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松小说 - 其他小说 - 美漫丧钟在线阅读 - 第516章 救援

第516章 救援

        苏明在黑暗中,寂静无声地检查每一间房间,可惜没用的垃圾居多,这里的一切设备在苏明看来都很原始。

        比如电疗设备,比某教授的差远了。

        洗脑机器,捆绑带都不是真皮的。

        还有破破烂烂的研究室,有块黑板就开始搞研究了。

        苏明即使穿着重甲,也有特殊的技巧能跑动而不发出声音,黑暗中只有时不时开门发出的轻微‘吱吱’声。

        转了一半的房间后,他发现了一个起床嘘嘘的研究员。

        估计是助手什么的,毕竟真正的科学家都是住套间的,只有打杂的学生才要半夜出来到走廊里用公共厕所。

        苏明趁他尿完打颤的时候,从背后伏击了他。

        “我问,你答,小声。”

        他换上了熟练的俄语,从背后凑近了俘虏的耳边。

        俘虏的裤子掉在了地上,他的双手想要掰开那铁钳般的大手。

        但身后的人死死控制住了他,不管如何挣扎,那个只能听到声音的人都纹丝不动。

        “不配合?”

        苏明右手捂着俘虏的嘴,左手掐着对方的脖子,微微用力就把他提离了地面。

        果然俗话说得好,双脚离地了,病毒就关闭了,聪明的智商就再次占领高地了。

        研究员立刻疯狂点头,表示愿意配合。

        “水蛭药剂在哪里?”苏明松开了捂嘴的手。

        “在首席科学家那里,他一直亲自保管。”

        “他在哪?”

        “沿着走廊走,左拐后直走再右拐,那个大套间就是他的。”

        “你的研究课题是什么?”

        “精神凌辱对人类控制论的影响。”

        “谢谢,下辈子做个好人。”

        苏明直接掰断了他的脖子,丢掉了尸体。

        没办法,为了潜行的完美达成,俘虏没用。

        而且这种研究怎么折磨别人的研究员,苏明不怎么需要,过去丧钟的记忆里,已经附赠给他太多黑暗的知识了。

        走出臭气熏天的厕所,苏明按照口供继续前进,当然所经之地是不留活口。

        这里的科学家不如说都是精神病专家,研究最多的项目就是控制论或者洗脑方法,都是些疯子。

        看来只有首席科学家是生化方面的专家,怪不得水蛭药剂在他那里。

        苏明凑到了套间的门外,听到里面有女人的声音,好像是在做一些不可描述的运动。

        他之前看到过首席科学家的照片,是个秃顶留着山羊胡的老头,这大半夜的就这么做研究吗?

        苏明悄悄推开了门。

        看到老头正和一个干瘪丑陋的老女人搞在一起,口味太重,苏明有些后悔进来了。

        不过那个女人的警觉性明显比科学家高很多,她立刻通过空气流动的改变发现门开了一瞬间,然后发现了房间中的第三个人。

        和平常女人会尖叫或者遮掩不同,她立刻从床上跃下,光溜溜地朝着入侵者冲来。

        首先就是打算用指头戳苏明的目镜。

        比较合理的选择,独眼的人,剩下的那只眼确实看起来像是弱点。

        但作为经常和蝙蝠侠打交道的丧钟,怎么可能不知道这件事?

        头盔不是以前丧钟戴着布头套,如果说哪里最结实,那必然就是这块目镜,有人试图攻击这个‘弱点’的时候,丧钟有几十套后续的手段。

        他轻飘飘地随手就拨开了女人的进攻,同时踢飞了一旁的椅子,把打算溜走的老头打晕在地。

        女人像是发疯一样地进攻,在戳眼不成之后,开始试图攻击喉结以及下三路的弱点。

        苏明一边轻描淡写地化解,一边感受着这种刺杀搏击术和常规格斗方式的不同。

        总体来说,感觉有些像是刺客联盟的那种路子,只不过更加阴险和卑鄙。

        刺客联盟好歹还是追求荣耀的武者集团,虽然也搞暗杀,但他们只是突然出现在别人的房间里,和目标正面对战。

        而红房子只培养毫无底线的杀手,她们学习的就是如何攻击敌人的弱点,不管是人性上的还是生理上的。

        这个老女人应该是教官之一,不管是出招的力量还是敏捷性,都比常人要强不少。

        而且看年龄至少有半百之数,但凌空翻之类柔韧性的动作依旧不成问题。

        她的双臂和双腿在战斗中被苏明格挡,四肢都是一片青紫,连指头都断了几根,但她一声都不吭,只是默默地继续进攻。

        算是个不错的战士,可惜是敌人,她也许能对付十几个普通人,然而和丧钟的差距还是太大了。

        不过不是每个人,都有面对明显比自己强的敌人的勇气。

        出于对战士的尊重,苏明没有用武器或者绞杀这种超常规的手段,只是在学会了她的格斗套路后,看准时机猛然出手。

        猛击对方的下巴造成眩晕,然后抓住脖子一拧。

        解决了,苏明扯下床单来把女人盖住,算是让她体面一些。

        然后他在房间里寻找可能存放药剂的地方。

        几乎不用寻找,巨大的保险箱就在墙角放着呢,别人开锁需要听诊器或者电焊,苏明只要大剑。

        一排绯红色的液体就放在试管里,保险柜里还有不少研究文献,一些现金和首饰。

        文件中记录了水蛭药剂的特性以及临床实验结论,这种药剂会让受体拥有更强的细胞分裂和增殖。

        也就是说获得长生不老的能力,以及在自愈、力量、敏捷性等方面小幅度的提升。

        但那些方面的提升微乎其微,如果普通人重伤需要一个月康复,黑寡妇大概需要25天?

