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松小说 - 其他小说 - 美漫丧钟在线阅读 - 第950章 漫威最好的侦探?

第950章 漫威最好的侦探?

        娜塔莎第一时间就检查这些玩偶内部的零件,希望能搞找到编号,或者类似能够追查的线索。

        这些玩偶机器人依靠电池行动,并且能够像地雷一样攻击距离最近的人,在攻击结束后还有一段简单的演奏。

        这就是它们的程序。

        这些玩偶机器人是一次性的,所以应该是批量生产的,那么批量生产意味着需要大量相同的零件,比如电容器,或者二极管之类的,都应该有厂家的编号。

        她想要找这个。

        尽管她不是第一次来日本出任务,可她不知道日本的国情和其它地方完全不同。

        在二战期间,欧美大国为代表的工业类型是集中密集型的,比如德国的鲁尔工业区,英国的利物浦,美国的匹兹堡等等。

        在这些地方大工厂密布,人员专业性很强,流水线作业,产能高,规格标准,唯一的缺点就是害怕轰炸。

        二战后期德国的鲁尔区就被盟军炸了个稀碎,德军的工业产能直降40。

        而日本,大型的军工产品由为数不多的厂子生产,比如军舰之类。

        但其它的各种小零件,比如航母上用的灯具啦,坦克上用的履带啦,则被转订到了无数的家庭式作坊中。

        这在日本叫做‘分次普请’,是具有日本家族文化特色的一种分工作业方式。

        分散型的工业体系,对于空袭或者其他破坏活动的抵抗力更强,缺点就是品控难以保证,哪怕是相同的零件,每一家和每一家做出来的都有细微差别。

        现在娜塔莎手里这些电子零件,明显就不知道是哪个小作坊里出来的东西,因为是日本本土制造,所以上面任何有价值的标记都没有。

        切.......

        小姑娘的嘴里发出了一声意义不明的动静,她把零件丢在雪地里,揉了揉自己的头发。

        来无影踪的机器人,没有任何能够追查的线索,她一时间有些不知道怎么办了。

        为什么一个人站在雪地里发呆?

        这时一只大手落在了她的头上,娜塔莎原本冷冰冰的神色顿时如同穿暖花开一样解冻,她转过身来抱住了来人的胳膊。

        老板,你怎么来了?

        和其他蜘蛛称呼苏明的方式不一样。

        娜塔莎和多蒂少数几个人有她们的特别称呼,娜塔莎就坚持要和琴酒一样,叫丧钟老板。

        其实琴酒只是习惯了,她跟了他这么多年,想改口也改不过来了。

        苏明看了看散落一地的日本娃娃,大概明白发生了什么,看起来如果所料不差,金刚狼应该在这些机器人上吃了亏。

        这些东西虽然和苏明记忆里的不太一样,但看这种风格,应该就是未来‘湿婆’(shiva)机器人的原型机。

        而湿婆机器人简单来说,就是日本特有的,猴版哨兵机器人。

        这么说其实不准确,因为它比美版诞生得早,但谁叫它更弱呢?

        撞衫不可怕,谁弱谁尴尬。

        不过它不像美版哨兵那么强,可主打特点就是便宜,每次出动都是密密麻麻,而且还搭载各种生化武器或毒素,非常恶心。

        它们可以是炮塔,也可以是地雷,甚至以后还有蛛腿型和飞行类型的,就像是乐高玩具一样,可以随意搭配。

        是谁制造的它们,苏明也不知道,但凡是能和日本扯上关系的势力,基本手里都有。

        在未来,普通人只要有钱,都能在黑市上买到一台这玩意。

        是的,能自己活动的玩偶娃娃,它最初被设计的功能,就是在温泉旅馆里帮客人端茶,后来发展到演奏音乐,再后来,就是帮人类杀死同类。

        现在看起来它还是初期阶段,只搭载了蜂巢型的毒针发射器,连最具有日本特色的‘神风’装置都没有安装。

        不过再看看地面上这个出血量,罗根的自愈能力被抑制了么?这么说来,这些千本上是涂有反自愈的毒药喽?

