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松小说 - 其他小说 - 美漫丧钟在线阅读 - 第549章 爆发

第549章 爆发

        她们头戴花环和鹿角,穿着轻薄的亮纱,发出蓝光的丝线穿梭在她们指尖,蝴蝶在她们身边飞舞。

        这些丝线不止从何处来,也不知去向何处,但她们的工作好像只是理顺这些复杂的绳结。

        一个少女,一个少妇,一个老妪。

        而在她们面前的小水塘里,漂浮着一只小小的金船。

        维京帆船,看起来就像是模型一样,但风吹过,它好像要撞在睡莲上了。

        结果会如何呢?

        是帆船倾覆?还是睡莲凋零?

        没人知道。

        最为年幼的女孩看起来只有十四五岁,她一边粗暴地扯开手中纠缠的线团,一边开口说道:

        “早在远古之时,命数还未展开,我们的丝线也未曾织起,诸神从虚无中诞生,一改宇宙的荒凉旧容,他们狂妄地四处横行,筑造起无数世界。”

        少妇温柔地整理着手中的线团,她耐心地把绳结一个个解开,接口道:

        “诸神繁衍生息,自相残杀。巨怪、精灵、恶魔和巨人征战不休,阿萨神族与华纳神族也纷争不断。于此同时,中庭的人类学会了直立行走,磨石为斧,学会了思考自身与万物,人与神一样,会爱,会恨,会战斗,会梦想,会谋略。”

        老妪低着头,慢吞吞地将几根丝线合二为一,让它垂入眼前的池塘,看它缓缓漂向那艘小船:

        “众生创造历史,而吾等将命运编织,留心这一根细线,且看它去向何处,连接着兄弟和父子,连接着女神和男人......”

        但这根丝线并不听话,它在水里像是水蛇一样乱拐。

        ................................

        时间流逝,夜晚过去,苏明和琴酒依旧留在布伦希尔德的小屋里,三人用壁炉里的火正在烤肉吃。

        虽然他原计划让琴酒先返回地球,但琴酒自己不太愿意,她也想看看阿斯嘉德究竟是遭遇了什么,使得神母们如临大敌。

        对于自己的家乡有所担心,这是人之常情,苏明不会强迫她。

        估计这次离开就不会再回来了,就让她多看看吧。

        城中留下的人依旧很多,不过都是妇女、老人、小孩或者是伤残的战士,都没有多少战斗力。

        当然,还有几个留守英灵殿的瓦尔基里,以及操纵彩虹桥的海姆达尔。

        在今天的黎明,大军出征,目前为止没有任何消息穿回来,看起来那边还没有接战。

        苏明计划的初期目标已经达成,接下来就看能引来什么牛鬼蛇神了。

        “你尝尝这个。”

        琴酒从自己的口袋里,掏出了一些威尔逊企业的零食来,其中辣条居多,也有几小包干脆面什么的。

        “这是什么?”

        “吃的,无聊的时候用来打发时间,很好吃,阿斯嘉德不产辣椒的。”

        她把自己的零食分享给布伦希尔德,两个女武神就着烤肉吃起了辣条。

        “感觉有些奇怪,为什么我心跳都这么快?而且身体好热。”

        吃了几包之后,布伦希尔德吸溜吸溜地喘着气。

        “辣椒就是这样的,但习惯之后,吃饭没有它就很难下咽了。”琴酒又撕开一袋,她好像打算在这里把存货都消耗完。

        不过在两人吃着东西的时候,苏明好像隐约听到了轰隆隆的雷声。

        声音很远,但这躲不过他的听觉。

        “骑兵?”

        这里的军队,都是搭乘飞舟行动的,到了战场跳下船列阵作战,需要快速移动的时候再上船。

        听起来像是维京海盗。

        下船战斗然后劫掠村庄,在敌人大军赶来之前上船跑路。

        当年英国就因为漫长的海岸线,吃够了这份苦头,因为战神明显是把阿萨神族的战术教给了维京人。

        现在的阿斯嘉德也一样,他们更重视船只,也就是飞船。与之相反,他们有非常发达的科技,陆地交通工具却依旧是马。

        阿斯嘉德的骑兵只有一支,就是瓦尔基里,飞行骑兵,人数原本就少,现在更没几个人了。

        而此时此刻的马蹄声响起,必然不是阿斯嘉德人,应该是入侵者。

        “停一下,女士们,你们听。”

