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松小说 - 其他小说 - 美漫丧钟在线阅读 - 第478章 打扮成花旗参

第478章 打扮成花旗参

        “这一剑是为了地球!”

        湄拉在巴里的帮助下,挥舞着手中的武器,冲向了在战场外围不断吐出紫色海水的洪魔。

        那个巨大的怪物已经顶破了墓穴的顶棚,在下面只能看到它的部分身体。

        而它吐出的水,就像是来自天外的紫色瀑布,伴随着轰鸣声奔流而下,墓中的水位急速升高。

        但当沾有消亡之泪的硬水宝剑划过它的身体,就像是用船桨搅起波澜那样时。

        这个怪物轰然倒塌。

        就像是普通的液体一样,再也无法维持它的形态,洪魔又像壁虎断尾那样,不断割掉自己中毒的部分。

        消亡之泪在它体内传播得太快,这团巨浪在众人面前翻滚,不断撕裂自己。

        这一剑虽然没有要了洪魔的命,但它如今只能痛苦地哀嚎,再也无法吐出更多海水,还不得不缩小了体型,以求更多的躲闪空间。

        “起效果了!”巴里高兴地喊道。

        这种黑色的液体不知道是什么,但只是轻轻一剑,之前连超人都没有解决的问题就顺利搞定了。

        注水停下来了。

        但海底的女王不会善罢甘休,她并没有去追砍缩小的洪魔,而是趁着神速力依旧在体内蔓延的时候,直接一剑戳进了镇海的肚皮。

        镇海的盔甲之前被苏明剁了个粉碎,如今不知道从哪里搞了一身款式差不多的。

        但防御效果几乎没有,水下种族基本不是赤膊就是轻甲,哪怕是外星的海神,身上的防具也更多是装饰性的。

        镇海的脸上露出了痛苦和惊慌,那种湮灭的概念随着水流在他体内乱窜。

        “不!”

        他伸出手抓住宝剑,拔出自己的身体,用尽全力调动着神力,而此时湄拉身上的神速力已经消退,镇海发射的激流准确地命中了她,把她打飞了出去。

        巴里接住了湄拉,没有让她掉在敌人堆里。

        镇海没有继续反击,先不说这一剑他受伤颇重,更重要的是他对消亡之泪充满了恐惧。

        “撤退!我们撤退!”

        镇海打飞湄拉后,只是捂着自己受伤的肚子,踉跄着不断后退:“他们有了能对抗我们的武器,不能正面对抗。”

        当地球人获得了消亡之泪,镇海就没了办法,加上对面还有氪星人和极速者,那种罪恶的液体就是最大的杀器。

        “什么?再有一两分钟,闪电侠就会变成鱼人,我有办法对付氪星人,我们不用撤退!”黑蝠鲼难以置信地看着镇海,看着这个满面风霜的外星海神。

        他无法理解对方为什么会如此胆怯。

        洪魔并没有死,虽然不能用海水直接淹死超人他们,但布置屏障保护镇海和黑蝠鲼还是能做到的。

        而超人现在正在被围攻,他坚持不了多久。

        可惜黑蝠鲼说了不算,控制洪魔的鱼齿项圈依旧在镇海的脖子上,他只是一抬手,那只紫绿色的海怪就直接在嘴里打开了传送门。

        “此事不容讨论,黑蝠鲼,记住你的位置。”

        镇海很讲义气,撤离的时候还抓着黑蝠鲼一起撤,不过顺便教训了他一句。

        他们可是神啊,说什么你蝠鲼听着就行了,提什么意见?

        就算蝠鲼真的当上了新海王,也依旧得听他们三个神的。

        “我的位置就在这里,不!我——”

        黑蝠鲼话还没有说完,却无法反抗镇海的力量,哪怕那个外星海神身受重伤,神力依旧不是凡人可以匹敌的。

        在那紫色混杂着绿色,其中还有星辰般闪耀光点的漩涡中,两人一闪就消失了,而海怪洪魔也如同雾气般消散。

        他们撤退了,留下了一大群地球上鱼人化的英雄们断后。

        在曾经的战友们堆成人山人海,不要命地扑上来时,巴里和超人都根本无法下狠手冲出重围,只能眼睁睁地看着海神和蝠鲼跑掉。

        巴里把湄拉扯了回来,三人缩在硬水屏障之内,想办法向墓穴外突围。

        但太困难了,鱼人扎坦娜现在实力大涨,铺天盖地的各种魔法都丢了过来,全靠湄拉来应对。

        湄拉一手拿着宝剑,另一只手中依旧握着神号,同时还要维持硬水屏障,别提有多辛苦了。

        残留在亚里安骨骼中的一缕缕消亡之泪,如同青烟般缓缓上升,违反物理学原理地灌入那个海螺中。

        海螺很快从蓝色变成了黄色,不断散发出强光,但从中冒出来的,更多则是浓密的黑雾。

        “我能感觉到,一种湮灭的力量在我的双手中流动,非常黑暗,非常危险......但是现在,它有用。”

