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松小说 - 其他小说 - 美漫丧钟在线阅读 - 第684章 散伙

第684章 散伙

        饭菜很快就来了,苏明这里别的没有,可方便面和方便火锅管够。

        海拉不需要食物,所以她察觉了丧钟在吃饭时有些心不在焉。

        尽管他依旧不停地和几人说话交流,但脑子里想得应该是其它的事情。

        “你在想什么?”她抱着胳膊斜倚在沙发上,而不远处琴酒就像是看罪犯一样盯着她,她也丝毫不在意。

        苏明把面条吸进嘴里,感受着胸前的伤口犹如无数蚂蚁在上面撕咬和走过,他嚼着食物。

        “没有什么,接下来我要去找阿提兰,你们谁要走,谁跟着?”

        此时办公室中的灯光已经点亮,橘色的灯火让一切都显得温暖,家具泛着淡淡的光。

        帕勒姆第一个表示,只要在天亮之前,他是都可以变身的,但如果阿提兰此时已经是白天,那么他就做不了什么了。

        海拉几乎是没有思考,她早有计划:“我跟着你去,只是一座城市,我想要毁灭它也一样简单。”

        而其它人的目光都落在了撒旦娜的身上,她正小口吃着火锅里的蘑菇:“先把前面答应我的事做到,然后我们再谈。”

        “哈米尔,联系秘客。”苏明也不拖泥带水,立刻下达了命令。

        很快,一片紫色的触手从办公室的一角带着亮光出现,金发披肩,穿着全身重甲的秘客从中大步走出,就像是旅人走出茂密的森林。

        她看到了其它几人,不由地挑起了眉毛:“今天是地狱主题的聚餐吗?早知道的话我该带个真的火锅来。”

        “你就是秘客?你真漂亮,快坐到这来。”撒旦娜向一旁挪了挪,小手拍了拍身边空出来的位置。

        但是秘客根本不听她的,她径直取了餐具,坐在了苏明身边。

        “秘客,她是撒旦娜,地狱领主。”苏明吸溜吸溜地用叉子吃着面,琴酒适时地把新泡好的面桶放在他手里:“撒旦娜,这是秘客,地狱边境领主,第二维度至尊法师,我的学生。”

        如果说前面的称呼倒还好,最后那个丧钟学生的说法让撒旦娜也一阵牙疼。

        只不过她没有表现出来,反而非常亲热地套近乎,满脸都是笑容:“你好强呀,那些男性地狱领主总是特别好战,我们女生一定得团结才行,有时间的话多来找我玩。”

        秘客只是笑而不语,微微点头。

        她知道,地狱领主不论男女,其实都是一个样子,唯有利益至上。

        关于谎言和骗局,老师早就教给她了,撒旦娜的话她一个字都不信。

        “秘客,一会你去帮撒旦娜解决一下她地狱的触手问题,这是我和她的交易内容,但任何多余的事都别做,懂了吗?”

        “我明白了,老师。”

        “很好,你们都可以走了,这件事只要我和海拉就足够解决了。”苏明下达了逐客令。

        哈米尔打开了传送门,方便帕勒姆去取回他的坐骑,扭头向苏明询问:“我去吗?”

        “不必,阿提兰什么都有,就是没有巫士。”

        哈米尔点了点头,转身离去。

        既然不需要魔法对抗,那么带着巫士有时候反而是拖累。

        撒旦娜有些不情不愿,因为她还想要通过继续帮忙交换在主世界的居留权,但丧钟明显没有这个意思了,她只能先离开,以后再寻找机会。

        只不过在离开的这些年里,妓院需要找个代理人,她得去诱惑一个傻子来做这件事.......

        办公室里很快就安静了下来,只留下了苏明,海拉和琴酒,火锅和方便面的气味充斥在房间里,琴酒走到窗边开窗通风。

        寒冷的夜风瞬间带走了暖意,苏明也把空碗丢在茶几上。

        “琴酒一会和我们去纽约圣殿,然后你转道去伦敦圣殿和淘气大师取得联系,帮我盯着变种人的动作。”

        “淘气大师?”琴酒的表情有些奇怪。

        “嗯,我也不知道他的名字,但是他非常淘气,小心一点。”苏明摸了摸胸口,骨骼和内脏都没问题了:“我们出发。”

        ........................

        和琴酒分别后,苏明和海拉的第一站是卡玛泰姬,在雪花纷飞的山间,海拉站在庭院里拍打着自己的肩头。

        “你想要告诉我什么?”她问。

        “你想从我这里知道什么,现在这就是答案。”苏明推开了禅房的们,伸手请她进入。

        “你知道我想什么?”她优雅地迈入房间,四周打量着房间内的陈列。

        “你和撒旦娜做得很明显,不就是试探我的态度么?除了你们,估计其它的所有地狱领主都会来试探,态度,或者实力,或者其他。”

        苏明拍了拍在地板上睡着的摩纳克,这家伙吃太多了。

        “你想通过行为来表明?你对我没有敌意?”海拉走到了一旁的茶几后,两条腿怎么放都不得劲,最后只能跪坐下来。

        “确实没有,毕竟你生活在主维度,职责是冥府,和其他地狱领主都不一样。”苏明坐在了他的对面,摩纳克醒来了,还在不断揉着眼睛:“所以你不需要和撒旦娜走太近。”

        “她对我来说不是什么威胁。”海拉的眼睛眯了起来。

        “她确实不是,手段稚嫩,目的明显......但是她体内的蛇魔随时可能取代主人格,如果你不想抱着她睡觉得时候被咬掉脑袋,最好和她保持距离。”

        苏明把水壶放在一旁的小炉子上,看着火苗舔着金属。

        “这是交易?”

