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松小说 - 其他小说 - 美漫丧钟在线阅读 - 第870章 爱的铁拳

第870章 爱的铁拳

        小丑的尸体被挤了一下,那惨白的脸上笑容仿佛更盛了,就像是他看到了布鲁斯被他爸爸毒打一样。77dus.com

        原本就身中小丑毒素的蝙蝠侠此时更是糊涂了,难道一切都是幻觉?这个其实并不是自己的父亲,身边的一切都是假的么?

        但是下颚传来的疼痛证明了这些都是真的,而且托马斯确实是莫名其妙地打了他。

        为什么?

        他挣扎着爬起来,身上还满是各色的药水,心中的疯狂却好像伴随着父亲的拳头消失了不少。

        托马斯抱着胳膊冷冷地看着他:“站起来,布鲁斯,你怎么能这样欺压阿尔弗雷德?”

        “那个,托马斯老爷,其实这事不是你看到的那样。”阿福抓住了托马斯的一条胳膊,却一时间难以解释小丑和蝙蝠侠之间的纠葛。

        托马斯怎么会不知道蝙蝠侠和小丑之间的纠葛呢?

        在他的时间线上,那个匪徒在小巷中打死了布鲁斯,托马斯疯狂地用拳头打死了劫匪,从那之后成为了蝙蝠侠。

        但是玛莎也在那天晚上受到了太大的刺激,她变成了小丑。

        托马斯和她的纠葛持续了很久,直到有一天小丑玛莎,还是用杀死自己儿子的那把手枪自杀了。

        那两声扳机都带走了托马斯重要的人,所以他才会把那手枪一直带在身边。

        小丑对于每个蝙蝠侠来说,都是特殊的人。

        “睁开眼睛看看,布鲁斯,你的未婚妻已经死了!”托马斯反手一指身后的手术台,上面的小丑脸上还挂着大大的笑容:“我不介意自己的儿子出柜,但他不能是一个不愿面的现实的人!”

        布鲁斯:“???”

        阿尔弗雷德:“......”

        苏明和奥利弗:“噗......”

        果然托马斯把小丑当成了之前几人所说的布鲁斯未婚妻,一回到蝙蝠洞就看到布鲁斯强迫阿福抢救尸体,这样的举动在他看来也太疯狂了。

        就算布鲁斯再怎么爱小丑,也不能让强迫阿福做这种事,去做一件注定徒劳的事,能够把任何人逼疯,他清楚得很。

        所以托马斯做了每个父亲都会做的事情,那就是对儿子施以爱的铁拳。

        误入歧途怎么办?当然是要打醒了!

        而造成这种误会的两人则在一旁看热闹,一副不嫌事大的模样,苏明还和奥利弗小声聊起了拳击。

        奥利弗认为黑人在体育竞技各方面都有优势,不过苏明觉得拳击还是爱尔兰人更有传统。

        见到布鲁斯一言不发,托马斯还以为他没有清醒过来,过去又是一顿左右开弓。

        布鲁斯不是绝地武士,也没有打爸爸的习惯,此时只能像是沙袋一样被打。

        “你们不打算去拦着么?”戴安娜看着那边巴里徒劳地劝架,有些无奈地对苏明说道:“我们现在还有正事呢。”

        苏明一摊手:“人家的家事我们怎么管?以往布鲁斯把夜翼他们打得到处乱飞的时候你们不是也没管嘛。”

        “可是现在布鲁斯身上还有伤,情绪也不稳定。”戴安娜有些担心地说。

        “其实你应该看看布鲁斯的眼睛。”奥利弗指了指那边,他们也不是白白看热闹的:“你看韦恩医生每一次挥拳命中之后,布鲁斯的神智就更清醒一些,他好像在经历着什么变化。”

        苏明还是抱着胳膊,这一切都在计划之中:

        “嗯,不要以为我们找托马斯来就是为了看热闹的,对于蝙蝠侠来说,父母的死就是他心中最大的负担。现在我们带回了他的父亲,也就意味着把他过去的心灵痛苦卸除了一半,让他能把意志力放在更重要的地方。”

        亚瑟听懂了,他一拍自己的手心:“这大概就是亲情的力量吧。”

        “相信蝙蝠侠自己也能感觉得到,所以他一直没有说话反驳,而是在不断挨打,他在借机把这种有利条件发挥到最大效果。”