        她一边在两个男人的保护下前进,一边有些恐慌地对着巴里说话。

        这种液体仿佛能影响人的心智,将一个人变得充满毁灭欲,这种陌生的感觉让湄拉都感觉不适。

        她希望巴里这样的科学家,能给她一些合理的解释。

        然而,这种涉及到规则、神明、魔法之类的东西,根本不是巴里的知识范围。

        再加上之前不断使用神速力,巴里的鱼人化已经蔓延到了半个身体,他的左手都变成了青色的龙虾爪子,脑子里全是海潮的声音。

        所以巴里只能在硬水屏障内小范围奔跑,把围上来的鱼人们推开,却根本没有办法解答湄拉的疑问。

        “有用就好。”

        巴里只能说出这个,然后把围过来的鱼人版火风暴推开,又把另一边的鲨鱼人打退。

        超人几乎被各种魔法压得不能露头,他现在唯一的反击手段就是热视线:“我们的朋友都变成鱼了,巴里,我们得想个办法。”

        “如果我有办法就好了。”闪电侠翻了个白眼,龙虾化的手臂把他的制服都撑坏了:“我全力抵抗转化,但我能感觉到心智正在被敌人侵蚀,他们就快控制住我了。”

        “办法是有,就是找到那些外星海神,然后杀了他们!”

        湄拉咬着牙说道,现在周围的攻击太密集,还有无尽的紫色海水在周围,三人别说是前进了,就是不被击退到主墓室都困难。

        周围的敌人越来越多,情况越来越糟糕,那些鱼人像是打算挤爆硬水屏障一样,紧紧贴在上面。

        突然,一个穿着黄黑制服的身影,踩着周围的鱼人跳上了硬水屏障,但还不等巴里高兴,就看清了是一个鱼头的怪物,并不是他的朋友。

        这是主世界的丧钟,不知道什么时候也变成了鱼人,此时正用他那钷金属的巨剑捅向硬水屏障内部。

        特殊的高抗魔武器非常锋利,直接就扎穿了硬水屏障,超人不得不用出空手接白刃来夹住剑刃。

        但如此一来,对抗其它方向敌人的力量就更少了,三人就像是蓝色气泡中的虫子一样,气泡一爆,就会被水淹没。

        “我第一次希望我的朋友少一点。”巴里看着眼前的丧钟,一阵心惊肉跳。

        庆幸的是,这不是异世界的丧钟,能力还算是有限。

        但悲惨的是,即便如此,有一把好武器的格斗大师,在这种情况下,对他们也有非常大的威胁。

        湄拉已经没法说话了,她全力撑着屏障,但根本不知道能坚持到什么时候。她很累了,体力不支随时都会休克。

        不过就在三人都沉默不语,默默咬牙坚持的时候,巴里看到又一个身影跳上了硬水屏障。

        这个人.....有点陌生啊......

        只见来者穿着红蓝白相间的制服,手中还拿着一面五角星盾牌,就差把美国国旗穿在身上了。

        这位此时也是一个鱼人脑袋,明显是被腐化的英雄。

        不过巴里非常肯定,他绝对没有在主宇宙见过这号人物,把国旗穿身上这么招摇的事情,必然会很有名才对。

        而在巴里手忙脚乱的时候,那个‘穿国旗’的鱼人拍拍正在切割屏障的‘丧钟鱼’,像是好朋友一样拍了拍肩膀。

        好像是说‘你闪开,我来。’这样。

        但当本土丧钟扭过头的瞬间,那个陌生的英雄直接就是一记盾击,丧钟鱼瞬间倒飞而出。

        哪怕是在水下,他也飞出了近百米,撞在墓穴通道的墙壁上,留下一个人形大洞,然后被落下的碎石砖瓦掩埋起来。

        新来的鱼人肩膀抖动了几下,像是在笑一样,紧接着就是朝周围发起了迅猛的攻击。

        没错,巴里只能用迅猛来形容,不说一拳一脚都能把人打飞上百米,就是那硬顶着各种魔法用盾牌拍人的动作都非常彪悍。

        如果说有谁能面对近百名鱼人英雄依旧冲锋,那巴里更想不起来这号人了。

        难道是氪星人?或者是达克赛德准备出道做好事了?

        对方的拳脚功夫看起来非常朴素,整个打法都围绕着盾牌展开,不知为什么光是看到这种战斗方式就好像回到了二战的战场上。

        鱼人化这么明显,看起来却是来帮助三人的,意志这么坚定的吗?

        但随着战斗的不断进行,对方身上的盔甲也难免受损。

        本以为会看到流血或者伤口,还有些担心的巴里,看到了在那盔甲下,是一层毫发无损的黄黑金属。

        巴里:“......”

        果然,又是异世界的丧钟来了,他次次都喜欢搞些莫名奇妙的事情,这鱼人化估计也是伪装的。

        苏明看到巴里生无可恋的眼神,也知道自己穿帮了,只能让绞杀撤去了美国队长式的伪装,以本来面目继续对抗这些英雄们。

        其实他是想以一个光伟正的形象救下他们,看看穿着星条旗会不会有额外的好感度加成。

        但巴里识破了自己,那就没法玩了,这些鱼人化的家伙还真能打中自己,有些本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