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松小说 - 其他小说 - 美漫丧钟在线阅读 - 第1015章 戴夫是谁?

第1015章 戴夫是谁?

        呸呸!啊!真过份!

        娜塔莎从地上爬起来,像是小猫一样揉着自己的脸,吐掉嘴里的泥土,跺着脚朝天上飞走的身影抗议。

        她其实也查到罗慕路斯的位置了,只不过和琴酒刚刚来到树海的外沿,她们的目标就被送到了面前,肇事者那拖着一道细细红光飞走的身影她们都再熟悉不过。

        琴酒从怀里拿出刚才藏起来的酒瓶拍拍,对嘴猛灌一口,在目标飞过来的瞬间她刚好来得及把酒瓶遮好免得进土,还能转过身用后背面对冲击。

        行了,人也找到了,打上几枪出出气我们就回家吧。

        还说让我自己调查,结果他又插手了,哼!娜塔莎掏出手枪来,却找不到能打的地方:都这个样子了,我还打什么啊?

        看着仿佛陨石坠落般的深坑中,那上半身已经消失了的半截肉体,娜塔莎撇撇嘴。

        力度太大,所以磨损掉了么?这么说来这个家伙之前应该是光膀子没穿盔甲吧?

        罗慕路斯的裤子是特殊布料制作,所以磨损倒是刚好停留在腰带上方,看着断面上自行蠕动的肠子,还有周围血肉上冒出的生长肉芽,娜塔莎就知道这是超自愈系的变种人,也就是她要找的罗慕路斯。

        但丧钟既然没有杀他,就说明这人以后还有用,她们也同样不能杀他。

        琴酒十分淡然地端着酒瓶,跳进深坑里用脚尖把残尸翻了个面,仔细观察那腰间的断面。

        自愈速度很快,这件事本来就是锻炼你的调查能力,找到人就算成功,也不指望你和这种变种人战斗,你老板他就算一直暗中跟着我们我也不奇怪。其实你们每个人毕业任务的时候,他都是暗中跟着的,他不太在乎任务成不成功,反而比较在意你们的安全。

        这样么......娜塔莎虽然早就知道这一点,可听到琴酒说他保护着每一个人还是有点感动:那我们回家吧,去檀香山逛街买东西,花他的钱让他高兴高兴。

        娜塔莎从寡妇蛰里抽出几根细针,这是她在金刚狼被袭击时捡到的毒针,上面涂有反自愈毒液,她也跳到土坑里,把那些毒针一把全插到罗慕路斯内脏上,就像是在敌人坟头上香一样,乱糟糟一丛。

        看到那些自愈的速度顿时减慢,娜塔莎露出个笑容。

        身体能够自愈,但是精神不能,自愈系变种人的弱点其实就在其精神方面,而红房子出来的她们都是折磨他人精神的专家。

        可惜罗慕路斯脑袋没了,短时间内他感觉不到什么折磨。

        你不回蛛报到吗?琴酒跳出大坑,看着积雪的森林叹了口气,不知道为什么,作为瓦尔基里,总觉得这块土地死气弥漫,就像是将来要发生什么大规模死亡事件。

        娜塔莎也用寡妇蛰射出钩索挂上不远的树,从坑底飞了出来,以一个体操动作空翻稳稳落在琴酒身边:我可是红寡妇,而且蜘蛛从来都不是什么群居动物,说真的,老板把我们都凑在一起,却依旧沿用了蜘蛛这种代号,我有些看不懂。

        哦?那你觉得该叫什么?琴酒笑着把娜塔莎搂进怀里,两人一起向远处的镇上走去。

        娜塔莎歪歪头,小手握成拳头顶着自己下巴:不知道,在黑暗中群居的生物......老鼠么?不太好听,对了,蝙蝠!要不蛛改名叫......蝙蝠洞,我们也换些跟蝙蝠有关的代号好了。

        琴酒摇摇头,她白金色的长发散落在肩上:你自己和他商量去吧,但我感觉他恐怕不太喜欢蝙蝠这种生物,每次提到这个词他语气都很奇怪。

        这也是女武神的直觉吗?

        娜塔莎抬起头来,琴酒比她要高半个头,她能看到琴酒英气的下巴嘴角,此时那嘴角微微上扬。

        不,是我和他一起生活几十年观察到的点点滴滴。

        ......................

        这是什么?返回了里海营的苏明还没有去听霍华德的报告,尼克弗瑞就先端着一摞纸找到了他。

        面对丧钟的提问,他只是做了个请的手势,让丧钟自己翻开看看。

        不用翻,苏明也知道这些画着鹰抓盾牌徽记的文件夹是什么,这是战略科学兵团特工档案。不过为了配合弗瑞卖的关子,他还是随手翻了翻。

        解密后的档案,每个人的照片下面都用黑色印泥盖着‘阵亡’的字样,昏黄的灯光下,这些照片上表情或是亲切,或是严肃的人已经全部不在了。

        黑人见到丧钟看过了档案,才背过身去开口,语气显得十分沉重:这是这次事件中ssr损失的特工。

        唔,损失是肯定的,但是不是ssr的特工,我持怀疑态度。苏明把档案丢回弗瑞怀里,他已经知道这黑炭打什么主意了。

        弗瑞无言以对,特工就是这样,哪怕死了,也不知道他们究竟是为谁而死。

        但事情就是这样,ssr需要付出一大笔抚恤金,也就是说,我们没钱了,真的给不出你的佣金。弗瑞猜到丧钟已经识破了他,所以也就直说了。

        苏明点点头,拍拍弗瑞的肩膀:我很理解你的想法,但是你现在就想替ssr做主太早了些,如果不出意料,ssr很快就会被国会和总统解散,你们会脱离军方再度转入地下重组,到时候最好的情况都是空降一个外行政客给你们当局长,不求多么有能力,但一定是忠诚度最高的人。

