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松小说 - 其他小说 - 美漫丧钟在线阅读 - 第994章?轮番登场

第994章?轮番登场

        漆黑的农场中,浮士德满头大汗地和几个手下躲在一个阴暗角落里,冬夜的寒风不知从何处吹来,钻进每个人的脖颈后面,这时他们他发现自己的后背也已经汗湿了。

        他们遭遇了各种怪物的袭击,说不好那些究竟是什么,也许是愤怒的老农民。

        然而对方都神出鬼没,刀枪不入,行动飞快,还偶尔还伴随诡异急迫的钢琴曲声。

        事情是这样的......

        原本浮士德还是很有耐心地在小楼里喝着咖啡,听着留声机里传来的古典音乐等待好消息,毕竟蒙哥马利市进行了全方位的遮掩计划,这里没有人知道外界发生了什么,他有的是时间。

        可是人还没等回来,农场中所有的灯突然都灭了,只有淡薄的月色透过窗户的缝隙洒进屋内,不知哪里飘来的乌云,偏偏此时给月亮蒙上了面纱,天地之间归于黑暗。

        浮士德并不慌张,他站起来靠近窗户,侧耳倾听。

        发电机全部停止了运转,那种引擎转动的声音已经没了。

        虽然不知道什么原因造成了发电机全部离线,不过修复它们恢复照明还是必须的,视力派不上用场的话,他手下的精锐也许还打不过一只捕猎的灰熊。

        “去几个人,修理发电机。”

        他手下的不是普通士兵,基本上都是九头蛇的精锐间谍,修理发电机是人人都能做的事情。

        得到命令后,立刻有一个小队的人分散到农场各处,去解决问题,因为带来的灯具和各种设备功率不小,电缆却有些不够,所以这些发电机也同样散布于各处。

        然而这就是噩梦的开始。

        有个金发的中年特工穿过了一大片稀疏的玉米地,心中还有些感慨美国人的浪费。

        在德国,秸秆也不会就这么立在地里,而是会和玉米一起收割,分类处理。秸秆可以用来合成乙醇,或者作为牲畜的饲料,这都是很有用的东西啊。

        可现在的美国呢,秸秆这种东西就竖在地里,等明年开春后放火一烧,就还田当肥料了。

        人们都知道秸秆有用,可是收割他们,农场主就要花钱雇人,运输它们,同样要花钱交运费,各种零零总总的费用加起来,等送到饲料加工厂或者其他深加工产业的地方,成本价已经高于收购价了,完全是费力不讨好。

        就像是三十年代金融危机时那样,把牛奶直接倒进河里,也比运出去卖不掉更节约成本。农场主总不能因为玉米秸秆处理不掉,再养上一群牛吧?

        心里清楚这些,这位特工也就是感慨一下,同为大陆国家,美国的地理优势实在是太大了。

        他走到了发电机旁边,蹲下来检查机器的问题,发现有着人为破坏的痕迹,这让他提高了警惕。跳上发电机,四周张望了一番,可是周围并没有什么可疑的人,只有寒风呼呼的声音。

        可不知道为什么,他总感觉有人在盯着自己,就在某个看不见的地方,因为他感觉除了风声,还能听到自己的心脏狂跳的声音。

        可首领的命令是要修复发电机,那么总拖延在这里疑神疑鬼也没有用。

        所以他从机器上跳了下来,开始想办法修复这东西,没有工具,也没有备用零件,这估计得要一些时间。

        而就在这时,他突然听到了诡异的钢琴声,那声音异常急促,而且就在身后不远处,他扭头向声音的方向看去。

        只见玉米地里走出了一个身高两米开外,穿着深蓝色连体工作服,脸上带着面无表情惨白面具的巨人,手拿一把大号厨刀向他走来,已经可以说近在咫尺了。

        这种诡异的装扮,一看就知道不是自己人,他立刻掏出枪来开火,但子弹打在对方身上毫无反应。

        巨人以不符合体型的速度大步走了过来,一个掐脖把他拎了起来,另一手上的厨刀直接来了一记重刺,把他像麻袋一样捅上了天。

        临死前,特工听到的最后一句话还完全不明其意。

        “这么警惕以为是个人皇,结果是个渣渣。”

        ..................

        为了玩这个游戏,苏明也做了一点准备,他用从dc带来的手机,回到蒙哥马利市专门录了几段钢琴曲,当做背景音乐。

        韦德虽然疯,但有时候他确实说的有道理,自带bgm效果更好,尤其是恐怖片。既然苏明打算扮演各路人魔和这些德国佬玩玩,怎么能少得了主题曲呢?

