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松小说 - 其他小说 - 美漫丧钟在线阅读 - 第619章 先战后宣

第619章 先战后宣

        巨狼从王座旁的黑暗中走出,它认得这个人的气味。

        假扮食物,假扮奥丁的凡人。

        它呲了呲牙齿,发出示威般的低吼,但是却并没有扑过来进攻,相反,它的后腿还在微微发抖。

        不是所有人在面对注定失败的战斗时都有勇气能面对,更何况一只狼?

        它可以咬断提尔的手,却无法咬断胶泥一样的共生体,还有丧钟那坚不可摧的骨骼,它的武器尖牙和利爪,对于敌人没有任何威胁。

        它的存在,本来就是用来对付阿斯嘉德众神的,它的毛皮,唾液,乃至是寒冷的吐息都能克制神族。

        但和人类作战的时候,这些都没有用了。

        苏明晃晃手里的弑神者,将其变成了一把长柄战锤,缓缓走向巨狼。

        “哈米尔,准备催眠魔法,希里,去地球取些安眠药来。”

        巨狼是一个毛茸茸的末日,阿斯嘉德的末日,但不管是想要维持诸神黄昏的苏明,还是想要制止诸神黄昏的洛基,都不能杀它。

        苏明还需要这只大狗开启狼之冬,开启诸神陨落的序幕,活捉并不会太麻烦。

        而洛基是杀它也没有用,杀了巨狼,推动诸神黄昏的那些家伙还会搞出巨猫,巨狗,甚至是巨人,为此它们甚至会修改预言的本身。

        风之冬,剑之冬,狼之冬,预言中是这么说的。

        但改成水之冬,枪之冬,熊之冬,事情就变了么?没有,结果还是诸神黄昏依旧发生。

        狼之冬只是一个征兆,让诸神在被清洗之前能够有些时间准备后事,也就是最后一次报幕。

        “芬里尔,我知道你能听懂我的话,我也明白你的使命......我可以给你选择,你是自己吃药昏过去?还是希望中魔法催眠术?或者是我的物理催眠?”

        话音刚落,希里已经抱着一个小箱子出现在苏明身边,她想了半天,还是让琴酒帮忙从黑市搞来了动物麻醉剂。

        鉴于巨狼的体型比大象还要大得多,琴酒几乎搜刮了纽约黑市上所有的存货。

        在美国,想要搞子弹很容易,黑市上什么口径的弹药都有,二战结束的这个时间,仔细找找的话连九头蛇的能量枪都能买到。

        反而打猎用的麻醉剂更难搞一些,正规渠道要走程序审批,黑市这方面的市场也很小,动物园和护林员可不用从黑市进货。

        结果搜刮了整个纽约,也就搞到这么一个小箱子。

        希里把里面的东西掏出来给苏明看,都是一管管翠绿色的试剂,和冥界的风格倒是挺搭配的。

        苏明接过来在手里晃了晃,给巨狼展示,尽管不知道需要口服还是注射,但这药水不错,猛地一看像是苹果汽水一样。

        但是巨狼只是戒备地看着他,脖子上的毛都竖起来了。

        “哈米尔。”

        魔法师丢出了自己准备好的魔法,为了加强效力,哈米尔还专门使用了维山帝的星界投影术,计划把巨狼的灵魂打出身体,从而变相使它陷入沉睡。

        但是芬里尔直接在原地来了个懒驴打滚,将将躲开了好似透明劲气般的魔法,嘴里还发出了嘶吼的声音,闪着寒光的牙齿不断摩擦着。

        苏明点了点头:“这可是你选的,其实我也觉得物理办法最可靠,放心吧,不会让你长眠的。”

        一旁的提尔还试图救援巨狼,但是立刻就被秘客死死缠住,各种黑白魔法铺天盖地般用出,炫丽的魔法光芒将整个大殿变得五彩斑斓,北欧战神很快就陷入了劣势。

        就像是从地面下突然长出的森林一样,无数黏糊糊的巨大触手如同海啸沒过了提尔的头顶。

        别说从里面出来,就连和外界的视线都隔断了。

        身为地狱领主,她的施法代价全部由地狱代偿,只要不是借用古神力量,她自己几乎不用负担任何代价。

        秘客不需要眼睛就知道提尔的位置,知道他如今的情况,这些黏糊糊的魔法具现物就是她意志的延伸,使用起来就像是自己的手臂,她正牢牢地抓着提尔。

        因此她提着自己的巨剑,缓缓走进了触手的丛林,那些黑紫色的枝杈在她面前让出一条路来,让她能亲手结果被困的战神。

        而这时,苏明已经凭借斗篷贴近了巨狼的身边,就算它试图躲避,但是速度和魔浮斗篷比起来还是太慢了。

        在苏明摸到它柔软毛皮的一瞬间,绞杀则立刻蔓延到了巨狼的全身,将它牢牢固定在钷金属形成的外壳里,就像是活体雕塑一样。

        只有毛茸茸的脑袋还露在外面,这就是它唯一能动的部位。

        绞杀伸出了一条小触手,形成了一把小刀,在巨狼的脑袋顶上开始刮毛,刮出了一个靶子一样的同心圆,示意宿主可以敲这里。

        狼头是非常坚固的地方,但再坚固的防御无法阻挡震荡的传递,苏明跳到了巨狼的背上,直接就用弑神者大锤猛敲它的头顶。

        “八十......八十......”

