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松小说 - 其他小说 - 美漫丧钟在线阅读 - 第936章 丧钟梦游仙境

第936章 丧钟梦游仙境

        “啧啧啧.......猫神,在家吗?咪咪,咪咪?你去哪里了?”

        苏明嘴里一边出逗猫的声音,一边四处寻找豹神的踪影。

        既然被他知道了瓦坎达的位置,那么能进来第一次,就有后面的无数次。

        现在的瓦坎达还不是后世的那副模样,种种黑科技还没有那么多,尽管比外面的世界有些地方是领先了,但在苏明以未来眼光看的话,也就是那么回事。

        除了那遮蔽全国的隐形的能量屏障不错,但应该是哪里捡来的外星科技。

        趁着夜色,他又一次顺利地摸进了种植心形草的地方。

        显然在上一次被爆窃之后,这里的防御明显严了许多,又是卫兵又是报警装置什么的,就连在外界没有的闭路监控,这里都装上了。

        但在能够隐身的斗篷面前,全都是白给。

        让它变出光学迷彩来,一切都很顺利,没有施法能力,唯有不走寻常路。

        拔了些心形草,飞到山顶找个隐蔽的草窝子躺下,把难喝的草叶子榨汁喝下去,进入那梦境一样的世界。

        “话说这里还真是个不毛之地啊,连根毛都没有。”

        虽然这里有树也有草,除了天空中布满了紫色的极光之外,看起来和外面真正的非洲大草原没有什么区别。

        苏明说的毛,当然是豹子毛了。

        豹神领着许多小豹子生活在这里,还有历代瓦坎达死去的国王,这里居然没有脱落的毛,让他一点线索都找不到。

        一切看起来都不合理,那么心形草其实就是一种致幻剂咯?

        难道是把历任黑豹催眠到认为自己无所不能,通过心理暗示来激人体潜能吗?这倒也不是不可能,冬兵不就是类似的无痛战士么。

        人体有自我保护机制,在力临近可能会导致身体受伤的数值时,神经会自动告诉大脑再用力就会有危险,这就是痛觉的起源,人类下意识就会卸力。

        而取消了这种机制之后,力就没有人拦着了,是一种榨干身体潜能,不惜代价的方法。

        心里一边猜想着,他走到一颗大树下面,就是上次看到豹神在树杈上睡觉的那颗,应该这就是它的家了吧。

        话说这树看起来就像是小了一号的世界树,榕树之类不会生长在非洲草原这种干旱的地方,那么应该就是面包树了。

        豹神果然是个吃货,老家都选面包树,又不是猩猩猴子什么的。

        “天青色等烟雨,而我在等你......”

        被靠着靠着大树坐下,他随手拔了几根草在手里玩着,居然唱起歌来了,反正这里是梦境之中,时间就没有意义,倒是可以放松一会。

        这么优美动人的音乐,大猫一定会被吸引的!

        然而从青花瓷唱到了让我们荡起双桨,几十歌都哼了个遍,猫神,不,豹神还是没有出现。

        怪了,猫去哪里了?

        这梦境之中的草原倒是够大的,它是不是吃饱了没事干去遛弯去了?

        苏明从草地上爬了起来,打算自己去找找看,反正这个古怪的世界里自己的能力都在,就是整个人觉得懒洋洋地罢了。

        飞了一段,隐约看到另一颗大树下有很多猫科动物在活动,心想可能是豹神在这个时间还没有找到那颗大面包树,这是它现在的据点。

        所以他降落下去看了看。

        然而这些是大猫没有错,但随着在紫色的夜空下距离越来越接近,才分辨出猫的颜色不一样,他知道自己来错地方了。

        这是一群狮子,有大也有小,它们现在好像正在聊天,一些小狮子在草坪上翻着肚皮打滚,显得很是可爱。

        不过作为邻居,它们也许知道豹神去了哪里。

        “嗨,大家好,我是路过打酱油的,请问你们最近见过豹神了吗?”

        苏明落了下来,在腰带里翻了翻,身上的食物不多了,只有一些零食能用来作为贿赂。

        为的雄狮看起来很好说话,它一边收下礼物分给了自己的孩子,一边笑着从猫掌里弹出一根指甲。

        它看起来很卡通,表情真的非常拟人化:“在那边,这个时间,应该是豹子洗澡的时间。”

        苏明笑着朝它点点头,果然还是狮子比较清楚草原的状况:“谢谢,你也生活在这里应该也是个神吧,怎么称呼?也许我听说过也说不定。”

        “单体宇宙的人类也许很难理解我的存在,不过还是告诉你吧,我是狮子王辛.......”狮子整理了一下自己红色的鬃毛,十分有派地回答,却被苏明打断。

        “咳!别说那个名字,不能说出来,我的世界观承受不住,再见!”

        苏明丢下了手里的辣条,一溜烟地飞走了,这尼玛是什么鬼地方?!

        照着狮子指的路,继续飞了好半天,终于看到了一片大湖,远远地就能看到一个小黑点在水里旋转跳跃。

        苏明落在岸边,头上垂下了几条黑线,豹神居然在练习蝶泳,这真是亮瞎人眼。

        在他原本的猜测里,豹神脖子上围着毛巾,手里拿着洗香波,站在淋浴喷头下面调水温都有可能生,但真是没有想到是在表演水上芭蕾。

        关键是连个观众都没有,豹神这是跳给自己看?它不会是精神也出问题了吧?

