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松小说 - 其他小说 - 美漫丧钟在线阅读 - 第827章 著名老赖

第827章 著名老赖

        “上帝啊,你怎么知道我在这里的?”

        康斯坦丁像是行尸走肉一样被苏明拖着走,他一点也不怕见到正联的人,而是担心遇到丧钟这样行事天马行空,却有着明确目标的角色。

        为了攫取好处,佣兵没有不能杀的人,而异世界的丧钟不会随意杀人,他只会让人生不如死

        苏明对于他的疑问做出了完美的解答“第一,你根本不信上帝,第二,我有大脑。”

        渣康把脏兮兮的手在风衣上蹭了蹭,捂住了自己的脸,发出了长长的叹息。

        “你是来找我麻烦的”

        “看看,看看,我脏兮兮的朋友,一个真正的聪明人呀。”

        苏明把胳膊从渣康的脖子上拿下,搂住了他的肩膀,但这个家伙实在是太臭了,就像是腐烂的泰国菜从他的皮肤下溢出来了。

        整个人非常油腻不说,还有种将死之人的气味,就像是尿骚味和死亡的气味混在一起。

        对于丧钟的回答,康斯坦丁只是‘哈哈哈’地陪着假笑,在同时不断蠕动自己的肩膀,像是在试图借风衣上的油腻让苏明脱手一样。

        “从地狱回来了哈?收获如何?”苏明真的像是朋友一样,把渣康拖到了会客室,围着那可笑的餐桌布坐下“你的管家呢?不开门也不上茶吗?”

        桌布上有一片棕色的水渍,看起来曾经有人把婴儿放在了这张小桌上,而那个婴儿失禁了。

        不过这片污渍,看起来有些像是蝙蝠的形状,巧合么?

        “他回老家探亲去了,他在地狱里的亲属有些想他。”

        康斯坦丁捂着自己的心口,露出了感动的笑容。

        这就是亲情啊,真走心。

        但丧钟的红色独眼转向了他,冰冷的声音戳破了他的谎言

        “你把他卖了?对吧?”

        “出卖这个词不太准确嗯我只是让他去独立处理一些他的危机,早晚都要面对的,对吧?呵呵”

        康斯坦丁丝毫没有羞愧,他还竖起一根指头在面前摇摆,纠正了苏明的说法。

        “独立,我喜欢这个词。”苏明用力歪了一下脖子,像是吃到酸果子一样,面具下发出了啧啧的声音“还有下半句说的也对,有些事情你总会面对的。”

        “呵呵呵”渣康擦擦汗,他不是这个意思啊!

        “你还是挺明事理的,以后要是有人告诉我你是个xx,还是个xxx,天下第一号xxx,我根本都不会相信,一点都不信!”

        苏明把假话当作真话说,不管别人信不信,他自己信了。

        要想骗人,首先要骗过自己,这种时候全覆盖的面具真的有无与伦比的优势。

        “说真的,你不该来找我的,我对于总合体帮不上什么忙,我不知道那是什么。”康斯坦丁摊开了手,一脸诚恳地看着苏明。

        他还想借泡茶的机会脱身,但是绿箭已经把茶壶都端过来了,戴安娜在一旁像防贼一样防着他,手里的真言套索仿佛无意识地在她指尖滑动。

        绞杀瞬间爆发了数十条触手,像是蜘蛛网一样把桌子周围全部封锁,而魔浮斗篷也飘了起来,像是蛇挑选下嘴位置一样在康斯坦丁脖子上游动。

        苏明伸出手,一团火焰出现在手心里,他就这样加热漂亮的瓷壶烧水。

        “继续,继续编,看看你能不能说服我。”

        康斯坦丁脱力地靠在椅背上,陈旧的椅子发出吱吱的怪叫声“听着,你没必要拿颠倒人吓唬我,我一点都不怕,真的,我身上纹着你都想象不到的各种反咒,这里是我的堡垒。”

        “哦,谢谢你提醒我要记得剥皮。”苏明只是发出温暖的声音。

        “听着,我在地狱打了上百圈的麻将才把自己的命赢了回来,确实是你让被诅咒的芭比娃娃把我送到了麦子那里,可这不意味着我欠你的。”

        康斯坦丁挠着自己的头发,头皮屑像是下雪一样落下。

        “啊,啊,啊,在这里停顿。”苏明朝他摇摇头,“在正常人看来,那就叫做救命之恩,也意味着你欠我的。”

        “哈?有吗?”康斯坦丁顾左右而言他,像是没事人一样。

        但戴安娜和奥利弗毫无疑问是和苏明站在同一战壕的,可怜的驱魔人没有从他们那里获得任何支持。

        奥利弗摘下兜帽后还算是给了渣康一个同情的目光,而戴安娜的视线则完全是‘死亡凝视’了,她甚至已经开始怀疑之前追砍康斯坦丁他们的行为,真是被赫卡忒控制了?还是自己的潜意识行为?

