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松小说 - 其他小说 - 美漫丧钟在线阅读 - 第874章 不听话的蝙蝠

第874章 不听话的蝙蝠

        这些天有没有你主人的消息?

        五颜六色的世界中,一切都镀着绚丽的色彩,无论是动物和植物,这里的一切都被不知什么存在画上了笑脸。

        此时的天空中,那条巨大的裂隙越来越大,起源墙的破碎给这里造成的影响比主世界还要严重。

        上一次苏明来这里只是借路借力,而这次是在小福猩的建议下,来调查一下‘梦魇’的资料。

        如今他进出梦之国已经不需要再让戴安娜打他后脑勺,梦之国度的完整性如今越来越差,颠倒人的魔法概念可以轻易穿过这脆弱的位面屏障,把代理人送到这里来。

        当然,这样的行动服务计费的,还一点不便宜,相当于五千发火球的样子,好在这是往返的价格。

        此时的苏明正站在一棵树下,和树上有着人类表情的苹果说话。

        梦之国度以往都是安全的,所以苏明这次也是一个人进来的,不过几乎是一落地,就看到了一大片混乱的景象。

        我们的主人?没看见!天啊,我们的国度变成了战场,你看我们这个样子,我该怎么逃跑?

        这棵树就像是小朋友画作里的样子,树木不高,就大概比苏明高一个头,大大的树冠中只有几条枝干,苹果就直接长在粗壮的枝干上。

        一棵树上只有五六个果子,尽管每个都有人类一样的五官,可这个数量也太少了。

        呃......为什么要逃跑?你是一只苹果,谁会杀一只苹果?

        苏明摸了摸树干,摸起来有弹性的就像是海绵,这棵树闻起来很香,是那种既醇厚,又让人心安的气味。

        这是梦之国度的规则,就是防止兔子之类的小动物撞在树上死掉,维护一切像是童话般美好。

        尽管这里根本没有死亡这个概念。

        睡魔也是无尽家族的一员,和哥特美少女死亡地位差不多,对方的规矩在梦之国中不适用。

        黑暗童话也有,比如亚伯和该隐在这里无限度地自相残杀下去,但就算哥哥被切成肉末,他也不会死。

        长五官的苹果鄙视地看了苏明一眼:你是从哪里来的啊?你难道看不到那不远处的混乱?我是说那些......怪物,他们在,杀死彼此?对了,死,为什么会死?我怎么知道死是什么意思的?

        苏明靠在树干上探出头去看不远处:梦之国正在降维,它会缓缓落入多元宇宙,现在死亡的规则已经开始作用在这里了,就像在dc宇宙中她的规矩就是常识一样,死亡这个概念会自然而然地出现在你脑子里,如果你有脑子的话。

        你才没脑子呢,不过你不害怕吗?我该怎么办啊?那边的天使和怪物的战场要转移过来了,我怎么逃跑啊?

        苹果有些急迫地在树杈上摇晃着,像是打算逃命去,初次面对死亡,理解死亡,这种恐惧让它惊慌失措。

        可如果它真的是被哪个熊孩子画出来的,那画树的孩子明显不想让苹果落地,它和树杈链接的柄比苏明拇指都粗,明显不是一只苹果能挣脱的。

        你就不能像是那些有尊严的船长们一样,在沉船之前把自己绑在船舵上,与船同沉?苏明看着远处的失心疯天使和它类越来越近,他在等待机会,嘴里顺便调侃着红彤彤的果实。

        那也是船长们自愿的,我不同!我被迫和树绑在了一起。

        没什么不同,船长们靠船谋生,失去了船也没啥好活的了。苏明缩回头来,靠着树干调整了一个舒服的姿势:你靠树干传输营养,遮风挡雨,但大难临头就想着抛弃果树自己逃跑,难不成你就是梦之国大孝子?

        苹果发出了尖叫声,树上的其他果子也差不多是类似的反应:我居然听懂了你在说什么?!我们本不该懂的!在这里我们并不一样,我们作为果实诞生,作为果实永存。你没有发现这实际上是一棵松树吗?我们出现在它身上就是个错误!是谁画了我们?!

        松树又怎么了?你们取代了原本松塔的位置,要知道感恩。

        苏明耸耸肩,他当然知道这是松树,可在这位面中没有什么是不可能的。

        茶壶能说话,兔子能开车,花儿对人笑不是一句比喻,连风都是一个鼓着脸吹气的半透明老头......

        说到这里苏明反手一拳把身旁老头打飞了出去,一直鼓着脸朝他脖子里吹气,很恶心有没有?

        我们不要讨论这些了!带我走!苹果大叫了起来。

        在两人说话的功夫,天使和它类的战场已经靠近了这边,梦之国的原住民们死的死伤的伤,只要身上有腿的都全部跑掉了。

        安心,我已经差不多明白这里是怎么回事,不要慌,坐稳了。

        说完他举起了双手,绞杀帮他露出了指骨中段的位置,一枚枚戒指从虚空中浮现,各色的彩光照亮了他的脸。

        灯光吸引了一些敌人的注意,有些天使朝这边飞了过来,树上的苹果也紧紧闭上了眼睛,像是害怕死的时候太痛苦。

        主命令汝等服从!

