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松小说 - 其他小说 - 美漫丧钟在线阅读 - 第964章 复活的死者

第964章 复活的死者

        “呼哧.......呼哧.......”

        沉重的呼吸声在狭小的室内回荡着,就像是那个人在室内还戴着防毒面具一样,而这一举动让环境显得更加诡异。

        房间内几乎没有什么装饰,非常地朴素,仿佛时间还停留在十多年前一样。

        只不过位置变化了,不是德国的总理府,而是nazi的一处秘密基地。

        “年轻的泽莫,我喜欢你对祖国的忠诚,希姆莱为了不被ssr俘虏而自杀殉国,我已经知道了,也很痛心。”

        坐在办公桌后面的,是一个全身套在紫色长袍里的人,头上还戴着一顶紫色的尖头套,只在眼睛位置掏了两个洞,就像是美国kkk的紫色版本。

        沉重的呼吸声,还有那仿佛机械磨砺过的话语,都是从他嘴里说出来的。

        在他的面前不远处,站着的正是小泽莫男爵,在上一次某名其妙地经历了一次诡异的北欧旅行后,九头蛇和nazi都遭受了沉重的损失。

        仅存的党卫军大多数都死在了阿斯嘉德的战场上,就连超级轴心小队都被丧钟抓走了铁十字,从那之后,面对盟军和ssr的各种针对,他们捉襟见肘。

        最终希姆莱被尼克弗瑞带人摸到了位于冰岛的老巢,在一番殊死抵抗之后,养鸡场主服毒自尽。

        而泽莫也不敌美国队长,只能带着超级轴心小队撤离。

        让他自杀殉国?没门,他还有父亲的大仇未报呢,只要红骷髅没死,他自己就不能死。

        但是在他们辗转于其它几个九头蛇分部,凭借父亲的余荫寄人篱下的这几年里,泽莫一次偶然的机会,在马里坡遇到了u魔的手下。

        那个满脸横肉的海底人在莲花夫人的能力作用下,几乎是知无不言,言无不尽。

        泽莫知晓了一个天大的秘密,那个德意志曾经的象征,那个矮小的男人现在还活着!

        不但如此,那个人一直在暗中积蓄着力量,同时帝国昔日的末日计划也有很多依旧在进行。

        他的手里依旧有军队,数量还不少,而且盟友u魔一如既往地支持着他。

        泽莫看到了大树,立刻起了乘凉的心思,自己并不是毫无本钱,至少在这段日子里,他完全拉拢了超级轴心的其它几人,上一次虽然是被控制,但他还有着一些宝贵的情报记忆了下来。

        回忆了一下自己和元首的关系,他觉得投靠小胡子是目前最明智的,远远比九头蛇其它人要妥善得多。

        于是在费了一些波折之后,泽莫带着自己的人手,加上卫兵和亲信,一共也就十几个人,来到这里见到了那个人。

        一开始泽莫还有些疑心,因为这个全身都罩在紫色被单下面的人究竟是不是那位,他根本拿不准。

        但是对方的举动打消了他的怀疑,在见到泽莫以后,元首仿佛感慨万千,即兴向归队的这十几人发表了三个多小时的演讲。

        激情澎湃,慷慨激昂,仿佛回到了1936年的夏天一样,他是那么的自信,雄心万丈。

        他已经从战争失败的阴影中走出来了。

        也是,他昔日就是第一次世界大战的老兵,还差点在战壕里被英法的毒气弹熏死。现如今只不过是德国第二次世界大战战败了,他还没有输。

        “我的元首,泽莫家族一直都对您忠心耿耿,只是我们......”泽莫站着听了三个多小时演讲,尽管也这不是第一次了,可他依旧头昏脑胀,摇摇欲坠。

        精神和体力都快到极限了。

        元首一旦演讲起来,在这个世界上是没有人能够仿冒的,这种不需要任何稿件,就能长篇大论说得天花乱坠的人,只有这么一个。

        元首顿了顿,面罩下的他看不见表情,只能看到那眼神变得带有深意。

        “以为我死了?所以你跟着希姆莱逃离了柏林,看着盟军杀害我们的同志,看着他们羞辱我们的妇女,看着铁十字旗陨落,看着我们的国家分崩离析!”

        泽莫相信,如果不是现在元首戴着头罩,那口水一定又会喷洒到哪里都是了。

        他一旦激动起来,就会指天指地,把脸凑到被训者的面前,喷得他眼睛都睁不开。

        昔日里其它人受害比较严重,泽莫因为自带面罩,他倒是无所谓。

        只不过现在元首明显是心里有气,他因为所有人都抛下了国家而愤怒,其中也许还包括他自己。

        “伟大的元首,当时您执意不愿意随我们离开,而是要为德国殉葬.......”

        小胡子抬手打断了他的话,即使被泽莫人高马大的一群超能力战士包围着,这里依旧是他的主场,他才是帝国的主人。

        “那时我脑子不清醒,不光是因为那个红黑色的小丑说的那些话干扰了我的判断,同时我身边的私人医生也是ssr的间谍,他给我用了毒品。还好,我清醒得不算太晚,只是在他们把我的尸体浇上汽油点火没一会。”

        泽莫面具下的眼睛睁大了,元首这句话是什么意思?

