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松小说 - 其他小说 - 美漫丧钟在线阅读 - 第759章 塞纳冈主星

第759章 塞纳冈主星

        塞纳冈主星,这里有有翼种族的家园,鹰人鹰女的翅膀就来自于这里。

        在赋予这颗星球生命的双星系统照耀下,围绕着行星展开的巨大太空造物闪烁着耀眼的金光。

        从宇宙中看过去,就像是四片遮天蔽日的金色双翼,把塞纳冈星虚抱在怀中。

        这种轨道外的伟大奇观,通体都是由N金属铸造,它叫做猛禽飞穹,是塞纳冈星的第一道防御措施。

        它们通过金属的力量以及特殊的共振,使得塞纳冈能够和周边宇宙安全地异相位共存,也就是使得塞纳冈同时出现在宇宙的不同位置上。

        不管是从半人马星系,还是从仙女座星系,亦或者是遥远的天狼星系,只要你飞向星系中的塞纳冈,最终抵达的都是同一个地点,位于小熊座星系中的行星塞纳冈。

        这就是行星级的相位转移技术,来自古老的宇宙起源时代。

        小熊座星系目前最亮的恒星就是勾陈一,地球上的人对它叫法很多,西方国家也叫它塞纳久,但更多的群众称呼它为——北极星。

        在人们的认识中,北极星就是指路明灯,不管是航海还是野营,只要在夜晚能看到北极星,那么就不会迷路。

        可惜,现在距离北极星最近的几个人,内心依旧十分茫然,那巨大的白色火球并没有给他们指出道路。

        这几人就是正义联盟派往塞纳冈寻求总合体真相的小队,火星猎手荣恩,鹰女肯德拉,还有黑人绿灯侠约翰。

        他们来到这里是是为了寻找火星最有智慧的‘保管者’,荣恩听说她在火星灭亡后就移居了这里,她是火星唯一幸存的长者,不光记录了火星人所有的历史,也同样知晓宇宙中黑暗的秘密。

        然而,他们抵达这里之后,被塞纳冈的鹰人女王告知,保管者早已死亡,塞纳冈对此爱莫能助。

        鹰人女王名叫希亚拉·豪尔,是上一代鹰女的分裂体,从某种角度来说,可以说是肯德拉的前世。

        任务目标落空后,三人小队本打算返回地球,但希亚拉劝说他们留下。

        女王说也许塞纳冈有关于总合体的史料记载,不过历史都记载在N金属合金板上,需要去大书库由人力翻找。

        这需要很多时间。

        抵达塞纳冈之后,荣恩的心灵感应能力几乎完全报废,这里所有的建筑,装饰,乃至于天空和地面,每个人身上的装备头盔,全都是N金属。

        他无法穿透这些防御读取到别人的思维,相反,N金属之间的共振会让他试图使用心灵能力的时候听到巨大的噪音,痛不欲生。

        女王表示,在她安排人查询资料的时候,正联几人可以在塞纳冈居住一段时间,过些日子就是塞纳冈的传统节日‘阿兰提之舞’节,这是一个全球范围的狂欢节,正联必须参与以展现盟友的诚意。

        对方非常热情,三人也没有办法拒绝,尤其是约翰这个老牌单身汉,被漂亮的本土女人们包围之后高兴得北都找不到了。

        所以在地球遭遇洪水的时候,一无所知的三人还在塞纳冈苦等结果呢。

        在上次肯德拉从卢瑟手中抢回总合体战斗中,她的金属翅膀受损严重,可接触总合体的瞬间,总合体却激活了她的翅膀,用N金属修补了它。

        所以现在鹰女的翅膀上半截是白色,下半截是金色的,显得非常古怪。

        N金属本身是黑色的,也被称为黑暗金属,使之变成金色是塞纳冈这个原产地独有的锻造技术。

        所以为了探寻自己翅膀的秘密,鹰女也跟着荣恩一起行动。

        但抵达这里之后,在受到热情接待的同时,她总是感觉有哪里不对劲。

        现在三人都在客房外的阳台上,看着远处的风景,约翰身上还散发着酒气,他黑色的皮肤下面透着红晕。

        他胳膊肘撑着阳台护栏,看着远处的金色建筑,绿树河流点缀其中,许多人张开白色的羽翼从空中飞过,一幅美轮美奂的景色。

        “他们居然用金属修筑了这么多伟大的建筑,而且全都违背物理原理。”他指了指远处犹如倒立金字塔的建筑,他不知道怎么能通过一个点让上端巨大的部分保持稳定:“我真想和这里的工程师们交流一下,我也经常需要盖房子。”

        他说的也是实情,总是有外星坏蛋去海滨城捣乱,哈尔动手的话难免会造成建筑损害,海滨城三天两头就要重建一部分城区。

        而绿灯军团总会被当作苦力,去给哈尔盖房子。

        肯德拉则对这个话题没有兴趣,约翰如果把和外星美女交流的时间拿出来,他现在也许都可以回地球考建筑师资格证了:“随你怎么说吧,约翰,但我觉得这里不对劲。”

        荣恩站在两人中间,他什么时候都是站得笔直的,他红色的眼睛中没有倒影,其他人也不知道他究竟在看什么。

        但是当他开口的时,所有人都会感到安心,就像是有春风吹过心灵,让人感觉平静:

