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松小说 - 其他小说 - 美漫丧钟在线阅读 - 第665章 进店

第665章 进店

        冬日的夜风总是如同利刃,把热量从每个人的身上一点点刮掉,在这种时节依旧出没于黑暗夜色中的人,基本上都各有苦衷。

        积雪被人踩踏后形成的黑色冰壳覆盖在路面上,路旁的树木光秃秃的如同鬼影,如果是正经人此时不得不出门,他们总是行色匆匆,甚至会在冰面上滑倒,自己吓唬自己。

        而像是苏明三人这样穿着轻薄衣服闲庭信步的,几乎从来没有见过。

        在和几个站街女擦肩而过,拒绝了她们廉价的邀请之后,透过夜色和劣质的香水味,可以看到她们失望和痛苦的眼神。

        但这种眼神很快就变成了麻木,她们会朝地上吐口口水,裹紧身上的大衣,继续在路边等待生意。

        至于她们是需要钱去买毒品,还是家中有婴儿需要抚养,没有人关心。

        她们的经历已经证明,向上帝祈祷并没有什么用,这种时候呼唤魔鬼也许更痛快一些。

        不过人都是这样,如果能活,谁都不想死,为了不死,人们能做出很多很多的牺牲。

        比如出卖肉体,或者变成吸血鬼。

        苏明等人来到了河边,继续在昏黄的路灯下行走,马蹄声伴随着他们的脚步。

        “上次来费拉德尔菲亚应该是八十年前,真是变化很大。”帕勒姆将自己的左轮枪藏在风衣下面,调整头上的帽子:“以前妓女们都是在酒馆或者旅店里寄居,穿着蓬蓬裙和束腰,交易的过程叫做洗澡,不是现在这样。”

        苏明笑着拍拍他的肩膀,他能感觉到帕勒姆依旧像是个火炉一般散发热量。

        “你是说在我们刚才经过的时候她们扯开大衣,直接露出里面的东西给客人验货?时代变了,生活节奏越来越快,喝酒调情那一套现在没人玩了,而且费拉德尔菲亚是几十年前的叫法,现在这座城市简称费利(Philly)”

        “是啊,现在的人连几个音节都懒得多说。”帕勒姆把马缰在手里折了折,看着身旁的大河,河水已经封冻,之前听到的水声只不过是幻觉。

        莫度则在一旁默默跟随,他被白花花的景色所刺激到了,现在正在怀疑人生,为什么要让他看到这么堕落的东西?

        在卡玛泰姬他看到的是秩序和光明的一面,而现在,混乱和黑暗出现在眼前,他极度不适应。

        可是看到至尊法师和恶灵骑士都对此熟视无睹,反而有感而发地聊起了天,莫度觉得自己要学的东西还是很多。

        “吸血鬼们挺怀旧的,我觉得她们的穿衣风格可能会符合你的审美,如果你想洗澡,今天我请客。”苏明很大方地一挥手,他已经看到河对岸的霓虹灯了。

        “谢谢,我先去为你们打探下消息。”帕勒姆没有拒绝,他身上有着很深的老西部印记,而朋友或者雇主请客‘洗澡’是很平常的事情。

        实际上他唯一爱过的女人就是个妓女,可惜在他和黑人朋友交战的时候,丧失理智的黑朋友杀死了她。

        因为不洁象征堕落,堕落同样是罪,有罪必罚,不受控制的复仇之灵就像是机械一样死板。

        帕勒姆为她报了仇,但是.....方法是彻底杀掉自己的恩人,他不知道这么做对不对,但从那之后他只爱妓女。

        他想要在她们身上找到那个她的影子,可惜,有些人是独一无二的。

        “不一定是吸血鬼,很可能是拜死教的据点。”苏明隔着封冻的河面,望向对面的小楼,有不少人大摇大摆地走了进去,这不像是吸血鬼的风格,他掏出一摞钞票,数出五百塞给帕勒姆:“多找几个,都试试。”

        南军少校收起了钱,把自己的枪放在了马背上的袋子里,他笑着点点头:“我会的。”

        说完,他直接从河沿上翻了下去,横跨冰面直接走向了小楼。

        苏明摸出一根烟来,叼在嘴里低头点上,在寒风中呼出一口气,静静等待着。

        “大师,我们为什么要允许黑暗存在?”

        莫度的双手不断搓着,他很反感这些会直接暴露人性黑暗的环境。

        古一有足够的力量能让所有人变得光伟正,但是她无动于衷。而丧钟干脆就是灰色的,在他身上黑白仿佛没有界限。

        苏明丢了一根烟给他,莫度本来是想拒绝的,他不抽烟,也没有任何个人嗜好。

        但至尊法师狠狠地瞪着他,并且说明必须抽,这是命令。

        在烟雾缭绕中,莫度不断地咳嗽着,泪水在他脸上结成了冰,苏明才回答了他之前的问题,以一个反问的形式。

        “小莫啊,你说在世界上,是先有蛋还是现有鸡?”

