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松小说 - 其他小说 - 美漫丧钟在线阅读 - 第669章 连环交易

第669章 连环交易

        苏明没有理会撒旦娜的惊讶,他随手抹平床上的褶皱,站起身来走到海拉面前。她还是老样子,苍白的皮肤,黑绿相间的紧身皮衣,头上戴着复杂的头冠,身上有死亡孢子花的香气。

        “说说吧,为什么这么主动介入到这件事来。”

        “对付德古拉我这个亡者更合适,我可以帮你,条件是让秘客把提尔的灵魂还给我。”海拉双手抱胸,抬起了下巴。

        “没了宫廷大臣很累?也是,芬里斯确实不能帮你管理国家。”苏明笑了一下,提尔还在地狱边境扣着呢,当时和海拉谈的条件里不包括他的自由。

        看来是这么几天过去,海拉受不住了,以前是个甩手掌柜,现在什么破事都要亲力亲为,痛苦就随之而来。

        “不要岔开话题,你就说行还是不行,兜圈子只会让我看轻你。”

        海拉明白当时是自己吃了个亏,只是注意到了条件的优厚,把提尔的事情给忽视了,中了陷阱。

        “那你可以走了,我不中意你啊。”苏明双手一摊,公主病复发找奥丁去,找我算什么事?

        海拉如果要不回提尔,她肯定会回去扶植新的跟班,提尔就没有用了,但苏明坚决不会惯着她的毛病,以为地球还是米德加德吗?

        海拉立刻开始施法准备离开,倒是撒旦娜拉住了她,眼珠转了转。

        “别急着走嘛,如果我出价让你留下帮我行不行?”

        “哦?”海拉来了点兴趣,女性恶魔领主之间关系要稍微缓和一些,她们的侵略欲望都不是很强,基本都是家里蹲:“你现在还有什么可以用来交易呢?”

        “嘻嘻,我可以帮你从我父亲的地狱里切一块领地下来,扩充你的冥界,怎么样?”

        每个地狱确实有大小的区别,只不过一般来说恶魔们居住用不到那么大的地方,因为那些维度的面积几乎无穷无尽。

        但是如果需要施法,或者依靠地狱支付代价,更大的领地就能提供更多的力量,这是能量的容积问题。

        所以海拉心动了,但是她不会那么容易相信撒旦娜。

        “你打算怎么做?”

        撒旦娜妩媚地一撩头发,像是蛇一样贴在了海拉的身上,用脸蹭着她的脸。

        “等到这件事之后,我重新拿回我的领地,这样就有了资本,然后我去联系戴蒙,我们三家同时出兵,再买通墨菲斯托和撒坦尼什他们其他人中立......马杜克不是我们的对手,唯有割地投降。”

        “啪啪啪......”苏明鼓起了掌,脸上带着欣慰的表情:“好计划,马杜克一定会为了有你们这样成功的儿女而骄傲。”

        撒旦娜娇俏地白了她一眼,但是嘴角的笑意怎么也收不住,恶魔本来就是这样的,敢饲养子女就要有被子女反噬的觉悟。

        什么亲情友情爱情,对于恶魔全是虚妄,唯有力量永恒。他们只会追寻内心原始的冲动,遵从自己的欲望。

        而且要注意,她们合作的前提是撒旦娜拿回自己的地狱之后,如果这个条件不成立,那么什么都白瞎。

        想要拿回她自己的地狱,必须要秘客帮忙,而秘客只听丧钟的,这下海拉就算想撇开苏明都不行。

        这是一张摆在面前的大饼,好像努力一下就能咬到。

        海拉在房间里来回踱了几步,用黑色的指甲捏着自己的尖下巴思考,一会看看撒旦娜,一会又看看苏明。

        片刻之后,她点了头。

        “成交。”

        于是两位地狱领主又找了塞托拉克作为契约的见证者,深红宇宙暴君不会泄密他根本看不上的小事情。

        “你去楼下等一会我们,我们换一件衣服就出发。”撒旦娜抛了个媚眼。

        苏明站起身离开,从两种香气中穿过:“快点,不要化妆了。”

        “我们又不是普通女人,不需要那个,还是说你打算留下看我们换?”撒旦娜暗示性地舔舔嘴唇,海拉空洞的目光也投了过来。

        苏明根本没有搭理她们,径直走掉了。

        见到他离开,海拉开始施法,照着撒旦娜提供的地球衣物款式,改变自己身上的装备和头饰。

        而撒旦娜自己则脱得清洁溜溜,一边哼着歌一边换上方便行动的衣服,巨大的胸部晃得海拉皱起了眉头。

        “你对丧钟怎么看?”海拉低下了头,她能清楚地看到自己的双脚。

        撒旦娜像是洗澡一样给自己全身上下喷香水,满意地闻闻自己的胳膊,她依旧笑着:“怎么看不重要,但只要还想在地球活动,就少不了要和他打交道。”

        “所以你打算色诱他?我看是没成功。”海拉把自己身上的衣服变成黑色的女士西装和套裙:“他根本就不吃这一套。”

        “不试试怎么知道?再说他也没表示反对不是么?”撒旦娜给自己套上一条红色连衣裙,然后从柜子里取出一件厚厚的貂皮大衣来。

        “我试过了,他根本不为所动。”海拉将头冠变形取下,将头发扎起来:“他是人类,也只喜欢人类。”

        “你?色诱?”撒旦娜捂着自己的嘴,另一只手指着海拉不断摇头:“你先学学怎么笑才对,不过我觉得你考虑怎么杀掉他还更容易些。”

        .....................