        嗯......得着。

        苏明让绞杀从他脚后跟伸出一根触手,在地上捡起几根千本收起来。

        反自愈毒药,以及金刚狼的血样,同时入手。

        来找金刚狼的目的已经完成,甚至比预想中还顺利。

        娜塔莎平安无事,还顺便到手了感兴趣的东西。

        真以为他这么热心来帮金刚狼吗?作为韦德的便宜表哥,怎么可能帮这货?呵呵.......

        绞杀动手的时候,苏明同时和娜塔莎说话,像是什么事都没做一样:你一个人跑到日本来,真是要命,你难道不知道现在几个二战战败国,现在还是最混乱的地方么?

        我知道。娜塔莎叹了口气:所以我才想来找罗根,带他到美国去......尽管他没有回答,可我感觉他离开这里的可能性不大了。

        哦?看来他找了个日本女人。

        苏明揣着明白装糊涂,他们之所以能赶到这里,还不是因为山本家大肆宣传有个外国人入赘了嘛。

        他和琴酒先去了广岛,搜索无果后沿着未来山口线的方向一直往偏僻的地方找,最后在宫岛附近听到了一条新闻。

        什么强大的狼武士入赘了山本家,什么那人臂上能跑马,拳上能立人,伤口立刻能愈合等等传言。

        一听就知道没错了。

        狼武士,唉.......

        你能怪日本人分不清狼和狼獾吗?后者只在北美洲和欧洲北部分部广泛,这个年代的日本人里,一辈子都没有走出镇子的都大有人在,连狼都是传说中的动物。

        更别提狼獾了,他们能听懂罗根那蹩脚日语里一个‘狼’字就算是不错了。

        是的,今天刚结婚,我到达的时候,他正在折腾那可怜女人呢。娜塔莎促狭地眨眨眼睛,没有一点害羞的意思。

        那确实是个可怜女人。苏明的语气让娜塔莎有些听不懂,面具掩盖了太多东西,不过他也没有解释的意思,继续问道:你现在打算拿这些机器人干什么?我们很快会有更好的。

        我想查一查是谁来杀罗根,还用了克制变种能力的毒药。娜塔莎摊摊手,和琴酒拥抱了一下:可惜我什么都看不出来。

        苏明摸摸下巴:那是因为你思考方向错了,你想要从零件上入手,但日本如今全是作坊式生产,什么都查不到的。

        就是这样,线索断了。娜塔莎喘了两口气,琴酒的力气太大了,她感觉肺里的空气都要被挤出去了。

        看来你还是缺少阅历啊,什么时候应该组织你们集体出去旅游,涨涨见识。苏明绕过她,来到了一具玩偶身边,那玩偶的胸口处有个大洞,背后四个小洞,一看就是金刚狼的杰作。

        不过他没有去解剖残破的玩具,而是弯腰拿起了雪地上的乐器,轻轻拍打了一下上面的雪花,红色的独眼目镜在黑暗中闪闪发光。

        认识这个是什么吗?

        三味线,日本的一种特殊弹拨乐器。娜塔莎像是上课时一样认真地回答道:听说使用的是猫皮。

        琴酒撇撇嘴,用动物皮来做乐器?真是浪费,好的皮革就应该制成盔甲,这才是最有效的利用方式。

        尽管猫皮她实在想不出能派什么大用场,做个腰包?

        苏明点点头,把琴捧在手里看着她:你觉得这些玩偶在被制造出来的时候,都是自带乐器的吗?我是说,这里有十多种乐器,而这种差异化配装,必然代表着差异化采购.......

        娜塔莎懂了,冬夜里的风吹过了她的长发,她瞬间觉得思维开阔了:那么从琴就能查到它们的来源?