        奥利弗又感慨地补充了一句,说实话,如果换成自己,如果能看到父亲活生生地出现在眼前,他觉得自己肯定做不到像蝙蝠侠这么淡定。

        也许第一时间就会拥抱自己的亲人,而不是思考如何利用这种条件。

        果然蝙蝠侠还是蝙蝠侠,能够做到常人做不到的事情。

        “不过我们还是看着点,别打出人命了。”苏明突然拉回了话题,让众人不由地回到了现实。

        不知道是蝙蝠侠觉得差不多了,还是老管家和巴里的劝解有了效果,在拳拳到肉的一番交流之后,托马斯和布鲁斯还是拥抱在了一起。

        两人现在才开始流泪,有些正常家人见面的味道了。

        真是可喜可贺。

        蝙蝠侠这段日子真是过得太苦,赛琳娜死了,小丑也死了,自己马上就要发疯。

        所以苏明从不存在的历史中带回了托马斯韦恩,让蝙蝠侠高兴高兴。

        但也只能帮他到这里了。

        小丑毒素依旧在侵蚀着布鲁斯的理智,现在只不过是把时间拖延了一些,不过好消息也有托马斯是蝙蝠侠不假,他还是个正经的医生。

        倒不是说哈莉就是不正经的医生,主要是心理医生对于蝙蝠侠的作用太有限,他太多疑,心理疗法唯一能起效的途径只有拳头。

        当一个蝙蝠侠把聪明才智全部放在医术上的时候,能做到的事情应该也不比午夜怪医差多少。

        现在就看托马斯能不能把布鲁斯的病情控制住了,苏明需要蝙蝠侠稍微疯一点,方便一起对付狂笑之蝠,但不能疯得太过,那样就后院起火了。

        就看专业人士做的怎么样。

        苏明一脸欣慰地看着不远处父子相逢,他身边的戴安娜也差不多是类似的表情,很感动的样子。

        只不过两人心中想的事情不太相同罢了.......

        “父亲,我收到过你的信,它是我收到过最宝贵的礼物了。”布鲁斯扶着父亲的肩膀,看着他的眼睛说道。

        托马斯也神色复杂地看着儿子,看着他穿着和自己类似的蝙蝠制服:“现在我们又在一起了,还记得你小时候掉进这个洞里时的事情吗?我顺着绳子下去救你,我说.......”

        “你说我来了,不要怕,然后我问你为什么说话声音那么轻,你说......”布鲁斯扯下了面罩,眼神中透出了怀念,他的脸上真的挂着发自内心的笑容,接过了托马斯的话。

        “我说是因为我不想惊扰了洞中的蝙蝠,儿子。”

        托马斯拍拍布鲁斯的肩膀,感慨地说道。

        最后一重验证也通过了,当时发生在蝙蝠洞中的事情和对话,只有他们父子两人才知道,这不是平行宇宙或者类似的把戏,而是不存在历史和现如今的世界对接产生的奇迹。

        两个蝙蝠侠到现在才算是放下了警戒,确认了对方的身份,接下来布鲁斯第一时间解释了小丑的问题。

        “他不是我的未婚妻,我也没有出柜。”布鲁斯扯过一块白布来盖住小丑的脸,父亲回来了谁还管小丑怎么样啊:“赛琳娜才是。”

        “你确定吗?我的儿子?”托马斯眯起了眼睛,其实他能够见到活着的儿子就心满意足了,假如儿子真的走进了那禁忌世界,他也可以接受。

        布鲁斯眯起眼睛,自己未婚妻死亡的事肯定是有人透露给托马斯的。

        他的目光从不远处几人的脸上掠过,只不过看到绿箭的时候就像是那里空无一物般直接跳过了。

        最后他看向了丧钟,对方正在和亚瑟讲冷笑话,论海王盔甲和爆米花的关系。

        正联的同伴们都是一脸尴尬的表情。

        果然就是你了么?

        布鲁斯确认了谁的嫌疑最大,能做出这种事情的果然只有丧钟了,这一切都在他的计算中了吗?

        可是丧钟为什么突然这么好心?不惜暴露出来那么多秘密也要救回自己的父亲,难道有什么阴谋?

        托马斯看到了布鲁斯的目光:“对了,你是应该先谢谢你的朋友们,是他们救了我,也救了你。”

        布鲁斯看到丧钟脸上的笑容,一时间根本想不到对方的用意。

        “......我会的,不过不是现在,我想带你去看看赛琳娜。”

        “好吧,叫这个名字的是个女孩吧?”

        “......嗯。”

        “哦。”

        两人之间的对话实在是槽点太多,偷听到的苏明的拼命忍住才能不笑。

        阿福指了指自己沾满血的衣服,绕到了两个蝙蝠侠的面前,防止他们突然消失:“那么小丑的尸体怎么办?”

        布鲁斯皱起眉头想了一下,这确实有些麻烦。

        “掩埋和焚烧都可能造成传染,准备运载火箭把他丢到太阳里去吧,这样至少能争取一些时间。”

        阿福松了口气,少爷总算是从小丑的纠缠中走出来了:“好的,少爷,我们有几枚弹道导弹可以改造,一会完成工作后我去重做早饭,虽然还有不少困难在前方,但我觉得我们可以有限度地稍微庆祝一下。”

        “就随你安排吧,老伙计。”托马斯笑着对管家点头,拉走了布鲁斯。

        管家微微鞠躬,刚转过身来准备搬运尸体,就看到丧钟站在手术台旁,不知从哪里拿了一根小木棍在拨拉小丑的脑袋。

        “喂,真死了吗?如果你真死了就笑一笑。”他一边拨拉还一边和尸体说话。

        老管家走过来轻轻咳了一声:“咳,威尔逊先生?不要玩了,虽然他是小丑,但是尸体还是需要尊重的。”

        “我知道他死了,但他总会回来的。”苏明手中的小木棍变成了黑色的粘液,融回了他的手掌。

        “我们还没有任何证据表明小丑会更新换代,也不能确定小丑是不是最初的那一个。”阿福推过来一辆平板车,两人把尸体一起抬了上去。

        苏明拍拍手,捏了捏小丑的脸,给他拉上单子:“是的,但我们都知道总会有人成为小丑,站在舞台上让人发笑。”

        阿福脱下手术服,推走了车子,黑色的燕尾服渐渐消失在黑暗中。

        “至少不是今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