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松小说 - 其他小说 - 美漫丧钟在线阅读 - 第833章 兵败如山

第833章 兵败如山

        “肯德拉!肯德拉!你能听见我吗?!起源墙变得不稳定了,裂缝越来越大了!”

        荣恩在心灵频道中呼喊着,而卢瑟和布莱尼亚克只留给了众人们跃迁后的残影以及大量的金属垃圾。

        火星猎手已经知道,计划完全失败了,那么现在就算鹰女留下,也没有任何意义了。

        “不要扰乱我,我在尝试稳定起源墙。”鹰女倔强地说着,她自然能感觉到后背传来了剧烈颤抖,就像是要把骨头颠碎一样:“我知道这可能会害死我,但我也可能吸收所有的能量。”

        每一次爆炸发生,虽然在宇宙中只是无声的火光,但她能感觉到墙壁上的巨像在被炸成碎片前发出欣喜的狂笑。

        “我错了......”星侠呆滞地说:“从一开始我们就被总合体骗了......”

        约翰无奈地看了星侠一眼,拖着对方快速逃离,他知道星侠体内那强大的力量来源是同总合体一样的能量,可对方这么大方地让他使用这些力量,怎么看也不靠谱吧?

        还有鹰女,有了N金属盔甲确实不错,但这可是起源墙全部的能量,上面的每一尊巨像都是宇宙级的超级强者,不是他看不起自己地球人,可哪怕其中一尊巨像的能量,也不是鹰女能承受的。

        约翰从来没有像现在这么想念蝙蝠侠,没有了他,正联在荣恩和超人的把持下就像是过家家.......

        “肯德拉!没有希望了,我们只能尽力逃跑,躲远一些。”

        荣恩飞到了肯德拉身边,拉住了她的手,试图将她从起源墙上扯下来。

        但就像是粘蝇纸上的苍蝇一样,粘上去容易,想要下来哪有那么简单?

        虽然没有被石化,但她依旧犹如长在了墙壁上一样,爆炸的火光越来越近了,她还是纹丝不动。

        荣恩没有独自逃跑的意思,他依旧在用力,哪怕片刻之后会被烈焰吞没,他也没有抛下肯德拉独自离开的打算。

        好在之前不知道弹飞到哪里去了的超人飞了回来,氪石辐射的作用时间已经过去,他基本恢复正常了,氪星人的代谢速度不是人类能比的。

        他只是有些后悔,早知道应该先用热视线远程攻击飞船试探的,而不是直接一头撞上去。

        这已经是他第二次在关键战斗中选错战斗方式了,上一次则是用拍巴掌拍散了洪魔,落得个自己和巴里差点变成鱼的下场。

        超人拉住了肯德拉的另一只手,和荣恩一起发力,鹰女身上的N金属盔甲都传来了形变的吱吱声,但终于还是把她在最后时刻从起源墙上撕了下来。

        根本没有任何喘息的机会,他们裹挟着肯德拉快速撤离,而在他们身后,起源墙从裂缝处开始坍塌,爆炸快速沿着墙壁向两侧蔓延,半边天空都化为了熊熊火海。

        响声震耳欲聋,这是发生在一切生物灵魂中的巨响,以不可能的方式跨越了真空,撼动了现实的根基。

        起源墙的死亡,它最后的嘶吼,在多元宇宙每一个生物的心中不停回荡,并且蔓延其外。

        在新创世星,亚当奇侠飞快地飞过宇宙空间。

        他在上一秒还在和新神谈笑风生,但下一秒,先是眼前的人们突然消失,紧接着连创世星本身都消失不见了,他只能急急忙忙地朝地球飞去,同时在各个频道中联系正义联盟。

        然而没有人回应,因为正义大厅已经不在了,巴里此时把神速力加注于标枪号上逃命,想要联系子弹时间领域内的正义联盟,那需要母盒的爆音科技。

        幽灵星区中,身披黑色斗篷的达克赛德静坐在石质王座之上,感受着内心传来的悸动,却露出了一个冷酷的笑容。

        幽灵扇区的混沌屏障果然阻挡了起源对他的召回,那么接下来他的计划就可以正式开始了,钢骨那支傻子小队,完全被他玩弄于股掌之上。

        哪怕他没有了超级力量,智商也碾压那些人类小孩。

        在永恒之岩,波波和影契小队正在等待苏明的命令,但是感受到一阵特殊的波动传来,猩猩顿时眯起了眼睛。

        这不对劲,真的不对,不管丧钟在干什么,最好要加快一些速度了。

        苏明此时还能在干什么?当然是谈条件了。

        在那席卷多元宇宙的波动袭来之际,苏明刚刚一脚把‘色欲’踹飞出去。

        苏明只是放任暴怒追杀了康斯坦丁一小会,但渣康身上有着伤害反弹咒,除了被像乒乓球一样打得到处飞之外,还真没有受到太多伤害。

        不过他只是想要让渣康知道自己看穿了挑拨罢了,不是真的要坐视暴怒杀掉渣康,所以在一番地动山摇的交手后,苏明以极小的代价击败了原初恶魔。

        就像之前说的那样,暴怒在陷入狂怒状态之后,根本就没有脑子,几个连环圈套一摆,硬碰硬来上几***怒就躺了。

        身为恶魔,却没有任何类法术能力,全靠一身腱子肉,连武器都不会用,就算强又能强到哪里去?

