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松小说 - 其他小说 - 美漫丧钟在线阅读 - 第610章 谋杀

第610章 谋杀

        “我有别的选择吗?”

        瓦蕾莉亚放松地靠在希里怀里,一点也不见外的样子,不管是杜姆还是丧钟,她并不想把哥哥牵扯到这件事里来。

        “其实也有,比如你把富兰克林直接传送到时间线的起点上去,从一开始就直接毁灭其它所有世界。或者你和秘客签约,让地狱边境将你转变成古神奴仆,借此让富兰克林精神崩溃,从而对所有维度进行无限重构,我也叫它无限月读计划,怎么样?”

        苏明将她举起来抱在怀里,靠坐在计算机的操作台上,十分轻松地说着自己的计划,应对多元宇宙碰撞的计划。

        但这不是全部的计划,他自从抵达漫威宇宙以来,一直都在为将来可能出现的所有情况做准备,第四次秘密战争如果爆发,他足有几十种计划可以应对。

        而依靠富兰克林的计划,在他眼里甚至都不算是优先级高的,他可不是杜姆,也不希望当什么神君。

        在漫画中,最后成为神君的是616宇宙的杜姆,而不是苏明这个40K宇宙的杜姆......

        两个杜姆的计划撞车,究竟谁会赢?苏明也不敢打包票,但是616的杜姆现在应该已经获得了分子人,自己这边的杜姆只有一个洛基,刚刚还被他抛弃了。

        因此苏明不看好杜姆的结局,杜姆如果继续走下去,无疑是带着瓦蕾莉亚和富兰克林白白送死,变成616杜姆的经验大礼包。

        苏明不希望自己的宇宙破碎,也不想去玩什么斗界大乱斗,他有自己的计划,之前说的关于富兰克林的计划,只是吓唬小姑娘罢了。

        不过话说回来,阻止杜姆带走瓦蕾莉亚和富兰克林,是不是又变相救了两个孩子?

        听到丧钟的话,小萝莉扭过头来用惊讶的目光看着他,丧钟的计划比杜姆的计划还要疯,而且......太黑暗了,雇佣兵实在是太黑暗了。

        “你知道我父母他们现在在做什么吗?”

        “里德被神盾局追得东躲西藏,可能藏在瓦坎达或者阿提兰,苏珊在神盾局当卧底,之前里德应该是杀了1000亿人,或者更多......”苏明摸摸小萝莉的头,把她的头发整理柔顺一些,她闻起来有股牛奶的香味:“不过平行世界的人杀了就杀了吧,我们不杀别人,别人就会杀我们。”

        “这就是美国队长将他们送上国际法庭的原因?也是人们称他们为杀人狂的原因?”小萝莉睁大了眼睛,她从不知道还有这样的黑暗事实,而且还发生在父母身上。

        “应该是,但秘密战争之所以是秘密,因为几乎没有外人知道究竟发生了什么,普通人只以为是里德毁灭了一颗智慧星球,杀了几百万人罢了。”

        “可是你知道,他是为了保护我们的宇宙。”

        “解决多元碰撞的方法不多,但还有其它的办法,我有,现在你想不想当拯救地球的小英雄?”

        “我还有选择吗?”

        小萝莉用鄙视的目光看着他,她父母都是超级英雄,她和哥哥从小就被苏珊强迫穿小号的神奇四侠制服,那就是家传的秋衣秋裤。

        也许别人家的孩子会向往超级英雄,但瓦蕾莉亚不会,从她的角度来看,超级英雄这个称号毫无意义。

        “之前有,但是你听到这些之后,就没有别的选择了,呵呵,好奇心真害人,对吧?”苏明捏了捏瓦蕾莉亚的小脸蛋,杜姆把她养得白白嫩嫩的,手感很好。

        希里在一旁投来羡慕的眼神,她也想捏捏。

        瓦蕾莉亚陷入了沉默,她已经默认了事实,只是需要一些时间来消化这冲击。

        “游戏差不多了,绞杀,抓住他。”

        小萝莉的态度已经明确了,她此时就算是不想帮丧钟也不行,接下来就是对付洛基,这个时间点上的洛基。

        正在上蹿下跳不断躲避的洛基,被突然出现的黑色触手固定在原地,然后那些触手瞬间变成了钷金属。

        不过在听到绞杀名字的时候,洛基就有所准备了,他知道那是什么鬼玩意,而且一旦被沾上就会被吃得骨头都不剩。

        因此绞杀只是困住了一个水魔法幻影,真的洛基却消失了。

        然而还不等其他人反应过来,魔浮斗篷突然伸长,直接就在半空中包住一个人形的透明物体,摔在了地面上。

        苏明叹了一口气,洛基应该知道共生体,那他也本该知道丧钟和绞杀之间,根本不用出声就能心意相通。

        叫出绞杀的名字,这是再明显不过的转移注意力招数,这陷阱几乎都摆在眼前了,大坑上连树枝树叶都没盖,洛基却掉了进去。

        太失水准了,看来秘客真的把他逼得不轻。

        那是魔法和武艺上的全方面碾压,还有魔王般的自愈以及力量水平,洛基真的无法分神思考丧钟的陷阱了。

        苏明把小萝莉交给希里,让带着她到一边玩去,接下来的场面有些少儿不宜,他则将弑神者变成弯刀,慢慢走近洛基。

        “还有什么遗言?”

