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松小说 - 其他小说 - 美漫丧钟在线阅读 - 第248章 毒气战

第248章 毒气战

        酒厂的打手们这次精英尽出,在琴酒的带领下,飞赴英国,一落地就开始加班加点地给霍勒威帮忙,不光是要干粗活累活,还要做好掩护,不能让英国人发现他们在制造毒气。

        好在这些酒厂的老人都是当年在纽约下水道混过的,到了伦敦下水道一样可以套用经验。

        制造毒气......好像过程和酿酒也有点像啊,而且化学反应速度还更快,就是危险了一些,但这是为了老板。

        一个人影走到了死侍他们身边,他也穿着防化服,先是和三人点头示意,然后探头向大洞底部张望喊话。

        这些日子的摔打让大坑下陷,但是底部也基本被夯实了,硬度堪比钢铁,而且不会漏水。

        “老板?你还好吗?”

        “是琴酒吗?我还不错,最近企业生意怎么样?”尽管防毒面具让人声音改变,可语调还是让苏明分辨出了自己的手下。

        琴酒趴了下来,面向大坑底部:“国内的酒水销量没有大变化,但其它商品最近出口受到很大影响,德国人搞出了很多不一般的东西,海运现在几乎完全断绝,等你出去看看就知道了。”

        惊恶博士拼命挣扎着,可是共生体力量太大,他被死死钉在地上,只能无奈地听着丧钟谈生意,他感觉这回自己可能真要输了。

        他是生物学家,但化学也很有造诣,霍勒威制造的毒气,他怎么可能没听说过。

        那两种毒素的混合物,在常温下是不溶于水的液态,但稍微加热就会汽化,然后让中毒的人,生不如死,他们会呼吸困难,口吐白沫,大脑麻痹,下意识地撕烂自己的胸口,把自己的肺掏出来。

        关键中毒还会不断地呕吐,这样肺和胃就常常分不清了,在一战时期使用毒气的战场上,甚至这些尸体都没办法收殓,太血腥了。

        尽管对方还没有投毒,但光是想到会受到什么折磨,惊恶就已经有些忐忑了。

        但他心中还是有些侥幸心理,万一自己能扛住呢?或者对方没有毒剂只是在诈我呢?

        所以他一边挣扎,一边胡思乱想。

        琴酒和苏明聊了没几句,手下的准备就已经全部完成了,还是用以前酿酒的那种百升大桶,几十桶都搬了进来,足够给大坑铺一层了。

        如果毒液汽化的话,为了不影响头顶上的伦敦,这也是最大的量,再多的话霍勒威和摩纳克都不会同意的。

        “这次花了多少钱?”

        “很多,老板。”琴酒从地上爬起来,拍打着身上:“我以前从来不知道大型化学仪器设备能这么贵,空运费用也贵得离谱,而且我还动用了一些人情,走了关系,这比金钱损失更大。”

        “没事,钱我会想办法赚回来的,现在开始吧。”

        “是的,老板。”

        琴酒转过身,对着全副武装的大汉们摆摆手,除了死侍这个不怕死的之外,就连法师和医生都后退一大截。

        打手们推着大桶在地面上滚动着,发出骨碌碌的声音,这动静就像是压在惊恶先生的心头。

        然后他们把大桶推到坑边,掏出撬棍来砸掉封顶,十多道绿色的毒液就像是瀑布一样灌进了坑洞之中。

        一股辛辣的气味钻进了两人的鼻腔,但是有毒成份呗苏明的头盔过滤,他只是闻到淡淡的化学品气味,就像是粉笔的味道。

        而惊恶先生就不同了,他顿时感觉自己全身都燃烧起来了,这些液体挥发出来的气味,让人无比痛苦。

        他的眼珠从眼眶中爆出,炸成了血沫,而自愈因子又让其重新生长,再次爆炸。

        还有气管和肺,他现在就想把他们逃出来,但双手被丧钟紧紧制住,他只能尖叫着感受它们在体内枯萎。

        还有后背的皮肤也浸泡在毒液中,此时就像是被火烫过一样不断冒泡。

        他的嗓子也在被腐蚀,然后又自愈,这让他的惨叫断断续续,在苏明听起来就像是在唱‘忐忑’一样。

        苏明同样浸泡在毒液中,但有共生体的存在,这对他毫无威胁。

        这些毒液对人类各器官都有严重危害,不过共生体并没有那些器官,它不用呼吸也没有皮肤,这对它来说只是一种比较奇特的水而已。

        “停!......啊!!!!我认输!呜呜.....认输!”惊恶先生一边不断腐烂,一边不断再生,他脸上惨白的皮肤一会消失露出肌肉和筋膜,一会又自愈形成面孔,他想要举起双手投降都做不到,只能绝望地请求丧钟:“放我走!啊!!!我不会报复你们的!也不会再帮助德国了!这地狱!啊!!看在上帝的份上!”

        面具下的苏明挑起一边的眉毛,成了,万万没想到还是死侍的办法有效,果然还是自己的底线不够低吗?

        “放你走是不可能的,得把你关起来我才能安心。”

        毒液已经渐渐开始蔓延向上,马上就要漫过惊恶先生的嘴里,如果这东西流进胃里,一定会很爽吧?

        “可以!我投降!啊!!!!”

        被毒液折磨和腐蚀的感觉,和被刀砍或者暴打不一样,这是每一个细胞都破灭并且无处可逃的痛苦。

        又冷又热,又痒又疼,无法忍耐的折磨,却又被死死压着无法挣扎。

        惊恶先生最终还是崩溃了,在坚持了七天之后,他还是败在了丧钟和小表弟的手里。

        不过他也想通了,投降后就会轻松,至少离开了地狱般的毒液池,也远离了那个红黑小丑的贱嘴,终于解脱了。

        “很好,摩纳克,准备魔法契约,封闭他的力量。”

        苏明用共生体把两人带出了毒池,把惊恶按在坑边。

        摩纳克走过来开始使用魔法,十多种禁制魔**流使出,就是死兔子都丢了一地,而过程中惊恶先生只是带着解脱的笑容,一点也不挣扎反抗了。

        “终于......嘿嘿......嘿嘿......”

        死侍凑了过来,他捏着自己的下巴:“咦?他好像流口水了,表哥你是不是把他玩坏了?”

        “应该不会吧?”苏明松开了惊恶,看他傻乎乎的在地上像虫子般蠕动,好像真的有点.....

        “咳,我们先把惊恶送到安全的地方关起来吧,我去和伦敦的卡玛泰姬大师谈谈,先暂时把他关在伦敦圣殿。”

        摩纳克直起身来,擦着脸上的眼泪,他的兔子们死得好惨。

        他想借用一下伦敦圣殿的地牢这只是小事,反正平时就是管试验品的,所以伦敦的大法师很痛快地接纳了惊恶博士。

        惊恶先生坐在充当监牢的魔法阵里,看着几个恶魔渐渐远去,他终于松了一口气。

        “不枉我装疯卖傻,总算让他们对我失去了兴趣,纳摩这项目以后不能碰了,现在想想怎么逃出去......”

        就在这时,一个胡子全白,看起来非常慈祥的老人走进了监牢,听说这就是伦敦圣殿的大法师,而他此时正透过半月形的眼镜打量着惊恶先生。

        “原来是装疯,你真是个小机灵鬼,呵呵,我来给你看点好玩的东西。”

        黑暗的牢房中绽放出了紫色的奇特光影,惊恶先生又一次发出了惨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