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松小说 - 其他小说 - 美漫丧钟在线阅读 - 第543章 世界树燃烧

第543章 世界树燃烧

        洛基坐在床头,把托尔的手捧在自己的膝盖上,看似低头细心地给他上药,但实际上眼珠子疯狂乱转。

        伤势很有意思,能差点把托尔烤熟的火焰么?

        窗外的晚风吹来,吹动着房间内的丝绸窗帘,充满北欧风格的房间中铺着大块的兽皮,而这一切都让烧烤的香气更浓郁了。

        什么火能伤害到天神呢?

        托尔对洛基的念头毫无所觉,他脱掉全身装备,只穿了一条裤衩,躺着给洛基讲了一下事情的大概经过。

        洛基听后脸色古怪地抬起头来,看托尔的眼神变得像是在看弱智一样。

        想必那些村民现在非常绝望吧?托尔总是能在无意间达成自己有意也做不到的效果,真是太有趣了......

        “该死,不要那么看我!”

        托尔拍了洛基的脑袋一把,他感觉洛基像是在想什么不好的事情。

        他这弟弟什么都好,就是太喜欢恶作剧,而且一点都不像其它人那么豪爽,他有什么事都藏着不说。

        “别冲我发火,又不是我教你用拳头揍火焰的。”洛基整理了一下自己的长发,眼睛转向了另一边:“如果奥丁还在,他肯定知道这火是什么。”

        托尔往床头方向挪动了一下身体,用几个垫子支撑自己的上半身,探手勾住洛基的肩膀。

        雷神那粗壮的手臂显得洛基像是个发育不完全的孩子。

        “我们从来都不需要他,什么事我们都能自己解决,就我和你。”

        “他消失了,很长时间没见过他了。”

        洛基挣脱了托尔的胳膊,他非常不喜欢托尔这样,因为这只会显得自己太瘦小,引来别人的嘲笑。

        尤其是西芙那个恶毒的女人,自己只不过把她的金发变成了黑发,她就一直记恨自己。

        每次西芙看到自己被托尔搂着,总是投来异样的眼光,像是在无声地讥讽他。

        托尔从一旁抓过一个水盆,把自己的手塞进了水里,他感觉火辣辣的伤痛好多了,听了洛基的话,托尔表示出了不屑:

        “那个又可恨,又没用的老头子......”

        “但他是全能之神,众神之父,几乎无所不知。”洛基反驳了一句,他对于奥丁还是挺畏惧的:“只不过他现在消失了。”

        “消失就消失吧,老头子知道什么时候该出场,方便他抬高自己,不过也就那样了。”

        托尔知道洛基说的是对的,但他嘴上就是不愿意承认。

        阿斯嘉德人都说他不如奥丁,他很不服气,他掌握着雷电之力,而且比奥丁更强壮,更年轻,而且更勇敢无畏。

        知道的多有什么用?

        不过奥丁看不上托尔的勇敢,他把那称为莽撞和无脑,两人经常因此不欢而散。

        洛基其实也是这么觉得,他感觉整个仙宫好像没有比托尔更蠢的人了,他只不过不曾说出口罢了。

        一个王者需要表现得大度和友善,威严和怀柔都不可或缺,因此他对傻子托尔非常好,表现得兄友弟恭。

        洛基想要做阿斯嘉德之王,或者说是九界之王,他时刻注意着自己的表现。

        所以当托尔在背后说奥丁坏话的时候,他只是嘴角抿着,微微向上翘起,露出似笑非笑的表情。

        这就是他的态度,至于是赞同还是不赞同,就让托尔去猜吧。

        不过托尔大多数时候不在乎他的意见,他往往只是自己发表高谈阔论,骂爽快了就完了。

        洛基怎么想,关他什么事?

        而这种无视,才是让洛基最难受的,他甚至还去问过众神之母弗丽嘉,自己究竟是不是她亲生的?

        弗丽嘉十分肯定地抱着他,把他搂在怀里,告诉他永远是她最爱的小儿子。

        不过就在洛基给托尔包扎伤口的时候,他发现房间里好像越来越明亮了。

        他看了看墙上的灯,又打算看看窗外的月亮,却在他扭头的时候,看到了远处的世界之树正在熊熊燃烧。

        原本枝繁叶茂,郁郁苍苍的古树,此时犹如一根火把,把整个国度都照得通明。

        就连心思缜密的洛基,在这一刹那,都差点惊呼出声。

        奥丁曾经给洛基和托尔讲过,他们的强大国家,实际上由九大国度构成,这些国度生长在世界之树上。

        它们分别是阿萨神族的阿斯嘉德(Asgard)、华纳神族的华纳海姆(Vanaheim)、光精灵居住的亚尔夫海姆(Alfheim)、矮人的锻造世界尼达维勒(Nithavellir)、人类居住的米德加德(Midgard)、以及亡者的国度冥界(Hel)。