        其实如果要杀这些人,对他来说很容易,但制造恐惧,击破对方的心理防线,从而让浮士德为做出的事情付出惨重代价,这才是关键。

        元首和浮士德手里应该都没有机器人巨大化的科技,也没有保存记忆或者灵魂的东西,他们身后还有人。

        苏明要做的就是杀鸡给猴看,即使找不到对方存在的线索,也要让未知的敌人知道来搞事的后果。

        作为九头蛇首领,还是职业特工外加心理学专家,想要逼疯浮士德,让他死得屁滚尿流可没有那么容易。那么如何利用恐惧,就是关键。

        丧钟对他们来说也许并不可怕,因为已知,尽管很多的人不知道丧钟的存在,可是根据元首的表现来看,他和浮士德一定是知道自己这号人物的。

        已知的事物永远没有未知的可怕,这就是人性,施加恐惧压力的过程中再让绞杀模拟一些不可名状的生物,加上各种各样的声光效果,应该就可以了。

        为此苏明还在替他们熄灯之后,抹黑赶制了一些带大铁钩子的木架子出来,铁钩子是飞去城市另一边,找了个屠宰场借来的。

        准备就绪之后,他就美滋滋地和这些人玩了起来,既是执行计划,又可以放松一下,何乐而不为。

        浮士德说到底只是个普通人,他们来这里时乘坐的运输机苏明破坏得更彻底,可以说他们只能玩这个游戏。

        苏明只需要确保他活到最后,感受各种恐惧就行。

        首先被杀的就是那批去修发电机的人,虽然修好了发电机也没什么用,但这是核心玩法,不能荒废,丧钟变形而成的怪人们用各种残暴手段把这些人解决了。

        然后他缓了一会,躲在暗处等这些人的尸体被后来的同伴发现,再等他们通知浮士德,随后开始敌人面前的各种表演。

        什么手撕鬼子啦,远距离投抛挂钩啦,反正是在有旁观者的情况下,怎么残暴怎么来。

        他不会一口气把这些人全杀了,而是给他们反击或者的机会,再像猫捉老鼠一样让他们感觉到无力的绝望。

        特工们效率很高,浮士德的指挥也不错,所以不到五分钟,他们原本几十人就还剩五个人了......

        这五个人见识了太多同伴被杀,各个都如同惊弓之鸟,而且他们发现农场里不光有那个戴着白头套的壮汉,还有其他一些诡异的人存在。

        什么戴着美式冰球面具的不死怪物,什么手拿电锯的瘸腿怪人,还有长着章鱼头的黄衣之人。

        噩梦,真的是噩梦。

        他们现在的想法就是逃命,从被各种怪物围猎的情况下逃出生天。

        “首领,我的队员全死了,刚才有个骑着儿童三轮车,脸上画着红晕的怪人说要和他们玩个游戏,把他们全部玩死了啊!”

        “我也是,首领,我的队员被一个满头钉子的白人抓去,进行了什么升天仪式,整个人皮肉都没有了,死得好惨啊!”

        几个人围着浮士德轮番诉苦,讲述着各自看到的惨状,最关键的是他们几乎是同一瞬间遭遇了到不同的各种怪物,偏偏现在农场中还是一片漆黑和寂静,就仿佛什么都没有发生一样。

        如果不是空气中伴随着寒冷的血腥气,那惨叫声也是刚刚才从耳边消失,他们宁愿相信这一切都是一场噩梦。

        美国什么时候冒出来这么多各式各样的怪物?为什么以前从来没有听说过?

        “失败,我们的情报工作实在是太失败了......”浮士德的脸色也不好看,他的情况更糟,属下们见过的各种怪人,他几乎都遇到了不止一次,还有更多怪物都是其他几队人没有遇到的。

        如果不是每次都丢出手下跟班去垫背,他自己也许就早死了,但即使这样,到了现在他的亲卫也送光了。

        “首领,我们还是让一个人去抓紧时间修复运输机,然后其他人想办法安全地吸引敌人的注意力。”其中一个小头目给出了建议。

        “不错的主意。”浮士德面露赞许,轻拍了一下特工的肩膀:“不过之前有人汇报飞机受损严重,我们四个都去修飞机,你去吸引敌人注意,保重。”

        “啊?”

        “这是命令!如果你活着回来,我会向元首为你请功。如果你不幸遇难,一定能回到九头蛇真神的身边,永享幸福。”浮士德脸色一沉,眼中闪出了精光。

        听了这话,那个特工咬了一下牙:“九头蛇万岁。”

        随后,他转身向着农场中跑去,发出了很大的动静,还不等跑出多元,只听到黑暗中传来一声惨叫。

        那个人没了。

        浮士德怔了一下,可已经没有别的办法,唯有趁机带着其他人向另一个方向溜走,然而没走几步,迎面就从谷仓后面转出了一个穿着横条纹毛衣的烧伤病人。

        那个人一脸狞笑地活动着手上的长长钢爪,一边走一边在谷仓墙壁上留下长长的划痕,扶了扶头上的牛仔帽行了个礼:“想去哪?这是你们的梦境,我就是梦境之王。”

        “开火!”浮士德立刻下令。

        “桀桀......没用的,来和你们的弗莱迪叔叔玩躲猫猫吧!”

        说完,那人的胳膊猛然伸长,跨越了几十米的距离,戴着钢爪的手一把就将浮士德身边一个特工的心掏了出去,攥成了碎渣。

        而其他人朝他猛烈开火,但是那只手指上的刀刃,轻描淡写地就把子弹全部切碎,就像是夸张的动画片一样。

        浮士德的心越来越沉,他虽然知道世界上有很多潜藏着的强者,但是万万没有想到,居然在一处郊区农场能见识到这么多纯粹的恶魔。

        不是没有特工试图和怪人谈判,但最好的结果都是闲聊两句,然后被怪人剁成肉馅。

        对方没有任何理由,就是为了杀死他们,为乐趣而杀戮,这是最可怕的。

        “撤退!”说完,浮士德领头就向农场外跑去,修理飞机看来是行不通的,那么万不得已的情况下,只有希望在积雪的森林里能跑出更远。

        在火力掩护下,剩下的三人快速逃离了。

        苏明并没有立刻去追,一直紧绷着人是会麻木的,先让他们跑一跑,把气喘匀了,瞎想一会之后自己再出现才更有效果。

        跑进森林觉得就能逃命吗?丧钟会想不到这些?一切只不过是个游戏罢了,他们永远无法逃脱的游戏。

        看着几人消失在视野中,苏明又拍拍绞杀,弗莱迪顿时变成了铁血战士没有戴头盔的模样,然后他让斗篷直接起飞,绕到浮士德他们逃跑的前方路上堵人去了。

        他真的没有开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