        如果不是怕用力太猛把它打死了,本该一下就能解决的问题,苏明敲了好几下。

        不过结果是一样的,芬里尔口吐白沫地昏倒了,绞杀也缓缓流回苏明的身上,这只巨狼一下软到在地,地面都晃动了几下。

        “魔法再来一次。”苏明从希里手上接过麻醉药,直接在狼腿上划开个口子就往里灌药水,还示意哈米尔把巨狼的灵魂打入星界。

        三重保险这才妥当。

        在他搞定巨狼的同时,秘客也搞定了提尔,她拖着提尔的脑袋走了过来,他们的战场地面凹陷下去一大块,无数触手仿佛泡影般消散不见。

        她的剑只能让提尔昏迷,而这其实是最克制自愈能力者的一种攻击方式,就算死侍中了她一剑都要晕过去。

        在敌人的睡梦中,秘客直接把提尔的颈骨捏断,把脑袋拔了下来,同时用黑魔法将他的灵魂囚禁在地狱边境备用。

        “我做好了,老师。”她擦了擦脸上黑色的血迹,她的身上也有几道伤口,但是此时细密的触手正在伤口内部修补着这些伤害。

        “下次有机会直接拔就行了,踩断颈骨这步没有必要,浪费了0.5秒不说,连带着整条脊椎的头颅更血腥,能达成更好的战术目的。”

        苏明平静地把巨狼拖着尾巴拉走,顺口给秘客的战斗打分。

        怎么说呢......她实力是够了,就是还不够黑暗。

        身为地狱领主,不够黑暗不够狠,往往会引来其它领主们的觊觎。

        残暴、疯狂、混乱、邪恶,这些词放在地狱领主们的身上全部都是褒义词,只有具备这些特质,或者看起来具备这些特质的人,才能获得其它领主的尊重。

        秘客的本质还是太善良,这个来自俄国农村的女孩心里有一些特别朴实的观念,苏明也只能让她通过模仿表现得黑暗,却不能让她真的黑化掉。

        因为一旦那样,她就会被血石掌控,成为纯粹的恶魔,脱离苏明控制。

        “嗯,我错了,你还有很多东西要教我呢。”秘客露出了被遗弃一样的可怜表情。

        看来是之前苏明说‘已经没有什么可以教你了’这句话造成了误会,让她以为会和丧钟分开。

        因此她故意犯了错,就是为了能继续‘学习’。

        如今的秘客十七岁,跟着兄长钢力士才生活了七年,前几岁还完全懵懂没有记忆。

        但她却跟着丧钟在另一条时间线上生活了十年,已经离不开‘亲人’了。

        苏明摸摸她的头,将头发中的碎骨片挑出去丢掉:“对于你我来说,我们的时间都是无限的,你想学多久都可以,现在把这狼丢掉地狱边境去,我们继续行动。”

        一张仿佛由暗影构成的大嘴从地面出现将芬里尔吞没,嘴里像是海葵一样的无数触手将它拉入地狱,秘客笑眯眯地跟上了苏明的脚步。

        希里无奈地叹了口气,为什么这个世界的人好像都不太正常,有很多看起来匪夷所思或者十分恶心的场面,在这里似乎都司空见惯?

        “接下来就是洛基和海拉了。”苏明没有在意女孩们的想法,绞杀形成的面具褪去,他摸了摸自己的胡子,找了大殿的一个角落抽烟:“洛基如今被韦德死死拖住,我们把海拉引过来解决,但很可能还会伴有大量的军队,毕竟海拉还能从地下不断唤醒亡魂。”

        秘客凑近了一些,她将自己的大剑拄在地上,晃了晃另一只手上的提尔人头:“但是只有他想要引来海拉可能不够,虽然他对海拉十分忠心,但她并不怎么在乎他。”

        苏明点点头,这又是一个悲伤的舔狗故事,他默默地吐出一口烟,对死不瞑目的脑袋投去同情的一瞥。

        一无所有。

        “哈米尔,准备炸了这座城,秘客,发动地狱入侵,向所有地狱领主宣告,地狱边境和海姆冥界正式开战。”

        法师计算了一下,立刻离开大殿去布置,想要用魔法把一座城炸平,需要在各个受力的位置准备魔法阵。

        而秘客也点点头离开,返回地狱边境准备去了,不是只有海拉才有亡灵大军,秘客同样能够带来由各种不可名状怪物组成的军队。

        所以一时之间,这里只剩下了希里和苏明大眼瞪小眼。

        希里磨蹭了一会,有些小心翼翼地询问:“如果我想要复活维瑟米尔,需要怎么做?”

        苏明看了看手里的烟头,看那红色的烟丝渐渐变成灰白:“每个世界规则都不同,但有一个比较通用的做法,就是找到灵魂的归宿之处,类似冥界或者地狱,然后你下去把灵魂带回来,身体的问题倒是好解决,以后会有一项科技叫做复制人,只要你们不要把他烧得太干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