        倒是这药剂还会增加身体免疫力,让注射者不会容易感染和得病,这个倒是有些意思。

        苏明要的就是没被培训出来的学员们,不是黑寡妇才好。

        趁着年龄还小,送进忠嗣学院改造一下,还能成为对企业有用的人。

        不要满脑子都想着杀人,杀人不是唯一的解决方法,世界如此美好,她们却如此暴躁,这样不好。

        一边摇头叹息,苏明顺手给首席科学家补了一剑。

        这老头没用了,他不是水蛭药剂的研究者,只不过一个普通的化学博士罢了,而且活体实验的手法太恶心,让人生厌。

        苏明把保险箱里的文件和财物全部卷走,装进一个枕头套里,让绞杀再伸出一条触手来帮他拎着。

        试管中装着的水蛭药剂,他则小心地收进自己的雪茄盒里,放在安全的位置。

        绞杀现在又帮着拎钱,又帮着拎资料,显得很没有精神。

        此行的目标完成了二分之一,剩下的就是扫清所有敌人,救出自己未来的学生们,然后想办法带着她们安全撤离。

        苏明早有计划。

        ..................

        一层又一层,每层的安保措施都差不多,少量的卫兵就在走廊里巡逻,他们此时还哈欠连天的样子。

        墙角杀,转角杀,怪人突然从纸箱子里钻出来,各种手段让卫兵防不胜防。

        在教官的宿舍都被苏明扫清了之后,他又收入了不少的金钱和财货,现在应该就剩最底层,学员的宿舍区了。

        “哎呀,真是麻烦啊,以后有了强力帮手就不用自己来做这种事情了。”

        苏明心中吐槽,默默地走下楼梯,阴暗的地方让他感觉很熟悉,就是周围所有的墙壁全是红色,这就有些太过了。

        有一种临床心理学的旁支,叫做色彩心理学,就是研究颜色对于人类心理能起到的作用,和研究抽象斑块的罗夏实验同出一源。

        比如一个人长期生活在深蓝色的房间里,他就会变得抑郁;生活在绿色房间之中,心情就会变得愉快;

        而全红色的房间,在研究结论中被证实会让人血压升高,心速加快,时刻处于敏感状态中。

        红色象征热情、性感、威望、自信。

        但同时也代表着血腥、暴力、忌妒、控制。

        “唉,利维坦的这些人,有心思搞试验玩养蛊,不如多培养些特工出来更实际。”

        苏明走下了最后一级台阶,从墙角处探头向外查看,这里的空气中都充斥着血腥味和化妆品的味道,一些微弱的脚步声在不远处渐渐靠近。

        看看九头蛇,虽然特工实力很一般,但擅长伪装,而且人数众多。

        手合会,全是忍者,战国时代遗留下的那一套,下忍数量多得要命。

        天朝古语有云,积土成山,积水成渊,利维坦好几年培养出一个黑寡妇,这得积多少年?

        就算计划用冬兵计划补足数量,可那边不是还没落实么?研究出来利维坦也没用上多久,苏联解体后冬兵都被九头蛇捡走了。

        卫兵不值一提,轻松搞定这最后的一些敌人,苏明开始一个个打开女孩们的房间。

        也许有人以为会像是警察救人质一样,有种种惊喜和欢笑,但现实不是那样。

        女孩双手都被铐在床头上,维持着投降一样的姿势。

        就算苏明走进房间,她们也只是在黑暗中静静地躺着,无神地看着他目镜的红光,一言不发。

        他从守卫身上搜到了手铐的钥匙,把小女孩放了下来。

        “你是来救我们的吗?”小女孩坐了起来,楚楚可怜地整理着自己的小裙子。

        “是的,小姑娘,救你们每个人。”苏明回答道,他摸摸女孩的脑袋:“现在去门外等我,我把你朋友放下来。”

        小女孩点了点头,服从了命令,但当苏明转身去解救她的室友时,这个女孩从背后偷袭了他。

        她跳到了苏明的背上,用双腿卡住腰部,然后伸手来扳苏明的下巴,像是打算扭断他的脖子。

        可惜,扳不动,她又开始用拳头打脊椎的几个关键节点,像是打算让苏明瘫痪。

        但在苏明看来,她的攻击就像是小猫挠痒一样,不说X金属的骨骼,就这一身圣像盔甲也不是徒手能打烂的。

        苏明反手把女孩揪了下来,像是提着猫一样放在眼前,看她够不着依旧手脚并用的乱挠,还做出凶狠的表情。

        床上另一个被锁着的女孩也开始挣扎,不停地尝试要踢苏明。

        这让苏明反而觉得自己是什么烧杀抢掠的强盗一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