        苏明直接拔出了弑神者,轻轻放在桌面上“约翰,不要再兜圈子了,我们时间有限。”

        “我说过了!总合体的事情我帮不上忙了,还有对付毁灭军团也不要找我,我根本不想和瑟茜那个女人打交道。”渣康摊开双手,咸鱼一样趴在桌上。

        “也许你自己可以试试独角兽的血。”苏明把渣康曾经的陷阱丢了回去,同时他降下了面具,用独眼盯着康斯坦丁,没有笑的意思“不过我不是因此而来,我需要你帮我的另一件事。”

        康斯坦丁深深吸了一口气,他知道今天事躲不过了,就算事神秘之屋,背后有颠倒人的丧钟也能把这里拆了。

        “好吧,记住,太难的事不做,太危险的事不做,太丢人的事不做,太变态的事不做,太gay的事也不做”

        康斯坦丁脸朝下趴在桌面上,手指竖起来又一根根弯下去。

        “不,没有你想的那么复杂,我希望你帮我锁定潘多拉的位置。”苏明抓住了他的手指,制止他继续说下去。

        渣康像是木偶一样抬起头来“潘多拉?是哪家新餐厅吗?还是”

        “对,就是你想象中的那位,最大的罪人。”苏明朝他点点头。

        而康斯坦丁的反应出人意料,靠在椅背上开始解自己的皮带,一边动作一边疯狂摇头

        “你喜欢什么体位?我宁愿你现在当场爆了我的菊花,也不会用占卜帮你去找潘多拉,你知不知道通过魔法探究上帝的罪人代表着什么?!”

        苏明点点头,举起手中的弑神者“电动打蛋器,好了,你可以就位了。”

        看到寒光闪闪的金色神器,尤其是听到弑神者转动时发出的蜂鸣声,渣康不出意料地退缩了。

        “真的不行,这对我来说绝对是不能做的事情。”康斯坦丁又打算表现的诚恳,但他的眼珠在狂转,就像是骨盅里的骰子“你知道我和上帝以及撒旦的那些事,而这件事肯定不会让上帝高兴。”

        苏明点点头,像是被说服了,但只是把打蛋器交由绞杀接手,自己则抓住了渣康的双臂。

        一边微笑点头,表示自己相信他,而金色的武器,则由绞杀操纵着向桌下伸去。

        奥利弗作为魔法界的新丁,保持了聪明人的一贯作风,那就是少说多听。

        在不了解一件事的时候就随便发表意见,那绝对是要吃亏的。

        他决定做自己最擅长的事情,那就是被别人当作不存在。但当可怕的武器逼近渣康的菊花时,奥利弗还是扭过头闭上了眼睛,太残忍了。

        倒是戴安娜咬着嘴唇,嘴角有一丝笑意,就像是在等待康斯坦丁这个负心汉血溅当场,就是这个渣男背叛了小扎。

        “停停,快停,我帮你行了吧?”康斯坦丁也许没有被苏明的武器吓住,但他看到了戴安娜嗜血的眼神。

        他也许不了解异世界丧钟的习性,只是知道不好惹,但他清楚戴安娜的脾气,那绝对是乐意看到丧钟替扎坦娜报仇的。

        大义和私仇,对于亚马逊来说没有什么区别,都是值得动刀的。

        打蛋器停下了,苏明也把自己的脸凑近了康斯坦丁的脸“最后一次机会了,要不然你就真的需要用菊花抵债了。”

        “不用做到那一步,我有计划了,真的。”康斯坦丁用力抽出了自己的两只手“没必要搞得那么血腥”

        “我的宠物最喜欢血腥了,戴安娜可以替我证明。”

        苏明卡住了他的腕骨,而神奇女侠一脸不善地点点头,表示绞杀的嗜血是货真价实。

        康斯坦地深深吸了口气,他露出了礼貌的笑容“可是它不喜欢屎吧,我的肚子里都是屎,我这个人很脏的,一点也不好吃。”

        戴安娜也一脸嫌弃地对苏明点点头,康斯坦丁确实说的也是真话,事实上,她觉得在接触康斯坦丁之后就应该用酒精洗澡,避免被感染‘人渣病毒’。

        “好吧,说出你的办法。”苏明松开了手,有些嫌弃地甩了甩手指,刚才在手腕上一捋,居然捋下来一手垢甲“不过为了防止你逃跑,我的披风会跟着你。”

        康斯坦丁叹了口气,终究还是躲不过,不过还好,避开了总合体以及毁灭军团的事情。耍赖以及夸大其词,都是为了避免自己的损失太多,看来现在是成功了。

        至于丧钟三人找潘多拉是为了什么,他又不瞎,罪钱项链那么明显地挂在绿箭胸口呢。

        可那不关他的事情,总合体的事情他知道的一点都不少,但是有些事情,他只会告诉蝙蝠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