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松小说 - 其他小说 - 美漫丧钟在线阅读 - 第636章 黑寡妇

第636章 黑寡妇

        “在我的脸上,看不到一点母亲的影子,看不到褐色的嘴唇,看不到脸颊的酒窝,看不到金色的头发,也看不到眼角的笑纹......当然,我们也不会有笑纹。”

        一个女人正在和身后的人小声说着话,吐出一团团白色的热气,她们脚下的积雪发出喀喀的声响,就像是多汁的蔬菜被挤压出汁。

        两个人影正在无光的森林中前进,也许是因为天气太冷,或者是无人区中的寂寞,她们选择聊一些彼此家里的事情。

        尽管对于那个家,还有所谓的家人,她们并没有多少记忆,唯有模糊的线条,以及一些似真似假的片段。

        她们的记忆无法确定是不是真的有这么一个家,或者说,不能确定那些是不是被洗脑仪器灌输的场景。

        但这只是闲聊,不能分辨真假的回忆,搭配上仿佛无边无际的森林,正好。

        梳着两条麻花辫的女孩看了看自己前方两步的背影,一边行进一边给冲锋枪上缠着白色布条:“这倒是好事,水蛭药剂将我们的年龄定格在了18岁,我们这辈子都不用担心皱纹的问题了。”

        “我们都知道,没有什么是毫无代价的,我们接受了赐予,也和他绑在了一起。”前方的女人有着冷艳的面孔,她的头发是棕色的,此时被藏在一顶毛茸茸的白色帽子下。

        身后的女人摸了摸她的后背:“但也正因为这样,我们才会更加安心,当方面的好,终究无法长久,成为他有用的人,才能一直好下去。”

        “是啊,但是他似乎并不重视我们,他更在意娜塔莎她们那些年纪更小的,也许是觉得她们更好操控。”

        “唔,不受重视可不是什么好兆头,无用之人我已经当过一次了,呵呵。”身后的女人发出了笑声,她的嘴角沾上了一些雪花,她轻轻抿嘴将其抹在双唇上。

        积雪还在不断发出微响,她们的行进速度仿佛一直是匀速的。

        多蒂扯起白色的围巾,挡住自己的脸,白霜在围巾的另一侧连成一片:“好运气不会连来两次,安雅,这次行动我们必须要成功,这温和的毕业考试。”

        “我明白,不想让我们活下去的人,我们就抢先杀掉。”安雅给冲锋枪拧上消音器,她只会比多蒂更多地重视这件事,这是她们真正意义上的第一次任务。

        多蒂把脑袋伸了过来和她碰碰,两人互相拍拍后背:“我们会成功的,现在最后一次复述任务。”

        “在乌克兰的文尼察地区寻找一个人,名字可能叫做马克思·艾森哈特,犹太人,可能有一个化名叫做埃里克·兰谢尔,可能有一个意大利人妻子,名叫玛格达,他们可能于1944年逃离奥斯维辛集中营,可能一直隐居在森林里,找到他们,并且尽可能将他们带回美国。”

        安雅认真地把任务内容复述了一遍,和琴酒女士交给她们任务时说的一字不差。

        只不过回忆起每次说出一个‘可能’,琴酒就会摸摸鼻子,安雅觉得有些好玩。她一直都不知道琴酒先生还有个和她们岁数差不多的孙女,而且还是个大美人。

        多蒂默默地继续前进,从光秃秃的树梢间观察天空,根据星座来判断前进方向:“看来和我记忆中一样,但是不管听多少次,情报中出现这么多词的‘可能’,这种不确定词真的让人费解,仅凭这样的情报就能派出人手,可靠么?”

        安雅也扯了扯脸上的围巾,她的围巾上还绣了一只小兔子作为和别人的区别:“斯莱德先生当初也是凭借‘可能’找到了我们,无非是多费一些功夫罢了。”

        “我知道,只不过琴酒女士让我们必须得做好遭遇九头蛇或者利维坦的准备。”安雅整备武器后,多蒂开始调整自己的武器,进入森林之前必须改变伪装的颜色和款式:“我们要找的究竟是什么人?”

        “也许是科学家,也许是魔法师,谁知道呢。”多蒂平静地回答,行进间观察着不同的方向,听着风吹草动。

        两人说着话,眼前难得地出现了一片林中的空地,确切地说,是一片裸露于地面的黑色碎岩层。

        这好像是废弃的矿洞,究竟是什么时候的已经不可考了,此时看起来荒废已久,是个不错的避风港。

        “今天行进了100公里,可以休息了,就在这里吧。”多蒂指了指白雪中的一个洞口。

        “这里的住户我来解决。”

        安雅吸了吸鼻子,在附近能闻到腥臭味,这是血液和内脏的味道,应该有大型野兽生活在洞里。

        多蒂点了点头,当一人进入洞穴的时候,另一人在门外放风,这是标准的双人行动流程。

        只不过安雅进去后不就,就招呼她也进去了,她们看到了一只熊。

        “它好像在睡觉?”安雅用枪蹭了蹭熊的头顶,但是熊一动不动,只能从它缓慢的呼吸上辨识出它还活着。

        “这......难道就是冬眠?”多蒂尽力回忆着学过的知识,只不过真的亲眼看见还是第一次。

        “应该没错,多蒂不愧是黑寡妇呢。”安雅笑着坐在了熊的身上,虽然臭烘烘的,但是挺软的不是么?

        “我不知道我现在这样还能不能算是黑寡妇了.....”多蒂揉了揉脑袋,稍微有些感慨地看看洞口之外:“在红房子的传说中,只有活下来的最后一人才是黑寡妇,而在忠嗣学院是笔试......”

        “这样也好,至少现在大家都活着,还能按照考试成绩自己挑选称号。”安雅无所谓地从怀里摸出一个小酒壶。

        军绿色的酒壶,上面还有一朵画上去的粉色小花,当然,里面装的是伏特加。

        “先不说那个了,在刚才十五秒内,它的呼吸速度加快了60%,石质地面出现潮气也说明它体温在上升,它要醒了。”

        多蒂指了指安雅屁股下面的大熊,那体型是两人加起来的翻倍还多。

        “啊.....果然猛兽还是猛兽啊,就算睡着了显得挺可爱,但我不想见到它醒来呢。”

        安雅无奈地耸耸肩,把冲锋枪顶在了棕熊的脑门上,另一只手摸了摸它的茸毛,遗憾地叹息了一声,把扳机扣到了底。

        不该睁眼的时候,还是不要睁眼比较好,这个世界不管是人还是熊,知道太多都会丧命。

        一连串蜂鸣般的声音在地洞中响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