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松小说 - 其他小说 - 美漫丧钟在线阅读 - 第484章 创世之光

第484章 创世之光

        如此重复了几次之后,周围再也找不到这种奇特的食物了,拉弗利兹冷静下来之后,才发现自己当前迫切地需要喝些水。

        别说大脑都发木了,他连舌头都感觉不到。

        “嘶.....嘶.....水......”

        他在垃圾山之间窜来窜去,急着赶回地洞里,如果不想喝湖泊里的污水的话,那他就需要找到自己的宝贝。

        比如从地球搞来的各种饮料,还有其他星球的一些饮品。

        有些是捡到的,还有些是抢来的。

        但现在都是他的。

        饮用水和食物都是存放在地洞某处安全的地方,他快步返回,打开一个保险箱。

        也不知道里面是什么水,反正他抄起一瓶绿色的饮料就开始喝,终于感觉到舌头好像又出现在嘴里了。

        但同时袭来的,是火烧火燎的疼痛感,以及喉咙的嘶哑感。

        不行,还得再多喝些水。

        就在他不停喝水,越来越放松的时候,一旁的垃圾堆中突然蹿出一个黑影,他甚至无法闪躲。

        他听到的最后一个声音就是。

        DUANG!!!

        看着倒在地面上的拉弗利兹,半瓶没喝完的外星饮料汩汩地四处流淌,苏明活动了一下肩膀。

        一个典型的调虎离山,外加捕鼠陷阱的改造版,拉弗利兹就上当了。

        当他跟着辣条痕迹在外面乱转的时候,苏明就偷偷潜入了他的地洞里面。

        尽管这里环境真的差了些,气味也很难闻,但为了世界,苏明也忍了。

        他知道,如果不是在对方完全熟悉的地方埋伏,而且是趁着对方意识恍惚的时候偷袭,想要打晕一个灯魔,还不杀生,真的有些困难。

        橙灯和苏明无冤无仇,对于宇宙也没有危害,拉弗利兹也是灯团首领,很有价值。

        能不杀,就尽量留着。

        得益于手指上的一堆戒指,苏明的速度和力量再次上涨了不少,挥舞平底锅的时候更加得劲了。

        但即便用尽全力,拉弗利兹也只是被打进地表,顺带晕了过去而已,不知道多一会就会醒来。

        不过已经够了,苏明弯下腰,把橙色的戒指从拉弗利兹的手指上捋了下来。

        说实话,如果是其它颜色的灯戒,这样直接抢过来戴会出些问题。

        但橙色戒指不会,谁抢到就是谁的,贪婪的欲念完全符合橙灯的要求,而抢夺就是其表现手段之一。

        不过拉弗利兹也不知道多久没有洗过爪子了,这戒指脏兮兮的,还有一股怪味。

        苏明撇撇嘴,还是戴上了,然后走一下程序。

        “来自2814扇区地球的苏明,你的心中欲壑难填,你属于橙灯军团!”

        “我的,都是我的!我的就是我的!不是你的!”

        嗯,这就是橙灯军团的誓词,就是这么简单。

        早在上次面对破晓诡灯的时候,苏明就引来过黄灯戒指,当时他就知道这些戒指能够直指人的灵魂,所以自己真正的名字估计现在已经上了OA之书吧?

        不过无所谓了,七色灯戒全部戴在手上,而这,强大的光谱能量几乎是前所未有的。

        在以前的DC宇宙,这被称为全光谱,也有人说这就是‘生命方程’。

        当七灯融合,可以转化为白灯,这个是有先例的,凯尔雷纳就是这么做的。

        曾经守护者中的一员,卡隆那,也集齐过七灯戒指,但在《绿灯之战》里,他还是被哈尔打爆了,并没有唤来白灯之力。

        据说依靠七灯变身白灯,需要戒指持有者‘深刻领悟’七种情绪的真谛。

        这种说法连个量化标准都没有,谁知道‘深刻领悟’要多深刻?

        反正苏明现在彩虹蜡笔已经凑齐了,他也没有变成白灯,鬼知道差了些什么?或者说他对于七种情感中有几种是理解错误的。

        不过没关系,这也在预料之中,用盘外招获得戒指总是会出些问题,苏明事先就没有指望七灯变白灯,他要的是七灯和白灯共存......

        凯尔那家伙,七枚戒指换了一枚,怎么看都是亏了,既然有办法能同时戴上,为什么要换?

        根据苏明的情报,现在存在之灵就寄宿在地球上,或者说就是人类意识集合体的本身。

        而现在也正是它虚弱的时候......这就需要它的死对头,黑灯能量出现给它一点激励。

        所以不同于白灯侠,现在苏明像是穿了迷彩服,色块堆叠在一起,胸前的灯团标志因为太复杂,像是一个毛线球一样。

        不过在灯团制服下面,还有一层是绞杀形成的内甲,制服外面,还有丧钟本来的圣像盔甲,这诡异的景象倒是外面看不出来。

        只要不影响行动,盔甲自然是越多越好,古代欧洲的重骑兵或者重步兵,板甲下面都要穿锁子甲。

        现在他要去起源墙外的蓄光库,找黑手谈一谈,把他的黑灯戒指要过来。

        之前黑手引发了《至黑之夜》,那个DC世界历史上最黑暗的晚上,所有死去的英雄都复活袭击活人。

        当然最后黑手被其它几个灯团打败,但他作为黑死帝的跟班,他根本是死不掉的。

        之后他在黑死帝的冥界,‘死亡地域’里复活,又跑出来搞事,灯团们想了个一劳永逸的办法,就是把他丢出起源墙外,让他在混沌中陷入无时间的监牢。

        所以苏明现在要是过去杀了他,让他能回到冥界中,估计黑手还要感谢丧钟才对。

        因此,也许不用抢夺,只要谈一谈,就能入手黑灯戒指了。

        戴上黑灯戒指在地球散播一些黑灯能量,白灯必然产生应激反应,到时候苏明就会用X金属全力联系地球现存的人类,借此来获取白灯戒指。

        当黑灯、白灯、X金属全部在手,那就相当于获得了‘死亡’、‘生命’、‘创世’这三个概念的使用权。

        这就是苏明想要的创造之光......

