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松小说 - 其他小说 - 美漫丧钟在线阅读 - 第498章 安排

第498章 安排

        失去人性,变成‘强’的本身,确实不是苏明想要的。

        只要想想曼哈顿博士那鬼样子,只会让人不寒而栗。

        以前还在前世的时候,苏明听过不少人争论曼哈顿博士有多强,能做到什么样什么样的伟业。

        但如果问这些人,你们希望变成哪个超级英雄?

        没有一个人说希望变成曼哈顿博士。

        他们想要当钢铁侠,想要当超人,想当蜘蛛侠,甚至想当死侍痛并快乐的......也不是没有。

        为什么?

        因为他们人性的闪光。

        这和能力的强弱无关,而是作为人的魅力。

        与其变成不明所以的‘量子结构纠合体’,或者类似的什么概念......还是做‘人’,才是最重要的。

        苏明在回忆自己的这些年。

        在漫威那边,他一直过得比较轻松,感觉世界都开阔了不少。

        那是因为他一直作为人,活在人群之中。

        而回到DC这边,感觉黑暗和压迫了许多,其实只是在于他每次都需要击败强敌,外部环境逼得他不得不变强。

        哪怕他不愿意,也必须接触种种‘概念’级的力量,以此来保证自己更胜一筹。

        “也许除了巴里把我当做朋友,蝙蝠侠把我当做人来看之外,其它人眼里,异世界丧钟只是‘强’这个概念的代名词.......”

        不行,越想越觉得黑暗了,苏明摇了摇头。

        思维走极端也需要避免。

        情况还没有那么糟,至少对正义联盟来说,异世界丧钟还是具有魅力的嘛,每次海王看到自己不是都很有感情嘛。

        话说亚瑟的感情确实有些丰富,他给自己的三叉戟取名叫汤姆,苏明都没好意思说。

        “成交,让她们跟我走。”

        这感觉就像是人贩子一样。

        赫拉早就准备好了,很快鼻孔里塞着卫生纸的雅典娜,还有小心翼翼挡着屁股的阿尔忒弥斯都走进了殿堂。

        除此之外,还有一个神情平静,落落大方的女人,正是从来没见过的女灶神赫斯提亚,她正好奇地打量着丧钟。

        “她们对人类社会并不是特别了解,你要注意一些。”

        赫拉扯着三个女人不知去一旁交待了一些什么,花了不少时间,然后还准备了酒宴招待,之后才送他们离开。

        苏明让三个曾经的女神登上飞行器,自己走在最后,以冷笑话回答道:“放心,我有一个客户很擅长处理法律问题,他应该有个‘天女下凡’的预案。”

        “多元宇宙未来的走向不明,你一定要保证她们的安全。”

        苏明点点头,不要把鸡蛋放在一个篮子里,选出一些送出去,确实不至于让奥林匹斯瞬间覆灭。

        “奥林匹斯确实树大招风,不过下次你想找人分担风险,可以直说。”

        “如果直说岂不是又变成了交易?奥林匹斯已经没有筹码了,还是说你打算要厄里斯?”

        赫拉站在广场上,不远处正在火化波塞冬的衣冠,因为尸体随着众神之墓一起湮灭,众神们只得用木头雕刻了波塞冬的雕像来充当尸体。

        人形的木桩随着烈火渐渐变黑,无关渐渐模糊,火星随着风而飘散。

        零零星星传来几声哭泣的声音,不知道是哪个和波塞冬关系较好的神明。

        而一根木桩,或者一尊泥塑,其实就是神明身为人类‘偶像’最初的本质。

        “告辞。”

        气氛已经不适合留在这里了,厄里斯在整件事中都是赫拉的同谋,她什么都知道,却什么都没说,把所有人都骗过去了。

        这种女人还是让她留下振兴奥林匹斯吧,带在身边太危险了。

        苏明驾驶着飞船起飞,看着三个女人在后排窃窃私语,他稍微有些头疼。

        赫拉是把三个人给他了,但名不正言不顺,既没有婚礼,也没有人知道,那大姐半个字都没提结婚之类的事。

        这算什么?送了三个女仆?保镖?打手?总之现在不是什么妻子,甚至可以说是陌生人。

        嗯......雅典娜还是说了几句话的。

        现在的问题是把她们安排到哪里去?哈莉那边肯定是住不下的,而且让这些人接触女疯子,总是有些不放心。

        要不送到天堂岛去?

        但想起戴安娜和唐娜,又不可能那么做了,苏明以前只是揣着明白装糊涂罢了,那两姐妹的眼神他是能看懂的。

        “你打算把我们带去哪里??”阿尔忒弥斯像是被选出来的代表,她有些害怕的询问道。

        失去了神力之后,她们都特别没有安全感。

        苏明此时没有戴头盔,毕竟驾驶飞行器也用不着那个,闻言之后他露出一个恐怖的笑容。

        “我在罗马尼亚有座城堡,我要把你们转化成吸血鬼,让你们负责劈柴、喂马、打扫厕所、举行活人祭祀......当我心情不好杀了人之后,你们还要负责用木桩把尸体串起来,竖在我领地的边境线上。”

        “哇!呜呜呜呜......”

