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松小说 - 其他小说 - 美漫丧钟在线阅读 - 第199章 变化

第199章 变化

        海王纳摩,是这个年轻人的名字。

        他是亚特兰蒂斯人和人类的混血,这让他的皮肤呈现微微发青的颜色,因为亚特兰蒂斯人都是淡蓝色皮肤,像是某种水生动物。

        不过他也遗传了一部分,就是他那精灵一样的尖耳朵。

        他的父亲原本是一艘远洋货轮的船长,无意中解救了被渔网困住的亚特兰蒂斯女王,也就是纳摩的母亲。

        他们相爱了,之后有了纳摩。

        但是亚特兰蒂斯人很快找到了他们的女王,他们认为是人类绑架了她,于是杀死了纳摩的父亲。

        女王没有办法解释,女王的身份让他不能把爱上人类的事实说出口,她只能带着纳摩返回亚特兰蒂斯,让他在那里生活。

        但因为纳摩的独特肤色,让他从小就饱受歧视,他把一切都归罪于他的人类父亲身上,如果不是他,自己也不会有这样的肤色。

        也许是深海的压力比较大,加上亚特兰蒂斯永远不见天日。

        周围的一切让他变得非常偏执,他憎恨一切人类,把自己完全当做亚特兰蒂斯人,在他母亲死后,他不得不用暴力来继承王位,这黑暗的现实让他更加偏执了。

        ............................

        其实这是因为血统的问题,他长期待在水中或者陆地上,都会让他变得疯狂,而他现在还不知道这件事情,他已经在水下住了几十年了。

        如果拿他和隔壁的亚瑟对比一下,虽然都是海王,但能力上有不少差异。

        亚瑟的力量是普通人类的1500倍,超强的防御力刀枪不入,身上有一套精良的盔甲,有几个跟班小弟,他对于人类和海底人的态度不偏不倚。

        有时候人们有困难,亚瑟还会送鱼给他们吃。

        但就像之前苏明对付过的海女王一样,他太容易冲动,没有脑子是他最大的弱点。

        而纳摩的力量上限大约是250吨,多数时候光膀子或者穿一件皮马甲,会使用三叉戟或者长剑,但更多时候是徒手搏斗。

        他没有跟班,也不喜欢陆地人,能够直接通过意念控制海洋生物和大海啸。他疯狂的时候居多,在打倒他之前他毫无理智可言,是个充满力量的疯子,关键他还会飞。

        他脚腕上有一对和鸽子翅膀差不多的小翅膀,就是那东西让他飞起来的,速度大概在每小时65英里左右。

        不算快,但能飞,这对丧钟来说是很不友好的能力。

        如果是漫画中的故事,纳摩会误会杀害他子民的人是美国人,从而来到纽约发动大洪水报复,最后化敌为友一起拯救世界。

        但现在事情说不好了,因为故事时间对不上,很多东西都似是而非,有太多势力参合进来,肯定复杂程度还要更上一筹。

        苏明已经下令企业旗下的所有工厂和办公室做好了防洪准备,一旦海啸发生就要严格按预案执行避难措施。

        但他无法确认海啸会发生的确切时间,甚至还会不会发生。

        ...........................

        一艘德国Z级驱逐舰正行驶在大西洋上,他们在狂风暴雨中靠近了百慕大海域。

        这里是非常有名的神秘海域,而最近的情报也证实亚特兰蒂斯人在附近有出没的迹象。

        船上悬挂着第三帝国的海军旗,深色的浪花高高扬起沾染在红黑白渲染的布料上。

        在高处,瞭望手随时戒备着可能出现的美国军舰,而后甲板上的水兵们正在费力地把改良后的深水炸弹搬上弹射器。

        随着舰船到达既定位置,一枚枚巨大的炸弹被投入水中,高达数十米的白色水柱一个个出现在深蓝的海面上,在水柱之中,还泛着蓝色的电光。

        轰炸持续了近半个小时,他们丢完了所有携带的炸弹,随后船长下令放下拖网,返回刚才驶过的水域。

        “真是恶心,我们这么做对吗?我是说,他们好像是平民。”

