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松小说 - 其他小说 - 美漫丧钟在线阅读 - 第662章 共享打手

第662章 共享打手

        “几天不见,怎么感觉你好像瘦了不少?”

        此时的苏明正坐在一张黑色的石质椅子上,周围也完全看不到什么景色,只有一圈岩浆,热气让空气都不断扭动着,绞杀缩回了身体里。

        在他面前是个干瘪的魔鬼,红色的皮肤下仿佛只有骨头,肋条一根根都看得很清楚。

        对方笑呵呵地看着苏明,露出满口的尖牙,像是猴子一样蹲在自己的王座上,听到这话后用尖锐的爪子摸了摸自己的肚子。

        他就像是很多饿死的人一样,骨瘦嶙峋,就是肚子大,显得非常病态。

        “呵呵,最近胃口不太好,听说你当上了至尊法师,还没有来得及恭喜你呢。”

        “这可不是什么喜事,也许哪一天就被你们杀了也说不定呢,呵呵......”苏明满脸笑容地和对方寒暄,翘着二郎腿,双手交叠放在膝盖上。

        干瘦的魔鬼侧过身去,把自己卡在王座的凹槽里,脑袋就枕在一侧的扶手上,两条腿高高翘起。

        “至少我墨菲斯托无意入侵主维度,现在这样做点生意就够了。”

        苏明笑了一下,墨菲斯托的生意可不怎么小,他对于地球的灵魂交易几乎处在垄断地位,手下的魔鬼也多得很,时时刻刻在为他寻找客户。

        客户一般都是输光了家产的赌鬼,无药可医的病人,心生绝望的妓女,或者是好奇心过剩的傻子。

        墨菲斯托会给他们想要的东西,钱,爱情,健康,希望,只有想不到,没有他做不到。

        当然,这些基本都是假的,要么是虚幻的烟雾,要么是有时限的幻觉。

        钱是假钞,爱情是魅魔,健康是回光反照,希望其实是绝望。

        他是个魔王,做的就是回收灵魂的工作。

        “我知道,所以我的地狱之旅第一站不就从你这里开始了吗?”

        墨菲斯托看了看新任至尊法师身旁的女人,那个留着金色长发的女人正用战靴拨拉着岩浆玩。

        第一站就是地狱?你身边那个地狱领主哪来的?这睁眼说瞎话的本事比古一都强啊。

        墨菲斯托一骨碌从王座上弹了起来,他无意在小事上纠缠。

        谎言,欺骗,阴谋,这些特质反而更对他的胃口,如果说之前他对于苏明的到来有1%的欢迎,那么现在就有2%了。

        他从王座旁边抓起个人头塞进嘴里,随便嚼了嚼就像槟榔一样吐掉:“那我带至尊法师参观参观我的地狱?”

        “呵呵,正合我意。”

        墨菲斯托的算盘是什么,苏明看清了,他在展现自己的份量,表明自己对于平衡的作用。

        至尊法师,他不怕,只要在地狱,没有人伤得了他。

        但如果至尊法师对前往主维度展开业务的小魔鬼们展开针对,那地狱就要破产了。

        苏明不会这么做,因为在他看来墨菲斯托的把戏更像是安乐死,卖灵魂的人很多都死得稀里糊涂,其实也没什么不好的。

        就拿卖火柴的小女孩来举个例子,死前只有火柴取暖,从幻觉中看到美食和亲人,然后饥寒交迫地死在大雪中。

        如果她和魔鬼做交易,那至少能吃到真的食物,真的见到亲人,然后毫无痛苦地带着笑容死去。

        尽管都是死,但是后面的死法要好一些,魔鬼们的临终关怀做得比牧师们更好。

        至于灵魂到了地狱之后会怎么样,那就是另一个故事了,墨菲斯托的地狱里,灵魂作为乐器的其实不多。

        他有自己的一套评判标准,只有生前最喜欢争吵的人,灵魂才被会绑在尖塔上。

        墨菲斯托喜欢赌,他的地狱里最多的也是烂赌鬼。

        一边思考,苏明一边跟上了魔王的脚步,墨菲斯托满脸笑容地等着他,像是打算和他并肩行走。

        苏明推了秘客一把,让她和墨菲斯托一块走:“你们地狱领主之间多交流交流,我就随便看看。”

