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松小说 - 其他小说 - 美漫丧钟在线阅读 - 第173章 征兵

第173章 征兵

        美国的参战引发了社会各界的热情,人们踊跃参军。

        有些人是因为想要为珍珠港的亲人报仇,有的则是因为军饷是一份确实的保障。

        当然,其中也有为了纯粹的信念而战的人,比如史蒂夫的父亲,他为了帮助地球另一边的人们对抗***的残酷压迫,从苏明的船厂辞去了悠闲的工作,参加了军队,被派往欧洲战场。

        巴基的父亲当然要一起,他们一起加入了陆军107师,目前驻防在英国,据说天天饱受德军的轰炸。

        苏明的工厂里很多工人都离开了,选择前往战场,后方的工人大多都变成了女性,而成年男人留在本土是件显得古怪的事情。

        战争就是有着这样古怪的魅力,人们怀着不同的理想,前往同一个战场。

        明明是血淋淋的前景,但很多人义无反顾,横跨大洋,冒着狂风巨浪和被潜艇围攻的危险,前往陌生的土地。

        大概只是过去了三个月,巴基和史蒂夫就收到了父亲们的讣告,巴基的母亲悲伤过度而死,史蒂夫的妈妈也因为被病人传染了结核去世。

        他们都成了孤儿,感受到了战争带来的切实伤痛。

        .........................

        “U艇击沉了弗吉尼亚号。”

        “Nazi夺回日托米尔。”

        “美军损失32000人。”

        .......报纸上都没有什么好消息,史蒂夫根本不想看这样的消息,但是他需要报纸遮住自己的身型。

        他现在位于新泽西一座叫做帕拉莫斯的小城,这是他第四次参加征兵了。

        美国参战以来,在所有城市乃至于乡村都设立了征兵点,第二次世界大战打得就是人口和产能。

        按理来说,美国需要士兵。

        墙上招贴画里带着红白帽子,穿着蓝色燕尾服的‘山姆叔叔’用手指着每一个路过的人,告诉他们‘I  want  you!’。

        但史蒂夫在前三次征兵过程中都落选了,因为他的身体实在太差了。

        有时候他也觉得自己像是被诅咒了一样,身上的病多到医生写病历都嫌手酸,虽都不是什么大病,但就是让他无比虚弱。

        征兵点是一座医院,他正和一群光膀子的壮汉们一起坐在大厅里等待叫号,和他比较起来,正常人更高更壮,他站着也只能到别人的胸口。

        他太瘦弱了,大腿都没有别人的手腕粗。

        和以往一样,种种的体检已经进行完了,他现在只是等待着结果。

        “奥康内尔。”

        “亨利。”

        “卡明斯基。”

        柜台处的医生一个个叫着受验者的姓名,用合格的图章在征兵档案上盖戳,通过的人就能领到一张通知单,前往新兵营去训练了。

        现在是战争之中,这个训练往往只有四周或者更短,至于学到的东西能不能让他们在战场上保住性命,那就见仁见智了。

        “罗杰斯?”秃头的医生低头整理着文件,大声叫着他的名字:“史蒂夫?”

        坐在史蒂夫身边的壮汉还算友好,但也有些促狭地用胳膊肘顶顶他,见到史蒂夫没有回应,他挑眉示意史蒂夫看他手里报纸上的文章。

        “那里可真是死了不少人,这让你上战场的决心动摇了?”

        史蒂夫吸了口气,放下报纸走向柜台,被一群肌肉男包围在昏暗的房间里,他觉得自己要窒息了。

        “不,我不会动摇。”

        虽然嘴上这么说着,他还是有些担心地站在柜台前,看着医生来回打量自己的体检报告,心里七上八下。

        严格来说他只有第一次参加体检是合法的,而之后他都谎报了身份多次参与,这如果被发现,他就要坐牢了。

        “罗杰斯......”

        医生翻了翻报告,挑起了一边的眉毛,抬头看着眼前大概只有一米五的男人,他的语气有些奇怪。

        这个身高比一些女人还要矮,更别说光是用眼睛看就知道他太瘦弱了,扛枪估计都够呛。

        掀起前面的姓名表,医生又低下了头,毕竟目测不严谨,也许这个小个子是马戏团来的,是那种瘦弱的大力士呢?

        但是第二页家庭情况就写着父母双亡,这让他怀疑这个小个子有家族遗传病史。

        “你的父亲是怎么死的?”

        史蒂夫也能猜到医生这么问的理由,因为他不是第一个这么问的医生了。

        “芥子气中毒。”但不管回忆起多少次,答案依旧让他难受。他吞下一口口水,艰难地回答:“他当时在陆军107师服役......我真希望当时自己也被征召。”

        医生低下头,没有任何表态。

        “你母亲呢?”

        “她去世前是一名结核病区的护士,被病人传染了,没有药能救她。”

        史蒂夫悲伤地回答,他感觉到战争给人们带来了太多的不幸,所以他想要加入其中,希望它能在自己手中终结。

        医生没有抬起头来,开战以来,他已经听说太多悲惨的故事了。

        父亲去参军死在前线,儿子为了报仇也参军,然后也阵亡,接下来是另一个儿子,或者是儿子的儿子。

        战争吞噬人命是没有道理的,在战场上你唯有祈祷好运。

        他心中叹息一声,继续翻看体检的结果,但是那长长的一串病名立刻吸引了他的注意力。

        哮喘,猩红热,风湿,鼻炎,慢性感冒,高血压,心脏病,焦虑症......

        这样的人应该去疗养院,而不是前线,在战火纷飞的地方,一个伤口感染就会轻松要了他的命。

        “抱歉,孩子。”

        医生抬起头来,给出了正式的答复,他不能让这样的人上战场,这是对生命的不负责任。

        他准备盖章否决。

        “等等,我只是想要一个机会。”史蒂夫有些着急,难道这次又要失败了吗?

        医生理解他想上战场的原因,为父亲报仇的理由无懈可击,但也无奈地告诉他事实:“光看有哮喘这一项,你就无法入伍。”

        史蒂夫往前凑了几步,压低了声音:“那么,也许你能‘帮帮’我?”

        只要医生抬抬手,他就能通过了,美国现在每天征兵数万人,谁又能注意到他这样一个小个子呢?

        他盯着医生的眼睛,也许自己真挚的眼神,能让医生明白自己参军的决心?

        然而医生只看到一个被仇恨冲昏头脑,打算拿自己生命打水漂的疯子,这种身体状况,别说上战场了,坐船去英国可能就要死在半路上。

        “我这就是在帮你”医生摇摇头,举起不合格的‘4F’印章,盖在体检报告上:“帮你保住小命。”

        史蒂夫的心中一片黑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