        一开始确实是军舰搭配渔船行动,但这里离美国本土很近,渔船一旦被发现就难以逃脱,后来小胡子专门改造了一批驱逐舰,就用来从事这项工作。

        随着渔网渐渐在机械臂的牵引下脱离水面,哗哗的水流争先恐后地返回海面,而操纵机器的士兵也趁机小声和战友抱怨。

        他们参加帝国海军是为了打垮英国佬,为公海舰队报仇,可是元首派他们来做大屠杀。

        渔网越来越高了,他看着网中那些蓝色的尸体,其中比较完整的还可以分辨出性别,那些蓝皮肤的女人和人类的五官没有一点差别,甚至脖子和耳垂上还戴着贝壳做成的小首饰,静静地躺在一同捞起的鱼类中间。

        除了肤色,她们和自己家中的妻子一样,只是平民。

        旁边的军士拍了他一下:“小点声,要是让盖世太保听到,我们就完蛋了。”

        “放心吧,长官,这么大的风浪和雨水,那几个人才不会到甲板上来。”年轻人虽然这么说着,但还是小心地看了一眼底舱的入口:“而且我觉得他们不是盖世太保,而是九头蛇.....”

        军士接手了接下来的工作,把这些尸体扛出来,放进货仓里,像是鱼一样冷冻保鲜:“行了,不管这些尸体是什么,我们的科学家需要它们,而我们是军人,服从命令。”

        船只猛烈地摇晃着,两人尽力稳住脚步,大海像是在发怒,漆黑的天色仿佛要压垮一切。

        “是!不过这深水炸弹的威力真的很大,我昨天半夜还看到它们在弹药库中发出蓝光,这将来会在舰队中普及吗?”

        “也许这些蓝皮人就是蓝光的来源,但我们不需要想那么多,德意志高于一切。”

        “德意志高......等等,上帝啊,那是什么?!”

        在年轻人惊恐的喊声中,他们看到船头位置涌起了一堵高达数十米的巨浪,而在它上面,有一个光着上身的人正踩着浪头,向他们俯冲而来。

        海水和浪花托着他,像是深蓝色的骏马,这充满毁灭气息的一幕,让所有人都不由停止了呼吸。

        虽然间隔甚远,雨水和海浪阻断了视线,但即使如此,也仿佛能看到那个人满脸都是怒火和疯狂,双眼死死盯着这艘船。

        巨大的浪头差点掀翻了驱逐舰,但是德意志军工就是质量的保障,不过随后的巨响使得很多人都跑上了甲板,惊魂未定地看着眼前的景象。

        那声巨响是黑发青年跳上了他们的船。

        他脸上淅淅沥沥地流淌着水流,但分不清是雨水、海水还是泪水,他稳稳地站在甲板前端,他甚至不在乎其它人的反应,而是第一时间冲向冷冻槽,去看里面的蓝皮肤族人。

        死了,都死了,他们几乎全部都死不瞑目,扭曲的肢体在描述他们生前的痛苦。

        “这么多......”他用颤抖的声音呢喃着,剧烈地喘息着,接着他把目光转向了船上的人:“人类!你们都要死!!!”

        “开枪!”见到对方如此非人的表现,也只有年龄较大的舰长较快冷静下来。

        无数子弹打在这个人的果体上,但他毫发无伤,所有弹头都直接掉落在地,他举起了拳头,快步向人们冲来。

        “不管用,船长!”

        “用防空炮!”

        “炮弹被弹开了!”

        水兵们使用着船上的各种武器,甚至是捕鲸叉和火箭筒,然而所有攻击都完全无效。

        这些狂轰滥炸除了让甲板变得焦黑之外,没有别的作用,这个年轻人依旧在冲锋。

        “血债血偿啊!!!”

        纳摩发泄着自己的愤怒,把挡路的人类都撕成几瓣或者丢进海里,他已经调集了很多的鲨鱼在周围,就等着饱餐一顿了。

        这些人类太弱了,怎么敢主动挑衅亚特兰蒂斯的威严?

