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松小说 - 其他小说 - 美漫丧钟在线阅读 - 第602章 秘客

第602章 秘客

        伴随着回忆,莉亚娜在牢房的一角蜷缩起了身体,但是在此时想起家人并不会有什么帮助,反而让她心中的恐惧犹如野草般疯长。

        牢房不大,但是仿佛每个角落都有生物在活动,浓重的黑色雾气遮掩了一切,只能依靠听觉来判断周围的情况。

        “嘶嘶.....嗦嗦.....”

        细微的声音从牢房中传来,莉亚娜连哭都不敢,只是睁大眼睛,恐慌地看着每一个发出声音的地方。

        这件牢房好像是活的......

        她不知道自己被抓来多久了,也不知道现在的时间和位置,更不知道哥哥和教授他们会不会来救自己。

        她的内心充满了绝望。

        然而就在此时,她好像看到了远处有一个红色光点在渐渐靠近,这是她这么久了第一次看到光。

        那是什么?仿佛穿过墙壁过来了?这会不会是猛兽的眼睛?

        她贴在了墙壁上,抓紧了自己的衣角,另一只手捂着嘴不让自己叫出来。

        答案是......那比猛兽可怕多了,那是抓她到这里的魔鬼。

        他看起来有人类的外貌,只不过全身都是通红色的,头顶长出了一圈环形的白骨尖刺,就仿佛是天生的王冠一样。

        他赤着上身,露出充满力量感的肌肉,比她的哥哥刚力士还要更加强壮,一把通体黑色的巨大战斧就背在身后,而那发光的亮点,是一颗被魔鬼捏在手指间的巨大红色宝石。

        它透着妖冶又飘忽的光,只是看上一眼,仿佛都能听到一些声音在耳边不停低语一些足以将人逼疯、却无法理解的语言。

        恶魔露出一个笑容,他好像时刻处于疯癫的状态中,他快步逼近了角落中的莉亚娜,将宝石贴在她的脸上。

        “美么?”

        莉亚娜不知该如何回答,她能感觉到陌生的意识正在疯狂地钻进她的脑袋,一些不可名状的恐怖之物在黑暗宇宙中露出了触角。

        她的思维甚至都无法彼此联系了,她正在走向疯狂。

        但是恶魔将宝石收了回去,又贴在了自己脸上,不光尖尖的鼻子嗅着宝石上沾染的女孩气味,他还伸出毒蛇一样的分岔舌头,舔着宝石的光滑表面。

        宝石显得更加明亮夺目了。

        “我是贝拉斯科,你的主人,地狱边境的领主,我......我要干什么来着?”

        他说到一半好像突然忘了词,不得不扬起头来看着天花板上垂下的触手,默默思考。刚才有什么存在和他在脑海中说话,一打岔,思维就联系不起来了。

        他一边思考,一边将沾满唾液的血石塞进嘴里,莉亚娜能看到一个鼓包撑起了他的食道,那发光的石头即使隔着皮肤也能照明,一个透过血肉的亮点,滑进了他的胃里。

        她死死地捂住嘴,不让自己发出尖叫。

        “啊,对了,我要把你改造成‘女妖’,我的武器,我的情妇。”

        贝拉斯科突然想起来了,他的嘴又像是蛇一样张开,伴随着红光,血石又被他吐了出来。

        他自己有一颗血石了,这颗血石是为了制造女妖而准备的。

        数百年来,他都是一个人,为什么他突然想起来要制造一个副手呢?原因他自己也记不清了,但是肯定是有什么存在让他这么做的。

        一件强大的活体兵器,非常好,为了摆脱X战警的追踪,他还特意挑选了过去,一个没有X战警的历史节点,进行了时间跳跃。

        时间跳跃他自己做不到,那是他制造的第一颗血石才具有的能力,那颗血石被但丁毁掉了,现在他使用的是第八还是第九颗?

        因为向古神祈求是很危险的事情,他时不时就需要抛弃自己的血石为自己挡灾。

        但现在古神们可以帮他实现愿望,仪式之后,时间立刻逆流,带着他和莉亚娜回到了1945年的地狱边境。

        作为宇宙中的唯一存在,他直接覆写了这个年代的自己,很顺利取代了目前自己的存在,依旧是地狱之王。

        鬼知道古神们为何选择这个时间,但没关系,现在没有X战警就可以了,他觉得自己很聪明,穿梭时间后那些凡人们肯定都没办法追踪了吧?

        现在该进行仪式的第二步了,给这个小女孩植入血石,腐蚀她的灵魂,将之改造成忠诚的战士,以及最淫荡的婊子。

        他将湿漉漉的宝石捏在手里,握紧了拳头,蹲下了身子,直视着莉亚娜的眼睛。

        “害怕?”

        “......”

        莉亚娜紧紧贴在墙上,她不知道自己还能不能活下去,眼泪从眼眶中流下,她不想变成魔鬼。

        她的双手捂着自己的嘴,不能让魔鬼把石头塞进她的嘴里。

        但她的身后,墙壁变幻成了一丛蠕动触手,它们蔓延而下,缠绕上了她的肢体,将她大字型地扯开了四肢,像是羊羔一样固定在了墙上。

        “哈哈哈,害怕不对,不对,你该尖叫啊!”

        贝拉斯科的大手撩起了莉亚娜的衣服,用指甲在洁白的肚皮上刮出几道血痕,还尝了尝血液的味道。

        没错,这女孩的体质是能抵抗血石副作用的,不光能够保持人形,实力也会大大增加。

        他又捏着她的下巴,仔细看了看她的脸,相貌也不错,以后应该是只漂亮的母狗。

        紧接着地狱领主一拳就打穿了莉亚娜的肚皮,仿佛从肚脐眼那里把整条胳膊都塞进了她的腹腔。

        他松开了手,血石自己就开始在莉亚娜的肚子里横冲直撞,而后贴在她的心脏上,和她融为一体。

        “啊!!!!”

