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松小说 - 其他小说 - 美漫丧钟在线阅读 - 第980章?弱者

第980章?弱者

        “艾森哈特......”

        售票人稍微退缩了一下,椅子也被带动着划过地砖,发出了吱吱的摩擦声,他抬起头看着万磁王的脸孔,却避开了那双眼睛。

        他知道自己还是被找上了,也许是集中营的幸存者,但他经手过的试验品成千上万,而那是好些年前的事了。

        那时眼前的这个年轻人应该还只是个孩子,相貌是无法辨认了,而这个姓氏同样没有意义,集中营里的犹太人都只有编号,就像是牲畜一样。

        万磁王一点也不惊讶,他早就清楚这一切,在那人间地狱中,他只不过是因为超能力的存在而稍微显眼一些罢了。

        “那么这样呢?”

        说着,他抬起了一只手,从他口袋里飞出了一枚硬币,像是被看不见的平台托着,在空中旋转。

        “是你......”

        昔日的研究员看到这一幕,几乎是瞬间记起了那个特殊的孩子,而当时的施密特长官通过折磨孩子的母亲来激发他的超能力,这一切都说明了万磁王的来意。

        硬币落在了柜台上,发出清脆的叮当声,万磁王拉下兜帽,握紧了拳头:“你不记得我的人,只记得我的能力,变种人在你们眼里果然就是个道具!”

        “不!那是一个错误,我向你道歉,我们都生活在身不由己的错误时代,看在上帝的份上,求你放过我。”

        研究员跪了下来,他到现在还记得那个孩子是怎么杀出集中营去的,可怕的磁力像是龙卷风一样席卷着钢铁,瞬间杀死了每一个集中营里的士兵。

        如果不是当时和男孩在一起的那个女孩劝他快些离开,如今开了小电影院的这位研究人员估计也会死在那一天。

        万磁王面无表情:“施密特现在在哪里,你知道吗?”

        “不,我不知道,战后就再也没有人见过他了,他总是特别神秘。”

        研究员拼命摇头,他的手剧烈颤抖着,像是跪拜神明一样地跪拜着变种人。

        万磁王闭上眼睛,叹了口气,真是戏剧性的改变,这里果然还是个剧院。以前把自己当做试验品不断折磨的人,如今如此畏惧自己的强大。

        果然唯有力量才是生存权利的保障。

        没有哪个国家会为变种人说话,他们被视作怪物和异种,那么,他就来做这件事,代表自己的族群向世界发声。

        “既然这样,你也没有什么用了。”

        万磁王抬起一根手指,在面前左右摇摆了两下,而原本间隔着售票间和大厅的铁栅栏就像是面条一样被撕开,发出令人牙酸的金属变形声。

        接着他勾勾手,椅子就把售票员从地上捆了起来,从那破洞中飞了出来。

        看着眼前的男人挣扎着,尖叫着,他就不由地响起了当年的自己。他们为了开发自己的超能力,用过各种非人的手段,而现在,他们终将品尝到自己亲手种下的仇恨果实。

        仇恨永远不会消失,它只会随着岁月的流逝,变得更加厚重与坚实。

        “不!请你不要!”

        就在这时,也许是惨叫声惊动了研究员的家属,从售票间后面的小房子里冲出来一个人影,她徒劳地扒在半空中钢铁塑造的牢笼上,像是打算用手掰开那可怕的刑具。

        万磁王打量了一下她,不认识,看起来是与复仇计划无关的人。

        “你是他的妻子?那你知道他以前是什么人吗?”

        “我知道一点,但他已经知道错了,想要改过,他如今是个好人,总会热心地帮助每一个人,求你放过他吧。”女人也跪在了地上,哭泣了起来。

        万磁王深深吸了口气:“他是个nazi,他的手上沾满了无辜者的血,你觉得只是后悔就可以解释吗?我昔日里也曾经求这些禽兽放过我的家人和朋友,你问问他放过了吗?”

        “那不一样......他也是被强迫的。”女人一门心思地认定自己的丈夫是个好人,她还在试图和万磁王讲道理。

        可如果这么容易就会被动摇的话,万磁王就不是他了,他的意志和决心根本不是言语能够改变的。

        “我可以原谅他......”万磁王淡淡地回答,但还不等女人露出放松的表情,他的五指猛地合拢,只听一片嘁哩喀喳的声音响起,昔日的研究员就被挤成了一堆碎肉和骨渣:“但我代表的其他冤魂不能。”

        “恶魔!!你不得好死!”女人悲从心来,在晕过去之前还用颤抖的手指着万磁王,喊出了诅咒的话语。

        万磁王看着倒地的女人,缓缓地扯拉起自己的兜帽,雪花融化的水珠让布料冰冰凉凉的,而飞溅的鲜血被他用手擦去。

        “恶魔吗?如果是为了让悲剧不再重演,那你就当我是吧,这些迫害者必须付出代价,否则世界对变种人的压迫就永远不会停歇。”