        听到这话的秘客很是认真地点点头,倒是墨菲斯托忍不住嘴角抽搐了一下。

        地狱和地狱边境有什么好交流的?一个背后老板是死亡,另一个背后老板是古神,根本不是一个路子。

        地狱现在的套路是‘用鬼发电’,灵魂既是劳动力也是流通货币。地狱边境呢?全是触手怪物,依靠的是弱肉强食,混沌腐化的那一套。

        不过墨菲斯托很快就恢复了笑容,拍了拍手,从身旁炽热的岩浆中升起了一扇大门,哐哧一声就打开了,门内散发出了一种熟悉的气息。

        希望和绝望混杂,烟酒和喧闹交织在一起的气氛。

        “来,看看我的得意之作。”墨菲斯托快走了两步,一头钻进了门里。

        秘客看了苏明一眼,他只是轻轻点头,两人也跟了进去。

        进门之后仿佛如同瞬间改换了一个世界,在三人面前的是一排排延伸向视野边际,望也望不到头的老虎机。

        无数面色苍白,双目赤红的灵魂,麻木却狂热地坐在这些老虎机前,如同机器人般不断地拉下摇杆,看着三行图案飞快旋转,机器不断发出叮铃铃的声音。

        这就是墨菲斯托最著名的魔鬼老虎机了,这些灵魂都是地球来的赌鬼,他们的任务就是一直赌下去,直到宇宙的尽头。

        墨菲斯托告诉他们,这些老虎机有百万分之一的中奖率,只要中了奖,立刻就能上天堂。

        于是这些灵魂们就一直赌了下去,他们投币和拉杠杆的动作就为地狱提供了能量,墨菲斯托从而获利。

        其实这些灵魂中有不少也知道,赌场从来都是庄家赢,但是地狱加大了他们的偏执和侥幸心理,他们就是要赌。

        天堂?不存在的。

        “声势浩大,就是有点吵。”苏明左右看了看,老虎机转盘上其实完全是一片空白,只不过在这些灵魂眼中有图案罢了。

        “嗯,我也这么觉得。”墨菲斯托举起了双爪,掌心朝着脸摆动了一下。

        周围的环境就仿佛是手机屏幕被拖动一样,瞬间闪过三人身边,换了一个新地方。

        这里的环境比刚才那里要好不少,场景是一间巨大的夜总会,在这里工作的基本都是魅魔,许多灵魂正在被她们用SM的手段榨取着灵魂能量,周围的音乐声都掩盖不住此起彼伏的呻吟。

        墨菲斯托随手拿起了一旁桌子上的樱桃,但是樱桃上浮现出一个恐惧的脸孔,发出了尖叫,他看也不看塞进了嘴里。

        “这里怎么样?要不要玩几天?”墨菲斯托招呼了几个魅魔过来,好像是打算用她们招待苏明。

        苏明很平静地拒绝了,魅魔比女吸血鬼也好不到哪去,霍华德可能会喜欢,他自己就算了。

        “这里腥味太重。”

        接下来的墨菲斯托挨个把七宗罪给苏明展览了一遍,但苏明一直表情平静,仿佛看到了数十亿的灵魂依旧不让他放在心上。

        最后三人又回到了黑色的孤峰上,回到了起点。

        墨菲斯托收敛了笑容,他走向自己的王座上,端正地坐好,彻底拿出了地狱领主的架势。

        “说吧,至尊法师,兜了这么大一个圈子,你找我究竟什么事?”

        “兜圈子的人不一直是你么?”苏明从衣服口袋里摸出一根烟来,往身旁的岩浆里一捅点燃:“别说,岩浆点烟还挺香的。”

        “呵呵呵......”

        “呵呵呵.......”

        一人一鬼相视而笑,仿佛是在比谁气更足,笑得更久一样。但是有时间宝石,苏明能跟他笑到天荒地老。

        王座周围的岩浆在不断翻滚着,硫磺的气味充斥着每个人的鼻腔,到最后还是墨菲斯托想明白了,他不能就这么一直耗下去。

        “你是为了改变条约而来?”

        “当然,古一大师我还是很尊敬的,但是她留下的一些规矩......那是八百年前的,现在时代变了。”

        苏明依旧坐在椅子上,静静地抽着烟,像是随意地就回答了这个问题。

        “确实,以前我给赌鬼们玩扑克,最近已经换成老虎机了。不过有些东西,还是不要变为好......”墨菲斯托脖子前倾,有些阴森森地说道。

        苏明朝一旁的地面弹弹烟灰,在黑色的石板上留下细碎的痕迹:“别紧张,你的生意一切照旧,但有一个问题我们得商量一下。”

        “说。”

        “你的业务员在主维度活动,我可以允许,但是你的打手总是在我的地盘乱晃,不太好吧?”

        苏明似笑非笑地问道,他还以询问的眼神看看秘客,秘客的小脑袋也上下点点,意思就是确实不太好。

        墨菲斯托的感觉就是恶心,真是太恶心人了。

        他和丧钟互相拿对方没有办法,但是对面还有一个地狱领主,事情就不一样了。

        秘客虽然不如他强大,但地狱领主属性是有的,如果真的要发动地狱入侵,触手怪物死掉多少她绝对不心疼,可他的地狱损失就大了。

        光脚的从来不怕穿鞋的。

        “你说的是恶灵骑士,你想怎么样?他的归属权其实并不属于我。”墨菲斯托的语气平缓了一些,之前没有吓唬住对方,再绷下去弦就要断了。

        “他只是一件工具罢了,他的主人不在,你就是代管者。”苏明吐出一个烟圈,又从口袋里摸出酒瓶灌了一口:“借给我用用怎么样?”

        “其它一切照旧?”墨菲斯托的眼珠转了转。

        “只要你不想变,那么一切照旧,呵呵......”苏明也阴测测地笑了。

        墨菲斯托重新换上了笑脸,他摸摸自己的肚皮站了起来:“你的契约应该准备好了吧?说真的,你比主维度所有的黑巫士都要阴险,我很喜欢你。”

        “我的灵魂还是自己留着用,你就别想了,现在签字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