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松小说 - 其他小说 - 美漫丧钟在线阅读 - 第577章 要素察觉

第577章 要素察觉

        “完全的猜测?还是有依据?”

        苏明骑上马,把两人都拉上马背,八足天马足以负担起三人的重量,它就是马类中的加长轿车。

        “有些地球神话依据.....埃达史诗你听说过吗?”

        摩纳克坐在苏明的身后,而琴酒坐在苏明前面,魔浮斗篷卷起一个角蹭了蹭法师,像是在打招呼。

        “荷马史诗我知道,维吉尔的《埃涅阿斯纪》和约翰·弥尔顿的《失乐园》我也读过,甚至我还知道史诗《玛纳斯》,但是埃达史诗是什么?”

        原本丧钟的记忆里有些文学知识,但是并不全面,加上苏明自己的记忆,也就是个半吊子。

        三人朝着华纳海姆的首都直奔而去,村中躲在门后偷看的只有老人和孩子,古尔薇格的宫殿现在防御堪忧。

        他让天马尽情驰骋,这里的草原一望无际,根本没有道路。

        “顾名思义,同样是一部记录历史的长篇诗歌,主要讲述了奥丁如何搜集材料,排除万难,让矮人王伊提里为他铸造妙尔尼尔,并且之后用它杀死了霜巨人之王劳菲的故事。”

        摩纳克向苏明解释道,他呼吸着清新的空气,感受着耳边呼啸的风,感觉肚子好多了。

        “看来这史诗比较注重文学性,因为记载的历史并不怎么准确。”苏明耸耸肩膀,手中抓着缰绳,琴酒的脑袋在他下巴上蹭来蹭去:“妙尔尼尔是洛基骗矮人造的,劳菲也根本没有死。”

        “《特洛伊》和《神曲》在以前也被当做史诗的,我知道,故事终究是故事,但是有一部分是事实,比如说妙尔尼尔的材料,我认为史诗中说的才是真的。”

        摩纳克露出一个文雅的笑容,好像这史诗是他写的一样。

        苏明摸摸下巴,他回忆了一下喵喵锤的来源,一般来说,关于其材质有两种说法。

        一种说法是锤头部分,采用的是将要死亡的行星内核,其塌陷产物密度极高,矮人们用一颗恒星铸造了它。

        另一种说法是锤头是乌鲁金属,矮人铸造了它,奥丁又赋予了它奥丁之力。

        当然这两种说法,都承认喵喵锤的握柄部分是世界树的枝干。

        握柄原本比较长,被洛基恶作剧削掉了一截,托尔从奥丁那里接手的时候,觉得不太顺手,就给它绑了龙皮的皮带,养成了甩着玩的习惯。

        “史诗里怎么说的?”苏明追问。

        “我没有你那么好的记性,只记得一个大概......在诗歌中,矮人们用一颗将要死亡的恒星制成了熔炉,取名为太阳之心,然后在他们的世界尼达维勒用另一颗恒星加热,将乌鲁金属熔铸成了妙尔尼尔,奥丁赋予了它仙宫之力。”

        摩纳克看着天空,马背的颠簸让回忆变得有些困难,他断断续续讲述了一段故事。

        “我好像有点思路了,继续说。”

        法师长长地出了口气,他已经记不清自己上次骑马是什么时候了,说真的,他还是骑大象比较多:

        “锤子顺利完工,交予奥丁使用,但是熔铸妙尔尼尔的锻炉接受了奥丁的祝福,在之后还连续启用过好几次,熔铸了另外一些东西。”

        “我懂了......是命运之石。”

        苏明缓缓点头,和妙尔尼尔同出一源的神器,看起来又像是一堆小石头的,就是命运之石。

        “是的,史诗中叫做诺恩符文,而你叫它命运之石,我认为本质上应该是一个东西,它们和妙尔尼尔一样,都拥有奥丁之力。”

        摩纳克揉了一下肚皮,既然丧钟已经明白,那他就不用多说了。

        苏明捏了下自己的眉心,知道归知道,但如果泽莫现在手里的是命运之石,那就不好办了。

        那种东西更像是随机外挂,根据拥有者的不同,会使所有者展现出不同的超能力来。

        它平时的形态是一箱大概上百个小石子,正式使用时需要融汇在一起,构成一个拳头那么大的石块。

        每个人掌握命运之石时,能得到的能力都不同,这完全都看运气。

        比如飞行,真空呼吸,疾病免疫这些基础能力;也有心灵传动,或者是意念读心这样的高级能力。

        获得的能力不唯一,同时也可能获得多个能力。

        现在苏明已知的情报,就是《围城》漫画中,托尔使用了命运之石和仙宫之力,打败了要把英雄们团灭的哨兵。

        那可是莽汉之间的战斗,没有任何计谋,正面拳拳到肉地硬拼,谁的力量大就是谁赢。

        摩纳克不愧是魔法王子,一来就给苏明提供了重要情报,这么一来也能解释冰霜巨人们从资料室偷走了什么。

        那就是太阳之心。

        它蕴含奥丁之力,矮人王伊提里没有资格保管它,它对于任何铁匠来说都是终极神器,一个无与伦比的小型熔炉。

        使用完毕后,就得归还阿斯嘉德,奥丁把这件东西放在了资料室中。

        泽莫一开始就是冲着它来的,他手上原本就有着命运之石,而后又获得了蕴含奥丁之力以及太阳热量的熔炉,再从命运女神那里抢走了一截命运丝线......

