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松小说 - 其他小说 - 美漫丧钟在线阅读 - 第495章 小丑的计划

第495章 小丑的计划

        卢瑟一边和小丑对话,一边快步走向了实验室的墙壁,那里有一个秘密储藏柜,里面存放着卢瑟的备用战甲。

        把手按在墙壁的特定位置,掌纹验证通过,柜子打开了。

        但里面一片狼藉,他的盔甲被拆的七零八落,还用红油漆涂上了‘哈哈哈’的标语,一张印有丑角的扑克牌,被一把匕首钉在橱柜里。

        “哦?你看到你的小宝箱了吗?但我想,我恐怕先到了一步,把里面所——有的东西都摸了一个遍呢,呵呵呵。”

        小丑的声音又及时地传来,他早就破坏了卢瑟的装甲。

        “怎么会?”卢瑟难以置信。

        “啊,因为你吃了我加料的晚饭,昨晚我把你一路从卧室拖到实验室,就是为了扫描你那层层保护的小手呀。”小丑又笑了起来,看到卢瑟吃惊的表情触发了更多快乐:“其实我完全可以把你的手剁下来,但那样,今天不就没有惊喜了么?嘻嘻......”

        小丑死死盯着监控屏幕,他抓着麦克风尽情地刺激着卢瑟,看光头像是瞎了一样的愣住,小丑感觉这些天的布置都是值得的。

        “莱克斯,我是个有文化的小丑,而且我太了解你了,我们在一起这么久,不是吗?我们並肩作战,同甘共苦,巴拉巴拉......但你从未改变,你或许收起了氪石死亡射线和红太阳发生器,认为自己变了,但实际上.....还是老一套。”

        卢瑟没有搭理小丑的话,快速检查了盔甲一番后,他发现装甲的手臂还有一条能够修复,只要绕线激活几个电路板,连上备用的能源,他就能使用手臂上的脉冲武器。

        他用力把装甲臂扯了出来,扛着它回到试验台上,掏出工具来拼命修复它。

        小丑依然不紧不慢,他现在正在模仿英国女王品茶的样子,把嘴巴挤成一个小点,翘起兰花指,捏着麦克风。

        “你永远是卢瑟,你的行为永远都可以预测,太无聊了。至于我,我吃早饭的时候都会转换三种人格。提前退休?呵呵......不适合我,那只会让幽默感尽失。”

        卢瑟只是抄起电烙铁,在盔甲手臂上忙活着,火花四溅。

        他修复了装甲手臂,立刻戴上。

        备用能源,语音控制,武器系统全部上线,他现在要去抓住小丑。

        但他打开实验室的门后,门外是笑得颠三倒四的反派们,稻草人一边怪笑,一边说着‘好害怕’,向他扑来。

        “脉冲武器启动,非致命模式最大出力。”卢瑟用手上的发射器清出了一条路来。

        广播里传来了小丑打哈欠的声音:“非致命?莱克斯,你太无聊了。”

        “我要把能量留在你身上。”光头快步跑过走廊,他在走廊尽头一间不起眼房间的门口布置了后手。

        那里的墙壁是一个隐藏的控制面板,只能靠他的掌纹来启动。

        卢瑟一把按在墙上,面板激活,他大声清楚地说出了命令:“电脑,指令重写,立刻关闭大厅,切断总控制室的氧气供应。”

        “哎呀,我好怕呀,我的鞋子去哪里了?!”

        广播里又传来了小丑的声音,他显得十分慌乱。

        卢瑟继续朝着总控制室赶去,他会在那里抓住缺氧的小丑,然后杀掉。

        但当他跑过走廊,进入连接控制室的大厅时,厚重的金属大门突然在他身后关上。

        大厅中的灯光瞬间变成了马戏团的彩灯,红黄绿交替闪耀着,周围响起了小丑表演时那种滑稽的音乐,所有的通风口都开始吐出绿色的气体。

        小丑的声音又响了起来:“真聪明,我想你一定是逃出我的陷阱,脱离险境了吧,呵呵......”

        “该死......”

        “你看,莱克斯,你一开始就不应该让我负责修建刑讯室,我总是会忍不住,把整个建筑都变成刑讯室的。”

        卢瑟让小丑负责准备刑讯室,他当然知道严刑拷打对于正联不起作用,就算抓住正联的人,这房间也派不上用场。

        他只是为了分散小丑的注意力,让他别老是惹出麻烦。

        可惜小丑看穿了一切,他借助那些本该制造刑讯室的资源,彻底改造了他们的秘密基地,在各处都装上了马戏团风格的死亡陷阱。

        只受小丑控制的陷阱。

        现在他就按下了几个按钮,打算看看卢瑟躲飞刀,一定很有趣。

        墙壁裂开几条缝隙,从中飞出了巨大的圆锯刀片,旋转着袭向卢瑟。

        卢瑟一个飞扑,用手臂挡开了其中一片,闪过了另一片。

        “呵呵.....”

