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松小说 - 其他小说 - 美漫丧钟在线阅读 - 第855章 第一剑士

第855章 第一剑士

        残酷骑士躲在树下的阴影中,但雨水也覆盖在了他的肩上,洪水漫过他的大腿,可是冰冷的外界环境影响不了他心中的火焰。

        他知道自己是有些偏执,因为父母的死虽然和哥谭当时的治安环境有关,可真的和当时刚刚上任的戈登有关吗?

        不尽然。

        可现在戈登就是哥谭警局的局长,他代表着这座城市中腐朽落后的秩序和法律体系,残酷骑士的对手从来都不是一个人,而是整个世界的既定秩序。

        所以戈登必须死,但是作为多年的好友,残酷骑士不会用枪杀他,他必须跟戈登把话都讲清楚讲明白了,然后再用匕首把他杀了,让他明白当初对蝙蝠侠的背叛是多么不可饶恕。

        就算他知道这个戈登不是他的戈登了,可是那又怎么样?每个戈登都该死,每个世界的戈登都上了他的必杀名单。

        正好,这种叛徒就该多杀几次才能解恨。

        如今警局就在眼前,那么只要冲进去把戈登抓出来就行了,通信的断绝,真是给人提供了很大的便利啊。

        雨水让他身后的武器泛着冰冷幽深的光泽,他取下了背后的突击步枪,咔嚓一声拉栓上膛,随即借着大雨和乌云的掩护,在黑暗中快速向着警局冲去。

        因为城市中的混乱,还留在警局中的警员们寥寥无几,就算他们看到了蝙蝠侠,第一时间也只是愣神。

        为什么蝙蝠侠今天背了这么多枪?

        为什么他看起来脸色狰狞?

        为什么他朝这边开火?

        等这三个问题想完,警员已经带着疑问躺倒在地了,就算是正面对战他们也不是残酷骑士的对手,更何况是被偷袭还想东想西呢?

        蝙蝠侠代表着义警,现在也不是当年每个人都想要抓他的情况了,大多数警员见到蝙蝠侠都会友好地打招呼。

        毕竟这里离华盛顿并不远,正义大厅中的的蝙蝠侠模特和其他英雄们都站在一起呢。

        然而就是这些往日的观点害死了他们,黑暗骑士团的存在被正联保密了,这也造成了普通警员们什么都不知道。

        当昔日作为哥谭英雄的蝙蝠侠出现变化的时候,没有人能反应得过来。

        残酷骑士在高速奔跑中不断开火,弹无虚发,每一枪都是致命一击。在不惊动太多邻居的情况下,蝙蝠侠不到十秒就冲进了警局大楼里。

        自动步枪随手丢下,从腰间拔出两把微型冲锋枪,背靠大门顶开后滚身进入,朝着大厅中的警员就是一轮扫射,或者说是超快速的点射。

        这两把新型微冲每秒发射的子弹数在5发以上,一分钟打光300发子弹并不困难,他偏偏能控制着这么高射速的武器,不浪费一颗子弹,两秒之内命中所有目标。

        这让枪声仿佛就响了一声一样,而尸体也几乎是同一时间以不同的姿势倒地。

        他这回的发挥比在冰山餐厅更好,在那里他就随便打打,而在这里,在面对戈登这个老朋友的时候,他可是拿出了全部的本事。

        闻着鲜血和硝烟的气味,他再次抛下了两把枪口还在冒烟的冲锋枪,从背后摘下了重机枪,把弹链塞进了枪膛里。

        他大踏步地向着警局深处前进。

        刚才的交火虽然短暂,但并不是毫无动静,而戈登之所以没有出现,就说明他不是在楼上办公室或者食堂这样的地方,而是应该在隔音比较好的位置,比如地下室。

        地下室则是有各种档案室,资料室,证物库房,军火库,停尸房,通信室。

        鉴于之前狂笑在哥谭丢下了一个异世界的布鲁斯韦恩作为诱饵,那个诱饵被警局拉走了,现在算算时间,dna报告应该出来了。

        那么戈登很大概率就在停尸房里。

        无数的可能性被提出又被排除,一大堆的思绪过后只留下了最高可能性的猜测,这对于蝙蝠侠来说只是短短一瞬间,而且他的脚步甚至没有片刻的减缓。

        犹豫就会败北。

        残酷骑士脑中有着警局的地图,每个世界的这栋建筑都大同小异,他径直向着停尸房方向冲去。

        走下楼梯进入走廊之后,狭长的通道中只有他微不可察的脚步声回荡,和他猜想得差不多,半夜里资料室可不会有什么人。

        可就像是鬼火一样,在身边方的黑暗中,一旁的档案室里突然绽放出一道光芒。

        闪光弹!

        残酷骑士立刻扭头躲避,同时端着武器以不合常理的速度快速向后翻滚。

        强光爆开的瞬间,他听到了一声细微的脆响,一抹金光从他头上掠过,他制服头盔上的一只尖耳朵打着旋地飞了出去。

        他在翻滚过程中也引爆了一枚闪光弹,敌人进攻的时候必然盯着目标,打个时间差,这时候使用闪光弹有奇效。

        如果对方被闪,那么就是他的机会了。

        这刀光实在太快了,对方是武学大师,在这么狭窄的地方遭遇肉搏战强者不是好消息,必须得尽快解决。

        好在他有枪,这就是力量存在的意义啊.......

