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松小说 - 其他小说 - 美漫丧钟在线阅读 - 第271章 暗杀潜入

第271章 暗杀潜入

        苏明静静地站在一栋小楼的楼顶,黑暗把他和屋檐融为一体,他静静等待着城市中的动静,只要那三个女人动手,他立刻就会突袭眼前不远的一个高射炮阵地。

        他摘掉头盔,脸上覆盖着的共生体液识趣地褪去,露出了他的面孔和皮肤。

        轻风拂过,空气微凉。

        他感受着这夜晚略有些潮湿的面纱,而其带来的气味中没有花香,只有铁与血的气息。

        城市中非常安静,甚至连狗叫声都没有,但时不时会传来零星的几声枪响,却无法确认受害者是谁。

        苏明没有任何表情,战场就是这样,他可以纵容霍勒威的同情心,以此来维持小队团结,在X战警面前保持好人形象,但他自己不需要同情心。

        他是个战士,是个杀手,对于陌生人的同情是太奢侈的东西。

        他可以伪装得像普通人一样,可以是老板,可以是表哥,可以是个好人......

        世界的氛围就是这样,他在模仿着这里的蒙面人们,使得自己不会太显得格格不入,从而被这个世界排斥。

        但实际上,他一直在用这些表象在掩盖着自己的计划,而这些计划,在别人不知不觉的时候,都全部按照丧钟的想法执行了。

        他的头脑一直非常冷静,共生体和弑神者不足以影响他的意志,就算拯救世界也不过是庞大计划的第一步,他要把这个世界,拉回自己熟悉的时间线上去,然后拿走自己想要的东西。

        天空中看不见星星也看不见月亮,有的只有敌人,在这座城市的天空下,他四面皆敌。

        “轰!!!”

        远处传来了爆炸的轰鸣声,打破了夜晚的宁静,几乎是转瞬之间所有飞艇的探照灯都指向了那边,而爆炸带来的烈焰在无数灯柱之中腾空而起。

        “一座油库,开始了么......”

        苏明扣上自己的头盔,共生体开始在脸上蔓延,他感觉到像是一只冰冷的手摸上了自己的脸,但很快就与自己融为一体。

        头盔的红色目镜中流逝过一串串发光的数字,自检完成,战术目镜启动。

        直接从小楼上跳下,魔浮斗篷带着他向敌人扑去,在黑暗的夜色中,他无声无息。

        丧钟,开始行动。

        .............................

        高射炮阵地,其实只是占据了一块原本的小花园,在周围用沙袋和铁丝网围起来,留个进出的通道。

        在通道两边,竖起两个简单的木头单人房,那就是哨兵所在的地方。

        但一般没有人愿意平时蜷缩在那里面,那本来是用来躲雨的,而像今天一样的好天气,就算是训练有素的德军,也不会要求哨兵必须在小岗亭里待命。

        此时就有两个德国人,凑在一起站在路边,正在抽烟聊天。

        其中一个岁数大一些,甚至可能是参加过一战的老兵,他正在给身边的年轻人讲今天白天发生的事情。

        在他绘声绘色的描述中,有一个穿着黑黄盔甲的人形怪物在他们中大杀特杀,就连五米高的钢铁战士都被生吃了下去。

        年轻人被吓得瑟瑟发抖,就算是上战场杀了不少人,可是吃人,太恐怖了。

        只是听说过九头蛇有吃人的习惯,难道敌人也有吗?

        然而实际上,老兵根本就没有往附近凑,真正有经验的老兵,不会往爆炸地点附近去的。

        他只是在事发的时候,爬上了这里附近比较高的建筑物,往喷泉广场那边看了看,然后自己加工了一番过往,吓唬新兵取乐而已。

        新兵完全是被故事给吓住了,如果仔细想一想,就会认识到他们是防空部队啊,根本没机会上一线的。

        “真的那么恐怖吗?”

        新兵哆哆嗦嗦地抽着烟,他本来只是一座小城中的小市民,应征入伍完全就是对元首的崇拜,还有胸中的一口气。

        “嘿,你别不相信,你看看我们有什么样的怪物兵器,那敌人弄出来差不多的,不是很正常吗?”

        老兵慢吞吞地吐着烟圈,和新兵并排站着,两人看着路面,他满是褶皱的脸上露出不忿的表情,仿佛是因为新兵不听话了而生气。

        就像是第一次世界大战时,英国人首先发明了坦克,发现很好用之后,各国很快就都有了。

        “不,没有不信,老汉斯,你再继续说说,那个怪物是什么样的?”

        夜晚站岗是一件很无聊的事情,尤其还是在巴黎城内,如果老兵不和他说话,那今晚也太难熬了。

        老兵挠了挠头,该怎么编呢......当时看得不是太清楚啊。

        “总之那个怪物啊,能从屁股后面长出许多尾巴,那尾巴还会使用各种武器,我亲眼看见那尾巴能驾驶坦克,直接把坦克开进了怪人的嘴里。”

        “真的吗?还有呢?”新兵感觉有些不对了,这太超现实了吧?盟军的战士都是怪物吗?

        “那怪人长得非常丑陋,全身一半黑一半黄,根本就没有人类的外型,他抓住人就是一口,先咬掉头还是先咬掉腿,完全都看你的运气。”老兵口水横飞,他正说得过瘾呢,什么合理性?不存在的。

        “这和运气有什么关系?”新兵又问了个问题。

        “先咬掉头,你就死得痛快一些,先咬掉腿,你就死得痛苦一些。”老兵仰起头来,幽幽地说着,缓缓吐出一口烟,像是经历了无数沧桑一样。

        新兵挠了挠脖子,感觉有些不自在,晚风吹过周围的树木,树叶发出簌簌的声音,像是漆黑的鬼影一样包围着他们。

        他感觉有些凉飕飕的,像是被什么鬼怪盯上了一样。

        “放心,那个怪人虽然强大,但一定不是我们伟大元首的对手,我们一定会获得胜利!”

        老兵拍了拍新兵的肩膀,却发现新兵直挺挺地倒了下去,脸上满是惊恐,双目圆睁,已经断气了。

        就倒在软绵绵的草坪上,甚至都没有发出任何声音。

        老兵蹲下摸着他的脖子,又检查有没有伤口,想要开枪示警。

        然而就在这时,他注意到眼前出现了一双陌生的脚......

        那双脚的主人仿佛就紧紧贴在他们身后,一直在偷听他们说话,可是他什么都没有感觉到。

        没有呼吸,没有声响,没有灵魂,那个人完全和夜色连为一体。

        他缓缓抬起头来,视线从钢铁的战靴往上移,在黑暗中看到了黑黄相间的警戒色,又看到了猩红的独眼。

        紧接着他就感觉视线旋转起来,然后一切环境都离他远去了。

        那就是他看到最后的色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