        弗瑞摇摇头,他有野心不假,但是他也能看到大环境:我是黑人,我自然知道那些,但我同样是个爱国者,现在这种情况,我不能让ssr垮掉,在九头蛇和利维坦没有倒下之前,ssr也不能倒。

        至于么?我的一点报酬能拖垮ssr?算了,我随便挑点科研资料或者情报当作报酬吧,不用谢我。

        苏明耸耸肩,这里的赞助有不少是来自威尔逊企业和斯塔克企业,同时还有军方拨款,也许这次负担了赔偿之后确实会缺钱,但苏明也从来没想过要钱啊。

        这......算作我们的私下交易怎么样?弗瑞压低了声音。

        哦?你还真是精明。苏明伸手点了点那摞特工档案,面甲上红色的独眼看向弗瑞:不过看在牺牲的戴夫·阿姆斯特朗份上,我同意了。

        说完,也不等弗瑞回过味来,丧钟就消失在走廊尽头。

        尼克,怎么说?

        弗瑞身后的墙角处走出了一个敦实的身影,不是达姆弹杜根还是谁,他推了推头上的圆礼帽,向弗瑞问道。

        弗瑞面无表情地吸了口气,快速从怀里挑出一份档案丢给他:安排可靠人手去查这个戴夫究竟是什么人,什么时候和丧钟接触过,他家里的亲属关系,人际账户资金的流动,通知停尸房立刻准备最高规格的全面尸检,我要知道这个名字后面的一切。

        为什么每次做事的都是我,你就不能让加布里埃尔或者小朱尼去做么?哦,对了,这种时候他们人呢?杜根和弗瑞说话从来没有什么顾及,这个敦实的汉子向来是想到什么说什么。

        现在他们都忙得焦头烂额,但是咆哮突击队却少了一半的人手,不知所踪。

        问这样的问题,与其说他是不合格的特工,不如说咆哮突击队除了尼克和佩姬之外全是纯粹的军人。

        早先这边出事前,我们的英国男爵詹姆士最近有些吸血鬼方面的麻烦,我派加布里带了一半人去了英国。弗瑞十分信任杜根,他选择说出了一点秘密。

        詹姆士·弗莱斯沃斯(james        falsyirth),昵称蒙哥马利,这个外号既因为他是英国人,也是因为他那古怪的腔调和有趣的小胡子。

        他是当年史蒂夫救巴基时,同时被从九头蛇基地里救出来的人,后来也加入了咆哮突击队。只是战后英美毕竟还要分开,作为英国人的詹姆士,以及其他几个外国人都返回了各自的故乡。

        詹姆士腰上有旧伤,所以无法快速移动,当年即便在队伍中也是负责后勤以及参谋的工作。

        其实他也同样有着秘密身份,他曾经是一战时期英国的超级战士‘米字旗’,只不过在一次和血男爵的战斗中,虽然他打退了吸血鬼,但同样被敌人穿刺在了一丛石笋上,腰背部受到了无可挽回的创伤。

        所以后来二战爆发,他把米字旗制服交给了从集中营越狱回来的儿子,自己则以一个残疾人的身份继续战斗,然后被俘,直到遇到史蒂夫救援。

        也就是说,现任的米字旗,布莱恩·弗莱斯沃斯就是他的儿子。

        如今战争结束快十年了,詹姆士也已经退役了,在乡下的别墅里和自己的女儿生活。然而最近总是有吸血鬼骚扰他的女儿,他虽然凭借经验数次击退了它们,但是没有消灭吸血鬼之前,这被贼惦记着总是个问题。

        于是他向老战友们求助,希望咆哮突击队能帮他解决一下血族。

        既是为了跟老爹的往日情分,又可以和儿子米字旗这样的超级英雄打好关系,弗瑞自然不会错过这样的机会,反正在他看来,能穿国旗制服的人应该都很强吧?

        如果苏明知道这件事,肯定又要吐槽弗瑞白费劲了,英国超英最爱穿国旗,红白蓝的英雄有一大堆,尽管未来的英国队长确实很强,但米字旗始终是例外。

        实际上,这二代米字旗还真不如美国队长强,他就是个稍微壮实点的运动员,半吊子的吸血鬼猎人。

        听说过被汽车撞死的超级英雄吗?没错,二代米字旗在漫画中的死因是车祸。

        不是死在敌人九头蛇手里,也没有死于宿敌血族的攻击,只是过马路的时候胡思乱想没看红绿灯,被小轿车撞死了。

        走路不规范,亲人两行泪。

        又是吸血鬼,这世界真是不平静。杜根也没有什么好抱怨的了,去帮以前的战友那是天经地义,所以他挥挥手里的文件,转头忙活去了。

        弗瑞叹了口气,他现在就指望着能出现什么克制丧钟的超级英雄,而且是很傻很天真的那种最好。

        可惜,他的眼前只有一片黑暗。