        “不,不该是这样的。”

        斗篷把洛基包裹得严严实实,只有一个脑袋露在外面,他什么魔法都用不出,这斗篷会吸收他聚集起来的任何魔力。

        “你和杜姆都太迷信故事了,是不是忘记了故事书是谁写的?过去的你把你们都坑了。”

        苏明举起了刀,洛基又一次坑了自己,常态,完全可以理解。

        鬼知道杜姆他们看到的故事书是什么版本的,但肯定不是丧钟的命运,也不用说什么故事了。

        “我真该死,我连自己都骗,呵呵......”

        “我会修改过去的历史,如今的你本来就不该存在,现在抹除你的理由明白了吧?”

        “动手吧。”

        弯刀挥下,但是却被停在空中。

        一直被洛基抓在手里的骷髅头,此时却突然飞过来,用上下牙床咬住了刀刃。

        苏明的力气,再加上弑神者的锋利,不是那么好接的,骷髅的牙齿顿时就掉了好几颗,但是它就像是个切到一半的西瓜一样,挂在了刀上,漂浮着和苏明较劲。

        “放弃吧,托尔,你现在人不人鬼不鬼,被洛基当做玩具一样抹消了大部分意识,没有必要再替他挡刀了。”

        “他是我弟弟。”

        骷髅依旧咬着刀刃,不知他如何发出的声音。

        苏明叹了口气,放松了手臂的力量,就在托尔的魔法骷髅以为丧钟放过了洛基之时,一道黑色的影子瞬间劈下,将托尔和洛基都劈成了两半。

        夜幕大剑一样也能弑神。

        托尔没有意识也会本能地给洛基挡刀,确实挺感人的,但苏明不会因为感动就放弃计划。

        能穿越时间线的骗子实在是太危险了,修改历史必须排除不确定因素,那么唯有这一个选择。

        通过改动过去的时间线,洛基和托尔骷髅就不会出现在这里,从而避免死亡。

        多重因素影响下的时间线,如今千疮百孔,以后修补的过程还长着呢。

        苏明对付奥丁的新办法,也必须将一个人从故事书里捞出来。

        洛基在这个时间点已经演完了角色不是么?领盒饭就完了,最多加一个鸡腿,不能再多了。

        魔浮斗篷缓缓缩短,洛基的无头尸体滚落地面,而依旧咬着弑神者的托尔骷髅也碎裂开来,其上的火焰熄灭,白骨像是灰尘一样飘散在空气中。

        “地狱魔法的应用,玩弄灵魂的能力。”秘客在一旁抱着双臂,平静地看着火星飞舞,丧钟做什么都是对的,更何况只是杀了两个神。

        苏明没有再看地上的尸体,而是去拆解杜姆的时空机器,一件件小心地装进丝绸小包里。

        拼图凑齐了。

        征服者康的穿越器,杜姆的时空机器以及算法,加上苏明自己的‘副官’。

        要不了多久,他就会获得穿越漫威时间线的手段,从而向目标更进一步,这比在DC那边还需要依靠笑匠徽章要更好用。

        唯一不太完美的就是少了杜姆这个原作者,只有小萝莉这个使用者,不过计划还算成功了,尽管不是完美达成目标,但有八成也算不错。

        “唔,背包格子不太够了,抽时间得再去看看,洛丹伦孝子行孝没有。”

        哈米尔一边听着丧钟说听不懂的话,一边给洛基和托尔收尸,洛基还好,托尔只有一堆灰了。

        他打开一个传送门,将两者都丢进了无尽的空洞中,那是宇宙中的虚无所在,一片永恒虚空。

        虽然哈米尔大师很多时候就像是卡玛泰姬所在的雪山一样,冷冰冰的看似没有感情,但实际上他同样也受到了一些触动,打算将两兄弟合葬一处。

        “接下来我们做什么,老师?”

        秘客将灵魂大剑插入自己的胸口,她的胸前露出了脖颈下的一片雪白,那就是灵魂大剑的出入口,她自己就是容器,只有这样才能不损坏衣服。

        “等富兰克林抵达,然后我们返回时间线上游找一个帮手,再然后就是最后一战了。”

        苏明把地板上铺着的诺大设备全部收起来了,此时正在用找到的移动硬盘拷贝电脑上的程序数据。

        .......................

        “留下吃饭吗?我们可以吃烤兔子,我室友还在地板下藏了一些好货。”

        一个长相酷似风干牛油果的怪胎正在和另一个电子眼怪胎说话,在地下室改造的房间里,只有临近街区的一角有一扇风窗,投进来微弱的光。

        在微光中,他的脸就像是噩梦的具现物一样,上面还有订书针的痕迹。

        他一边说一边跑进了储藏间,熟练地掀开一块地板,地板下面有许多的旅行袋,里面有枪,弹药,假身份证明,甚至还有一些神盾局‘遗失’的外星装备。

        不过牛油果的目标,是里面装着白色粉末或者结晶颗粒的塑料袋,就像是洗衣粉或者砂糖,只不过藏在地板下面。

        他四肢着地撅着屁股,翘起兰花指挥舞着一摞小袋子,扭头朝电子眼露出了机灵的笑容,表情就像是等待掌声的脱口秀主持人。

        但电索看到死侍的制服下身,菊花部位因为出汗,那里的红色布料颜色明显比周围要深不少,像是大便失禁便血了一样,不由地得扭过头看向窗外喘息。

        真是太恶心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