        这个人必须死,因为死在集中营里的人可不是只有万磁王的父母,还有千千万万的其他人。

        而这个如今看起来普通的,戴着眼镜的老实人,当年可是施密特的最大帮凶。

        后悔?早干什么去了?人啊,不是死到临头就不懂得忏悔的真正含义。

        不过万磁王自言自语说完,他从口袋里掏了掏,拿出了一小摞钞票,用两枚硬币夹着,飞到了女人手里。

        事情一码归一码,他毕竟还是杀死了她的丈夫,也许这些钱能让她接下来过得好一点。

        她也是个无辜的人,但仇恨就是这样蔓延的,也许她的仇恨有一天会把万磁王吞噬,但在那之前,他还有许多事要做。

        至于她会不会用这些钱,又拿这些钱来做什么,永远只能是个谜了。

        万磁王转身推开电影院的小门,他手里还有着一张电影票,他把它随手丢在雪地中,又看了一眼霓虹灯围绕的海报,那光亮显得份外刺眼。

        平静美好的生活与他是无缘的,作为万磁王,他的未来将为所有变种人活着,为他们伸张正义。而他的生活经历中只有黑暗,那么能想到的手段自然也与光明无缘。

        这个人也不知道施密特去了哪里,接下里看来还要寻找新的线索了。

        可就在这时,他来时的小巷之中,那随着巷道而弯弯曲曲的黑暗中,骤然亮起了一抹红光。

        “万磁王......很不错。”沙哑的声音带着笑意响起,就像是恶魔在暗处耳语,音量不大,但是每个词都清晰地钻进了万磁王的耳朵里。

        “你是什么人?”万磁王看着红点越来越近,直到黑黄相间的盔甲浮出黑暗的夜幕。

        “我的身份很多,叫我丧钟就好,更多的目前还没有介绍的必要,以后你总会知道的。”

        穿着盔甲的怪人缓步走来,万磁王试图发动能力控制对方的装甲,但是那看似金属的装甲却突然蠕动了起来,长出一根带着大嘴的触手,朝他吐了吐舌头。

        他不由地后退几步,这种情况超乎他的常识了,这根本不是什么盔甲,而是什么活物。

        “不用试了,来见你之前我已经做好了全套准备,这套看似金属的甲胄实际上是血肉构成,有种概念叫做殖装,现在的你还太年轻。”

        对方察觉了他的打算,却没有什么过激的举动,反而轻松地摆摆手,示意他没有敌意,大大方方地说道。

        “你想要做什么?”

        万磁王心中还是镇定的,毕竟这里可是城市之中,就算对方身上的装备和道具无法控制,城里还是有的是金属。

        上到汽车轮船,下到井盖菜刀,他全部都能控制,只要铺天盖地的金属碾压过去,他还没有见过能挡得住的人。

        “呵呵,放松,我是来和你谈条件的。”

        不知道为什么,听到‘谈条件’这句话,万磁王就感觉心中一紧,总觉得自己会失去什么宝贵的东西一样。

        他后退了几步,退向街巷的另一面,雪花落在他的头顶,渐渐融化在布料纤维之中:“不,我没有兴趣。”

        说罢,他转身就走,对方来路不明,实力不明,还是突然出现叫出了自己的代号。

        太诡异了,被那只独眼看着,自己就像是被蛇盯住的青蛙一样。

        “哦?就这样走掉好吗?”丧钟并没有追他,只是看着他的背影,用恰当的音量问道:“就算我可以拿出你最想要的筹码,你也不考虑一下?”

        “你什么意思?”万磁王停下了脚步,积雪被踩出一个黑黑的脚印。

        “呵呵,我刚才参观了你的审问,你在找克劳斯·施密特?”苏明摸了摸自己的下巴,抱着胳膊好整以暇地说道:“你的审问技巧很差,情报能力更是一般,那是个假名,我不光知道他的真名,而且知道他在哪里,如何?现在有兴趣听听我的条件了吗?”

        在下一秒,铺天盖地的各种铁器就从四面八方飞了过来,有穿过居民家窗户的菜刀或者铁锅,也有从街道旁拔下的消防栓或者路灯柱。

        这些东西都被当做了武器,一股脑地朝苏明涌了过来,却没有立刻砸下,而是和万磁王本人一起,悬浮在半空之中。

        “告诉我!”

        万磁王脚踩一块井盖,背着手站在空中,他的破旧斗篷被直接扯去,露出下面紫红色的皮质紧身衣和披风。

        “居然穿两层披风......”苏明捂住了脸,年轻时期的万磁王审美观真的有问题:“打算抢情报了吗?也是,你把我当做了什么弱者,打算行使自己强者的权利,但谁强谁弱,还是要碰碰才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