑟夫笑了笑,拿起几个纸包递给他:“给炉子加点煤,把这些东西放上去烤热了再吃,不然会腹泻的。”

        史蒂夫接过了纸包,这几个巨大的纸包都差不多和他脑袋一样大,他小时候生过重病,虽然现在好了,但也比同龄人要瘦弱不少。

        他隔着纸袋闻到了食物的味道,也许是牛肉,还有起司酱和番茄的味道。

        “爸爸......这是从哪里来的?你是不是做了什么......不好的事情?”

        这些食物太好了,尤其是在今年的冬天,他很清楚,虽然是个小孩子,但上个月那些跳楼的人们可不会避开他。

        “为什么这么想?”乔瑟夫把食物都从怀里掏出来,把大衣挂在门后的挂钩上,他蹲下身子,用冰冷的手摸着史蒂夫的脑袋:“我告诉过你,什么时候都要做一个正直的人,越是困难的时候就越要坚持。”

        “那这些吃的?”

        “呵呵,是新老板送给我们员工的礼物,不光是我,你的汤姆叔叔,还有很多你认识的叔叔也带了吃的回家,所以你面前的这些不用给巴基留着,放心地吃吧。”

        “你找到工作了?太棒了!”

        史蒂夫安下心来,飞快地把自己的被子丢到沙发上,只穿着睡衣开始把火炉重新捅旺,给里面添煤,不光要加热这些食物,还要烧壶热水。

        “是的,找到工作了。”乔瑟夫凑到火炉旁,把手掌伸开在炉边取暖,因为抱着怀里的东西从码头步行回家,走了近十公里,他的手冻得惨白,但是脸上的笑容却依旧不变:“一份好工作,在造船工厂。”

        “那我们以后都有东西吃了,对吗?”史蒂夫用期盼的眼神看着他父亲。

        乔瑟夫打开一个纸包,露出里面的汉堡来,厚厚的面包,夹着一片大大的汉堡肉排,他把这些汉堡放在一个托盘里,靠在炉边烘烤,火光照亮了两个人相似的脸庞。

        “以后都有东西吃,过些天发了薪水,你和巴基都可以再去上学了。”

        “我也能工作的,母亲身体不好。”史蒂夫摇了摇头,他不想上学了,很多像他这么大的孩子都不上学了。

        他已经长大了,可以赚钱养家了。

        “不,我的新工作薪酬很高,能买很多吃的。”他的父亲把他的脑袋扭向自己,很认真地说:“我和汤姆讨论过了,他因为那天巴基捡了死人身上的怀表很不高兴,所以过些天我们就送你们回学校。这些天你们都不许出去乱跑,在家里好好温习功课。”

        “那个人从楼上跳下来,差点砸到我们,我们吓坏了,那怀表就滚到我们面前,我们当时没有想别的,巴基只是下意识捡起来,我们没有碰尸体......”

        乔瑟夫揉了揉眉心,不管是不是翻找尸体,那都不是孩子们该见到的场面。

        别说他们的儿子,就是他和汤姆走在街上,突然一具尸体落在眼前,红的白的到处都是,他们两个大人都要吐出来。

        可是两个孩子当时居然没事,还能撒腿就跑,是不是因为残酷的现实对他们造成了阴影?这真的不是利于孩子们成长的时代。

        “听我说,史蒂夫,你要成为一个有能力的人,对国家和社会有用的人,比我们穷苦的人家还有很多,你得去学校学到能让大家都幸福生活的知识,这才是你这个年纪该做的事情。”

        “好的,爸爸。”史蒂夫点点头,他虽然听不懂太多的东西,但他明白了还是应该读书的。

        “很好,你看着这些吃的,我去叫你妈妈。”

        乔瑟夫扶着膝盖站起来,向后面的卧室走去,而史蒂夫的目光则从泛着油光的汉堡上,落在了它们的包装纸上。

        在火炉晃动的红色火苗映衬下,牛皮纸呈现出橘黄色,而在其正中间有一个黑色的巨大W字母。

        他把纸捡起来,放在手里抹平,在火光中看到那符号下还有一行小字。

        “威尔逊企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