        卢瑟不是什么专业战士,他躲飞刀的姿势实在太狼狈了,小丑很满意。

        “你以为步步紧逼就能动摇我吗?这路上还有流沙坑?食人鱼水槽?”卢瑟从地上爬了起来,显得灰头土脸。

        小丑十指交叉拖在自己的下巴下面:“呵呵,好莱克斯,你要知道,有时候菜越简单,味道越好。”

        卢瑟眉头一皱,但已经晚了。

        整个大厅的天花板都全部爆开,从中落下了几十枚手雷,随着火光和爆炸,卢瑟被气浪吹飞了出去,狠狠摔在地上。

        但这些手雷中,不全是爆炸手雷,其中有一多半,都是笑气手雷。

        卢瑟因为和地面的撞击,身体本能就会让人呼吸,他已经吸入太多笑气。

        而且还是小丑为他特制的笑气。

        他如今脑中已经出现了幻觉,周围一切都是一片绿茫茫的,什么都看不见了。

        这不是视觉受遮蔽,而是他的大脑只能辨认绿色一种颜色了。

        先前大厅通风口排出的那些绿色气体,并不是笑气,只是绿色的普通烟雾罢了,小丑的杀招在这些手雷上。

        “唉,莱克斯,你拿着那个神奇门把手太久了,你把它用白矮星玻璃罩着,让你觉得靠它自己能成神?”

        “不,离它远一些!你这恶魔!”

        卢瑟挥舞着手臂,他能听到小丑的声音就从绿雾中传来,他朝着声音的方向拼命开火。

        “太太太晚了,莱克斯,是你打破了约定。”

        小丑像是鬼魂般出现在卢瑟的身后,他还是穿着紫色的西装,手里抓着‘毁灭’的门把手。

        他趁着卢瑟研究总合体的时候,打破白矮星护罩偷取了卢瑟的宝贝。

        为什么小丑能打穿白矮星的屏障?因为蝙蝠侠也用过这玩意当做防盗措施啊......

        小丑握紧了门把手,猛击圆溜溜的光头,伴随着鲜血四溅,卢瑟倒在了他的面前。

        “现在是你该付出代价的时候了。”

        小丑弯下腰,拖着卢瑟的胳膊,像是拖麻袋一样走向了会议室。

        .................

        不知道过去了多久,卢瑟发出一声呻吟,从昏迷中醒来,他感觉眼皮外是强烈的白光,而自己正被一大堆的锁链吊在半空中。

        “匈王阿提拉,成吉思汗,阿尔卡彭,卢瑟......都败在自己人生的顶点上,啧啧。”

        卢瑟听到了小丑的声音,他尽力睁开了眼睛。

        小丑和其他的反派们正围着圆桌而坐,卢瑟就被吊在圆桌中间的空洞上,就像是火锅桌上吊着的食材。

        其他人的脸上都是不自然的笑容,坐满了桌子。

        “我会杀了你的,我发誓,我会切开你的脑子,让每一根神经都被灼烧,同时确保你永远不会休克。”

        小丑掏了掏耳朵,露出似笑非笑的表情:“继续保持,莱克斯,继续,也许你真能想出什么可怕的计划呢?呵呵呵呵......”

        “还有这些蠢货,如果让我发现他们中是谁帮助了你,我......”

        “哦,莱克斯,别这么神经质,我的笑气毒素能让他们变得对我顺从、温顺,但我想让你保持清醒,所以用在你身上的笑气是特殊的......不用谢我,顺便一提。”

        小丑摆了摆手,像是说着对卢瑟施恩一样的话语,让他安静下来,继续听着。

        “你对我们许诺了全世界,哎呀,你又对我们许诺了全宇宙,唔,还有创造之力,那么问题来了......我要一个多元宇宙有什么用呢?”

        小丑的眼神充满了疑问,他死死盯着卢瑟,想要卢瑟给他答案。

        卢瑟:“.......”

        是的,小丑根本不关心什么多元宇宙,他只要有乐子就够了。

        他知道卢瑟给不出答案,他只是说说而已。

        “不过,我觉得看你走到成功的边缘,然后我突然掀掉桌子,把一切拍在你脸上挺有趣的。”

        说着,小丑忍不住又笑了起来,他用手一撑,翻上了桌子,站在桌面上整理自己的西装领子。

        然后他凑到了卢瑟的面前,绕着他来回走动。

        “我想要看你小心翼翼地成为宇宙之神,然后我装作在‘毁灭’的教堂里重生了一两秒,接着,我为每位毁灭军团成员准备了一份死亡陷阱,也许是致命的,但也可能会让他们活下来,并且认为自己赢了。”

        “然后,我就把整个基地传送到太阳里,看每个人化为灰烬......”

        小丑叹了口气,捏了捏自己的鼻梁。

        “本来这个计划有机会永载史册,但莱克斯,你把一切都毁了!”

        “几个月来,我一直在暗中重建大都会的博物馆,那里就是你的失败纪念馆,现在就缺一个最后的纪念品,作为展览的压轴好戏。”

        “我甚至还给蝙蝠侠和穿蓝紧身衣的童子军留下了线索,好让他们能来得及看到所有反派被炸上天的瞬间,然后他们会看到你的尸体,还有我在你脑子里画下的笑脸。”

        “但你把一切都毁了,卢瑟,相信我,你原本可以死得更轻松些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