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松小说 - 其他小说 - 美漫丧钟在线阅读 - 第519章 忠嗣学院

第519章 忠嗣学院

        小房间里只有炉火在噼噼啪啪地响着,娜塔莎和爱娃正在安静分吃一串烤过的辣条,多蒂的目光更多地落在眼前男人的脸上。

        她能感觉到,他说让大家可以学厨师的时候是认真的,没有陷阱,也没有任何开玩笑的意思。

        这个厨师真的是做饭的那个职业。

        但是为什么呢?

        这里有三届的特工学员,不说她们即将毕业的这一届,就是那些年龄还小的第三届,只要经过几年培养,身材和容貌长开一些,也同样是很好的武器。

        这是多么强大的力量,拥有她们妥善使用,甚至可以腐蚀掉任何一个国家和政权。

        但他好像一点也不在意,不光表示任何人都可以离开,如果不想杀人也可以做别的事情,这就像是把珍贵的武器扔进河里。

        男人的独眼转向了她,像是察觉了她的想法。

        “你在疑惑,疑惑我为什么让你们拥有自主选择的权利?”

        多蒂叹了口气,凑近了火炉附近,把目光放在娜塔莎的脸上。

        “是的,你前来此地,带走我们所有人,目的就是拥有我们这些武器。但现在你让杀人的兵器去切菜,我不明白你打算做什么。”

        男人依旧笑着,重新掏出一包类似的食品丢给了她。

        “你的名字?”

        “多蒂,多蒂·安德伍德。”

        “唔,原来是你,复杂的女孩......”

        独眼人摸了摸自己的胡子,像是在回忆什么,但多蒂肯定自己以前从没有见过他。

        “目的不用担心,只是想要让你们和人一样活着,能够自主做出选择,不要浪费生命。我并不是来找武器的,我自己就是最强的武器。”

        他在用手中闪着电光的武器拨拉着炉火,这如同魔法般的武器被他毫不在意地当做炉钩使用。

        多蒂知道这是真的,他表现出了暗杀整个基地所有人的能力,他并不需要别人为他杀人。

        但女孩们听了这个之后反而并不怎么高兴,她们害怕成为无用之人,这在她们的概念里,就等于死亡。

        “别相信你们教官的鬼话,因为每个人生来都在这个世界上有自己的位置,作为人类的位置。”

        男人站起身,从一旁的办公桌里掏出一张纸来,从火炉旁捡起一块黑炭在上面写下一串数字和英文。

        多蒂因为是高年级,她知道世界和国家的概念,那一串数字就是经纬度,应该就是她们现在所处的位置。

        这是打算去发电报寻求支援吗?

        毕竟一个人是无法带走她们全部的,至少需要车辆或者类似的交通工具。

        但接下来发生的事情她完全看不懂了,男人解下了身后的披风,把纸条交给披风还和它说话。

        披风像是活了一样,卷起一角握住了小纸条,领子像是点头一样上下波动了几下,然后自己开门走了出去,带着纸条直接起飞消失在空中。

        “啊......”

        小姑娘们都涌到了门口,好奇地看着斗篷消失的方向,她们根本没法理解这是怎么回事,一切都像是做梦一样。

        但门外的寒风卷起雪花打在她们脸上,那冰冷的痛感让她们知道这都是真的。

        “你怎么做到的?”娜塔莎的嘴角还有红油,她同样也很惊讶,只不过掩饰得不错,没有什么表情。

        但她还是想问问。

        男人摸了摸她的头,目光转向窗外,晨光正从远处的地平线上射出,雪原变成了一片金色。

        “这个世界很大,永远都有未知的东西,你们以后会学到的.....不过这都不重要,你们没有看过日出吧?这就是所有人的第一节课,学习什么是希望。”

        娜塔莎抿着嘴,扭过头去看着窗外,但窗户已经被许多小脑袋挤满了,还有不少人跑出了门外,站在门口看着远处。

        她看过日出,但她不理解希望这个词,但看着雪原上升起的太阳,她好像隐约懂了一些什么。

        有些温暖的感觉。

        日出并没有持续多久,但每个女孩都仿佛若有所思的样子,男人拍拍手把她们集合起来,带到门外。

        “好了,既然你们都决定和我走,那你们总得知道怎么称呼我,我的英文名字是斯莱德·威尔逊,是个以制造百货为生的商人。”

        他扣上了自己的头盔,目镜上红光一闪:

        “不过我还有一个秘密身份,代号丧钟,是个战士......顺便一提,你们会说英语吗?”

        “会,我们每个人都被要求掌握十种语言。”爱娃回答举手回答。

        “那很好,现在,我们回家。”

        随着男人的话音落下,在他的身边不远处出现了一个金色的光圈,仿佛联通了两个不同的空间。

        一个穿着深蓝色西装的男人面无表情地走了出来,他还留着有趣的八字胡。

        女孩们第一时间就进入了警戒,随时打算消灭意外出现的生物,这从金色光圈里钻出来的人,真的是人吗?