        小女孩发出了惨叫,她翻着白眼像是要昏迷过去,但是古神的低语让她无法摆脱现实。

        她被卡在了现实和噩梦的中间点上,在这种情况下,每一分每一秒都会被无限地拉长,这种折磨会把任何人心中的愤怒无限放大,将之渐渐改造成恶魔。

        “来,骂出来,将最恶毒的渎神之语说出来,说出来就轻松了。”

        贝拉斯科捏着莉亚娜的内脏,用手指将她的肝脏扎出好几个洞。

        “啊!!!”

        血石会修复这些伤害,但是无法掩饰这些剧痛,同时,随着血石能量修补她残缺的器官,她也会越来越容易受到它的影响。

        也许要不了多久,一个新的女妖就要诞生了。

        只不过贝拉斯科遗忘了一点,在人们尖叫的时候,往往听不到外界的声音。

        尤其是莉亚娜此时的脑中充满了古神们的声音,她的意识都要消散了,她只想放声尖叫。古神们的低语声,彻底淹没了贝拉斯科癫狂的怪叫。

        “你为什么不骂?为什么?”

        他捏爆了莉亚娜的肝脏,又把手伸向胰腺。

        “啊!!!”

        贝拉斯科没有得到自己想要的反应,他顿时拉下了脸,而后从天花板上扯下了几根触手,当做鞭子一样开始抽打莉亚娜小小的身体。

        尽管她的躯体因为下意识反应产生了痛苦后的左右扭动,但是她除了尖叫,什么都没有说。

        转化恶魔的过程中,被施术者心中要充满黑暗以及对命运的憎恨,亵渎自己灵魂也是必不可少的。

        而莉亚娜现在这样还达不到要求。

        贝拉斯科抽打了一会之后,开始渐渐不耐烦了。

        他伸出手,准备去扯莉亚娜的裤子,他要使用他最擅长的手段。

        然而还不等他再次碰到她,他突然发现自己脚下一空,然后周围迅速被黑暗所吞没,他在向下无休止地坠落,不知道在落向何处。

        他仰头看去,只能看到一个喷着金色火花的光圈,渐渐缩小,变成一个小点,又消失不见。

        “啊!!!卡玛泰姬!该死的古一!!!”

        哈米尔将手收回了袖子,示意丧钟搞定了。

        将摩纳克调换成哈米尔,就是为了对付贝拉斯科,一个不会飞也忘了如何施法的地狱领主?苏明有很简单的办法对付他。

        那就是像某个世界里洛基享受过的待遇一样,悬戒开门再加自由落体。

        摩纳克的黑魔法攻击力更强,但是他使用传送门不如卡玛泰姬的悬戒更快,想用传送门坑人,必然得靠白魔法。

        至于为什么苏明会在这里,其实只是对于故事书的逆向推理,之前用排除法他排掉了一大堆的名字,却没有在故事书中看到秘客。

        在伦敦和德国时,未来的秘客都一直跟着X战警行动,而且她的表现明显是认识苏明的,和其他人那种认识不一样,她的认识好像更多是出于私人原因。

        其他具有主动穿梭时间能力的人,电索和死侍,甚至幻影猫和主教都被记录在故事书里。

        偏偏没有秘客。

        那么,鉴于卡玛泰姬在整本书中都没有记录,苏明有了一个推测,那就是秘客不是因为时间旅者的身份而没有被记录,而是作为卡玛泰姬法师躲开了安排。

        她自己的实力做不到,但有人能做到,那就是古一。

        古一不光自己没有被记录,她还让整个卡玛泰姬,乃至异维度的敌人们,都没有被故事记录下来。

        那么情报有大体三点。

        第一点,苏明已知未来的秘客具有维度和时间穿梭能力,她可以凭借地狱边境作为中转站,前往任意的时间和地点,X战警等人能从二战时期回去就是使用了她的能力。

        第二点,他还知道,贝拉斯科绑架秘客之后,会通过穿梭时间在地狱边境调教她,试图污染她的灵魂,将她变成魔鬼女妖,只不过时间点不能确定。

        最后一点,洛基编了个故事,而故事里没有秘客。

        那么秘客上次见面时,对苏明露出的表情就说不通了,那足以证明他们之间发生了一些什么事,而且这件事让她成为了新X战警中跟丧钟关系特殊的一个。

        她七岁被绑架,之前苏明肯定不认识她,否则不可能让她去上什么泽维尔学院,忠嗣学院不好吗?她的遗传病也不是没有办法。

        而她之后获救,就在X学院长大,跟着新X战警一起行动,根本没有独自接触丧钟的机会。

        那么和丧钟相识这件事,必然发生在绑架过程中。

        苏明可以断定,他不想和古神之类的存在扯上关系,这次如果不是为了巴尔德,他不会来地狱边境。

        放弃寻找巴尔德之后,在未来也不会再来。

        说得浪漫点,这是跟地狱的一期一会;说得难听点,这满是触手的穷地方谁TM会来第二次?

        综合所有情报推理得出的结论,那就是他身处地狱边境的现在,即是丧钟和秘客‘第一次’见面的时间。

        也是唯一可能的时间。

        因此他立刻画出贝拉斯科的外貌,让希里跳跃空间,确定方向后返回,三人再用传送门直达贝拉斯科身后。

        甚至因为小秘客叫得太惨,苏明在贝拉斯科身后给哈米尔安排战术,地狱领主都没有听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