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松小说 - 其他小说 - 美漫丧钟在线阅读 - 第266章 糊弄

第266章 糊弄

        苏明没有再去了解尼克的想法了,现在距离他当上神盾局长的日子还早着呢。他现在还不是特工之王,而且黑人想要获得正视,至少需要几十年后了。

        而且要等他彻底秃掉以后才行。

        苏明溜溜达达地穿过了咆哮突击队几人,这些人都对他非常警惕,虽然没有见过,但是听说过丧钟在美国队长实验的时候插了一手,抢走药剂,掳走博士。

        究竟是敌是友,难以分辨。

        苏明倒是留心了一下这些人,结果发现没有认识的人,巴基不在,达姆弹杜根也不在,德尼尔不在,琼斯也不在。

        这些人都很有特点,见到一定能认出来,好吧,这除了美国队长和尼克,就是一支炮灰小队。

        在漆黑的下水道中,这些人身上破破烂烂,倒有些像是无家可归的流浪汉。

        至于法国游击队的人,则是借着手电的光,用好奇和畏惧的目光看着他,他们可能是想要感谢他,但是腿软得无法行动。

        下水道都被尸体堵塞了,而这只是盔甲人不到两分钟做到的事情。

        苏明无视了他们的反应,径直来到史蒂夫身边蹲下,他揉了揉史蒂夫的头发,美队现在还是昏迷的状态。

        佩吉卡特在一旁戒备地看着他,就是护食的小猫一样。

        “居然能在下水道里看到我们的英伦玫瑰,真是意外。”苏明目光在她按着枪的手上扫过,看着她的脸调侃道。

        佩吉卡特心里只有史蒂夫的安危,她一点也不想和丧钟打交道。

        “你这话应该去和洛琳军士说,上次她见了你之后就念念不忘。”

        是的,从那次之后,‘小玫瑰’洛琳就经常向佩吉请教问题,很多时候都是在拐弯抹角地咨询怎么杀掉一个超级士兵。

        一开始佩吉还以为是史蒂夫和洛琳搞在一起了,让她非常伤心,没想到史蒂夫是这样的人,然而到最后才明白洛琳想要杀的是丧钟。

        佩吉只能告诉她,这个愿望基本是不能实现了,美国队长都被丧钟一招甩飞,她们普通人还能做什么呢?

        于是两个女特工经常凑在一起聊天,丧钟给小玫瑰留下了深刻的心理阴影,让她感觉自己的魅力像是完全没用一样。

        洛琳已经退出了外勤特工序列,老老实实地在基地当秘书。

        不过关于超级士兵的话题,让她和佩吉的关系变得亲近了许多,两人把宿舍搬到了一起,就像亲姐妹一样。

        苏明都有些忘记当时随手调戏小玫瑰的事情了,他就是皮那么一下,事后都忘掉了,不过现在听起来有妹子对自己念念不忘,看来不是好事啊。

        佩吉这么说,肯定是洛琳还想要打探自己的真实身份,然后通过种种手段来把我绑上战车吧?这背后肯定有着SSR的阴谋,你以为我会中这种等级的美人计吗?

        你们太小看DC来的战术大师了,我见过的黑暗是你们难以想象的......美人计什么时候到货?

        “哦?那真是不胜荣幸,等手上这份工作忙完,我会去你们总部看她的。”

        苏明掀开史蒂夫的制服,看了看他肚皮上的伤口,内脏都损坏了不少,史蒂夫至少要昏迷一天,三天无法自由行动了。

        不管战略科学军团在策划什么,他们的任务基本上都失败了。

        佩吉张了张嘴,不知道该说什么,还来?上次闹那么一回已经够了,要不是刚才你救了大家的性命,现在那肯定是铁定的敌人待遇啊。

        确定史蒂夫生命无虞,苏明也大概扫了一下其它人的伤势,他们基本上全都需要卫生救护。

        “你中弹了?”苏明挑挑下巴,示意佩吉胳膊上的枪伤。

        “你想做什么?”佩吉微微侧身,用大义凌然的表情看着他,上次他调戏了小玫瑰,还说要找卡特特工,难道是.......

        苏明一看她的表情就知道她想歪了,怎么说史蒂夫也是他的大侄子,苏明怎么会欺负侄子的心中女神呢?

        “没有别的意思,只是恰好碰上,打算帮帮你们。”苏明站起身来,用熟练的法语和周围的游击队员打招呼,丧钟收起了武器之后,他们好像放松了不少,都围过来了。“棒猪,棒猪(Bonjour)”

        虽然声音经过面具的变声器后变得非常恐怖,但毕竟这是友好的表示。

        法国人们才不在乎丧钟和SSR的恩怨呢,对他们来说丧钟就是救命恩人。

        “赞美圣母玛利亚,感谢你的帮助。”

        一个法国人凑近了,大胆地拍着苏明的肩膀,他看起来神情有些憔悴,但声音还算是洪亮。

        他有着乱糟糟的胡子,戴着一顶蓝色的鸭舌帽,穿着工人间最常见的背带裤。

        “不用感谢我,巴黎这么美丽的城市不该落在德国人手里,巴黎市民不会答应,我也不会答应,全世界的反抗者们团结起来!”

        苏明的瞎话是张口就来,他需要巴黎游击队的情报,现在不是正好送上门来了。

        “是的,你说得太对了,巴黎市民不会屈服,我们终将赶走侵略者。”

        领头的胡子工人立刻来劲了,他神情坚毅地对苏明保证,还握紧了拳头在胸口前的空中锤下。

        巴黎市民是个可怕的词汇,动不动就要闹革命,搞事情,光是国王和王后都被他们弄死一摞。

        而他们本身为此而自豪。

        “我们会成功的,自由意志万岁!”苏明喊起了口号,瞬间游击队员们都涌了上来,热情地和他握手,称呼他为好朋友。

        这些游击队很好糊弄,别问,问就自由意志。

        佩吉有些麻木地看着在人群人不断握手的丧钟,他就像是总统候选人在自己的传统票仓举行招待会一样,每个人都带着笑容欢迎他。

        咆哮突击队也一时间有些手足无措,彼此面面相觑,不是说好游击队是自己人吗?怎么感觉他们像是来接应丧钟的一样。

        而且丧钟那法语是怎么回事?你其实是法国人吧?

        倒是尼克弗瑞最先冷静了下来,他分析出了丧钟其实现在没有敌意,只是说话气人而已,否则别说出手救援,他刚才只要在一旁静静旁观,自己这十多号人就肯定死绝了。

        尼克看着不远处丧钟和游击队员们勾肩搭背,丧钟还领头用恐怖的声音唱起了马赛曲......

        这让尼克心中感到的恐惧更甚,这是什么样的心理分析能力?瞬间就融入了人群,拉拢了游击队,现在游击队员们把丧钟当成了自己人。

        游击队接待自己等人的时候还带有公事公办的情绪,並肩作战更像是被动,而现在丧钟受到了真心的欢迎。

        有力量就能为所欲为的嘛?

        这样的人要是敌人,就太可怕了。

        尼克示意咆哮突击队去收集一些尸体上的武器弹药,自己走到佩吉面前扛起了史蒂夫,但他的大脑没有停止思考。

        丧钟不可能没有理由就出现在巴黎的下水道里,他的目的是什么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