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松小说 - 其他小说 - 美漫丧钟在线阅读 - 第544章 冒牌天神

第544章 冒牌天神

        有那么一瞬间,洛基还在回忆自己是不是曾见过这个人。

        但很快,他就把瓦尔哈拉里的居住者都回忆了一遍,并没有这人的存在。

        也许是那只眼罩,还有那似笑非笑的表情,让他想起了奥丁,因此心中猛突了一下,感觉到了一些熟悉。

        不过那只是一瞬间,紧接着他就戒备了起来,这是个陌生人,偏偏出现在燃烧的世界树旁边......

        这很难不让洛基多想。

        然而那个人只是扫了他们一眼,又扭过头去,看着自己手中钎子上的东西。

        洛基注意到那是一些仙宫的水果,此时正被放在靠近火焰的地方烘烤,并且以极快的速度变得热气腾腾。

        表皮变得焦黑了,再烤就要着火了。

        那个人收回水果,咬了一口,丝毫不介意高温的影响,而是满意地点点头。

        “你是谁?”

        但是烤水果的人答非所谓,他只是平静地反问:“你们来了?孩子们。”

        托尔歪了歪脑袋,为什么这话语听起来熟悉又别扭呢?

        洛基皱起了眉头,他开始准备咒语,要先来一个幻术,再准备攻击性的魔法。

        “停下吧,洛基,在世界树周围,所有调动魔力的行为都会经过它,此时此刻就意味着你可能变成火把,非常危险。”

        洛基背在身后的手指停下了,他有些惊疑不定。

        对方连头都没有回,就知道他在施法,这是什么样的水平?

        洛基眼珠一转,立刻挤出了笑脸:“不知阁下究竟是谁?来阿斯嘉德又所为何事?”

        “收起你文邹邹的语调和假笑,洛基,你知道我就讨厌你那样。”那个人冷冷地瞥了他一眼,从地面上站起来:“我会在瓦尔哈拉不是很正常吗......”

        一边说着,原本坐在悬崖边的他站起身来,将长钎子上的水果摘了下来,转身丢给了托尔。

        紧接着那烧烤钎子一阵缩短,很快在赤红的火光中,发出了耀眼的金光,渐渐形成了一把长枪。

        复杂华丽的枪头,通体金色,显得充满了庄严的威慑力。

        永恒之枪冈格尼尔。

        这把武器被独眼的人紧紧握在手里,此时他的气势也毫不掩饰地铺开,无上权威、惟我独尊。

        “因为我是你父亲。”

        洛基张了张嘴,一时间难以接受这个说法,为什么奥丁变得比自己还显得年轻?

        但奥丁是全能之神,他不光可以随意改变相貌,甚至能变成乌鸦,或者数千米高的巨人。

        怪不得他和托尔都找不到他,这个糟老头子原来是改变了容貌,回到了自己的故居,和英灵殿那些死人混在一起。

        原来所谓的奥丁之眠是这个意思吗?

        还有那瞎掉的右眼,正是奥丁的标志。

        洛基的疑惑只是存在短短一瞬间,因为冈格尼尔是无法作假的。那不是幻术,他自己就是幻术大师,能够轻易分辨任何影响视觉的魔法。

        因此,洛基的注意力很快就转移到了另一个方面。

        他一边鞠躬行礼,一边暗中嫉妒地看着托尔。

        刚才奥丁把烤过的水果全送给了托尔,为什么不给自己一个呢?

        奥丁做事常常含有隐喻,如果这些水果代表的是经历过大火的阿斯嘉德,那是不是意味着奥丁想把阿斯嘉德交给托尔呢?

        为什么?自己明明各方面都比托尔更优秀?为什么奥丁却从来不正眼瞧自己?

        洛基心乱如麻,虽然保持着笑容,但是已经陷入了各种幻想。

        托尔根本没有注意到,他只是傻呵呵地笑着,一边把果子在胸口蹭了蹭就往嘴里塞,一边微微鞠躬表示向奥丁的问候:

        “你怎么在这里烤果子?父亲。”

        “我是众神之王,我的国度着火了。”奥丁只是点头回应,示意他们平身:“儿子们,看看眼前燃烧的世界树,你们有什么想法?我刚才注意到你们想要灭火。”

        “是的,父亲,你就在一旁看着好了,看我一泡尿浇灭这火焰。”

        托尔嘴里全是果子,烤水果还挺好吃的,他听到奥丁的询问,不假思索地回答道。

        年轻的奥丁不置可否,他的独眼转向了洛基,火光照耀下,他的身躯泛着金光。

        “洛基,我的小儿子,你来回答这个问题。”

        洛基被从盘算中叫醒,他先是十分得体地捧了托尔几句,然后才说出自己的想法。

        “我觉得这种规模的火势一定不是普通的火焰,首先要分析它的起因,接着找来更多人一起想想办法。”

        奥丁还是不点头也不摇头,他只是转过身去,面向大火的方向。

        “我的儿子们啊,你们说了很多,也说的很好.....但方法都不对,灭火的真正办法,是等它燃尽。”

        “啊?”

        托尔头一次听说这种方法,手里咬了一半的果子都掉了。

        但是仔细想想,好像没错啊。

        当能燃烧的东西都烧完了,火不自然就灭了吗?只不过现在着火的是世界树,放着让它烧......是不是不太好?

        洛基的眼珠转了转,他觉得奥丁是在暗示什么,是时间吗?告诉两人时间才是造成结果的必经过程?

        也就是说自己还是有指望能当国王喽?

