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松小说 - 其他小说 - 美漫丧钟在线阅读 - 第935章 普通市民

第935章 普通市民

        充满硝烟的战场现在已经看不到了,但没有硝烟却依旧血腥残酷的战斗,依然在继续。

        黑色的洋流之上,两艘邮轮正在缓缓地并排航行。

        夜色沉静,而唯有海浪声在轻轻拍打着船身,那有节奏的哗哗声足以让任何没有坐过船的人失眠。

        但是一整艘船上的人全部失眠?是不是有点太巧了?

        史蒂夫就是这么想的。

        他和佩姬在离开夏威夷后,并没有第一时间就去南极,这个年代想要去南极需要进行很多准备,而且唯有从南美洲的智利出才有合适的登6点。

        佩姬也不介意,反正他们两人现在一个退役一个辞职,完全就是闲人,这对于两人来说都是难得的假期。

        二战期间佩姬曾经在法国做过很久的地下工作,负责帮助盟军联系游击队以及联络工人起义,她在那里还有不少熟人。

        而女朋友想去法国,史蒂夫虽然在那里只有悲惨的回忆,比如被人塞一肚子破布什么的。

        不过他也没有拒绝,那里可是浪漫之都,他现在手里有些小钱,一部分是退伍金,另一部分是教父给的零花钱。

        其实以前史蒂夫虽然心里把威尔逊先生看作自己的父亲,却从来没有叫出口过。而离开军队返回到日常生活中后,他仿佛顿悟了。

        自己是级战士,老化度极慢,可威尔逊先生虽然看起来不老,然而已经至少有五六十岁了。

        如果现在不珍惜相处的时间,以后岂不是空留余恨?

        苏明没有纠正他,毕竟丧钟的身份现在还不是曝光的时间。于是史蒂夫在夏威夷除了得到两身狗皮棉袄之外,还得到了不少美金。

        这让他觉得威尔逊先生好像很高兴的样子。

        接下来两个小情侣先是到了英国,见了些朋友之后才前往法国,在巴黎游玩了几天。

        本来史蒂夫还想去看看柏林,在战争年代他不是没有去过那里,但从来没有能白天走在大街上,光明正大地四处观光。

        不过佩姬还是阻止了他的这个念头,也许史蒂夫不知道,可是她很清楚,柏林现在的状况太复杂了,他们的身份不适合出现在那里。

        柏林被分为东西两个部分,由ssr扶植起来的‘盖伦参’,由利维坦扶植起来的‘史塔西’,再加上潜伏在暗处的九头蛇......

        恐怕他们两人只要出现在柏林,立刻就会被火箭筒问候,那度假肯定就泡汤了。

        如果要问他们在二战时期学到了什么,那就是九头蛇真的是杀不完的,砍掉一个头,长出两个头,真的不是一句空话。

        现在他们都不再是军人,干嘛还要参合那些事情,溜了溜了。

        于是他们在西班牙坐船,准备前往智利,不是没有飞机可以坐,他们还有军方的熟人呢。

        但现在两人是出来度假散心的,坐着船在海上慢慢飘着,和当初那时时刻刻提防被潜艇射鱼雷的旅程不一样。

        此时两人就在夜晚的甲板上吹风,一边喝着鸡尾酒,一边看着不远处在月色下和他们并肩行驶的邮轮。

        晚风吹起了佩姬的金色卷,她很是高兴地靠在史蒂夫肩上,陶醉于幸福的二人时光:

        “你说我们在南极能看到企鹅吗?它们是不是真的一晃一晃地走路?”

        “嗯......”

        史蒂夫好像有些走神,心不在焉地应了一句。

        佩姬可是特工,察颜观色那是基本功,史蒂夫一个音调不对她都能分析出一大堆东西来,更别说这么明显的状况了。

        “你在想什么?”

        她的目光变得犀利了,端着酒杯坐直了身体,把自己的脸伸到史蒂夫面前。

        史蒂夫回过神来,他朝佩姬不好意思地笑了一下,用力搂了下她的肩膀,今天她穿了一条花裙子,很好看。

        “没什么,我在看不远处那艘船,它好像有些不对劲。”

        佩姬看了看大概两百米外的邮轮,那艘船和现在两人乘坐的邮轮差不多大小,航也差不多,只不过上面黑漆漆的一片,看来是乘客都睡觉了的样子。

        “嗯嗯,你觉得它是幽灵船对吧?”佩姬扭过头来,对史蒂夫无奈地说道。

        史蒂夫严肃地摇摇头,他把酒杯中的酒水倒进嘴里,伸手在椅子下摸索,但是却没有摸到盾牌。

        在退伍了之后,制服和盾牌作为国家财产都交回去了,军方又重新选出了一个美国队长,现在那新人正在卖国债,准备对越南用兵呢。

        至于他伸手去摸盾牌,只是习惯了,没有了那红蓝白相间的圆铁板,他还真是感觉少了些什么。

        “我没有开玩笑,我觉得他们是九头蛇。”

        佩姬也看到了他的动作,不由地叹了口气,她摸摸史蒂夫的胳膊:“我们回舱室去吧,我知道你退伍了以后还是不适应,但是你表现出来找武器,疑心病,这都应该是最近太累了。”

        说完,她站起来,打算拉着史蒂夫回房间去。

        不过史蒂夫抓住了她的手:“亲爱的,上一次我感觉累还是接受血清的前一天晚上呢,这艘船离我们太近了,这绝对有问题,可能是为了在岸基雷达上造成重影,就像是nazi潜艇躲避声呐事最擅长的把戏。”