        他的尸体?

        在撤离的时候,泽莫和希姆莱他们先走一步,毛熊的军队已经兵临城下,九头蛇的其它首领除了红骷髅下落不明,佐拉被俘之外,剩余几人早就大难临头各自飞了。

        泽莫因为图谋还在北欧的几十万军队,劝说当时准备自杀的希姆莱跟他一起逃往北方。

        阴差阳错地,他们成了最后逃离柏林的最高军官。

        泽莫事后听说,元首在自己的地堡里开枪自杀了,与他一起的还有他的新婚妻子,以及忠心耿耿的副官,为了防止盟军亵渎尸体,卫兵们放火烧毁了他们的遗骸。

        事后等到盟军赶到,还是通过牙科记录,确定那团焦炭是小胡子。

        现在看来,盟军凭借在柏林找到的牙科记录,来断定昔日柏林主人的身份,只是图个心理安慰罢了。

        元首看来是早有准备,牙科记录是假的,甚至那尸体可能都是日本盟友送来的影武者替身。

        他身材矮小,在德国想找替身并不容易,但是从日本人里找就容易多了。

        那些忍者昔日是为日本战国大名们服务,现在则是为各层高官们服务,他们就是最专业的替死鬼。

        “您没事真是太好了,有您的领导,我们一定能夺取最后的胜利。”泽莫是个聪明人,相同了种种关节之后,立刻开始施展吹捧大法。

        但和以往不同,昔日的小胡子听到这些肯定会非常高兴,什么民族的伟大复兴啦,帝国的荣耀和光辉啦,他总能听进去的。

        但现在,那紫色头罩下的双眼只是定定地看着泽莫,像是在看猴戏一样。

        “够了。”元首抬起一只手,轻轻摆动了两下,示意泽莫可以停了:“这些话我已经听厌,我说过,我已经清醒了。”

        “元首英明。”泽莫立刻闭嘴,恭敬地立正站好。

        只要自己表现得听话,元首现在身边能用的军人只有自己,那么他肯定会对自己委以重任,重新掌兵。

        有了军队在手,泽莫就又可以继续去搜捕美国队长,搜索红骷髅的下落了。

        “是的,至少现在,我还是英明的。”

        元首发出了淡淡的笑声,他侧着身子靠在办公桌上,打量着超级轴心小队的其它人,和他们每个人都寒暄几句。

        他记得每个人的名字,还有各自的情况,和这些超级战士说起话来就像是昔日的老朋友一样。

        最后,他才把视线转回泽莫脸上,问道:“你想要军队?”

        “当然,我的元首,我代表我的家族,将继续为您和德国效力。”小泽莫毫不犹豫地回答,挺起了胸脯,显示自己的军人气质。

        此时的小泽莫已经有二十多岁了,看起来倒还像点样。

        “唔.......没有问题,我忠心的泽莫,军队很快就会到你的麾下,你只要等待几天,对了,你会说英语吗?”

        “是的,我的元首。”泽莫啪地一下抬起胳膊,他已经好多年没有举手行礼了,但现在他发现这个动作根本就无法忘记,就仿佛被刻在了骨头里。

        “这就没有问题了.......”元首点点头,他拍拍自己的手,像是轻松了不少:“我记得有一次,你和红骷髅陪我一起去度假,路上正好堵到了来德国搞破坏的美国队长,你想要杀了那个人,但红骷髅不让,为此你们还打了起来,他差点掐死你。”

        “您记得很清楚,就是这样。红骷髅他一直对您、对国家抱有二心,如果那一次我能杀死美国队长,我们日后就不会遭遇那么多特种袭击了,对于整个战略局势也是有益处的。”

        泽莫不知道红骷髅现在在哪里,是不是还活着,但泼脏水的机会他是绝对不会放过的。

        小胡子走到房间的一个角落,在墙壁上按了几下,露出一部巨大的电梯来,他示意泽莫几人跟他进去:

        “当时你们俩先内讧,让我不得不从车上下来拉架,美国队长趁机逃走,想一想还真是有趣。”

        “美国队长害死了我的父亲,我必须向他复仇。”泽莫深深吸了口气回答道。

        “放松些,来吧,我给你看看有趣的东西。”电梯很快到站,元首首先走了出去,他很亲切地招呼泽莫,让他跟着一起来。

        新的地点应该是在元首办公室的下方,地表深处,这里是个巨大的岩洞,有一片巨大的地下湖,看起来水非常清澈。

        围着湖边,有一圈非常具有科技感的环形建筑,是由高强度的塑料搭建而成,里面陈列非常多的仪器和设备,还有不少穿着白大褂的工作人员走来走去,见到元首后纷纷抬手敬礼。

        元首小臂抬起手腕一翻,手掌放于脑侧肩上,快步走过人群和崇拜的视线,带着泽莫来到一处仪器前。

        他对一旁等候的科学家说道:“让泽莫男爵看看我们的猎物。”

        泽莫看着显示屏,睁大了眼睛,因为里面的人正是他朝思暮想的美国队长,此时的美国队长被关在一个气泡里,处于某处的水下。

        看起来他是在度假过程中被抓来了,因为他此时没有盾牌,也没有制服,就像是个普通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