        然而等对方也反身空翻躲过闪光之后,残酷骑士的手不由地顿了一下,面具下露出的半张脸也浮现了难以置信的表情。

        “佐罗?”

        黑暗中金色的细剑被抬起抵在帽檐下,照亮了一张英俊的脸孔,对方漂亮的小胡子动了动,露出一个带有异域风情的笑容。

        “不要叫得那么客气,我们是老朋友了,你可以叫我唐迪亚哥,欧罗巴第一剑客。”对方以抑扬顿挫的西班牙语舌头打着转地回答了他。

        “.......装神弄鬼!”

        残酷骑士脸色疯狂变化,他立刻端起了重机枪,朝着对方扣下了扳机。

        佐罗这个人是不存在于历史上的,他只是一个影视作品中的人物,他代表着侠义和对旧秩序的抗争,也是布鲁斯成为蝙蝠侠的理由之一。

        在父母遇害的那天,他们就是因为去剧院看了佐罗的电影,回家走小巷才会遭遇歹徒的.......

        如果说蝙蝠给了布鲁斯成为一个蒙面人的刺激,那么佐罗就是他最最初始的动机。

        除暴安良,对抗当时的殖民社会,最终带领群众觉醒反抗意识,取得胜利。

        佐罗这个形象,对于所有的蝙蝠侠来说都意味着很多,尤其是当他拿着细剑站在你对面的时候。

        就像是噩梦重新照进了现实。

        佐罗出现了,那么亲人的死亡是不是就在不远的未来呢?

        那枪声,那珍珠落地的声音,仿佛顿时就在残酷骑士的脑海中响起。

        是因为他的所作所为偏离了英雄之路,所以佐罗找上门来了?还是说单纯出现了幻觉?自己正在和不存在的东西战斗?

        是了,对方使用了闪光弹,这一定是假的,一定是幻觉。

        所以残酷骑士直接端起了六关转轮机枪,朝着对方扣下了扳机,电动引擎响起,枪口立刻喷出了火舌。

        然而佐罗不慌不忙,还是充满贵族风度地摆出了击剑的起手式,在子弹飞临面前的时候,那金色的z字骤然在空中不断亮起。

        剑刃准确地把每一颗子弹一分两半,金属相撞的火花照亮了两人间的地面,哗啦啦弹头落地的声音就像是下雨一样。

        佐罗闲庭信步一般,一把细剑防守地滴水不漏,同时他还有余力迈着轻快的步伐,向残酷骑士步步逼近。

        残酷骑士暗中咬了下牙。

        他开始快步后退,这家伙如果来自于自己的幻想,那么在自己小时候,佐罗在孩子的心中就代表着无所不能。

        这个人比狂笑还要强......不能力敌,得赶快想办法。

        然而对方可没有放他走的意思,突然爆发出的速度简直连残影都看不见,金色细剑拖着长长的余晖,一剑就像是削萝卜一样把机枪枪管全部切断,随后反手一剑又直奔他的胸口而来,像是打算划个z字。

        残酷骑士低吼一声,将残破的加特林机枪砸向对方,瞬间后仰躲过,从大腿上掏出两把手枪来,朝着对方猛烈开火。

        这次佐罗不再砍子弹了,因为距离已经足够近了,他形同鬼魅一般躲开了所有的子弹,在残酷骑士抬起手的时候就已经判断了弹道路线。

        一切都被看穿了.......

        “别急着走啊,到我的总督府吃个海鲜烩饭啊?托马斯和玛莎都等着你呢。”西班牙语咕噜咕噜地喷了过来。

        “你怎么敢说那个名字!”

        手枪子弹打完,残酷骑士把它当作投掷武器丢向佐罗,被对方在空中就拆成了零件。

        而这时他听到了母亲的名字,不由地想起了当年的惨状。

        这漫长狭窄的通道,不知道何时已经变成了犯罪巷的模样,当他低下头的时候,正好看到父母的尸体就倒在一旁!

        “别走啊,小布鲁斯,你为什么要拿枪呢?”佐罗的笑容渐渐诡异,就像是阴森森的事物附上了他的灵魂:“剑不好吗?这才是世界上最强的力量哦!”

        “不!幻觉!你是幻觉!你们都是!”残酷骑士摘下了胸前的烟雾弹和音爆弹,他必须离开这里了,这不对,真的不对。

        他好像出现了强烈的幻觉,也好像是时光再次倒流,他看到了童年时的自己,刚刚从地面捡起了歹徒的手枪,从背后对准了捡珍珠的罪犯。

        “打算用烟雾遮掩自己的丑陋吗?是啊,从背后开枪把人打死,真的是懦夫行为呢,你从来都没有勇气面对敌人,细剑对你这样的软蛋来说太危险了不是么?”

        佐罗飞快地吐出了一串话来,他的细剑晃得残酷骑士眼前一片花白。残酷骑士就像是受到了莫大的侮辱,他下巴的皮肤下都爆出了青筋

        “不,我是在他面对我时才开枪的!堂堂正正地正面击败了他,我赢了!”

        “哦?那我们看看是不是真的?你敢么?用你妈妈的名字担保?”

        “我不是懦夫!事实会证明一切!”

        被父母惨况刺激的残酷骑士收起了烟雾弹,从肩上摘下了一把黑色的匕首和佐罗交战,这把匕首材料很好,居然没被砍断,应该是n金属。

        而小巷中的场景却不这么说,那阴暗潮湿的小巷中,小布鲁斯用枪指着抢劫犯的后背,面目狰狞地扣下了扳机。

        “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