        苏明正打算离开,突然发现拉弗利兹的保险柜里还有几瓶可乐。

        “嘛,好久没喝肥宅快乐水了......多谢款待,顿顿顿.....”

        他对昏迷的狗头人客气了一下,摘掉头盔就拧开一瓶尝尝。

        味道好奇怪,苏明皱着眉头看了看生产日期,居然是1982年产的?

        劲太大,喝不惯,带回去给巴里他们尝尝吧,反正现在这些都是苏明的,随便拿。

        他扣上头盔,拳头朝保险箱一伸,一个绿色的护罩就像烧瓶一样罩住了保险箱,苏明拖着它一飞冲天。

        用绿灯能量飞一会,再用黄灯飞一会,再换其他的颜色。

        所以在深邃的宇宙空间中,他飞行的光芒还一会一变,像是信号灯一样。

        灯戒飞行的速度和斗篷不相伯仲,所以他很快就返回月球,放下保险箱,然后朝老路飞行,抵达了起源墙的裂口处远处。

        熄灭了灯光,他让斗篷带着他悄悄靠近,也不去和灯团的小兵打招呼了,他直接找到了哈尔。

        话说在宇宙中开战斗机?

        灯戒让你这么用能发挥多少战斗力?虽然身份是很好辨认了。

        在上千名各色灯侠中,就一架绿色的F16飞来飞去.....

        苏明直接飞了过去,敲了敲驾驶室的玻璃。

        “当当当...”

        可以看到驾驶舱里的哈尔猛地缩了一下,像是吓了一跳。

        没办法,谁叫苏明把盔甲橙色的那一面朝着驾驶舱呢?被绿光一衬托,哈尔还以为是黄灯呢。

        不过他很快就镇定下来,没好气地收起了具现物,和丧钟交流。

        他记得,这是异世界的丧钟,上次就是他把自己交给了赛尼斯托,在科瓦德星遭受的那些精神虐待,哈尔想起来就想死。

        “你怎么来这里了?我现在很忙。”哈尔指了指面前的战场,巨像们追着灯侠们狂揍,时不时就会有人牺牲。

        “地球情况不妙,我们被外星几个神入侵了,还有起源墙的一块碎片落入了地球。”

        反正怎么严重怎么说呗,现在地球通信全断,哈尔还能联系谁证实不成?

        “总合体的事情我知道,但外星人入侵?怎么回事?”哈尔的绿眼罩下面的双眼闪过一丝凝重,他在太空中抵抗这些起源巨像,已经不知道过去多久了。

        苏明大概给他讲了讲,哈尔也陷入了纠结,他想要回地球去,可这里也离不开他。

        几个灯团都在这里,靠的都是哈尔的情分才团结在一起,他不能离开,这在别人看起来会像是逃兵一样。

        见到他这么为难,苏明立刻甩出了准备好的谎言。

        “蝙蝠侠已经有计划了,他让我去起源墙外取些东西回来,我们能应付这些入侵者,还能救下我们的世界。”

        哈尔皱了皱眉头:“起源墙外有什么?无非是一片混沌和蓄光库,你确定去了还能回来?”

        “当然,我有把握,不过得快些!”苏明装作着急地催促道。

        “我不知道蝙蝠侠让你找什么,但那些东西应该都非常危险,一定要小心,既然是他的计划,我就不多问了。”

        哈尔看似是捏着下巴思考了一会,其实当他听到是蝙蝠侠的计划时,已经下意识地放弃思考了。

        他询问蝙蝠侠的计划是什么,丧钟就回答他不知道。

        没错了,标准的蝙蝠侠风格,队友都不知道他在做什么。

        所以哈尔很痛快地给苏明让开了路,但他没法保护通路安全,只能让丧钟自己冲出去。

        从一堆几十公里高的巨像群中冲出墙外,很容易,上次不就是这么冲回来的嘛。

        这种巨型雕像其实对于小体型生物威胁很有限,光是兜圈子绕他们飞,他们转身都够呛。

        “你们这仗打得也艰难了点,有没有试过从脚下进攻呢?”

        苏明临走时看了一眼战场,顺便提点了哈尔一句。

        这些巨像的主要攻击手段就是从双眼中喷出光线,追着灯侠们扫射。

        他想要知道如果被光线追着的时候,从巨像的两腿之间穿过去,巨像会不会把自己切成两半?

        用敌人的强力攻击来对付敌人自身,这才是正确的战术吧?

        现在这样的阵地防御战......直接玩排队枪毙还更痛快些。

        反正战术大师的意见就在这里了,听不听就是哈尔自己的事情,苏明一溜烟地从一串巨像的大腿之间飞过,转眼就不见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