        “你可以这么认为。”

        “你在担心我?”

        “不,我只是担心未来。”

        海拉没有再说话了,她的目光也落在水壶上,壶口渐渐有热气冒出,和门外钻进来的寒风形成了强烈对比。

        她点了点头:“我知道了,这次之后,我们两不相欠。”

        “什么?你们在说什么?”摩纳克在旁边听了个迷迷糊糊,怎么感觉自己错过了很多事呢:“这位是......?”

        “海拉,赫尔海姆的地狱领主,冥界女神。”苏明看着水壶。

        “什么?你把地狱领主带到卡玛泰姬是怎么想的?”摩纳克大惊失色,很快进入了战斗状态。

        苏明摆摆手示意他放松:“不要在意,海拉本来就生活在主维度,而且是九界之中,三大圣殿以及卡玛泰姬是用来防御外维度入侵的壁垒,不是用来防她的。”

        “可是她可能拿这里的情报去和其他地狱领主做交易。”摩纳克还是皱着眉头,他对此极不放心。

        “一道壁垒总不可能永远防住所有人,我才是防御的关键。”苏明淡定地说道,神态充满自信:“放下武器。”

        就算是以前,如果只有防御法阵而没有古一的话,这堵墙早就被打破了。现在也是一样,防御工事永远是被动的,关键要看依靠壕沟防御的人,人最重要。

        苏明的手段和古一不同,摩纳克就是因此才不适应,可以理解。

        摩纳克闻言之后想了想,缓缓放下了手中的短杖,他整理了一下自己的头发和胡子,十分礼貌地向海拉颔首示意。

        “抱歉,女士,我不是针对你,而是地狱领主身份太敏感了。”

        按照道理来说,真正的淑女应该伸出手来,让绅士在手背上亲吻一下,表示谅解,然后两人还能去聊聊天气,或者跳个舞什么的。

        然而海拉的脑袋像是木偶一样缓缓扭向了一边,她根本没把摩纳克放在眼里,蚂蚁对她的怀疑,她根本没听见。

        摩纳克有些尴尬地搓搓手,叹了口气,为了缓解气氛,他又看向丧钟。

        “你回来是为了什么事?”

        “联系一下纳摩,你们曾经是队友,我有事情需要你帮我问。”水快要开了,苏明隔着水壶都能听到里面气泡冒起的声音。

        摩纳克嘬了一下牙齿,掏出胡子腊来,用拇指蘸了一点,慢慢捋着自己的胡须:“纳摩......他不太合群,和我们谁的关系都不好,要不要美国队长出面?”

        “史蒂夫现在应该已经返回SSR了,他和佩姬还有弗瑞对此毫不知情,魔法界需要对他们保密。”

        苏明拒绝了提议,这件事就连霍勒威都知之甚少,史蒂夫还是继续谈恋爱去吧。

        没有苏明的情报,SSR什么也查不出来,他们手里只有血样,尸体已经没了,那构成不了充分的证据。

        还是和以前一样,吸血鬼依旧是故事里的生物,而光是上校失踪一事,就能让他们焦头烂额了。

        SSR里还有那么多其它势力的间谍,想要做成事?呵呵。

        摩纳克无奈地扯起自己的领子:“好吧,好吧,我联系他试试,说真的,和他说话都让我毛骨悚然。”

        苏明也知道,海王纳摩要比海王亚瑟难打交道得多,这边这位性格别扭还是自大狂,而且报复心还十分强,要是谁污染了海水,就跟杀了他妈一样严重。

        如果能选,苏明也不想和纳摩打交道,但谁叫他只认识这么一个亚特兰蒂斯人呢?

        摩纳克的黑巫术拥有种种常规魔法不具备的能力,他一溜烟地跑出房间,很快端了一盆水回来。

        接着,就在海拉费解的眼神中,他开始不断掐死兔子。

        一具具毛茸茸的尸体被丢在地面上,红彤彤的眼睛代表死不瞑目,仿佛对于为什么要杀它们充满了疑问和恐惧。

        而内心无比悲痛的摩纳克,却手舞足蹈地绕着水盆跳起了舞,他需要沟通元素来和大海交流,因此这就是萨满之道。

        倒是海拉饶有兴致地看着他跳舞,用心中的悲痛代替施法代价,这还真是天才的想法,只不过到最后一定会疯掉的吧?

        悲痛不会被遗忘,而是刻在灵魂深处,这些隐藏的情绪总有一天会杀了这个法师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