        “今天晚上就是节庆,明天一早我们就返回地球,很抱歉让大家跟我白跑一趟,尤其是在我们的家园还面临危机的当下。”

        鹰女微微摇头,她的双眼隐藏在三角形的头盔之下,棕色的皮肤流露出野性的味道:“没关系的荣恩,来这里也是我的意愿,可惜关于我的翅膀并没有什么进展。”

        约翰看了看她的翅膀,也稍微正经了一些,身为绿灯侠的他其实意志力足够坚定,但塞纳冈情况非常特殊。

        作为多重相位的核心和宇宙密库,所有的灯团都没有进入这里的权限,这次能够进入塞纳冈,完全是依靠了正义联盟的名头。

        他是有史以来第一个,也是唯一一个进入塞纳冈的灯戒持有者,并且在这里还受到了英雄般的欢迎。

        尽管有些怀疑这些人是不是把他和哈尔搞混了,但哈尔是他的战友,也是好兄弟,应该是不介意的吧?反正大家都是绿灯嘛。

        “你翅膀的问题,还不如回去问问蝙蝠侠,明显这里的人对你的翅膀也研究不出什么。”黑人这么说道。

        肯德拉露出一个勉强的笑容,她才不会说是根本不敢把翅膀交给蝙蝠侠研究的。

        鹰女和鹰人一样,他们的翅膀都是通过束带固定在后背上的,可以通过N金属腰带来控制翅膀扇动,从而进行飞行。

        而如果没有翅膀的话,他们俩只不过是能够无限轮回转世的可怜虫罢了。

        要知道在几十次轮回之中,大多数时候她都和鹰人是夫妻或者情侣,可只要废除他们的飞行能力,汪达·萨维奇轻而易举地杀死了他们数十次,两个人一起上也不是对方的对手。

        汪达是什么水平?那是被卢瑟一拳撂倒,再补一枪就被杀掉的人。

        倒不是说卢瑟不能打,光头其实受过专业的格斗训练,可就算再专业,也和世界上有名的武术大师有很大差距。

        所以翅膀是鹰女安身立命的本钱,如果交给蝙蝠侠研究,万一他留下什么后门怎么办?

        以她对于蝙蝠侠的了解,这都不是万一,而是肯定的事情了。

        “我知道我的故事很复杂,你们可能需要一个量子物理的学位才能听懂,但希亚拉曾经是卡塔豪尔的妻子,而卡塔是卡特霍尔的化身之一,如果这样的话,她就该是我的前世,可这怎么可能?前世和今世不能同一时间出现。”

        荣恩:“.......”

        肯德拉又继续说道:“自然法则在这里不成立,这个世界都不对劲,有什么东西,更黑暗的事物在支撑着塞纳冈运行.......”

        约翰看了一下自己的灯戒,因为这里不属于绿灯军团的辖区,他在这里没有执法权,所以灯戒除了给他具现绿灯制服提供一些保护,还有充当翻译之外,现在处于限制出力状态。

        就算用意志力强行驱动,也最多发挥出20%的力量。

        “这颗星球都是N金属凝聚的,这还不够黑暗吗?我猜要是把它做成锤子头,一下就能砸死巴巴托斯。”约翰朝肯德拉说道,她的武器是一把晨星锤。

        荣恩的目光中充满了无奈,就算能把星球做成战锤头部,谁能举起来这么大的锤子?

        他没有搭理约翰的笑话,而是把目光转向了肯德拉,看着苗条的女子转身离去,他开口问道:“那么你的意见呢?在这个黑暗的时代,我们需要一颗星球领导者的支持,可你打算把她的嘴巴撬开,把秘密掏出来?”

        肯德拉转过身来看着他,停下了脚步:“秘密有利有弊,我之前因为恐惧,一直在摧毁或收集地球上的N金属,但这持续了上千年、无数轮回的目标,在巴巴托斯降临的瞬间就被证明是个错误。”

        “即便没有N金属,巴巴托斯也会找到别的办法进入光明多元宇宙。”荣恩很冷静地说,他知道那黑暗的巨神给很多人留下了心理阴影。

        这一世的鹰人和鹰女虽然不是情侣,甚至肯德拉的黑鹰中队那时还在给汪达的永恒议会效力,但卡特和她都被黑暗所控制过,不知道他们究竟看到了巴巴托斯向他们展现的何等愿景。

        “但就是包括N金属在内的几种金属,把蝙蝠侠变成了门扉。”肯德拉摇摇头,她说的不是这个。

        约翰见到话题又变成了严肃的内容,他也劝慰了一句:“地球上的N金属分布于世界的各个角落,你收集N的金属永远不可能是全部。”

        “是啊,以有限的生命去收集无限的东西,难道还不可笑么?尤其是我还把这个错误重复了几十次轮回转生,结果却毫无意义。”

        荣恩的绿脸上露出笑容,看表情看起来有些古怪,他不擅长用嘴说话,也不擅长展露表情:

        “那并不徒劳,它是你经历的宝贵一部分......我也在寻求着我的真相,我知道不是所有的秘密都该尽人皆知,只是大家相信我,我也希望自己值得信任。”

        “呃,当然,我们是个队伍,我当然相信。”肯德拉转身离开,挥了挥自己尖锐爪状的手套:“也许是我太蠢了吧,总是爱追根究底。算了,今晚还要参加狂欢,希望你们准备了正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