        说的没错,这是一把三味线,但日本的这种乐器如果要细分,还可以分为七种以上,每种之间都有细微的区别。这一把是粗杆近似直角的鸠胸,是义太夫三味线,主要用来演奏‘净琉璃’这样的木偶戏,最早流行于官家女眷之中。再加上其它那些漂亮的豪华乐器乐器,这么一来,我们就能把地点锁定在几个曾经成立过幕府的地方。

        苏明把琴递给娜塔莎,又从地上找了找,捡起了琴的拨片。

        这一片厚拨子是玳瑁的,也就是一种海龟壳制品。而玳瑁制品在日本只有最著名一个产地,古称江户,1836年改称东京,那里确实有过江户幕府,就在现在的东京都千代田区.....那么二位女士,想要体验一下太上皇的生活吗?

        说着,他拿着拨片,随便拨拉了两下娜塔莎手中的琴,看着她长着小嘴一脸惊讶的表情,露出一个无人看见的笑容。

        你是怎么知道这些的?你以前在日本住过多久?娜塔莎受益良多,她拿着琴和拨片,满脸不可思议地看着被琴酒搂住的丧钟。

        苏明耸耸肩,看着卧室那边大步冲出来的金刚狼:我之前从没有来过日本,这些知识就在我脑子里,就这么简单。

        切,骗谁呢,还当我是小孩子吗?娜塔莎根本就不相信,哪有人天生大脑里就有知识的?

        而那边金刚狼冲出了房间,已经弹出了骨爪,在走廊里就起跳,朝着苏明扑了过来,他内心充满了愤怒和不解,他需要发泄。

        而一个陌生人半夜出现在他的庭院里,这不就是最好的目标吗?

        啊!!!!

        以一招恶狗扑食,他带着风声,露出两条大毛腿飞了过来。

        不得不说,他下肢力量不错,大概是因为身高太矮,经常需要弹跳的缘故吧。

        苏明抬手制止了琴酒想要出手的动作,上下打量了一下金刚狼的位置,太正点了,他要自己来。

        反手从腰带中抽出弑神者,那金色的武器在空中仿佛见风就长,由短短的弯刀变成了一人多高,半米多宽的巨大船桨。

        半空中的金刚狼脸色都变了,他这才想起来,刚刚就是因为腾空无处借力吃了亏,怎么自己就是控制不住想要起跳呢?

        然而物理规律是不以他的想法为转移的,虽然他在空气中想要像游泳一样改变方向,但为时已晚。

        伴随着呼啸的风声,紧接着就是一声闷响,他被苏明直接拍进了地里。

        地面上的积雪都弹了起来,庭院中的树木发出簌簌的声音。

        晚风吹过落下雪花,唯美的日式庭院中仿佛只有那黑黄色的身影矗立着,雪花擦过他的战甲,就仿佛是樱花般飘零。

        娜塔莎和琴酒都露出了憧憬的神态。

        太快了,丧钟出手几乎都没有看清,之后一切归于平静。

        难道这就是日本武士所追求的,片刻绽放的暴力之美?

        这一下,是我替我表弟打的,不要恨我。苏明收起巨大武器,转过身淡淡地说道。

        罗根的骨头全都断了,这一下受力非常均匀,他只能脸朝着地面发出了疑问:你......你表弟.......是谁?!

        说完,他就晕了过去,苏明收了力气,但罗根的脑浆估计都拍散黄了,能问出一句话已经不错。

        不过这还是引来了苏明的吐槽:提问居然不等人回答就睡着了,真是没礼貌,走吧娜塔莎,以后不要跟这么没礼貌的人玩嚎?

        丧钟拍人的动作行云流水,仿佛不是第一次这么干了,娜塔莎现在才反应过来,被砸进地面的是自己的小叔叔,她之前光顾着欣赏唯美意境去了。

        所以听到丧钟的话,她露出了死鱼一样的眼神来,无语地看着他,仿佛身体都失去了力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