        离开温暖的室内,四人回到了积雪覆盖的马路上,帕勒姆和两女保持了距离,他讨厌魔鬼,但是没办法,他这辈子已经和魔鬼分不开了。

        莫度被留在了永恒之血,毕竟他难得放松一下,苏明又给他加钟了二十四小时。

        当然,是给撒旦娜付了钱的,寻欢客跟妓女还是把帐算清,不要谈什么感情。

        因为几千美元欠下撒旦娜的人情可不好,今天她让手下小姐免费陪丧钟的跟班,那下次什么时候丧钟是不是也要让手下免费为她做点什么?

        想想就知道会亏本,苏明不是古一,没有高绝的魔法实力,如果他想要保护好地球,那么手段必然是利用地狱领主互相制衡,并且通过一次次交易分化他们。

        欠人情不还就是赖账,为了一点小事败坏自己公平的声誉?不值得。

        所以尽管莫度好像很高兴,在店门外都能听到他激动的叫声,苏明也坚决不欠人情。

        脚下的积雪发出咯吱吱的声音,风渐渐大了起来,有零星的雪花开始飘落,他看着路灯光下搀着海拉有说有笑的撒旦娜:

        “你知道城里哪里有吸血鬼吗?血食派的。”

        撒旦娜摇了摇头,她把毛茸茸的帽子戴在头上,整理自己的长发:“不知道,就算真的有,他们也不敢在我面前出现。”

        “那你的店还起名叫永生之血,虚假宣传。”苏明走在一旁,中间是撒旦娜,隔着的是海拉。

        “又不是只有吸血鬼的血永生,我的恶魔之血也一样啊。”撒旦娜很自然地回答:“人类想到吸血鬼都觉得她们美艳又高贵,这样生意才会好,如果我真的弄来几十个魅魔,他们又该害怕了。”

        “其实从起源上来说,吸血鬼只是黑魔法实验的失败品,怎么能和我们恶魔相比。”海拉冷冰冰地插了一句话。

        苏明无奈地摇摇头,什么时候都有她,提到阿斯嘉德,她就变成了阿萨神族,提到恶魔,她又认为自己是恶魔。

        还有没有一点自知之明了?尽管是地狱领主,但是你不是恶魔,你是活死人啊。

        撒旦娜倒像是没察觉一样,她把脑袋靠在海拉肩上,晃晃悠悠挂在她身上,海拉的个头要高一些,撒旦娜就像是个挂件。

        “对,血族明明是低等种族,人类却觉得她们比恶魔高贵,真是愚昧。”

        “不管什么种族,生命只因他践行的道路而高贵。”苏明对此持不同态度,这个世界是只看实力不看出身的。

        “哧哧......”海拉发出了嘴角挤出的笑声:“你当你是奥丁吗?这话倒像是他会说的。”

        撒旦娜也勾住了他的胳膊,像是和父母出门的小女孩一样:“你现在和一个妓女一具死尸一起散步,身后还跟着个骑马的魔鬼,这和高贵可扯不上边。”

        “但这就是我的路。”苏明任由她抓着胳膊,另一只手掏出烟点上:“说正事吧,我现在要找血族,而且要快。”

        海拉拍掉了撒旦娜的手,把她塞进苏明怀里:“我来吧,只要锁定全城活动的死者就行了?”

        “被野猫野狗拖着到处跑的尸体除外,其他不管是骷髅,僵尸还是吸血鬼,都找出来问话。”苏明回答了海拉的问题。

        “骷髅怎么问话?他们连舌头都没有。”撒旦娜媚笑着蹭来蹭去。

        “帕勒姆,你会说骷髅语吗?”苏明扭头询问身后远远坠着的恶灵骑士。

        “我说英语,先生,没有骷髅语这种语言。”恶灵骑士从风衣里掏出一个小酒壶,往嘴里灌了点酒,紧紧系好了自己的衣服保暖。

        “好吧,看来跟骷髅交流的工作还是得海拉来。”

        苏明耸耸肩,撒旦娜笑得花枝乱颤,问恶灵骑士会不会骷髅语真是个不错的冷笑话,就连海拉也偷偷翻了个白眼。

        她没有和两人废话,而是走到路边的下水道入口处,蹲下身,隔着小栅栏向里面看了看。

        不知道她在确认什么,很快她就摘掉了手套,把洁白的手掌按在了马路上。

        大量的黑色雾气从她身上升腾而起,犹如液体般流进了下水道里,她的嘴唇一直在翕动,念诵着什么东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