        在苏明降落的时候,豹神自然也现了他,它立刻换了个姿势,朝着湖边飞快游来。

        它就像是快艇一样,尾巴如螺旋桨般狂转,白色的水花在它身后高高扬起,水面被它一分两半。

        豹神在湖边的水面上一个急停,苏明仿佛还听到了‘吱~’的一声刹车声。

        “丧钟,你怎么又来了?上次捡走了那么多的陨铁还不够吗?”豹神甩了甩身上的水珠,迈开步子上了岸。

        苏明掏出点dc特产来,比如罐装可乐什么的:“那些振金的研究还没有完成,我这次来是想让你帮忙看看我灵魂的问题。”

        “你的灵魂.......”豹神绕着他转了一圈,还用跟人类拳头差不多大的鼻子,湿漉漉地在他身上闻了闻:“问题不大,以你的灵魂强度肯定死不了,过些日子自己就会康复的。”

        苏明坐在了湖边上,漆黑的湖水倒映着天上的极光,紫色的光仿佛薄纱一样,把一切都变得朦朦胧胧。

        他摸了块土疙瘩,在湖面上打了个水漂,看向身边的大猫。

        “我把一个维度从第四维降到了第三维,按理来说让事物回归现实并不是那么难的,可是我当时真的感觉到了无形的巨手在把维度继续向下按,那可不是重力的作用。”

        豹神用自己的尾巴卷起一块巨石,也朝湖面上打了个水漂。

        巨石溅起的水花一反常态地直冲天际,很快,天空中就落下了雨水,豹神蹲坐了下来,在沙沙的雨声中问道:

        “你看懂了什么?”

        苏明眯起了眼睛,从腰带里掏出烟来点上,仔细地看着大雨。

        伴随着雨水落下的,还有很多不该存在于水中的东西,比如说糖果,比如说玩具,比如说小鸟,各式各样的东西数不胜数。

        片刻后,他才吐出淡淡的烟气:“你是说,确实存在某种重力吗?就像是这梦境之中,依旧会有雨水落下一样。”

        豹神露出一个笑容,两侧的胡子都翘了起来,尖尖的牙齿更是闪着寒光:

        “错!答案是‘雨女无瓜’,哈哈哈.......”

        说完,它叼起地上的各种零食,刺溜一下就跑了,爪子扬起的尘土扑了苏明一脸。

        “咳咳,呸!还真是没有瓜!”

        在苏明伸手在面前挥舞,驱散那紫色的烟尘后,他现自己醒来了,还是在喝下了心形草汁液的位置上,一切都像是做了一场梦。

        “啧......”

        苏明看着手中点燃的烟,那好像不单纯是梦,而且维度的问题,豹神明显是知道什么的。

        不过,额外的情报没有套到就算了,知道自己的状态不是太严重就好,剩下的时间就是安心养伤了。

        琴酒现在应该还在夏威夷,不是在苏明自己的岛上,那里现在被蛛网当做总部在使用。

        两人度假的地点是在火奴鲁鲁,那里人多,也比较热闹。

        夏威夷没有冬天,在12月的温度一般来说在25度以上,每年从11月到2月是旅游旺季。

        虽然在二战没过去多久的现在,这个旺,也旺不到哪里去就是了。

        现在港口外面还有美军战沉的军舰呢,这些日子他和琴酒没少去那里潜水玩。

        夜幕之下的瓦坎达十分地宁静,就连远处山间的皇宫此时也只有少量的灯火,树木掩映中的城市,此时还保留有许多部落化的痕迹。

        现在不是和他们打交道的好时机,再说想要的东西早就到手了,这里还是让他们好好展吧。

        闭关锁国攀科技,听起来不太现实的东西,还真让这些人搞成了,大概也只有在漫画世界中才有这样的事情吧。

        他拍拍屁股从草地上爬起来,这里是豹神雕塑后面的花园里,卫兵巡逻还没有到这里。

        被豹神弄了一脸土也不爽,自己也要给它留点什么。

        于是他让绞杀把枪全部掏了出来,朝着豹神雕像的底座上一阵扫射,然后打完就溜,不带走一片云彩。

        枪声引来了卫兵,很快现任的国王阿兹鲁也穿着简单的睡衣赶来。

        卫兵们面面相觑,神情十分古怪,这让老人有些不明所以。

        枪,这种武器只有外界的人才会用,那么既然有外人入侵,他们不去检查屏障,围着雕像议论什么?

        “陛下!”很快有士兵现了他,恭敬地为他让出道路。

        他镇定地和士兵们问好,在这种时候他必须表现镇定:“嗯,你们在看什么?”

        “那个.......您自己看吧。”

        卫兵们让开了身后挡住的雕像,只见密密麻麻的弹孔在豹神雕像的基座上打出了一串字母。

        这是英文,老国王认识这种语言,他不由自主地念了出来,就像是这句话有魔性一样。

        “akanda    forever!”

        不知道怎么回事,当他说出这句话之后,人人都觉得这句话就代表了瓦坎达的精神,是那么地给劲,恨不得天天都说几遍。

        阿兹鲁眯了眯眼睛,雪白的胡须微微颤抖着,但到了最后,他还是把入侵者留下的‘赠礼’,写进了自己新编的法律里,立碑放在皇宫之前。

        头一句话就是一串大家陌生的语言,但阿兹鲁希望确保每个人都能看到,都能会说。

        让瓦坎达的人民能够居安思危,永不放弃。

        而这件事的真相,在未来渐渐被时光所遮掩。

        以至于瓦坎达的后人们满怀疑问,为什么自己的国家宣言会是一句英语的时候,也不会有人告诉他们这个秘辛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