        纳摩力大无穷,刀枪不入,他对这些人展开了反屠杀。

        他没有飞行,而是选择徒手慢慢折磨这些人,让他们也感受下族人死前被海水挤压的痛苦。

        慢慢的,悲惨的。

        直到一批穿着黑色皮大衣的人挡住了享受中的他,他原本还想要冲上去的,但这些人手中一种奇怪的武器帮他打消了想法。

        “九头蛇,开火。”

        黑皮衣中为首的军官神色平静地下令,他双手背在身后,昂首挺胸地站在甲板上,面无表情地看着不远处的纳摩。

        他的声音在雨水中的并没有传出多远,但是下一秒,周围的一切都被蓝色光线所包围。

        漆黑的天空,焦黑的甲板,水手们惊恐的脸庞,仿佛瞬间全部变蓝。

        一道道光束准确命中纳摩的上半身,把他像拍皮球一样拍飞了出去,在满是雨水的甲板上滑出去一大截。

        “该死的人类!”

        纳摩挣扎着,他的胸前一片焦黑,皮肉像是海沟一样裂开,露出了里面的骨头。

        这种可怕的武器伤害到他了,他第一次感觉到了自己的虚弱和痛苦。这让他更加愤怒,但他几乎动弹不得。

        他心中的怒火,并不能影响到现实世界,而没有准备的话,他无法立刻发动巨浪或者巨型海洋生物。

        为首的军官活动了一下下巴,无所谓地叹了口气,他抬起一只戴着蓝色皮手套的手。

        “抵近齐射,我要活的。”

        黑皮衣们背着像是牛奶罐子一样的设备,一边射击一边逼近纳摩,他尽量闪躲,但很快就被包围。

        密集的射击命中了纳摩的头部,十多次不同方向的重击让他的脑袋几乎从脖子上被扯掉,最后,他五官血肉模糊地昏了过去。

        “送去下面的急冻舱,这个样本很有价值。”金发的军官抹掉脸上的雨水,把蓝色手套的手背在脸颊上蹭了蹭,不过很快他蓝色的眼睛中疯狂的光芒渐渐熄灭,恢复了平静。

        就像四周的大海一样。

        原本他们是被派往纽约秘密抓捕火炬人的小队,计划先搭船到近海,再转乘潜艇登陆美国本土,但现在......好像有这个猎物就能完成任务了。

        火炬手引发了合成人的热潮,德国就想到了用亚特兰蒂斯人,现在自己抓到了一个看起来不错的混血儿,这是成品,任务完成了,也许连科学家实验的过程都省了。

        “舰长,准备返航,我会向元首为你们请功。”金发男子对船长笑了笑,显得充满了贵族气度。

        “谢谢少将赏识。”舰长摸摸花白的胡子,擦掉了脸上的雨水,他的胡子上还挂着水珠。

        他先是礼貌地道谢,之后高声呼喊着让水兵们把纳摩五花大绑,协助黑皮衣们处理,他则返回舰桥去下指令。

        金发男虽然是九头蛇的身份,可军衔比舰长要高,还拥有司令部的秘密手令,他才是行动的最高指挥。

        “无需感谢,我们都是为元首服务。”

        金发男子笑眯眯地转身,手下帮他拉开了舱门,他缓缓走向了下层舱室。

        他站在门内,对着黑暗的未知之处笑了笑,之后他伸出食指和中指放在楼梯扶手上,像是一个蓝色小人在走路一样,让它和自己一起走向下方。

        他像是小孩子一样笑着,手指小人跟不上他的时候,他还会非常耐心地停下来等待。

        行动出现了变化,他需要联系国内,但这事不急不是么?

        元首其实不想让九头蛇知道这件事情,原本这是小眼镜负责的任务,但是在国社党内部,有什么事情能躲过九头蛇的渗透吗?

        只要进行一些利益的交换,比如说X复方的使用名额,九头蛇很容易就进入了合成人计划之中。

        金发男子回到了自己的舱室,脱下黑皮大衣和沾满海水的军帽,整理自己的仪表,之后,他笔直地坐到了电报机前。

        他们有一种无需打字的电报机,只需要说话,就能把声音转化成密文,传回国内。

        他清清自己的嗓子,戴着蓝手套的修长手指按下了密报机的开关,开始讲述电文,当然,作为一个合格的帝国贵族,结尾处的问候也必不可少。

        脸上带着单纯的笑意,他轻轻闭上眼睛,说出了那个荣耀的名号。

        “九头蛇万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