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松小说 - 其他小说 - 美漫丧钟在线阅读 - 第501章 终结者悖论

第501章 终结者悖论

        巴里已经完全没有心思和丧钟进屋喝杯茶什么的了,他得赶紧回正义大厅找蝙蝠侠开会。

        所以当苏明一个人走下潮湿黑暗的楼梯后,只看到哈莉和艾薇两个人在办‘庆祝会’。

        就是寒酸了一些,因为所有的食物都被泡了水,现在桌子上只有一个苹果,上面插了一根小蜡烛。

        不过还好,啤酒是管够的。

        “你回来了,今天停电停水。”哈莉抓着酒瓶,用它顶着下巴,两根马尾辫无精打采地耷拉着。

        “飞行器在楼顶,那里有电有水,你们可以去那里洗澡。”苏明指了指头顶,坐在了圆桌旁边。

        桌子也很小,就像是高脚凳,三人就围着着小桌子看着黑暗中的蜡烛。

        “庆祝会过后再去,我们先切蛋糕吧。”

        哈莉指了指桌上的苹果,双手抱在一起贴在脸边上,还不停扭来扭去,像是又活过来了。

        苏明反手拔剑,弑神者瞬间把苹果一分为三,还留下中间带苹果核的柱子状部位顶着蜡烛,立在桌面上一动不动。

        艾薇缩了一下脖子,离丧钟太近她总是觉得不安全。

        “噢~吃饭喽,小红?”

        哈莉拿起了她的那一份,还把艾薇的那块塞到她手里。

        哈莉非常聪明,她一直都知道,只有和丧钟或者蝙蝠侠在一起,她才足够安全。

        鉴于个人武力的差距,还有以往不愉快的回忆,她还是选丧钟。

        苏明能感觉到,哈莉很放松,但艾薇就显得很紧张,仿佛是小动物一样,总是很害怕他。

        不过这都无所谓,苏明的计划就是蹲守小丑或者狂笑,艾薇只是诱饵哈莉的赠品。

        就像买品牌货的老鼠药,会随盒附赠一小根香肠或者一小块奶酪一样。

        诱饵的态度,并不重要。

        苏明知道最近一段日子不会有问题,正义联盟都闲着的时候,狂笑不会这么头铁地冲上来硬碰硬。

        塑造其它的怪胎蝙蝠,也需要时间。

        他是另一个蝙蝠侠,蝙蝠战术就是要分割和孤立敌人,然后逐个击破,他会挑选一个大家都忙得抽不开身的时间。

        所以苏明准备布置好陷阱,然后藏到一个足够远的草丛里去。

        他吃着苹果喝着啤酒,和她们两个聊了一会后,又借着蜡烛玩了会扑克。

        深夜,他返回了自己分到的卧室里,锁好门躺在床上。

        确实如哈莉所说在,这房间就像是个大号壁橱,也许以前是衣帽间,根本没有窗户,完全符合要求。

        一片漆黑,只有些蟑螂在墙角活动着。

        地球上的事情处理得差不多了,苏明要去一趟死者国度那边,还是从梦境中借道。

        鉴于最近上帝不正常的反应,他有一个大胆的猜想,那就是上帝正深陷变异之中,这需要无尽家族剩下的所有人来开个会,他需要更多的情报。

        睡魔本人应该没事,但梦境国度的天空,代表着宇宙毁灭的倒计时,同样问题严峻。

        ....................................

        和一群宇宙概念在一起开会,明显过程不是很愉快,除了死亡和命运态度很好之外,毁灭、欲望、噩梦、狂热都显得很无所谓。

        拟人化的概念,也只是拟人罢了,它们并不是人,就仿佛是被DC世界支配着的一段程序。

        苏明叫出了颠倒人,这个墙外来的魔法概念,反而更像是人。

        当那个白鳞湿滑的身影倒挂着浮现,身后还跟着古神侍的魔法影像时。

        所有的概念都干呕了一下。

        是的,苏明觉得自己没有看错,哪怕是拟人化的概念,完全不用进食,也没有人类器官,这些家伙还是干呕了一下。

        韦德的艺术加工产物果然是因果律武器。

        苏明又展示了一下自己的十枚灯戒带来的力量,然后平静地进入正题。

        阿尔贝拉前去寻找路西法和睡魔,源自苏明的建议,但目前没有任何音讯,上帝也出现了某些异变。

        而无尽家族虽强,依旧比上帝差远了,DC世界的唯一造物主不是开玩笑的。

        所以最后大家的意见就是各回各家,等待时机。

        命运说上帝之躯正在被转变,现在就像是漂浮在众神界的一颗虫卵,至少要等他孵化出来,大家才能知道事情如何了。

        上帝的命运并不归‘命运’掌管,因此命运也对此毫无办法。

        如果说睡魔和上帝在一切,那一切只有最后才能见分晓。

        苏明隐隐感觉这个日子很可能是与多元宇宙倒计时有关,上帝很有可能在重塑自己,准备重新创世纪。

        那这就有些蛋疼了。

        不过这也不是他任务失败,只是执行任务的过程中办个通报会罢了,顺便介绍一下颠倒人给这些老牌概念认识,大家都是拟人化的概念,比无形的概念好交流嘛。

        散会之后颠倒人就溜了,而苏明去死亡那边聊了几句之后,也告辞了。

        DC的‘死亡’比漫威的‘死亡’更惨一些,因为作为她概念的核心规则中有一条,‘如果她爱上什么人,她自己就会死亡’,新的一个拟人概念将会出现,从而代替她。

        概念依旧服务于世界,而程序不需要感情。

        不过离开无尽家族,苏明的事情还没有结束,还有一个人必须见一见。

        .................................