        准备好了一切的材料。

        泽莫要开始批量制造命运之石了,现在就缺一颗恒星作为能源,还缺几个工匠。

        ..................

        琴酒一直默默听着两人的对话,她同样也在思考,作为仙宫人,她才是最了解情况的。

        命运之石她知道,见过,甚至还摸过几次。

        但那东西一直都保管在金宫中,往常就在资料室的巨大火盆里,当时琴酒并不知道那东西有什么特别的,就像是装饰品一样。

        像是喷泉,或者是焰火。

        火焰燃烧的时候,它们就像是飞蛾一样围着火盆上下飞舞,也像是无数的行星绕着恒星旋转。

        可听了摩纳克的话,如果它们和妙尔尼尔先后诞生,那价值难以估量。

        但......是谁把它们偷走,并且送到泽莫手里去了?难道是大蛇??

        可是大蛇进入仙宫不可能没人看见啊,这说不通。

        “为什么泽莫要来华纳海姆?这里没有优秀的铁匠。”她向自己的老板提问,同时观察着周围的情况。

        很安静,如今的华纳海姆一片祥和,如同几十年前一样。

        目光所及之处都是田园美景——绿色的山峦,金色的麦田,清澈的小溪。

        微风吹过,植物们都微微弯腰,如同大海中的波浪,反射出油亮的光。

        “太阳之心是个铸模,工匠只要把融化的素材灌进去。命运之石每一粒都很小,与铁匠相比,金匠更适合熔铸它们。”

        苏明回答了琴酒的问题,他已经做好了对付泽莫和霜巨人的准备,此时也在注视着周围的景色,调整着自己的呼吸。

        冥界之行,先不说他给自己放了多少血,就是抓狼的时候也受到了不少的内伤。

        身体和战斗力没有受到多少影响,但是内心的嗜血欲念有些翻腾,苏明一直在尽力平复它。

        “命运之石是一件很厉害的东西,既能分散到每个人手里,也能融汇为一,给首领增加恐怖的多项能力,就是不知道奥丁为什么就那么随便丢在资料室里。”

        摩纳克摇摇头,稍微有些遗憾地叹了口气,怎么看这都是阿斯嘉德保管不当。

        苏明把枪械和弹药从腰包里掏出来,交给琴酒使用。

        她如今没有武器也没有护甲,但是和其他的女武神比起来,琴酒会用枪。

        一边不断地武装她,苏明一边回答了法师的问题:

        “因为命运之石蕴含的是奥丁之力,奥丁他自己的同源力量,非常重要......而装作不在意,才是最好的障眼法,大家的目光都落在宝库上,谁会知道资料库中的宝物更加关键?”

        金宫里到处都金碧辉煌,宝库中的宝物在宇宙中都声名远播,谁能想到资料室中一座黑不溜秋的炉子以及一堆小石子是宝贝?

        没有守卫,任何人都可以进出的资料室,反而是很保险的地方。

        别指望阿斯嘉德人有几个会喜欢读书,资料室估计根本就没人去。

        三人一边说着这个话题一边赶路,不过随着天马快速前进,几人都察觉到了不对劲。

        “你们有没有感觉有点.....热?”

        苏明问法师和琴酒,他自己其实没有感觉到,但是绞杀对热量很敏感。

        “温度我没有感觉到,但是我发现了魔法的大幅度波动,就在前方。”摩纳克抬手指了一个方向。

        “提高警惕,我们过去。”

        苏明拍拍马的肚子,小八立刻就改变了方向,向着那边狂奔而去。

        目标方向是一个熔岩池,就那么突兀地出现在了草地中央。

        温度很高,空气都微微扭曲,而且它正在以一个恒定的速度不断扩散,其周围的植物都仿佛被看不见的巨口吞噬。

        “不是幻术,这个熔岩池真是存在,这是通过魔法,从另一个位面投射过来的火焰。”

        摩纳克立刻补充了一点,他知道丧钟喜欢掌握情报后再行动。

        “古尔薇格和苏尔特尔的协议起效了,华纳海姆会化成一片火海。”苏明立刻想到了原因。

        虽然古尔薇格被苏明说服放下了武器,但是这协议并没有解除,苏尔特尔现在已经想起来收账了。

        “我们该怎么办?”琴酒低头看着,而天马也不断地后退,熔岩池扩张的速度很快,到达之时只是像个浴缸,而现在短短十几秒,就快要变成泳池了。

        “华纳海姆得保住,霍勒威,准备魔法。”

        苏明从马上跳了下来,走近了熔岩池,而那燃烧着火焰的池塘很快就蔓延到了他的脚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