        佩姬又坐了下来,没好气地说道:“是,晚上航行一盏灯都不开确实有问题,因为连望哨上都是黑的,再加上隐约有人影再黑暗中跑动,船只吃水也明显很深,我也怀疑他们。但又能怎么样?我们现在就是两个美国平民,连后援都没有。”

        “我游过去看看,你来做我的后援。”史蒂夫站起来左右环顾,很快把走廊上垃圾桶的盖子拆了下来,在手里掂量了几下,当做盾牌。

        佩姬无奈地叹了口气,从裙子下面的枪套里拔出手枪,检查子弹后打开保险:“我们明明说好只是出来度假的。”

        “就当是健身活动吧,前些天海鲜烩饭确实吃得有点多。”史蒂夫亲了亲佩姬的脸,笑着说道:“不用怀疑,我这不是ptsd,直觉告诉我对面那艘船有鬼。”

        “这说法让你像是新出道的级英雄,不是身经百战的战场老兵,你应该更肯定一些。”佩姬笑着推了推他,她对于史蒂夫是很有信心的:“不过最好别让我开枪,这很可能引国际事件,最好能抓到证据。”

        “你这就是真把我当新兵了。”

        史蒂夫无奈地看了她一眼,调皮地敬了个礼后,反身跳进大海里。

        几百米的距离加上海浪,也许对于普通人来说这就是送死,但是对于级士兵来讲连热身运动都算不上。

        前些年史蒂夫都不记得自己有多少次游过了英吉利海峡,那夜晚黑乎乎的海水就像是现在的一样。

        虽然二战结束后史蒂夫依旧帮着ssr和九头蛇对抗,但更多的是各种各样的间谍对抗,这对于史蒂夫这个心中都是正大光明的人来说,十分地不适应。

        也许在战场上美国队长能够以一当百,但是论玩心眼,一百个他也不如尼克弗瑞。

        不过弗瑞现在状况很一般,在新的ssr领导上任之后,作为黑人的他虽然没有再次被弄去打扫卫生,但因为上次的间谍案牵连,他被贬职了,现在又成了底层的外勤特工。

        等于是一场二战都白打了。

        但是弗瑞好像什么都不在乎一样,他出外勤反而更高兴,虽然大多数时间他的死人脸上没有表情,不过史蒂夫能感觉到,他好像轻松了不少。

        一边想着事情,一边快无声地划水,他就像是鱼一样游到了另一艘船的船锚处,踩着湿滑的船体用力一蹬,他抓到了升到半空的船锚,挂上去喘口气。

        快游泳的技巧是纳摩教给他的,话说纳摩在当初不告而别,也不知道现在怎么样了。

        史蒂夫翻身上了船,蹲伏在地面上,木质的甲板很干燥,有种踏实的手感。

        他左右观察了一下。

        说是邮轮,但是前甲板在月光下看得很清楚,一点游乐设施都没有,这更进一步落实了他心中的猜测。

        他保持低姿态,背着垃圾桶盖快地腾挪脚步,在巡逻的黑影间隙,摸进了船舱内部。

        内部灯光很昏暗,几乎是最高限度的灯火管制,还有不少卫兵在逐层地巡逻,走来走去。

        ‘嘎嘎嘎’,靴子落地的声音很有规律,而水手是不穿靴子的。

        史蒂夫躲进一件杂物间,从门缝露出一个眼睛,看着对方背对他走过。

        这些巡逻的水手身上有枪械,离近了之后才看清,是威尔逊企业生产的冲锋枪,只不过这些卫兵之间用德语交流,而且一看就知道是精锐中的精锐。

        就差喊九头蛇万岁了。

        佩姬说让他找证据,那么就不能轻易地把船炸到海里完事,他虽然听说南美洲在战后接纳了许多的nazi,可是这艘船去那里做什么,依旧还是个疑问。

        他看着对方消失在黑暗中的背影,推开杂物间的舱门,小心翼翼地一步步向底舱潜行而去。

        既然邮轮不是装着乘客,那么就是装着什么货物了,只要知道他们在运输什么,那么总能分析出九头蛇想要干什么。

        而船只想要运货,就必然从下往上开始装,否则在行驶中船体会不稳定,所谓的压仓物就是这么来的。

        这艘船干净到诡异,连只老鼠都没有,黑暗中史蒂夫只感觉一片阴冷。

        底层干脆就不是巡逻队了,而是一个个站岗的哨兵,他们守着一层层舱门,德国香烟的气味勾动着史蒂夫的回忆。

        他无声地深深吸了口气,撕下了自己的裤子口袋里的布蒙好脸,突然从黑暗中冲出,向着对方门边的岗哨扑去。

        根本不给对方开枪的机会,他丢出‘盾牌’打倒一个,干脆利落地扭断了另一个卫兵的脖子,再给倒地的人补刀。

        捡起盾牌和枪,他一个翻滚就冲进了门里。

        居然没有被现?

        这让他很不适应,以往的隐秘行动他可是次次都被现的,这次这么大动静,居然没被注意到?

        不过没被注意到也是好事。

        他轻轻关上门,弯着腰溜到了一旁盖着帆布的货堆旁边,拿出刚才从尸体上找到的刺刀,割开包装就能知道这些人在运输什么了。

        他想过很多可能性,比如蓝色的能量块啦,造核弹需要的材料啦,或者是什么新式武器机器人啦。

        但是他真的没想到,在帆布下面一个个麻袋里面,都装满了骨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