        你们的主就没有给你们教点新词么?苏明双手抱拳,摆出了水瓶座圣斗士的架势:阳离子破城炮!

        粗壮的白光从十指间喷涌而出,像是能量擀面杖一样短暂地碾过了面前的广阔空间。

        等到白光散去,原本天空中密密麻麻飘飞着的天使们都消失了,就连远处还在和他们战斗的它类也同样不见了。

        周围的花草树木,建筑和道路,梦之国原先拥有的东西全都安然无恙。

        不光如此,之前受伤的一些小动物经过白光的洗礼,此时身体已经完好如初,拍打着自己的衣服站了起来。

        梦境之主啊!你这是......什么样的力量?苹果惊讶地睁开了眼睛,在刚才光芒亮起了瞬间,它仿佛感觉到了勇气和温暖,就像是把它的思维和世界相连。

        苏明还没有来得及回答它,就有一大堆刚刚获救的动物跑了过来,跑得最快的是一只鹦鹉,它穿着衣服,所以根本没法飞,但用腿也是最快的。

        谢谢你,英雄,你救了我们。

        谢谢,哈哈......

        多亏了你,好汉!

        一大群的各种拟人化动物围了过来,七嘴八舌地说着感谢的话,一时间吵得苏明什么也听不清。

        静一静!听我说!绞杀帮宿主在面前变了个大喇叭,苏明高声制止了他们的感谢:我不是什么好人,也不是英雄好汉,我救下你们也同样是因为需要你们的报答。天上的裂隙还没有修复,敌人无时无刻不在从那里涌出,你们得有一个动物自愿留下,告诉我我想知道的一切!

        动物们安静了一下,但很快就再次喧闹起来,他们都希望留下来给这个人类帮忙,但对方只要一个人,这竞争很激烈啊.......

        ...................

        布鲁斯少爷,你.......

        蝙蝠洞中,阿福看着正在把针头从胳膊上拔掉的蝙蝠侠。

        他把浴巾放在一旁的桌面上,有些无奈地说着,他就知道自己的少爷肯定是闲不住,这是打算出去继续任务了。

        阿尔弗雷德,我注射了解药,现在感觉完全好了。布鲁斯走向制服的储存柜,自动着装系统正在把他的制服套在身上。

        有没有康复需要进行全面体检,而不是凭感觉判断。阿福站在玻璃罐外,再度开始吐槽:还有你不能把吊针输液的速度调到那么快,五分钟输液600ml?就连俄国人都受不了。

        我又不是俄国人,我是蝙蝠侠。

        阿福不置可否地嗯了一声,随后又说:要知道托马斯老爷的吩咐可是让你乖乖坐在家里,也许我们可以玩玩桌球?

        他是这么说了。蝙蝠侠走出机器,开始把小道具一样一样往腰带中塞:但我不打算听他的,所有的孩子都不会听父母的话。

        我以为你会是例外,少爷。

        我不是,他确实证明了他是我的父亲,但同时,他是丧钟找回来的,我现在不能排除他受到丧钟蒙骗的可能性......我相信托马斯,但不相信他的决定。

        看来我在你小的时候没有好好教会你信任是什么意思,对吧?阿福叹了口气,把蝙蝠钩锁枪递给布鲁斯。

        那本该是我父亲的工作。蝙蝠侠接过钩锁枪,随手从桌上拿起几管笑气的解药:不过还好,我足够聪明到能够怀疑任何人,这已经算是不幸中的万幸了。

        阿福撇了下嘴:我想他不是担心有人会骗你的钱,让你留在家里,是因为他想要保护你。

        蝙蝠侠走向了自己的飞行器,娴熟地跨上了座椅,伴随着机械的声音他被升入驾驶舱:我已经不是小巷里无助的孩子了,而我做的一切,如今都是为了让别人不再像我当年那么无助,还好有你帮我,起飞准备做好了吗?

        一如既往,少爷,一如既往。阿福露出了笑容:不过不用我提醒,你也知道不能让老爷在城里看到你吧?他已经接管了兄弟眼的监控终端,我如果动任何小手段都会被他发现。

        蝙蝠侠隔着驾驶舱玻璃看了阿福一眼:其实我也会相信别人,至少我相信他和丧钟会搞定狂笑之蝠,所以现在我打算去大都会看看,超人他们激活了那里的韦恩集团大气研究实验室。

        正义联盟的备用基地之一。阿福点头。

        是的,我想在起源墙破碎的现在,他们会需要我的建议,而且我想,我们最好把星侠还给正义协会。

        蝙蝠侠按下推进器按钮,阿福早已经打开了蝙蝠洞顶部的通道,漆黑的飞行器喷着蓝色火焰瞬间消失在天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