        这些,是实际上处于阿萨神族统治的世界。

        而冰霜巨人的约顿海姆(Jotunheim)、黑暗精灵的瓦特阿尔海姆(Svartalfheim)、火焰巨人的穆斯贝尔海姆(Muspellheim)。

        这三个国度并不归阿萨神族管理,他们只不过是曾经的战败者。

        只不过这些地方环境严酷,根本不适合阿萨神族生存,奥丁对那三个地方的统治更多是名义上的。

        当然,随着洛基和托尔的岁数增长,他们也知道宇宙中还有更多的星球,那古老的传说渐渐被当做了老头子的故事。

        这九大国度,每一个都是独立的星球,都是包尔或者奥丁征服的土地。

        不过他们还不知道,就连众神之母弗丽嘉,都是奥丁发动大军抢来的。

        以前洛基就时常思考,宇宙的那套理论,好像无法解释世界之树的存在。

        它维系着九个不同星球的联系,而着远隔无穷星海的九颗不同星球,仿佛形成了一个紧密的聚合体。

        尤其是阿斯嘉德和冥界,更像是漂浮在宇宙中的平面大陆,究竟算不算是个星球,洛基都不敢肯定。

        而现在,传说中生长着九大世界的大树着火了,这看起来不太妙......

        “托尔?”

        “怎么了?”

        托尔迷迷糊糊地回答,洛基的床太柔软,而且还有让人安心的味道。加上这些药物冰冰凉凉的,实在太舒服了,他都要睡着了。

        此时他完全是闭着眼睛的,从嘴角挤出几个词来。

        “看看窗外,我的兄弟。”

        洛基把托尔从床上扶了起来,用手拔开他的上下眼皮,让他睁眼看看外面。

        “奥丁之须啊!”

        托尔瞬间睡意全消,他从床上爬了起来,光着膀子趴在了阳台上,向着世界树的方向张望。

        世界树位于国度的边缘,距离那里最近的地方就是奥丁以前的旧居所,现在英灵们居住的瓦尔哈拉英灵殿。

        “洛基,快去备马,我们得过去看看。”

        托尔一边说着,一边急匆匆地把装备往身上套。

        洛基又露出了看傻子一样的眼神,他抬起手念了一句咒语,身上的丝绸睡衣瞬间变成了深绿色和黑色的长袍,人也原地漂浮起来。

        “我们飞过去不好吗?”

        托尔脸皮奇厚,在被洛基鄙视后也没有不好意思。

        这不是没想到嘛!

        没想到不是很正常嘛!

        有聪明的弟弟去思考就行了啊!

        他拿起锤子和洛基就飞向了世界树,在一片通红的天幕中快速飞过,像是两只急于扑火的飞蛾。

        但他们无法靠得更近了,因为越是靠近,温度就越高,热量形成的气流把两人在空中吹得摇摇晃晃。

        世界树比托尔已知的任何宫殿都要大,而此时产生的热量也同样惊人,又是那种可怕的火焰,却不知为何蔓延到仙宫来了。

        托尔还好,他身强力壮,但洛基好像在浓烟和热浪中有些睁不开眼睛。

        雷神只能带着他先降落,找一个合适的角度走过去。

        “这不是好兆头,对吧?”

        洛基躲在托尔身后,用哥哥来抵挡热风,他大声地询问着,因为树木燃烧的声音几乎回荡在天地之间,响成一片。

        就像是无数的白蚁在啃食大树,眼前的植物发出了哀嚎。

        “只有疯子才会觉得这是好事。”托尔皱着眉头看着眼前的场面,目光所及之处全是一片赤红,这火该怎么救?

        他有些焦急地开始思考,但周围的环境太热,他越是着急想办法,越是心浮气躁。

        “这回你不会试图用拳头痛揍火焰了吧?”洛基问道,他感觉自己的头发都要打卷了,这里的情况他们根本解决不了,得去叫人。

        托尔先是摇摇头,他看了看自己被包成熊掌一样的手,这就算想打也做不到啊。

        就在洛基有些放心之后,托尔却又补充了一句。

        “等我一泡尿撒到树上,这火焰就知道谁更厉害了!”

        洛基捂住了自己的额头,他感觉自己的长角头冠是不是紧了一些?怎么感觉头疼呢?

        而且他知道,托尔是认真的。

        托尔一边顶着热浪上前,一边打算用被束缚着的手解开皮带,也不顾火焰会烧掉他的毛发,就想掏出家伙尿起来。

        “看看这招吧!该死的火焰!怕了吧?!我是雷神托尔!我命令你熄灭!”

        洛基没有看到火焰有任何熄灭的迹象,而且他不可能让托尔往火里撒尿,哪怕是雷神,也不可能用尿熄灭一个火堆。

        更何况世界树直径就有上千米,热力会把托尔的小鸟都融化掉,那奥丁醒来肯定又要骂他没有照顾好托尔。

        他连忙拉住托尔,扯着他的腰带,后退了好大一截。

        不过就是这后退,让他的视野宽广了不少。

        他看到这里不是只有他和哥哥托尔,在大树燃烧着的树干另一面,还有一个陌生人。

        那个人穿着很普通的阿斯嘉德长袍,手里正拿着长长的金属钎子,钎子上面穿了一些东西,像是在用世界树烤肉?

        在洛基看到他的时候,那人好像也看到了他们,用独眼看了他们一眼,露出一个诡异的笑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