        而在苏明击败暴怒后,渣康也许是服气了,他乖乖召唤出了第二个恶魔‘贪婪’。

        这个也好对付,苏明直接用橙灯戒指释放了海量的橙灯幽灵,战斗就在‘我的!’,‘不!是我的!’,‘不对,全是我的!’诸如此类的叫喊声中结束了。

        难怪康斯坦丁说原初恶魔们只是三流恶魔了,他们的强处在于自身的概念性,自身实力却已经落伍了。

        随后则是‘饕餮’,苏明用海量的美食收买了他。

        确切地说是让颠倒人开门,绿箭买来几车烤全羊后,饕餮根本不在乎苏明要做什么了,他像是蛆虫一样的身体蠕动到食物堆上,开始大口地吞咽。

        再然后则是懒惰,他被召唤出来就睡着了,根本没有动手的意思,戴安娜把睡着的恶魔拖到一边去就算完事了。

        而嫉妒是智力型的恶魔,他擅长煽动人心的黑暗面,本身实力很一般,被交给绿箭练手搞定。

        最后则是色欲,这是一个异常美丽的女性恶魔,而且近乎于没穿衣服......

        然而苏明还有正事要做,根本没心思在这里和欲望本身玩游戏。所以他同样把她打晕了,还没来得及让康斯坦丁进行下一步呢,宇宙中的波动就传来了。

        身体中的X金属骨骼,就像是通了电一样瘙痒起来,仿佛要脱体而去一样。

        和宿主同为一体的绞杀自然不会察觉不到,它立刻在身体内加固了所有肌肉纤维,把金属骨骼牢牢固定下来。

        而苏明眼中也是一片绚烂的色彩,星河,混沌,迷雾,黑暗......在最后,有一双黄色眼珠一闪而过。

        等他回过神来,颤动依然停止,骨骼也恢复了正常,但他还是深深地喘了口气,刚才那一瞬间他突然有种会死掉的感觉。

        等他看向周围,七宗罪除了饕餮意外还都是昏迷的,而戴安娜、奥利弗则抬头看着灰蒙蒙的天空,就连平时一直嬉皮笑脸的康斯坦丁,此时脸色一片沉重。

        “我们的情况......不妙了。”他掏出风衣口袋里的丝卡香烟,给苏明也丢了一根,走到他面前低声说道。

        苏明示意他稍等,因为宇宙中传来了X金属的共鸣,辛迪传来了消息。

        片刻之后,他也皱起了眉头:“正义联盟的计划失败,起源墙开始坍塌,帕佩图阿的复苏只是时间问题了。”

        戴安娜和奥利弗走了过来,神奇女侠咬着嘴唇思考了一下:“蝙蝠侠怎么说?”

        “他没有参与这次的活动,因为小丑这回的举动异于往常,他早就回哥谭去跟疯子玩游戏去了。”苏明耸耸肩,正联对于蝙蝠侠的依赖不是一天两天了,戴安娜想要听听蝙蝠侠的看法也无可厚非。

        只不过他没有想到,没有了蝙蝠侠,正义联盟会捅出这样的篓子。

        戴安娜皱起了眉头,她不满地抱起胳膊:“地球处于这么危险的情况下,他还去理会小丑的那样的角色?他疯了吗?”

        在神奇女侠看来,小丑确实够疯狂,但他既没有超能力,也不会魔法,怎么看威胁程度也不是和毁灭军团一个等级。

        苏明把烟低头点燃,深吸一口吐出个烟圈,灰色的天空让人感觉压抑:

        “蝙蝠侠一直都是疯的,我以为你们早知道呢。不过他这次的选择没错,因为小丑和狂笑的威胁程度远远高于毁灭军团,哪怕加上帕佩图阿也不行。”

        “我不明白你的意思。”戴安娜抿着嘴,一脸不赞同的神态。

        “不明白才对,因为世界上只有一个蝙蝠侠。”苏明没有过多解释了,因为有些事情他知道,却不好说出口。

        帕佩图阿的起源有人知道,然而小丑的呢?

        他仿佛凭空出现一样,漫画中有很多小丑的起源故事,但那是不是现在的小丑,世界上究竟有几个小丑,这全是疑问。

        N52时期蝙蝠侠坐上莫比乌斯椅,椅子告诉他地球上有三个小丑,但是就连蝙蝠侠都露出了惊讶的表情,大呼不可能。

        而现在多元宇宙处于N52重生之后,主世界被曼哈顿插了一手,小丑彻底变成迷了。

        未知才最可怕。

        戴安娜无奈地白了苏明一眼,这讳莫如深的态度她不止一次见过了,不说就不说呗,为什么表情这么欠打?

        “你是不是还打算说世界上只有你一个佐罗?”

        “这倒不至于,但是我觉得奥利弗大概也理解蝙蝠侠的做法吧?”苏明看到戴安娜的不善表情,转身就把绿箭卖了,让他去吸引戴安娜的注意。

        她知道从自己这里套不出情报,一定会去问绿箭的,苏明这边和渣康就可以抓紧时间把正经事办一办。

        正沉浸于罪恶感的奥利弗感觉周围变得非常安静,他抬起头来就看到戴安娜像母老虎一样盯着他,一副摩拳擦掌的样子,连真言套索都攥在了手里,打算往他身上套呢。

        奥利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