        苏明站起身来,走近了窗边,侧着耳朵去分辨声音传来的方向,脸上的微笑也被收起,恢复到一片漠然。

        房间里安静下来了,只能听到壁炉里木柴燃烧的声音,此时那些低沉的雷声正在靠近,越来越清楚了。

        这是千军万马冲锋的声音。

        方向不是从彩虹桥来的,而是仙宫的另一面。

        海姆达尔看来召回了一部分军队,这些卫士很快就上了战场,使用城中的那种看起来如同弩炮般的激光装置和敌人打了起来。

        很快交火的各种声音也传入了几人的耳朵,这就让苏明更加确定了。

        不过一般第一个动手的都是傻子,苏明不觉得骑兵能攻破仙宫,更别说奥丁的宫殿,那高耸入云的金宫防御非常完善。

        “我得去看看。”布伦希尔德晃晃悠悠地从兽皮上爬起来。

        只是她好像有些喝得太多了,一晚上嘴就没停下来。

        琴酒的酒量更好,她此时倒还能扶起老队长,只不过她没有盔甲也没有武器,更别说飞马了。

        骑兵的本事至少有大一半在马背上,古往今来,欧洲骑士落马基本连农民都不如,打不过草叉子的可不是只有杰洛特一个人。

        而作为瓦尔基里,没有飞马的两人,她们现在能发挥出的实力应该比西芙还要差一档,只比普通仙宫战士强一点。

        仙宫可以看作阿斯嘉德的首都,而阿斯嘉德是一整块悬浮在宇宙中的大陆。

        仙宫之外还有广袤的土地,一般作为奥丁或者托尔亲信们的封地,比如海姆达尔,西芙,三勇士等等,他们都有自己的小块领土。

        一方面他们是领主,另一方面他们在首都上班,为国王服务,这就是封建制宫廷的形式。

        但此时这支骑兵不知道如何,神不知鬼不觉地绕过了所有了外围防御,直接兵临城下。

        “走吧,我跟你们一起去看看。”

        “你们一个是外来者,一个是囚犯,这么出去不行。”布伦希尔德摇摇头,她的思维还算清楚。

        “简单。”苏明拍拍胸口:“绞杀。”

        黑色的触手从他的胸口冒出,先从包裹中取出圣像盔甲替他穿上,然后自己敷上去一阵扭曲变化,成了一件仙宫风格的盔甲。

        而苏明的脸,也被肉色的组织所覆盖,渐渐形成了著名演员安东尼的外貌。

        魔浮斗篷瞬间改变颜色,恢复到它最爱的大红色,飘扬在盔甲的肩膀后。

        弑神者再次变成长枪,被苏明握在手里。

        “我是仙宫之主,释放囚犯何须他人同意?”

        布伦希尔德:“......”

        说真的,她都有些搞不清这究竟是不是奥丁了,难道说这是更深层次的谋略?

        不过琴酒知道,老板就是老板,虽然模仿得很像,但......

        “老板,胡子。”

        她提醒道。

        苏明摸了摸下巴,对了,奥丁的胡子忘了变,他脑海中对于奥丁演员最深的印象就是汉尼拔医生。

        绞杀在宿主影响下,也老想着什么青豆烩肝脏,红酒炖舌头什么的,一不留神就变成那位了......

        在琴酒的帮助下,苏明修改了一些细节,完全拟真版的奥丁就出现在房间里。

        他一扬披风,大步走向了门口,而琴酒拉了布伦希尔德一把,连忙跟上。

        有了带路党的帮助,苏明现在不管是气势上,还是行为习惯,可以说和奥丁本人有九成相似,就算弗丽嘉遇到了,他也有信心蒙混过去。

        不过这个样子还不能上战场,因为奥丁作战还有一个细节。

        要骑马,奥丁的战马有八条腿,那是绞杀无法模仿的,总不能下了马,人和马之间还有一条线连着吧?

        因此苏明要先去借马来骑一下,省得穿帮。

        ................

        奥丁的马厩非常豪华,就连食槽都是纯金的,八足天马斯莱普尼斯就住在这宫殿里面,生活条件甚至比普通的仙宫人都要好不少。

        好酒好肉管够,还给它找了一大群漂亮母马做老婆。

        传说中奥丁会把斯莱普尼斯和天马的后裔赠送给人间的勇士,在勇士死后,这些马会把尸体从尸堆里翻出来,方便瓦尔基里们寻找。

        不过奥丁岁数大了之后,需要打仗的情况很少,这匹神骏几乎天天都闲着。

        再说了,现在地球上谁还要马,真正的勇士不说开飞机,至少得来辆汽车或者摩托吧?

        汽车它又生不出来......

        此时它就埋头吃着食槽里的野猪肉,大口喝着金盆里的美酒,完全不在意周围妻妾们诱惑的叫声,有些母马过来蹭它,都被它用蹄子拨开,还露出人性化的嫌弃表情。

        像是在说:‘走开,你们这些臭钱,走开,你们这些贪恋我财富的雌性。’

        它每天都从八百平米的大床上醒来,被各种享受的物品包围,生活毫无目标。

        人们以为它天天生活乐无边,毕竟作为一匹马,这简直就是马生的巅峰了。

        但它是战马,不该留在这富丽堂皇的宫殿中,不荣耀的日子是战马的耻辱,它想要的只有战争。

        就在它人性化叹气的时候,它看到了熟悉的身影,那人单手就推开宫殿大门,纯金的大门狠狠撞在墙壁上,而后他大步地向它走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