        阿尔忒弥斯崩溃了,她不想当吸血鬼,也不想扫厕所,她是个猎人,但很少杀生的。

        她哭了起来,抱紧了雅典娜。

        不过这种谎话也就吓唬一下她罢了,雅典娜可是智慧女神,关于穿刺公的传说怎么可能不知道。

        她一听就知道是丧钟故意吓唬人。

        目前看来,丧钟完全是个捉摸不透的人,她不知道赫拉为什么敢确定,奥林匹斯能和丧钟达成约定。

        自己三人的命运完全不可知了。

        所以雅典娜听着阿尔忒弥斯的哭声,心中也陷入了悲切。

        只有女灶神,一直歪着脑袋,不解地看着她们:“吸血鬼是什么?”

        “呃......一种喝人血的怪物。”

        苏明硬性解释了一波,这赫斯提亚不是一般地缺乏常识啊。

        “那人血好喝吗?”赫斯提亚眨巴着大眼睛,萌萌地问道。

        “嗯......和鱼血差不多,有点咸腥味。”苏明已经想到把她们送去哪里了,他还有些事情要办呢。

        赫斯提亚想了想,抿着自己的嘴唇:“那就是不好喝了,为什么吸血鬼要喝呢?”

        “因为他们只能吸血为生,所以才叫吸血鬼啊。”

        “为什么只能吸血呢?”

        她好奇地追问道。

        赫斯提亚看起来成熟又丰满,前凸后翘还有着一张妖媚的脸,但对于一些常识简直是一无所知。

        她一直都不住在奥林匹斯,每天就是在自己家里锻炼做饭的技巧,简直就像是一张白纸。

        怪不得宙斯那个老色鬼都想打她的主意,哪怕她是宙斯的妹妹。

        不过现在她们都是普通人了,除了力气更大些之外。

        都是苏明的所有物了。

        她们身上是带着神器来的,雅典娜的长枪和盾牌、头盔,阿尔忒弥斯的长弓,赫斯提亚的锅。

        “因为他们不好好吃饭啊,一会我们吃火锅吧。”

        苏明解释不下去了,只能岔开话题。

        “不好好吃饭不对,那么......火锅是什么?”赫斯提亚又提出了疑问。

        “唉......”

        苏明把飞船推进器的控制杆直接推到了头,他得赶紧找几本百科全书来让她自己看,这疑问太多了,简直就像是在带小孩子一样。

        .......................

        海水下降的很快,看来怒涛上将已经恢复了不少,这些紫色的海水已经变回了原来的蓝色,不少建筑物都露出海面了。

        鱼人的问题也不再是问题,怒涛撤销了魔法后,他们几天之后就会转变回来。如果着急,也可以找人用颠倒人的逆转咒语。

        只不过现在亚特兰蒂斯依旧残破,整座城市空荡荡的,只有亚瑟和湄拉两个人在干活。

        湄拉用硬水魔法冲洗街道,清理一些血迹和尸体,而亚瑟负责修复建筑物,还有地面塌陷的大洞。

        “叫你逞英雄,你看把家里弄得乱糟糟的,就算不用亚特兰蒂斯的火箭,丧钟也有办法打开阻拦屏障吧?”

        湄拉一脸不爽地清理工作着,其实她只是没事找事,她还在为之前的事情吃醋。

        亚瑟扛着一块墙壁,尽力重新竖起来,然后用一些特制的胶泥粘回去。

        “事先谁知道呢?那种时刻谁也不敢耽误啊。”

        “所以你就盯着戴安娜的大腿看?”

        “我没有。”

        亚瑟乏力地分辨道,这话题已经重复太多遍了。

        湄拉好像就抓着这事情不放,他们从和大家分开之后,就回来重建波塞冬尼斯了。

        然后就开始了毫无意义的对话,让亚瑟一直想要逃跑。

        湄拉:“今天你吃饭了吗?”

        亚瑟:“没有呢。”

        湄拉:“那你还盯着戴安娜的大腿看?”

        亚瑟:“.......”

        或者就是湄拉:

        “那块墙贴好了吗?”

        “还没有。”亚瑟回答。

        “那你怎么手掌贴上怒涛的肚皮那么快?”

        亚瑟:“.......”

        亚瑟心好累,明明从墓地出来刚见面的时候,湄拉还很亲热,迫不及待地抱着自己啃了起来。

        那场面让当时半鱼人的巴里都无法直视。

        但怎么战斗结束后,反而变成这样了呢?

        在战场上关心自己队友的行动,或者是救助伤员,亚瑟不觉得自己哪里错了啊。

        “居然敢不回答?亚瑟库瑞,你在想什么?!”

        湄拉直接用硬水变成一只小手,掐着亚瑟的腰旋转起来,像是电钻一样。

        “等等,正义联盟的飞机。”

        亚瑟挣扎着,指着远处的天空,他看到了一个小黑点正在快速靠近,仿佛看到了救星。

        湄拉哼了一声,收回了小手,正义联盟每次出现的时间都刚刚好,在外人面前,她得给丈夫留下些尊严。

        不过这次来的不是正义联盟,走出飞行器的是一个黑黄相间的人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