        但那个新来的男人向着独眼人鞠躬行礼:“大师。”

        独眼的男人很是亲热地拍拍对方的肩膀:“时间刚好,哈米尔,来看看我们的学生。”

        “太冷。”新来的人如此回答。

        斗篷重新从光圈钻了过来,飞回丧钟的身后,领子缩了下去,变形成了很普通的样式。

        “啊,你说的对,这里确实太冷了,让孩子们都先跟你过去,我落后几步,在这里给利维坦留个礼物。”

        丧钟说着,从身后掏出了一个蓝色的小方块。

        多蒂是最后一个迈进光圈的,她扭头看到就是丧钟将蓝色方块向小屋丢去,然后用背后大得夸张的金色长枪射击它。

        一阵蓝色的火焰爆裂开来,整个屋子瞬间消失,下方的通道也塌陷了。

        丧钟还在雪地上用尸体拼了一行德语——“九头蛇万岁!”

        “你怎么还不进去?维持传送门哈米尔大师很辛苦的。”丧钟走了过来,让她进门。

        “九头蛇是那个神话生物?”

        “这和你们无关,你今年也十六七岁了,要想想自己,打算学炒菜还是学挖掘机?”

        “???”

        ..........................................

        他们抵达的目的地,是忠嗣学院的大礼堂,原本在小房子里挤得满满当当的女孩们,在这里显得并不怎么多了。

        不过这里有暖气,有足够的吊灯照明,墙壁也是贴了漂亮的壁纸,小姑娘们显得很高兴。

        纽约现在的时间是半夜,还有大概五个小时才会天亮,看来第二节课就得让哈米尔讲地理和时区的问题了。

        “老板。”

        琴酒迎了过来,他居然也在这里,半夜不用睡觉的吗?

        “学校这边有哈米尔就够了,你怎么没去休息?现在时间太晚了。”苏明叹了口气,拍拍老伙计的肩膀。

        琴酒其实也是无奈的,哈米尔是典型的学者,而且还缺乏一些常识。

        这些日子一直是琴酒在管着学校的事情,比如安排厨师和物业,比如购买教材和后勤物资,伏特加和乔斯满世界地去挖角老师......

        这里毕竟是纽约,哈米尔在这里想要买几百床被子都找不到路。

        琴酒有很多小弟可以跑腿,但他也必须坐镇这里,都是些太零碎的事物。

        听了琴酒的原因之后,苏明也没有别的办法,让哈米尔过来当校长主要就是看上了他的学识以及战斗力,一开始就不是冲着让他处理杂物来的。

        苏明经常会不在这边,威尔逊企业总得有个强者坐镇,哈米尔也许不如许多人,但也要想想他背后是谁啊。

        “他学得很快,过些日子就会好的。”苏明只有先安慰一下琴酒,毕竟他还要兼顾生意那边的实情,确实有些负担太重:“洛琳报道了吗?”

        “她很快就过来,她这些天一直住在学院里,现在很可能是在化妆打扮,不过老板你最好把制服换掉,丧钟出现在她面前有点早。”

        “没事,我马上就走,这边都先交给你们,我得再出去一趟。”

        “好吧,这些小姑娘的课程怎么安排?”

        “先给她们放假,休息一段时间,她们精神紧绷太久了,一点都不像是孩子。”苏明摇摇头,看着舞台下方的人群:“哈米尔,看好她们,不要让她们杀任何人。”

        “遵命。”教育家哈米尔推了一下自己的眼镜。

        “交给你了,不过最好练习一下笑容,你太严肃了。”苏明耸耸肩,转身从礼堂后门离开。

        “......”

        哈米尔露出一个恐怖的表情,完全称不上是笑容,而且只维持了短短一瞬间。

        琴酒走上了讲台,看着下面盯着他的小姑娘们也是一阵头大。

        “同学们,大家好,我是威尔逊先生的副手,大家都叫我琴酒,从今天开始,你们将会在这里生活了,如果有什么问题,都可以找哈米尔校长,以及你们的洛琳老师。”

        “我们还要学杀人吗?”下面有小姑娘提问。

        “如果你想继续学,我们有人可以教你,但如果你自己不想学,也不会有任何人强迫你,自由选择,就是我们学校的宗旨。”

        琴酒面带笑容地回答道,就像是慈祥的老爷爷一样。

        实际上,他的老板就是个自由的人,这学校什么规矩都没订下来,除了一本诡异的‘魔典’之外。

        老板交给哈米尔的那个厚本子他也看了一眼,卷首语就是什么‘忠诚不绝对,就是绝对不忠诚’......

        当时琴酒就‘啪’地把书合上了,洗脑也太直白了,这鬼玩意根本没法用,还得他想办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