        “咳咳......这......先有鸡?卵生是后来进化的?”

        “错。”苏明吐出一个圆圈,在灯光下它几乎立刻被风吹散:“再猜猜。”

        莫度的内心是绝望的,就两个选项,非此即彼,这还猜什么?

        但至尊法师要他猜,那就猜喽。

        “先有蛋?”莫度违心地问。

        “还是错。”苏明平静地反驳,看莫度的目光变得像是在看傻子一样。

        莫度顿时变成了黑人问号脸,不是选择题吗?怎么两个答案都是错的:“还请大师指点。”

        苏明看着他,像是莫度多么不争气一样,缓缓地摇了摇头,叹出一口气。

        “先有人。”

        “哈?”

        “你自己想想吧,如果没有人,鸡就不会得到现在的称呼,蛋也同时就不叫蛋了,也许在什么外星球或者其他维度也有相同的生物,只不过鸡叫做胡椒,蛋叫做咖喱也说不定......没有人的存在,没有人考虑这个,那么鸡先蛋先的问题根本不存在,所以答案是人类先存在。”

        “这......”

        莫度被绕口令一样的话绞了进去,在逻辑的绞肉机里,整个脑子变成了浆糊。

        苏明扭过头去,继续看着河对岸的灯火阑珊,幽幽叹道:“看来你就算看着厨师打了一百颗鸡蛋也没有悟到什么,以后做事要更用心才行。”

        其实这就是个用唯心理论糊弄人的说法,毕竟鸡和蛋的客观存在还是摆在那里的,但有了之前丧钟一连串琢磨不定的举动,莫度已经分不清自己究竟掌握了多少知识。

        再说进化论这种东西,对于法师来说不一定是真的,能够造人造物的存在多了去了,有时候知道得越多,越是容易糊涂。

        正在苏明抽空教育莫度的时候,他看到帕勒姆居然又原路返回来了。

        “嗯?”

        这个速度......有点太快了,自己和莫度说话也就三四分钟,这西部牛仔就完事了?吸血鬼这么厉害的吗?

        帕勒姆没有从苏明的脸上看出任何表情,自然无从辨认他的想法,穿着风衣的独臂人从河道跑了回来,翻过围栏向苏明汇报情况。

        “没有发现吸血鬼,但是气氛不太对,我拿不准。”

        “没关系,我们一起去看看,你刚才进门没有?”

        “我只是绕着小楼走了一圈,没有感觉到太多罪恶,里面的人有罪,但是不到我的标准。”

        帕勒姆有着自己的一套标准,不知道他是如何衡量一个人的罪孽多寡的,也许成为恶灵骑士脑子里会多出一个数值显示吧,就像是七龙珠的战斗力探测器一样?

        这个标准其实也挺主观的。

        和他比起来,未来下一代的恶灵骑士强尼·布雷泽的标准就更低了,一个盗窃就够判死刑的。

        苏明单手从河堤防护栏上翻了过去,领着两人一马走向了小楼。

        看起来是一栋有些年头的砖瓦建筑,岁月让它的墙壁都显得斑驳褪色,红色的砖头在月光下呈现一种黑色,就像是鲜血一样。

        建筑虽然老,但是门面的装修一点也不老,不光是大大的广告牌上画着兔女郎,就连粉色的霓虹灯上都有着种种暗示性的图案。

        “永生之血?妓院名字不错。”苏明进门前瞄了一眼,淡淡地评价道。

        当然,对外来说这不是什么妓院,只是一家旅店罢了。

        在美国妓院合法的州,只有拉斯维加斯所在的内华达州,而费城所在的宾夕法尼亚州,则是社会风气相对来说保守一些的州,前提是在这个年代。

        至于为什么这家店能堂而皇之的存在,其实也是一些黑暗中的规矩,该上供的钱给够,每个方面都照顾到,各种机构对于这样一家小店也都视而不见。

        毕竟就算有铁头娃查这里,除非能录下交易过程和付款过程,否则根本没有证据证明这是***,还会引来一些黑道上的打击和报复。

        看这个进出这家店的人流如织,走出来的人都飘飘欲仙一步三晃,估计每个月这家店能赚个几万美元。

        在这个年代,这个数字足够让人疯狂了。

        苏明特意注意了一下这些人的脖子,尽管他们神志恍惚,两腿发软,一边翻白眼一边傻笑,但是他们的脖子干干净净,没有牙印。

        沉吟了一下,他推门进去,帕勒姆在门口找了半天,只能把马系在路边的消防栓上。

        门内一片红色的世界,不管什么都是红色的,不是一般婚礼上的那种艳红色,而是一种有些发紫,像是带着黑光的暗红色。

        而在大厅中有很多穿着魔改中世纪服装的女人走来走去,比如只穿着鲸骨裙撑和围腰,像是忘了穿裙子,露出丝袜和内衣的女人。

        她们神情非常平淡,没有一般妓女们的放荡和下贱感,却如同女王巡视领地一样,看着进门的客人就像是在看奴隶。

        莫度已经捂住了眼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