        还是那片熟悉的星空,那个蓝色的巨人依旧盘膝漂浮在不远处,茫茫的宇宙之中,星体按照它们原本的规律活动着。

        苏明把手指上冒出的X金属收回,让它和笑匠徽章分开,斗篷带着他漂浮了起来。

        “博士。”

        “你终究还是发现了,比我的预计要快不少,我综合了未来的很多样本数据,却无法看到你我的未来。”

        “你看不到自己的未来是因为你早已死了。”苏明平静地漂浮在巨人身边,就像是大象旁边飞着的蚂蚁:“但这宇宙中丢失的十年,其实一直都在这枚徽章里,对吗?”

        “推理正确,但不完全正确,量子无处不在,即便死亡,量子,也依旧是量子。”

        蓝色的巨人开口回答,而在宇宙空间中,声音却如雷鸣般洪亮,就像是他曾经作为人类时在礼堂演讲。

        “曼哈顿,这个名字对你还有意义吗?”

        “没有,我在这里说‘我’,只是为了符合你人类的语言习惯,实际上,无形的量子并不具有个体概念。”

        曼哈顿博士平静地看着远方,脸上没有任何表情,只有一片漠然,他接着说道:

        “以有形的认知,去分辨无形的万物,即便是我,也不能说得更清楚了。”

        苏明叹了口气,如果说笑匠徽章是无形量子领域的入口,那么失去的十年,以及曾经关着丧钟身体原主人的无穷世界,应该就在这里。

        上次那一道蓝光,他以为自己是被传送,实际上,他是被徽章吸入了。

        苏明现在就在笑匠的徽章中,但徽章却依旧被他戴在胸前,也就是说苏明胸前徽章里还有一个他,然后更里面还有同一个他,也戴着笑匠的徽章,之后是无穷无尽个他......

        光是想一想,就要掉SAN值了......

        这简直就像是莫比乌斯环或者克莱因瓶,无限循环的结构构成了以十年为单位的独立片段。

        曼哈顿连隐瞒或者欺骗这种概念都没有,他说自己无法解释更清楚,那就是真的无法向苏明这样的三维生物讲述了。

        不可名状就是这个意思。

        “那么博士,你对于现在宇宙将要毁灭会怎么看?”苏明换了个话题,追寻不能理解的知识,怕不是要发狂啊。

        “不存在看这个说法,你说的现在,对于我是未来,也是过去。”

        曼哈顿博士不是圣行者,他说这些话非常认真,不是打机锋,而是事实。

        不过苏明还是隐约明白了一些什么。

        也就说他在这个滚动的‘十年皮球’里,可以随意前进和倒退与外界相对的时间,但作为皮球本身的十年时间,是早就从‘时间’中截取出的。

        也就是说,曼哈顿只要在‘球体’里,时间对他来说就是正无穷。

        而相对外界,因为无尽的可能让一切都不确定,很多事情第一次看是这样,而时间倒退再来一次,事情就会有细微的改变。

        当曼哈顿尝试数亿万次后,得到亿万个不同结果,他的观点就变成看与不看,已经不重要了。

        完全以混沌分布的不规则数值,没有归纳的价值,尤其是多了苏明这么一个穿越者之后,事情更超出了宇宙的边界。

        而对于苏明来说的上次见面,很可能还发生在这次见面之后......

        “等等,那么上次你给我的那一袋宝石......”

        “是的,因为你现在把十枚灯戒交给了我,在‘过去’,我才能把它们交还给你。”

        曼哈顿博士十分坦然地承认了,那些宝石,被古一认为是宇宙之心,蕴含有无法理解能量的宝石,正是情感光谱经过量子化处理具现后的灯戒。

        “可是它们还在,不管是戒指还是宝石。”苏明具现化了戒指,接着又从身后掏出了剩下的几枚宝石。

        一切都是以前的样子。

        “那只是因为,它们这里不存在于任何时间线上,而如果你选择不交给我戒指,过去的一切都会被改写。”

        苏明沉默了一会,摘下了一枚枚戒指,放在曼哈顿的手里,连不可见光的戒指都被蓝色的量子缠着取下。

        “那么从理论来说,我如果能返回接下来这个世界稍晚的任意时间点,实际上还可以取回戒指,使用后再放回你这里,等着某一时刻,我们‘第一次’见面,它们变成宝石?”

        “理解无误,外部时间线是可以停滞甚至倒退的河流,但仅限于量子计算。”

        “......戒指给你在外部时间线上保管,正好接下来我要去的地方无法使用它们。”

        曼哈顿博士只是捧着戒指,没有任何表示,他面无表情地看着丧钟消失在原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