        所以他没有说话,只是静静地听着。

        三人站在靠近世界树的一圈悬崖边,这树不知道从何处长出,穿过了阿斯嘉德的地面,仿佛它自始至终都在这里。

        但此时它就像是个巨型火把,把生命变成了光和热量。

        “不要惊讶,儿子们,这火焰确实不是凡物,就连我也没有办法,但今天我要教给你们一个道理。”

        奥丁把永恒之枪插在地面的石板里,双手抱在胸前,平静地看着眼前的火势,用沉稳的声音说着:

        “只要有树叶飞舞的地方,就会有火在燃烧,火的影子照耀着阿斯嘉德,然后新的树叶会再次萌芽,这就是火之意志......”

        托尔没有听懂,但是觉得好像很有道理,反正世界树好像也没什么用,听起来以后还会长出来?

        那就放着烧吧,怪不得奥丁这么悠闲地烤水果呢,原来没什么大事。

        “父亲,我懂了,你稍等片刻,我去杀两头牛带过来,为了火之意志我们应该宴饮一番。”

        托尔说完,露出憨厚的笑容,拍拍胸口就飞走了。

        洛基想得更多,他听懂了隐含的意思,奥丁的意思是,只要阿萨神族还在,那么阿斯嘉德就算被毁也没什么大不了的。

        无论被火烧毁多少次,只要有人,就可以重建,这是一个关于传承的隐喻。

        不愧是奥丁啊,意外看到无法熄灭的大火,心态依旧波澜不惊,还能想到通过这个来教育两人,不愧是众神之王。

        但是他对于托尔的听不懂以及逃避表现嗤之以鼻。

        就这脑子,怎么能当王者?还是要看自己的......

        于是接下来,在托尔去找牛肉的时间里,洛基开始不断地奉承奥丁,从那年轻的脸上,可以看出奥丁对他很满意。

        如果他能哄得奥丁每天都这么高兴,他的未来就是一片光明了。

        托尔很快就回来了,双肩上还扛着两头没有脑袋的牛,他用妙尔尼尔随便在牛头上敲了一下,牛脑袋就爆炸了。

        奥丁直接用永恒之枪穿起一头牛,那武器渐渐伸长,把牛送到世界树旁边翻烤着,时不时还收回来,奥丁会往上面洒一些调料粉末。

        洛基取来了酒水,三人围坐在一起,把烤好的牛肉分食。

        奥丁自己拿一条后腿,托尔分到一条后腿,洛基只分到一条小一号的前腿。

        洛基的脸色稍微有些阴郁,但很快就闪过了,像是没事人一样。

        这肉有些老了,世界之树的热量太足,不过世界树不愧是神物,烤肉带着一种特殊的香气,有些辛辣和刺激性,让人光是闻着就感觉上瘾。

        三人都吃得非常高兴,在两人的印象中,奥丁很少会这么和颜悦色地和他们一起吃饭。

        不过和颜悦色不好吗?难不成还想承受神王之怒,被冈格尼尔抽打一顿才舒服?

        托尔一边举着一条牛腿,一边高兴地说:“父亲,我们应该多在一起吃饭,一家人在一起实在太好了。”

        “只要你们以后还认可我是你们的父亲,我们随时都能一起吃饭,呵呵......”

        奥丁若有所指地笑着说道。

        洛基心中不由一紧,这是在提醒自己两人注意他依旧是国王,暗示两人不要对王位起心思吗?

        看来神王已经注意到了自己的心思啊......

        不过奥丁现在衰老得十分厉害,虽然外表看起来年轻,但语气和行动都老态龙钟,自己只要多等些年就好。

        洛基脑中的思绪瞬间转完,他笑着给奥丁和托尔倒酒,最后才给自己的杯中加满。

        “父亲说的什么话,你当然是我们的父亲了,不然还能是啥?”

        托尔还是没有听懂,他大咧咧地啃着牛腿,揪起斗篷擦嘴,含糊不清地说完,抓起酒杯就往嘴里灌。

        别说,在暖烘烘的地方办酒宴就是舒服,老头子还挺会享受的。

        .....................

        吃了一小会之后,奥丁丢出了手中的骨头,那骨头触碰到燃烧的世界树瞬间就变成了灰烬。

        他看着周围渐渐多起来的人群,但并没有人敢过于靠近。

        他得离开了,弗丽嘉如果过来就麻烦了。

        “儿子们,这里的酒宴让我非常满意,但事情没有结束,我有任务需要你们去做。”

        “说吧,父亲。”

        托尔立刻回应,而洛基没有说话,不过双眼也看向了奥丁。

        “你们的任务并不相同,首先,洛基,你来代表我,召集阿斯嘉德的所有人来世界树周围饮宴,教给他们火之意志的道理,确保每个人都能学会,能做到吗?”

        “谨遵你的旨意。”洛基微微鞠躬,脸上露出了邪魅的笑容。

        这是考验吗?是奥丁想看看自己和托尔谁任务完成的更好?

        奥丁的独眼又看向托尔:“你的任务是在酒宴之后,召集全部大军,全部,包括王宫卫兵和地牢看守,去进攻穆斯贝尔海姆,这火焰是苏尔特尔引发的,他必须付出代价!托尔,我的好儿子,将他的王冠带回来给我,我要用它装饰我的宝库。”

        “好的,父亲,我会把他戴着王冠的脑袋一起放在你面前!”

        奥丁欣慰地笑了笑:“去吧,这事情我就不参与了,没有结果之前不要来找我。”

        说完,奥丁拄着永恒之枪站起来,向着瓦尔哈拉走去,穿过鞠躬的人群,只给两人留下一个强壮的背影,渐渐消失在黑暗的角落处。

        托尔和洛基对视一眼,眼中都充满了较量的火花,他们要在父亲面前,证明自己比兄弟的任务完成的更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